东风之眠

东风之眠

作者:燕不学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玄幻奇幻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4-08 10:12:01 人气:17

东风之眠简介:【简易版文案】 身无长技的双神后裔最大的理想就是每天醒来都能美美地吃,放开肚皮吃到饱。 有一天,她被一个小女孩*收为奴仆。从此以后,除了吃,她有了第二个梦想,虽然还是和吃有关,但宾语是「你」。 吃掉你。 愿你成为我一生的归宿。 【严肃版文案】 从来就没有死亡 星辰于此岸陨落 却在彼端升起 成为列王皇冠上的宝石 永恒闪耀 - 吃不饱公主殿下x有听说障碍的召唤师
东风之眠最新章节:31、Chapter:031

《东风之眠》章节试读

  旅行者到达米芙娜尔河的三角谷口时,太阳神的车辇刚刚驶入地平线,西方繁星乍现。

  披着黑袍的召唤师悠悠出了口气,掀开兜帽。她指示两只哈夏在河边搭帐篷,自己拿出了一根鱼竿。

  寻找鱼饵的任务由另外一名看起来还算新鲜的老年哈夏完成。

  看他用颤巍巍的双手一寸一寸地扒拉草丛和泥土,从里面找出脏兮兮的虫子、蚯蚓,安摩尔不由十分庆幸自己的任务是生火——只要把袋子里的干柴拿出来摆放好,把燃烧的火种丢进去,她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娱乐活动没有持续太久。橙红的夕阳余晖被清冷月色取代,鱼篓里多了三条肥嫩的银色鲤鱼,召唤师通过手势停止了哈夏们的动作。

  于是安摩尔和其他受控制的哈夏一起垂首站在召唤师身后,静候她新的指令。

  安摩尔起初很奇怪为什么召唤师不让哈夏干脆把食物一起烧好,后来一次不堪回首的经历让她明白了原因——做饭这种需要技巧的任务哈夏们永远都没办法顺利完成。

  就拿烧烤来说,即便召唤师一千次告诉奴仆每二十秒要“轻柔”地把生肉翻个面,但是哈夏依然会一千次在第一次给肉翻面的时候把血淋淋的肉块甩到天花板、空中或者别人脸上。

  那之后如果召唤师还不喊停,他们会遵循自己的时间认知每隔二十秒把手里的支架转动一次。

  这就是哈夏,有手有脚却没脑子的往生者。

  至于有脑子的安摩尔又为何会成为哈夏,她自己也不清楚。

  大约二十多天前,她从睡梦中醒来,发现手脚不再属于自己。它们只听从召唤师的指示,仿佛她是召唤师的牵线木偶。

  之后几天她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她,安摩尔,变成了无名无姓的傀儡——在这个神奇的地域,此类听从召唤师或主人指令的往生者傀儡被官方称为“哈夏”。

  一段时间过后,安摩尔发现事情好像也不是特别糟糕。

  召唤师解除指令并陷入深层睡眠时,她可以获得少部分自由。虽然仅限于在召唤师周围一百方尺活动四肢,但相比那些如同尸体般僵化躺卧的“同类”,安摩尔已经十分满足。

  要不是诱人的鱼香直冲鼻端飘来,安摩尔又差点忘了自己是活生生的人。

  所以说习惯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安摩尔叹了口气。

  她也想和召唤师一样把鲜嫩喷香的鱼肉一块块塞进嘴巴里,以此满足持续哀嚎的肠胃。

  可是她不能,至少现在不能。

  安摩尔身不由己地扮演着哈夏的身份,等到召唤师爬进帐篷解除了指令,她几乎连滚带爬地扑进米芙娜尔河。

  那名年轻的召唤师看起来瘦巴巴的,胃口却丝毫不输于龙类。三条鱼竟然被她吃得干干净净,鱼骨头上连一丁点儿多余的脂肪都没剩!

  召唤师准时在太阳神的车辇爬上东方地平线后钻出帐篷。

  篝火仍在冒着缕缕烟气,这让她稍稍疑惑了一阵儿,但很快问题的答案出现在眼前——负责照看篝火的哈夏仍在忠实地执行指令,不断地往火堆里添加干燥的树枝和枯叶。

  召唤师意识到是她自己昨晚忘了解除指令。她敲了敲脑门,指使安摩尔去河边打桶水回来熄灭火堆,收拾好残局。其他的哈夏秩序井然地收拾帐篷及厨具,或掩埋垃圾。

  安摩尔将水桶按进水里,嘴角扬起餍足的笑容。

  除了私自动用召唤师的调料,安摩尔尽量使其他东西保持原样。有时候她不得不怀疑召唤师是不是一个人生活了太久,缺乏基本的警惕心和察觉能力,不然早该发现这些天她有些东西总不翼而飞。

  安摩尔隐隐觉得照这种趋势下去,自由会越来越遥不可及。

  收好东西整装待发,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气喘吁吁的呼喊。

  “召唤师阁下,请等一等。”

  安摩尔看到召唤师略显迷茫地扭过头看向她们来的方向。鬓角垂下的发丝遮挡了视线,召唤师不悦地将它拨开。

  年轻的召唤师拥有如瀑般的深色长发。大多时候,那柔软的深棕长发都被扎成一束乱糟糟的马尾挂在脑后。她的眼眸是迥异于中陆人的清澈湖蓝,缀在密如鸦羽的睫毛间,却又像蒙了阴云的深山湖泊。

  如果以一名智慧生物而非哈夏的标准来形容的话,召唤师称得上漂亮。

  但也仅仅是漂亮。

  安摩尔有时会长时间地凝望召唤师那双清澈的蓝眼睛,遗憾的是,召唤师从来没有任何回应。

  她的眼神像刚出生的婴儿似的迷蒙空旷,只会对拿在自己手里的书感兴趣。召唤师每天都会阅读、写作,然而她的气质却未能因此升华,缺少学者的隽雅和灵动。

  安摩尔也曾试图利用写纸条的方法唤起召唤师注意,可她从不愿多看一眼陌生字体。

  以前母亲会教导安摩尔好奇会给人带来致命危险,但自从沦为哈夏,安摩尔觉得缺乏好奇心才是致命的。

  起码,会让利益相关者的立场变得很微妙。

  召唤师只淡淡地瞄了眼,便继续自己的旅程。

  骑着牦牛的矮人在日头挪了寸许后追上来。

  在他之后,还有十余只羚羊、牦牛、角马陆陆续续爬进安摩尔狭隘的视野。

  矮人绕到召唤师面前跳下坐骑,安摩尔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能从他声音里听出忐忑:“阁下,我可以雇佣你吗?”

  召唤师歪着脑袋看他,并没有回答。

  “啊,我是从北方农场来的瑟吉欧-金拇指,听说去白城的路上有不明生物出没。”矮人搓了搓手掌,憨厚笑道,“为了安全。”他说,“我可以付给阁下相当丰厚的报酬,而您只需要送我到白城,哦,就是斯丹莫。”

  安摩尔听到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

  她曾在短暂的自由时间翻阅过书房的藏书和地图。清楚记得只要沿着米芙娜尔河的三角谷口往下四十里,就能直达迷雾平原外的第一个大型城市——斯丹莫。

  进入城邦是目前安摩尔恢复自由的唯一希望。

  每只首次进入城市的哈夏都要接受守卫者的测试,检查未经登记的哈夏是否具有攻击性。那时候召唤师会解除对哈夏的控制,并将召唤石交给守卫者。

  安摩尔能够恢复自由人身份的机会只有在交接和测试的短短数分钟里。

  当然在那期间她不能做出太过冒失的举动,不然会被守卫者围攻至尸骨无存。

  安摩尔偷看的书籍像是专门为她这种企图摆脱召唤师的哈夏准备的一样,但凡显眼的地方都列出对不受控制的哈夏的处理措施。

  尽管有记载以来失控的哈夏很少,但召唤师们颇为忌惮此类情况,将其列为种种注意事项的首要。

  成为哈夏的第七天傍晚,召唤师带着四只哈夏离开了那座矗立于深山之间的神秘高塔。

  其后十多天,召唤师在哈夏们的服侍下穿过迷雾荒原。但之后,她一直徘徊在荒原的边缘地带。这让安摩尔怀抱的希望之火越来越弱。

  她搞不懂召唤师的目的所在。

  大概等待了一整天那么长的时间,安摩尔被太阳晒得两眼发黑。她支撑不住,想要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反正四肢受召唤师驱使,她把脑子丢在原地或许能做一只更合格的哈夏。

  就在那时,她看到召唤师点了点头。

  她居然同意了!

  瑟吉欧体贴地为召唤师组装了一辆平板车,由羚羊牵引。他自己骑着那头高大的牦牛慢吞吞地和召唤师保持并行的速度。

  哈夏的行动比较缓慢,细心的矮人有意指挥羚羊和角马放慢速度,以免哈夏们掉队。

  同行后不久,安摩尔发现矮人除了与其认知不相符的细心之外,还有更可怕的——他简直是个啰嗦鬼。

  而安摩尔也就是在这里才确定她名义上的主人是个哑舌。

  因为到了不得不回应矮人的时候,召唤师竟然招来安摩尔,从她口袋里拿出了纸和笔。

  哦,可怜的召唤师。

  “咦,这只哈夏好新鲜。”矮人瑟吉欧-金拇指不太像是见过世面的人,不仅对哈夏们报以好奇的审视,看到长着一双尖耳朵的安摩尔,他比召唤师激动多了。

  他甚至伸手捏了捏安摩尔露在外面的皮肤。

  “还是热的呢。”

  要不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四肢,安摩尔一定会毫不客气地踹他一脚。

  矮人的行为愈发放肆,他请求召唤师命令这只热乎乎软绵绵的哈夏与他共乘一骑。

  行为思想比哈夏慢半拍的召唤师终于有所反应,她斜睨了瑟吉欧一眼,清澈的蓝眼睛里慢吞吞涌上莫名的情绪,摊开纸写了一行字。

  「请不要动我的奴仆。」

  瑟吉欧讪讪地缩手,抽了声响鞭赶牦牛去了另一边。

  但他没有放弃。

  “把这只哈夏卖给我怎么样?”

  骑牛领路的瑟吉欧不时回头诱惑他雇佣的召唤师,每次他得到的回答都是沉默。第二次他给出了更高的价格。

  召唤师自始至终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里,直到瑟吉欧半是沮丧地给出一个他抽着冷气说出来的价格。

  “不能再高了。就算我把这些畜生都卖出去,就算能卖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价钱,也勉强只能赚这个数。”

  瑟吉欧环视周围的坐骑,再次回头时挂上了恼怒的表情,“年轻人看来对自己的货物很有信心嘛。懂得抵抗诱惑是好事,但小心错过时机。我的朋友。”

  召唤师在摇摇晃晃的板车上站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崭新的浅黄色的羊皮纸,用拇指和食指夹着比飞快地划拉了几笔。然后捏着它展示给矮人。

  安摩尔尽可能地侧过身去看纸上的内容。

  「不!」

  阳光下闪闪发亮的羊皮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字和一个拖得长长的感叹符号。

  瑟吉欧露出有些尴尬的笑容,眯眼又看了几遍,想借这个机会揣测下“不”字背后的意义。

  但召唤师一直保持的刻板表情忽然松动了。

  惊天动地的轰隆声从前方传来。

  地平线尽头出现了一朵快速移动的巨大乌云。

  安摩尔抽空就在想瑟吉欧口中所谓的“不明生物”到底究竟会以怎样的方式出现。

  然而当那些生物出现的时候她根本没意识到就是它们。

  快速接近的乌云很快展露出它的真实面目。造成大地轻微晃动的罪魁祸首也后脚步入眼帘。

  成千上万只灰鸦和陆行龟浩浩荡荡地从地平线碾压过来。

  灰鸦?陆龟?

  时间之神埃尔在上,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为什么死灵召唤师可以是受人敬仰的正当职业?

  (没错,所谓的哈夏根本是才死不久的往生者!)

  为什么矮人会这么啰嗦?为什么灰鸦和陆龟会变成成群出现的不明生物?

  太可怕了妈妈我要回家!

  躲避危险的本能使安摩尔冲破了召唤师的束缚。

  看到陆龟马上就要冲到面前时,安摩尔第一时间躲到了召唤师的平板车后。

  召唤师一点儿都没觉得哈夏自由行动是件惊世骇俗的事情。她用手杖敲了敲安摩尔的脑壳,然后指挥另外两只哈夏把安摩尔一左一右保护起来。

  当她举起手杖斜指向天空,安摩尔恍然意识到召唤师不单单是召唤师,她居然还是一名控法者。


广告 app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东风之眠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东风之眠》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东风之眠》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东风之眠》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