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进狗血文弱受成攻了

穿进狗血文弱受成攻了

作者:流凰千度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修真穿越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1-21 10:12:45 人气:36

穿进狗血文弱受成攻了简介:—《穿进狗血文后我把弱受养成攻了》      顾寅身穿空降了一本狗血耽美虐受文,刚一穿进去,直接砸脸渣攻一号强取豪夺现场。      可怜弱小无助的美萌小白受即将惨遭毒手,顾寅拉起小白受的手,往自己口袋里一插:“谁说他无亲无故了?我是他远方表哥。”   小白受:“?”   渣攻一号:“?”      便宜表哥从天而降,表示:负债?强取豪夺?虐受?通通不存在。爷是手握剧本的人,来,跟爷走,做爷的人,爷疼你。      后来,手持剧本顾大爷走上人生巅峰,被养大的兔子从后环住:“寅哥,今晚月色真美?”   顾寅咬牙切齿:“和谐,友好,文明!” 月色真美,是个暗号。      说好的小白受呢?我怕不是拿错了小黑攻剧本哦!   #喜大普奔#被我养成的小白受他成攻了! #欢迎阅读《谢奚成攻学》 谢奚x顾寅
穿进狗血文弱受成攻了最新章节:97、寅音,番外二

《穿进狗血文弱受成攻了》章节试读

  南江大学的艺术学院十分有名,学校南大门外有一大片停车场地,在这里经常豪车云集,阔家少爷都喜欢来这里狩猎。

  眼下,南大门正门,一排圆石墩子前高调横斜停着一辆墨绿色敞篷小跑。

  开学报道的日子,敞篷小跑霸道地横在正门中间这么一堵,给不少人造成了不便。

  导致交通堵塞罪魁祸首黄鹤庭却不觉得哪里不便。

  黄鹤庭站在副驾门前,他鼻梁上架着一副镜片很大的墨镜,遮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下颚硬朗的线条。

  副驾车门大刺刺敞开着,黄鹤庭左手扶在车门,右手用力扣着谢奚的手腕。

  光天化日之下,周围人头攒动,黄鹤庭不管不顾,目中无人,态度蛮横动作粗鲁实施明抢,想要把谢奚拖进跑车。

  黄鹤庭:“谢奚,一个暑假过的,你长本事了?是不是不想我帮你摆平你那些破事了?”

  谢奚上身穿着件宽松白T,还挎了个包,包很重,黄鹤庭拉扯他的力气很大,两个人在推攘间,谢奚挎着包的那边肩头上衣布料没承受得住压力,“撕拉”一声,英勇牺牲了——

  白嫩的肩膀大刺刺暴露在围观群众眼前。

  “黄鹤庭一看就不会哄人,他用力用错地点了,哄人上车怎么能这么凶巴巴的呢,脾气也太暴躁了。”

  “黄鹤庭要谁还需要亲自去哄吗?就凭他这张脸,甭管有钱没钱,我心甘情愿和他搞一晚!”

  “谢奚也是的,他跟黄鹤庭的事大半年前就传遍学校了,现在还玩什么欲擒故纵,手段也忒低了吧...”

  “大半年前?你是说谢奚被黄鹤庭包养的事?可我怎么听说谢奚翘课半学期是因为他家里出了事儿?他是回家处理事情去了?”

  “什么事情需要翘课处理?期末考试都不来,门门挂科,大四的人了心里一点B数都没吗?那活该他毕不了业。

  而且你们不知道,我听黄鹤庭的前前前前情人说过...咳咳,黄鹤庭有时候性/癖很重口,会把人关在小黑屋子里,一关关几个月,绑在床上不许人下来...”

  “玩这么野嘛!有钱真好!”

  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看得开心,聊得更开心。

  纷繁的议论嗡嗡炸在耳边,谢奚挣扎幅度小了点。

  看了眼拉坏的衣服,谢奚凑到黄鹤庭身前,低声说:“我和院长约好了十点半见面,你先放我去趟院长室。”

  突然地靠近让黄鹤庭心脏漏了一跳,黄鹤庭抬起谢奚的下巴,瞧见人垂着眼睫,睫毛乱颤,好像是要哭了?

  小白花一样,干净又脆弱,招人喜欢。

  阳光下黄鹤庭墨镜的光闪射,喉结几滚,也压低了声音:“上车,现在别哭,省点力气,等会儿慢慢哭。等会儿哭的好看,让我开心了,我就带你去找院长。”

  谢奚错开黄鹤庭不安分的手指,把头埋得更低,两只耳垂鲜红欲滴,右手虚虚扶上了黄鹤庭的腰。

  见状两人身后的人群越发炸开了:

  “谁能拒绝得了黄鹤庭嘛,这谢奚也不过如此,哪有传闻中那么清高。”

  “不应当,吊着黄鹤庭那么久,为什么突然就服软了?而且我听说谢奚背地里还有其他恐怖势力?”

  黄鹤庭咧嘴笑道:“我听说谢奚学长从来不在乎外人的议论,看来传言不可尽兴,学长现在好像很害怕?”

  谢奚只是低着头,没有答话。

  黄鹤庭也不生气,笑眯眯说:“学长又是翘课又是缺考,在学校的时间比我都短,你们艺院的院长是出了名的老扒皮,不可能给你这样坏的学生发毕业证,你还是乖乖听我的话吧,让我开心了,后半辈子你都不用愁,还要什么毕业证!”

  谢奚的身形一顿,背脊看起来有些僵硬。

  某支棱着耳朵的男大学生露出羡慕的表情:“哪还有富婆,我也不想努力了。”

  另一个学生翻了个白眼嘲笑他:“要被包养,首先,你得长成谢奚这样。”

  人们越加兴致勃勃,都想看谢奚下一步到底会怎么做。

  谢奚又抬起了头,缓缓拉开和黄鹤庭的距离,目光冰冷:“你答应给我一年时间还钱的。”

  “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看谢奚想要退后,黄鹤庭强硬拽住他的手腕把人往怀里拉:“我变卦了不行吗?”

  黄鹤庭向来豪横,怎么肯放快要到手的小白花离开。

  谢奚脚下不稳,被拉的一个趔趄。黄鹤庭得意洋洋:“别跟我讨价还价惹我生气,你现在没亲没故,屁股后面一堆烂事,除了我没人能帮你,懂不懂?”

  阳光下谢奚外露的肩头白皙光滑,夏日炎炎,黄鹤庭被晒了半天,越看这抹冷白心火越旺盛,伸手就要摸上两把。

  只是他的手还没来得及触碰到谢奚的皮肤,一个东西穿过层叠人头,“啪嗒”一声打到了黄鹤庭手上。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黄鹤庭本能后退,后腰“砰”一下撞到了没关的车门边角。

  疼!

  “草你大爷的!哪个没眼力见的蠢蛋?”暴躁大吼,黄鹤庭额上绷起青筋往前面看,隔着两片墨镜,他看到了一个...

  或许是刚从哪个冬景片场走出来的男人?

  三开身的深色西装,臂弯搭着厚厚大衣,和时令格格不入,顾寅出现在吃瓜群众的眼帘。

  拨开人群,顾寅向黄鹤庭走去,他唇角上扬,目色锐利而张扬,“谁说他没亲没故了?”

  好家伙,竟然有人敢出头对抗黄鹤庭!?

  众人顿时化身成了瓜田里的猹。

  可众猹同时有些迷茫:

  他是谁?

  他为什么穿得这么冬天这么奇怪?

  他居然敢拿东西扔黄鹤庭?

  他是不是不想在南江大学混了!?

  但是他好帅!

  众猹肃然起敬,一个个翘首捧瓜,觉得手里的瓜好像更香了。

  顾寅丝毫不在意四周汇聚而来致敬勇士般的眼神,在这些眼神之下,伸手把谢奚从黄鹤庭怀里扯了出来,带到了自己身后。

  这一手操作秀得所有人始料未及,黄鹤庭和谢奚眼中都闪过一丝惊讶。

  把谢奚拉到背后,顾寅抖开了挂在臂弯的大衣。

  众猹以为大衣要被披到衣衫不整的谢奚身上。

  “嚯,英雄救美?不过别把谢奚捂中暑了...”

  “奔驰车里吹空调不好吗,要什么冬大衣!”

  “我看这人二世祖的气息不比黄鹤庭差啊,难道这人是谢奚身后的另一个势力?”

  抖开的大衣在众猹或期待或疑惑的眼神中划过一道漂亮弧线,罩上了黄鹤庭的头。

  黄鹤庭:“......”

  众猹:“......”

  空气戛然安静。

  顾寅速度很快,拿大衣罩住黄鹤庭的头后,紧跟着又一脚把黄鹤庭踢到了跑车的副驾驶上。

  黄鹤庭:“!!!”

  大少爷从没被人这么“礼待”过,一时间头顶着厚大衣懵在了座位上。

  没有给黄鹤庭思考时间,手心啪地拍向车身,顾寅俯身下腰,笑盈盈地说:“谁说小谢奚没亲没故了,我是他——”

  众猹的耳朵忙又支棱起来,恨不能挤到更一线的地方倾听。

  我是他什么?

  最喜欢看这种两男争一男的戏码了!

  薄唇带笑,顾寅展露给众猹的侧脸很柔和,阳光倾泻,把他一头柔软的黑发镀上了层浅金。

  眸子转了转,拉长的声线传来了结果:“——表哥。”

  又是三秒的安静,三秒后气氛空前爆开。

  “神特么表哥要想这么久!”

  “我信了!”

  “草,这是亲戚啊,我就想问谢奚他们家吃什么长大的?”

  “当着表哥的面调戏表弟,绝了呀...”

  黄鹤庭终于反应过来。

  掀开大衣,摘下歪斜的墨镜狠狠扔到一边,黄鹤庭咬着牙一字一顿说:“你放屁!他们家里里外外我都查了个清楚,他有个屁的表哥!”

  “说话文明点,别一口一个自己。”顾寅声线清朗,在热腻的天气里像一阵凉风刮过,让人很舒服。

  但黄鹤庭显然不会觉得舒适,他出了个大糗,还被骂做是“屁”,气坏了,想也没想,一拳头对着顾寅的脸挥去。

  可顾寅眼疾手快,立刻关上了车门。

  车门重重摔上,夹带了一声惨叫。

  众猹:“......”

  众猹彻底傻眼了,突然出现的表哥究竟是什么身份啊?怎么比黄鹤庭还嚣张?是不想在南江市混了吧?

  悠哉惬意直起身,腿抵着车门,顾寅回头瞅向谢奚:“吓着了?”

  投过来的眼睛上挑带笑,像春雨里涤洗过的两瓣桃花似的,清透,明艳。

  这男人长了一张任谁见过都不会轻易忘记的脸。

  谢奚摇了摇头,表情冷淡:“我没见过你,也没有什么表哥。”

  顾寅张口就来:“谁说没有,你还穿开裆裤的时候我就抱过你,只不过后来谢姨改嫁来了南江,我们就没再见过面。”

  顾寅同样也在打量谢奚,他实在很好奇这个主角受到底是长成什么神仙样,才能让书里所有拥有姓名的男人都为之疯狂,疯狂地蹂/躏他。

  现在主角受就站在顾寅面前。

  ‘难怪要叫《揉碎小白花的一百零八种play》。’顾寅一下子理解了小黄文的书名。

  与真人比起来,书里文字的描述实在是干巴又俗套。

  “谢姨的事情我都知道,你吃苦了。”关于主角受母亲改嫁的事是书里隐秘的背景设定,鲜有外人知道,为了赢取主角受的信任,顾寅直接抛出设定。

  果然,谢奚冷淡的面孔上出现了一点破裂,但这份破裂一闪而逝,快得让顾寅以为看错了。

  知道这是戳到小白兔的痛处了,顾寅叹了口气转移话题说:“你不记得哥了没关系,等下哥再慢慢跟你联络感情,现在,先解决了这人渣。”

  “人渣”黄鹤庭摇下车窗,一听自己被骂,气急败坏大吼:“草你大爷的,你说谁人渣呢?”

  四周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尼玛太狂了,当着黄鹤庭的面瞎说什么大实话?我敬他是个勇士!”

  “表哥是不是南江大的啊,是的话不退学很难收场。”

  没等黄鹤庭先发难,顾寅伸手进车窗拎住了他的领口:“小子,还想不想要你的狗?”

  “什么?”黄鹤庭一愣,被顾寅突来的一句话惊得怒火都暂熄了:“你怎么知道?”

  顾寅轻笑:“盛世华庭18栋2号,现在过去还能找到你的狗,晚点可连狗毛都不剩了。”

  顾寅虽在笑,眸光却透着一股咄人的锐色,加之语气很是肯定,确实装着事的黄鹤庭心底咯噔了一声,脸色变得青黑,低声问:“你是我爸的人?你在威胁我?”

  顾寅放开黄鹤庭的领口,像拍小狗一样拍了拍他的脑袋,说:“我可不是谁的人。话说自己偷偷养的狗保护不了,无能狂怒找我表弟麻烦,你菜不菜啊渣一号?”

  “我凭什么相信你?”黄鹤庭的脸更黑了,因为惊疑和耻辱,他甚至忽略了顾寅对他的称呼。

  顾寅:“信不信随你,时间可不等人。”

  黄鹤庭额角流下了两滴汗。

  上大学后他确实是偷偷养了只狗,且这事他做的极其隐秘,只有他自己知道,就连在老爸那暴露都是昨天才发生的,为什么这个人会知道?

  渣攻一号明显是动摇了,顾寅贴近黄鹤庭的耳朵,轻声说:“我还知道狗狗的名字叫...逮虾户。”

  “?!”黄鹤庭的眼睛瞬间瞪得老大,张大了嘴震惊盯着顾寅。

  收敛嚣张锐利,顾寅笑容变得温和,抛下重磅信息,他已经暂时稳住了渣攻一号。

  在书里,这个渣攻一号内心深处一直渴望挣脱控制欲极强的老爹,偷养的狗子被老爹弄死后,一号又一次重重坠入谷底,把极致的愤怒和委屈憋屈都发泄在了谢奚身上。

  那一百零八种play,正是由此开始的。

  咳咳...想到了些书里其他部分的描写,顾寅眼神飘了飘,没太好意思认真盯着谢奚看,直接拉起谢奚的手,强硬往自己口袋里一揣,拉着人往南江大学拖。

  众猹都傻了。

  竟然有人在黄鹤庭面前占了上风?

  还在黄鹤庭眼皮子底下牵黄鹤庭猎物的手手?

  “我赌一个月的饭钱,黄鹤庭不可能放过这俩人。”

  “赌大点,我赌一个学期的!”

  黄鹤庭深深喘了口气,急忙发动跑车。

  跑车一动不动。

  黄鹤庭手到腰上摸着,摸着摸着突然发出一声大吼:“草!我腰上的车钥匙哪去了!?”

  他挂在腰上的车钥匙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

  而谢奚,谢奚的左手被顾寅握着,右手则揣进了他自己的牛仔裤口袋。

  一枚钥匙,从谢奚的手心悄然滑进口袋。

广告 app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穿进狗血文弱受成攻了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穿进狗血文弱受成攻了》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穿进狗血文弱受成攻了》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穿进狗血文弱受成攻了》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