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他有兔耳朵

少帅他有兔耳朵

作者:折戟沉戈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1-14 16:37:39 人气:7

少帅他有兔耳朵简介:作为一头小灰狼,周在野从小就有三个信念:分化成最勇猛的兽人,成为帝国的元帅,天天摸好兄弟的耳朵。一朝分化,周在野猝不及防地成了半兽人,而好兄弟小白兔竟然分化成了兽人!帝国元帅与他失之交臂。没关系!我还有好兄弟的长耳朵!季逐星快让我来摸摸你的耳朵,抚慰我幼小的心灵!好兄弟突然也不让他摸耳朵了。周在野:我们是好兄弟,给我摸摸你的耳朵怎么了!季逐星:不要。成为兽人你居然飘了?周在野丢了梦想又错失耳朵:小气鬼,喝凉水,拜拜了您内!再见面时,小灰狼长成了大野狼。少帅季逐星:我们是好兄弟,给我做老婆怎么了!机甲师周在野抱住自己要秃的尾巴:不好!你都不给我摸耳朵。流氓兔季逐星:做我老婆,天天给你摸耳朵,还让你揉尾巴,怎么样?小憨狼周在野:那、那你先让我再体验一下。季逐星放出自己软绵绵的耳朵。周在野:嫁!嫁!嫁!
少帅他有兔耳朵最新章节:18、虫卵肆虐

《少帅他有兔耳朵》章节试读

  傍晚,医院急诊室。

  照明的灯光从上打到下,照得人无所遁形,头顶两只玲珑鹿角的年轻女医生正低头飞快操作。

  诊疗椅上一前一后挤着两位少年。

  狼耳少年理着平头、麦色的皮肤还挂着激烈运动完的汗珠,伸出的手臂不断颤抖着,他试探道:“医、医生姐姐,能不能轻一点呀!”

  他另一只手紧紧攥住后面兔耳少年的衣角,眼神飘忽,不敢直视自己的伤口,期待着半兽人女医生能够安慰他一下。

  医生专注于手上的缝合,头都没抬附和说:“一定、一定,小弟弟你不要抖,我早点给你缝完,你也少遭点罪。”

  周在野感受到冰凉的针头猛然刺穿自己火辣辣的皮肤,还尾随着铁线虫般的触感在自己的血肉里慢慢蠕动。

  他好绝望。

  仅是移开目光已经不能阻止他脑海中皮下的动静无限放大,周在野将魔爪伸向了垂在兔耳少年肩侧那两只覆盖着细软短白毛、透着淡淡粉色、又滑又暖的长耳朵。

  周在野的兽形是一头无比软萌的小灰狼。

  在他还只会尖着嗓子“嗷呜嗷呜”叫唤的时候,就喜欢去祸害跟他同睡一窝的小垂耳兔季逐星的长耳朵。

  在他看来,季逐星就是一个任人揉搓、糯叽叽的白软小团子。睡觉时他把爪子搭在人家的耳朵上,饿了就去啃人家耳朵,每次都把小兔子的头舔得湿乎乎的满是口水。

  季逐星当时兽形娇小难以反抗,只能不满地发出“咕咕”声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愤怒。

  终于有一天,“咕咕”声召唤来了周在野的爸爸,孟井抓起小狼二话不说揍得他蹬腿扭腰嗷嗷叫,随后百般怜爱地给小兔子擦干净毛,拎着小狼崽登门道歉。

  从那以后,小狼崽子再也不敢肆无忌惮地啃兔脑壳,最多也就趁季逐星不注意上手薅两把过个瘾。

  季逐星作为一只垂耳兔,耳朵要比一般的兔子长很多。长长的耳朵自头顶侧面垂至手肘,靠近周在野的那一只被他一把握到手里。

  小样,让我摸到了吧!

  真有质感!

  周在野颠了颠手心里的兔耳朵,也顾不上另一只胳膊还在缝合,可怜巴巴确认道:“哥们儿,我有点儿害怕,你的耳朵可不可以借我摸摸。”

  你都抓在手上了,还问?

  季逐星瞥了一眼自己被放在手心的耳朵,淡淡道:“知道疼下次就少跟隔壁北极狼打架,打不过受伤的还是自己。”

  “我、我怎么打不过了,你来的太早了,没看到老子的英姿!老子以后是要做帝国元帅的人,区区一只白脸狼,我怕他?”周在野气得就要弯起胳膊向季逐星展示他的强壮,被小鹿医生眼疾手快给按了下去,才没又发生一桩血案。

  周在野面子上有点挂不住,变扭地拽过季逐星:“是兄弟就借老子靠靠。”说完,便毫不客气地倚上季逐星的肩膀,还用人家的耳朵给自己当眼罩。

  季逐星牌兔耳朵蒸汽眼罩。

  帝国独一家,品质有保障。

  蒸汽发热稳定,覆盖面积大。

  小灰狼用了都说好!

  脑袋压着的肩膀还带有少年独特的单薄与坚韧,突出的锁骨有点硌头。细软的绒毛拂在眼皮上,似有若无,好像在挑逗。在兔耳朵架起的这一片狭小地带,清爽的皂角味以及少年身上传来的温热就是周在野从小呆到大的避风港。

  谁能想到拥有这一双软软长耳朵的小白兔,在刚刚的争斗中后来居上、打遍狼群无敌手,硬是以一己之力凭借他那口金刚兔牙和无影兔子脚在一群北极狼的围攻中救下了被群殴到鼻青脸肿的小灰狼周在野。

  周在野站在一旁看着漫天纷飞的白毛以及战斗圈中央耳朵甩得飞起的垂耳小白兔一脸震惊。

  这兔子……真的是兔子吗?战斗力也有点太强了吧。

  季逐星以前没一把敲碎他的脑壳实在是对他太仁慈了。

  他找了个凸出的台子打算扶着脑袋缓缓,手臂正巧划上一边锈掉的铁片,带出一道长长的血口。

  别人没把他打进医院,他把自己送进了医院。

  季逐星当时就差没爆一句粗口,认命地抱起变回兽形的小灰狼,来到了现在的医院。

  小鹿医生动作迅速,周在野还没享受够蒸汽眼罩的服务她就已经包扎好胳膊开始嘱咐注意事项了。

  季逐星拉着他准备起身,兔耳朵也从周在野的上半张脸滑到下半张脸。周在野趁机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没想到时机把握的太好,直接舔上了季逐星的长耳朵。

  平时温暖干爽的耳朵突然被滚烫潮湿冒犯,季逐星原地一颤,立刻拽回自己的耳朵站起身来。

  “小气,”周在野抹抹额头的汗珠,用那只完好的手臂勾住季逐星的脖子:“走,哥哥大方,哥哥带你去撸串儿。”

  小兔子耳朵味道还挺好,周在野怀念起了以前和其他小狼一起吃的人造脆骨,又香又脆、食之难忘。

  狼毕竟是狼,哪怕现在是星际时代,兽人已经进化到与人无异,可终究会带上一点他们的本性——哪里有狼不馋兔子的。

  “刚刚医生说你这段时间还是清淡饮食比较好。”季逐星替他提着药,显然是不乐意让他现在去吃烧烤:“还有,我比你早几个小时出生,你应该叫我哥哥。”

  周在野滑头得很,也不管身后的人追得上追不上,直接向烧烤店奔去:“假正经,你不吃,你就看着哥哥吃吧,馋死你!”大尾巴跟在身后,早就欢快地翘上了天。

  “就这?”周在野环顾窗明几净的烧烤店,看着眼前那一碗冒着热气的白粥,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难以置信。

  “哦,还有,你等一下。”季逐星转身。

  周在野两眼放出亮光,期待着季逐星能给他端出一盆人造羊肉。

  “来了,这样你应该会吃得开心一点。”季逐星端着一碟雪菜毛豆,放到那碗白粥旁,示意周在野可以吃了。

  白粥配小菜,病人专属标准餐。

  周在野无语,哪里有人来烧烤店喝粥的!

  季逐星不是人!

  铁口钢牙小白兔此时正守着炉子,“嘎吱嘎吱”大口嚼着周在野心心念念的脆骨。

  社会社会!

  周在野慌了。

  “你……是兔子吧?”他不太确定。

  季逐星鄙夷:“你刚刚摸我耳朵的时候怎么不问。”

  “那、那你还吃肉,我靠,你也太血腥了吧。我认识的兔子里就没有一个吃肉的。”

  “现在你见到咯,”季逐星换了串烤羊肉,这些都是原本周在野打算点给自己吃的:“你除了我,还认识别的兔子?”

  他用白牙狠狠抹去钢质签子上的肉,将吃完的签子排排好。

  周在野感觉他在狞笑,立马求生欲爆棚:“江叔叔就从来不吃。”

  江叔叔又名江汀白,是季逐星的半兽人爸爸,一只传统的雪白可爱的垂耳兔,被季逐星的兽人爸爸季将军捧在手心里,只吃萝卜青菜,十分温柔。

  季逐星吃完了炉子上的那一拨,又去叫了一拨:“你怎么不说我大爸爸是雪豹,什么时候断过肉。”

  周在野想起季逐星不久前一腿一个的英姿,无比识相地低头嘬米粥,他嘬了半天,都没见碗里的粥有下去一丁点儿。

  季逐星去了洗手间,周在野抓起一根烤玉米就要下口,“啪”的一声,玉米被打掉在盘子里。

  “这粥有毒?”

  周在野搓搓手,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使劲儿摇摇头。

  “那你怎么不喝。”

  周在野立刻灌了一大口,嘴巴忙着吃粥不能讲话,他竖起大拇指。

  这是什么神仙美味白粥,我实在是太喜欢它了,呜呜呜。

  真的一点味道都没有,我要吃烤兔肉,呜呜呜。

  当然后面这句话他是万万不敢让季逐星知道的。

  季逐星满意地坐下来继续撸串儿,周在野眼巴巴地盯着,希望季逐星良心发现和他分享美味。

  这死皮不要脸的季逐星,居然一个人都吃光了,周在野在心里暗骂。

  “你吃的还挺杂。”他意有所指,却又左顾而言他。

  “过奖,”季逐星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抹掉最后一串花菜:“吃饱了吗?吃饱了送你回家,再不回去周叔叔要等急了。”

  季周两家属于世交,房子也靠在一起,季逐星小时候家里没人照顾他时都是被送到周在野家两个一起养的。

  周在野怂了,要是让他爸知道他在外面打架斗殴还把自己弄伤进医院,他最近就别想再拥有自由了。

  快要到家门口,他站在路灯下和季逐星磨磨唧唧商量:“咱们是好兄弟啊,你去跟我爸说,就说我们最近有比赛要一起商讨,我住在你们家一段时间。”

  “你这么可爱,这么乖巧,我爸肯定相信你。”周在野晃晃他的长耳朵,用尾巴勾勾他的小腿哀求道。

  季逐星铁面无私,不为所动。

  “我爸这么喜欢你,你都快成我家第二个儿子了,况且我也超想江叔叔的。去嘛去嘛,我给你当牛做马一个星期,你说向东我绝不往西,你让我吃羊肉我绝对不吃鸡。”周在野能屈能伸,继续加码。

  季逐星抬腿要走。

  “哥,哥我求求你了,帮帮我吧,带我去你家,我帮你吃胡萝卜。”周在野放出终极大招,一击致命。

  季逐星果然顿住了脚步,停在原地:“这可是你说的!”

  周在野一看有戏,趁胜追击道:“我说的,我说的。快去吧,哥。”

  季逐星身为一只十分讨厌吃胡萝卜的垂耳兔偏偏有一只离了胡萝卜就不能活的兔子爸爸,屈于他雪豹爸爸的淫威,每天只能被迫吃下令他生不如死的胡萝卜,还要强颜欢笑。

  只有在周在野也在他们家吃饭的时候,他才能偷偷把萝卜塞在周在野碗里。

  交易双方都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当晚,周在野如愿以偿地睡在了季逐星家他的专属房间。

  今天怎么出这么多汗?

  周在野洗完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熟悉的小床,熟悉的床单和被子,怎么就睡不着呢?

  难道是今天洗澡有一只手臂没有洗到?还是缝完针伤口实在太疼了?或者是晚上季逐星强制让他喝下的白粥?

  不对呀,水冲不到的地方季逐星拿毛巾给他仔细擦了,医生缝完伤口给他喷了止痛剂……

  一定是季逐星的那碗白粥!

  万恶的季扒皮!

  你这粥有毒!!!

  周在野不仅是出汗了,他的身体越来越烫,像是发烧却又不是发烧,脑袋被烧的昏昏沉沉,不会是伤口感染了吧!

  强烈的求生欲迫使周在野摇摇晃晃地去敲响季逐星的门。

  季逐星打开门就看见周在野脸通红、神智不清地呓语。

  “你怎么了,周在野?”

  “我……”

  周在野话没说完,一个趔趄扑到季逐星怀里,晕了过去。

广告 app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少帅他有兔耳朵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少帅他有兔耳朵》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少帅他有兔耳朵》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少帅他有兔耳朵》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