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了人类的救星

我怀了人类的救星

作者:冰城不冷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科幻小说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1-14 10:09:51 人气:37

我怀了人类的救星简介:都说是一梦千年,言律却是一梦万年,一场春梦,他居然到了万年后。 万年后的地球早已经被殖民,人类没了人权,被打成了星际奴隶。 这里的科技不进反退,生死大权都掌握在外星人手里,人类活的很悲哀,最悲哀的是这里的人类已经不会反抗了,也可以说是无力反抗。 言律是想反抗,但他就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而已,反抗根本就起不到作用,所以他被打倒了,就在这时,他肚子里的崽抗议了。 幻族是星际最强种族,整个星际其他种族都没被他们放在眼里,别说身为星际奴隶的人类了,他们唯一关心的只有后代问题。 幻族已经上千年没有后代出生了,正在他们努力寻求办法时,所有高等幻族都收到了幼崽的求救信号,幻族居然有幼崽了,还有人想杀幼崽,这还得了。 言律被救后也是懵的,谁能告诉他,他一男人是怎么怀的崽,谁又能告诉他,春梦为什么能让人怀崽,玄幻了吧?
我怀了人类的救星最新章节:第47章 第 47 章

《我怀了人类的救星》章节试读

  橙红色的灯光下,一个男人慵懒的半躺在床上,下-身-半遮盖着,隐约能看见一双笔直修长的腿,上身着白色衬衫半敞开着,半露不露的腹肌,相当有看头。

  他有着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尤其是那双眼睛,朦胧的看着你,充满了诱-惑,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过来你就能拥有我的气息。

  言律承认自己禁不住这种-诱惑,没有任何犹豫就的去推门,但透明的玻璃门再一次阻挡了他的去路。

  男人换又了一个姿势,用那幽暗深邃的眸子看着他:“过……来……”空灵轻颤的声音勾的言律心也跟着颤了一下,更加忍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了。

  要是这样还能忍得了,他就不是男人了,但眼前阻挡他前进脚步的透明玻璃门,他连敲带踢,都打不开!

  “你他么的有种叫老子过去,有种给老子开门呀?”话落他就再次从梦中醒了过来,无力的放下自己踢门的脚,再次崩溃地把自己摔回床上。

  “真他么的不让人活了。”这种求而不得的感觉,太难受了,他一冲动,干脆打开手机,进了匿名论坛。

  【求助,梦中老有一个大美人躺在床上让我过去,可我却怎么也打不开那扇透明的门,请问要怎么才能打开它。】

  备注:这个梦已经反复做过几十次了,楼主真的心痒难耐,超级想进去,谁能提供进去的方法,在线等,挺急的!

  1楼、哈哈,瞧我看到了什么,果然半夜不睡觉的都是光棍,要靠梦来满足自己。

  2楼、楼主肯定是-处-男,梦里还能有道门,一看就是没经验呀!

  3楼、楼上都是什么蛇虫鬼怪,会不会安慰人,老弟呀,哥哥教教你,这种时候你就想着,我一定要-上-了她,保证门就开了。

  4楼、三楼说得对,打不开门,绝对是你太腼腆了,真男人就是一个字,上!

  5楼、遥想当年,哥哥也经历过这种时刻,最后哥一狠心,就把大美人扑了,早上……却不得不起来洗被罩。

  6楼、楼上的是什么魔鬼,就问你,咱能不能穿点东西睡,活该你洗被罩。

  7楼、回复6楼,哥就是愿意亲近自然,你能怎么地吧?

  一会的工夫,就盖了一百多楼,不睡觉的夜猫子还真多,求助贴很快就被顶成了红贴。

  却没有一条回复给予了解决办法的,多数是嘲笑楼主不男人,连梦中的美人都拿不下,现实中要多失败有多失败等等。

  “神他么的胆怯,老子胆子大着呢。”言律有点恼了,他是二十五岁,可不是才十五岁,青春期早就过了,怎么可以没胆子。

  当然了,他承认以前的梦中一切都是朦朦胧胧的,发生的事也朦朦胧胧,但别管是不是朦胧,他可从来没退缩过,这跟胆怯真没一点关系。

  言律这会儿已经不盯着帖子了,他靠自己的努力还清了欠款买了车买了房,怎么能叫失败呢,这帖子真是白发了,帮不上他一点忙,还是冲动了。

  看了眼时间,也不躺了,起来收拾一下,开着车就出去了,反正都睡不着了,躺着也是浪费时间。

  “又做噩梦了。”王叔一看到言律过来,就猜到是怎么回事儿了,每周都有这么一两次,他都习惯了。

  “嗯。”言律自然不能跟长辈说自己做了什么梦,就只说是噩梦,也的确是噩梦,求而不得的噩梦。

  “你这孩子也是,就算做噩梦了,也不用开那么老远的车过来。”他开店是爱好,又不是为了赚钱,那里用得着麻烦小辈。

  “躺着难受,起来活动下筋骨挺好的。”言律先帮王叔把炉子点了,才把桶搬到炉子上,然后又去点另一个炉子。

  王叔是做羊杂汤的,这生意他做了三十几年,有很多老顾客会找过来吃,他就一直舍不得关店。

  “我昨天收到拆迁通知了,咱这小店这回是真开不下去了。”王叔叹气,别人都盼望着这地儿拆迁,只有他希望不拆才好呢。

  “您可以去附近的大集摆滩,一周一天,还累不着,老客户也不会没得吃。”他了解王叔的心理,所以从不劝他关店。

  王叔眼睛亮了,“这的确是个办法,今天收摊了,我就去集市管理处那边租个摊位去,地点定了,才好通知大家。”

  “哎呀,今天小言也在呀?”说话时,有客人来了,他从十五岁就经常过来,几年来就算再忙,每个月也会过来几趟,老客户对他都不陌生。

  “嗯,张叔来了。”随着打招呼的人越来越多,外面的五张桌子也坐满了,夏天的清晨,大家都起得比较早。

  “律子呀,这周都两次了?”王亮过来时,正好最忙,他怕他爸累着,每天早上这个点都会来帮忙,也算是一种锻炼。

  “边去。”言律并不准备满足他的八卦欲,“赶紧干活。”

  王亮熟练地接过工作,这种隐秘的事的确不能当着人面说,他果断的换了话题,两人一边斗嘴,一边干活。

  熟客偶尔插嘴跟着一起抬两句杠,这就是他们一天的开始了。

  “又被挡在门外了?”等人走得差不多后,王亮还是忍不住问了。

  “废话。”言律瞪他,如果进了门,他能来这么早嘛。

  “律子呀,这事吧,真不能太绅士,你就大胆的上吧!”王亮跟网友的说法并没什么不同。

  “滚。”这是他想-上-就能上-的吗,那扇门邪得很,他是真的推不开呀!

  “看看,又恼羞成怒了,哥还不是为了你好。”王亮故意摆出一张严肃的脸。

  言律信他个鬼,“你还是操心你自己吧,我起码梦里还有个美人,你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小看哥了不是,追着哥跑的美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哥还需要去梦里找?”王亮是输人不输阵。

  “你就贫吧,存稿多吗?多的话就跟王叔去大集管理处一趟,帮他租个摊子。”他今天上午有个会议,没时间去。

  “好容易要拆迁了,你又支持他去赶大集,你是嫌我不够累是不是?”王亮翻了个白眼。

  “你累什么,你看看你这肚子,如果再不运动,你就等着长大肚腩吧。”言律还他一个白眼。

  报怨归报怨,收摊后,王亮还是帮着联系了大集管理处,确定有位置后,就拉着他爸过去签合同了,结果刚回到家,就看到了一个讨厌的人。

  “何律师,我记得说过了,你再过来骚扰我,就报警处理,你是听不懂还是怎么着?”王亮的脸瞬间就拉下来了。

  “王亮先生,不是我非要找过来,您要是把言律先生的联系方式给我,我也不会一趟一趟的过来了。”

  何律师并不准备放弃,他也试过从别的渠道找,可目前还没有消息,委托人最缺的就是时间,他只能再次上门了。

  王亮也不想再废话了,拿起手机准备报警,却被他爸拦下来了,“进来吧,不谈清楚,他是不会放弃的。”

  “爸,这事儿有什么好谈的,她真想给律子钱,至于这么折腾吗?”王亮不同意。

  “这是钱的事吗?”他很清楚,这事儿早晚要解决。

  王亮生气的进屋了,何律师很快就被让进屋,这是他第一次走进这种历史文化街区内的四合院,还挺好奇的。

  这种四合院外面看就是古典,进来后却发现,屋内也挺现代化的,想想也是,如果屋内也保护起来,现代人谁还愿意住!

  虽然王亮不愿意接待这个家伙,但还是帮着泡了茶,这是基本待客之道,

  “谢谢。”何律师也客气的道谢,王亮没搭理他,直接瘫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了,他准备旁听。

  “你应该很好奇,只要见一面,当一段时间的孝子贤孙,就能得到几十亿财产,任谁都不会拒绝,对吧?”王叔直接进入主题。

  “您误会了,夏女士只是想见言律先生一面,没其他要求。”什么孝子贤孙,他的委托人并没有提。

  “呵呵,这话你信吗?她要不贪心,直接留下遗产,不是更有诚心。”王亮直接开讽。

  “亮子。”王叔直接呵斥他,王亮不说话了。

  “我们跟言家以前是邻居,你应该知道我们这现在的房价是多少吧?”王叔问道。

  “了解过。”整个京市中心区的四合院,都不能用贵来形容了。

  “我们这片多数是祖上传下来了,言律他们家算四合院比我们家这个大得多,他家以前还有连锁超市,算是我们这一片最富的了,可惜娶了个败家娘门,几千万的财产全都被她败光了,”说完又补充,“我是指当时,当时这片的房价还没这么高,当时全国上亿资产的也没几个。”

  “这里面别是有什么误会吧,一个家庭主妇,就算想败家,估计也没那个本事。”何律师有点不相信,那个年代想花几千万,也是很难的。

  “赌这个字您应该不陌生吧,她出国一次就能输掉上百万,这还不算什么,她居然敢去公海,结果被人设套,直接输了几千万。”

  何律师还是有疑问,“你确定你说的是夏女士?”一个好赌的人,怎么可能像现在这么有钱,夏女士可是白手起家。

  王叔并没接这话,他没有义务给什么证明,“言老爷子被气死了,言爸被逼破产还债,房子出手慢,他就从亲朋好友手里借了一些。”

  “赌债还完后,他准备拿房产先抵押,把钱还上,再做点生意什么的,结果却发现,房子已经被办了抵押,而那个女人正准备带着钱出国。”

  何律师已经猜到结局了,他调查上的资料上有记录,言律的爸爸就在去机场的路上出得车祸,因为车速太快,当场死亡。

  “言律他爸死后,我通过很多办法,终于联系上她,结果她却让我以后不要再打扰她这样的人,凭什么得到别人的原谅呢?”王叔质问道。

  “夏女士从来没有提过从前,她就是希望临死前,见儿子一面。”何律师什么样的人渣没见过,倒是没太吃惊。

  “言律是没她有钱,但最难的时候都过去了,他现在也不缺钱了,你觉得他会为了钱,跟你去认亲吗?”王叔再问。

  “这要看他怎么决定了。”何律师没有把话说死,这并不是几千万资产,而是几十亿,万一言律动心了呢!

  “亮子,给律子打电话,让他过来一趟。”王叔跟律师说这些,就是要让他心里有数,并没有准备说服他。

  王亮也知道如果不见到言律,这个律师是不会罢休的,所以回房去给言律打电话了。

  言律倒是很平静,“一会开完会我就过去,中午给我弄几个爱吃的。”他还有心情点菜,王亮太佩服他这这心理素质了。

  “爸,律子说中午在这吃,我买菜去了。”他做羊杂的手艺是不如他爸,做菜的手艺却比他爸好。

  言律公司离这里有段距离,开车不堵时也需要半个多小时,所以他过来时,马上就快十一点了。

  何律师一直很在耐心地等着,见到言律时他是真吃惊了,无他,这母子俩长得太像了!

  一样的桃花眼瓜子脸,恰到好处的完美的五官,唯一的区别就是身高跟性别了,一个是属于女性的精致,一个却是属于男性的俊美。

  “何律师是吧,咱们开门见山,您直接告诉她,我会去主持她的葬礼,如果她再派人来骚扰我,葬礼的事就别找我了。”言律直接表明立场。

  “您就不看看夏女士的财产名单吗?市值几十亿呢,不是几亿或几千万。”何律师特意强调。

  “我就一个人,自己吃饱全家不饿,要那么多财产干什么?”这就是有钱的好处了,有底气拒绝。

  何律师在律师行业也待了十几年了,什么样的样的人没见过,一看言律的眼神就知道,这件事儿没有劝说的余地了。

  “您可以跟我的委托人通一下视频吗?这样我也好交代。”他并没有直接放弃。

  “您好不好交代,跟我没什么关系,请吧。”言律不愿意跟他墨迹,直接开门送客。

  “唉,真是太可惜了。”何律师一走,王亮就开始叹气,一想到几十亿财产就这么没了,他还是心肝疼。

  “可惜什么,放宽心吧,该是我的,一分都少不了。”言律心里有数。

  王亮不太相信,“你都这样拒绝了,她还能把财产留给你?”

  “傻瓜,这都没看出来,她觉得自己生病是遭报应了,想赎罪,还想落叶归根,又想个儿子给送终,所求多着呢!”王叔觉得他这儿子,只长个头,不长心眼。

  他就不明白了,就他儿子这种不长脑子的,写小说为什么能赚钱,居然还能混成大神,也是神奇。

  “意思就是你没准备拒绝她的财产。”王亮也是才反应过来。

  “她靠喝言家血挣来的财产,我为什么要拒绝,我只是拒绝认她而已。”言律活的一直很明白。

  “呵呵,说来说去,就是我傻,未来的大富豪,今个你请客,咱温泉酒店走一圈去呗?”王亮提议道。

  “行,你安排,把小五和大胖也叫上,咱们放松放松去。”言律明白他是担心自己,也就顺了他的意思。

  王亮跟另两个发小确定了行程,直接在龙脉温泉定了间两间套间,幸好现在不是节假日,不然临时定还真不一定能定的到。

  “哎呀,律子这是大出血了呀,定这么好的房间。”小五咂舌,他们几个家庭条件都不错,但都不是浪费的人。

  “看来律子又谈大单了,这一晚上的消耗都上万了。”大胖确定这一晚上的消费后,直接得出结论。

  “你管那么多,直接享受就完了。”王亮并没有提财产的事儿,他叫言律出来玩,也只是不想让他这种时候独处而已。

  “我何止是谈了大单,我是直接发了财。”言律接话,事实上就算不发财,这点消费他也不心疼,他的小公司还挺赚钱的。

  几个年轻的男人聚在一起,自然就是闹腾,在温泉里泡了一波后,几个人围上浴巾,就躺在躺椅上休息起来。

  言律比他们都起得早,他半夜就起来了,又折腾了一天,按摩加泡汤,把他折腾困了,就先上来休息了。

  “还真别说,钱花得多就是舒服,以后咱定期来吧?”小五提议道。

  “也行,咱们定一个长期套餐,过来也方便。”王亮也觉得不错。

  “可以,挣钱就是花的。”大胖也同意,他们还真不是花不起,而是没那个意识而已,享受过后才知道,这钱花得值。

  几人没等到言律发言,转过去看却发现他好像睡得挺熟的。

  “行了,别打扰他,他昨晚就没睡多少。”他话刚落,言律就起来了,走到了汤池边,这把王亮整蒙了,“你到底睡没睡呀?”

  言律是真睡了,而且不只是睡着了,因为只有进入深度睡眠时,他才会做美人梦,才会进入梦游状态,他这会已经去推门了。

  “哈哈,我看他这是没醒呢,让他下去泡会去。”大胖说着已经起身动手了。

  大胖就是想吓吓言律,结果他这么一推,言律就这么直接消失了,是真消失了,而不是掉到了汤池里。

  “见鬼了。”大胖吓着了,一直笑嘻嘻的看笑话的王亮和小五也吓着了,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谁能接受的了。

  这件事太玄幻了,警方也介入了,但反复观察监控也没发现有人为动手的痕迹,只能被例为非正常事件的悬案了。

  王亮几人更不能接受这一事实,但日子还要过,小五和大胖守了几天,只能无奈的回归了工作,王亮却一直不能接受现实,就一直守在汤池边。

  虽然都是发小,但王亮跟言律又不一样,他们不仅是一块长大的,十五岁过后更是住在了一起,亲兄弟都没他俩亲。

  “律子,你到底去哪了。”王亮抱头痛哭,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他不止一次的后悔自己组织了这次的聚会。

  “亮子,跟爸回家吧。”王叔也难受,却不能看到儿子这么自暴自弃。

  “我不走,律子一定会回来的。”王亮很坚持,他就守着言律消失的地方,整整一个月没动地方。

  一个月的时间是没让他等到言律的回归,却让他等到了一封特殊的来信,一封同样凭空出现的信,言律写给他的求救信。

  收到信后他先是计算了家里的财产,然后就联系了何律师出国了,回国后,他着手收购了龙脉温泉,从此这里成了王家的老宅。

  这封信并不是刚穿越的言律写的,这会儿的言律还不知道自己转换了时空,他正为意外撞开了的门发蒙呢!

广告 app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我怀了人类的救星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我怀了人类的救星》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我怀了人类的救星》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我怀了人类的救星》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