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横

豪横

作者:白皮乌骨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1-12 16:53:00 人气:21

豪横简介:D市年轻有为的全职刑警沈邪,因在一次执行团伙贩/毒案时,不慎犯错而被发配至某座破烂小城。   来到小城,第一夜便遭遇抢劫案的沈邪追贼途间,竟然在小胡同经历了一起灵异事件!   后来才发现,所谓灵异事件主角,不过是一名自称丽姐的疯女人……   疯女人有一个儿子,曾经因为七年前,女人的离开而就此住进了深渊之中的儿子,名字很简单,叫蒋易。   某次机场外的群体斗殴交涉中,沈邪认识了蒋易,并以自己极其流氓的方式给对方留下了深刻映象。   而后因为在一次次或偶然或有心的接触中,慢慢接近并看到了蒋易的“深渊”后,沈邪决定要带他“离开”,更要在俗世洪流中,给他最豪横的偏爱…… 宠妻狂魔皮皮老骚攻×傲娇双霸小奶狗受 沈邪×蒋易   
豪横最新章节:第107章

《豪横》章节试读

  大概是因为进入夏季,这几天的D市总是暴雨不断。

  街道两旁堆满了环卫工人还没来得及清扫的樟树叶,枯枝败叶交错着有些说不出的蓬松感,路灯映射在上面,总给人一种立马要从这枯枝败叶中窜出某种玄/学生物的错觉感。

  是夜七点,正是华灯初上之景。

  夹杂着冰雹的雷雨已经连续下了三个小时,噼里啪啦在柏油路上砸出一片片水花,雷电交加在暗沉天幕上,大有一种锁月吞天的气势。

  气象台早已经发布红色预警。

  北京时间晚上七点半,一排警车呼啸而过。

  半个小时前,D市分局接到C市南岸区分局打来的电话,有一支以三男两女组成的贩/毒团伙已经北越而来,进入D市城郊。

  麻烦的是,这只贩/毒团伙非法持有枪支弹药,可能会对市郊居民安全构成威胁。

  因为是还没有什么突出前科的“贩/毒小萌新”,上面要求的是:把人活着带回来。

  电话挂断,任务一接,沈邪便迅速带着十几名刑警直接赶去了城郊。

  *

  警车开到郊外一条山路时,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阵毁天灭地的轰隆声。

  轰隆声震耳欲聋,尤其这声还出在半米没活人,十米没炊烟的荒山野岭,听着就会有一种莫名的诡异感。

  司机小张猛地踩了刹车,跟在后面的其他四辆警车也陆陆续续停了下来。

  停了大概有一两分钟,副驾驶上抱着手臂补觉的沈邪才悠悠有转醒的迹象。

  沈邪有些凌乱的柔软刘海下,是一双十分深邃明亮的桃花眼,生着一副鹰鼻薄唇,五官整体十分端正好看。

  微微蹙眉,沈邪清俊眉宇间便若有若无的总是透着一丝势不可挡的攻气,甚至是邪气。

  修长指尖还夹着一根烟屁股,沈邪一脸疲态的睁开眼皮,表情看上去有些不耐烦。

  “怎么停下了?”

  沈邪拔下将烟屁股抛向车窗外,桃眼微凛着看向窗外,也不知道是在问谁。

  他有很严重的起床气,并且是那种不分场合,不分地儿,只要不愿意控制就能随性爆发的豪横主儿。

  和他共事的警员对此十分清楚。

  是以车上另外三人都紧绷着脸,闭口不敢接话。

  过了好会儿,小张才嗫嚅着回答:“前方山路坍塌,我们的车队过不去……”

  “亲眼看到的?”沈邪问着,又从衣兜里摸出一根提神烟点上。

  “这……”小张支吾其词着,吞吞吐吐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停下来也确实没什么所以然,原因就一个,这些平日端枪杆子的大老爷们不怕流血挨痛,却偏生……

  很怕鬼!

  沈邪太了解他带来的这几个二队警员尿性了,不用小张言明,动动脑瓜子就能想明白这一点。

  “行,与其窝在这小空间里,不如出去听雨散散步,说不定运气一好遇着一两只孤魂野鬼,老子还能再收获一大波迷弟迷妹,赚足阴阳两界人气,来个黑白通吃。”

  “……”今儿又是邪神骚话满满的一天。

  沈邪懒洋洋说完,也不顾车里人阻拦,随手从椅背后面拿了把黑色雨伞,摸了摸腰间手/枪后,推开车门,自顾跨进雨幕里,朝前方传来轰隆声的地儿走去。

  没一会儿,沈邪高挺俊拔、用他自个话来说就是,走哪万众就瞩目到哪的帅逼背影便消失在了肉眼可见的地方。

  小张搓着手,几欲跟上去,又实在畏惧某种超自然生物。

  其他两个不外如是。

  *

  就这么干坐起在车里等了大概有十来分钟,小张才开始担心起来,不安着往还在暴雨连连的窗外瞟。

  “我在想一个问题。”小张说:“邪神会不会真的遇见什么雌性生物,让人给捉回去当压寨夫婿了?”

  车里人心理素质有种挺迷惑的强大,在这种暴雨天气,任务未知的严峻情况下,竟然也能瞬间忘记自己出来是为了什么,翘着二郎腿,跟村口大妈似的你一句我一句悠闲聊了起来。

  “小张,你为啥要强调雌性生物这四个字?”刑警甲一脸诲莫难测,甚至还有一股脑残粉的味道:“咱们家邪神虽然脾气很差,还特别自恋又流氓,不过就凭人那张脸,那身材,那家庭背景和个人本事,要我说,别说是女的,就算是男的,那谁还不得一个个往上求着倒贴。”

  小张笑起来露出一排大白牙,但是又因为肤色黝黑,鼻孔还大得有点出圈,即便五官勉强凑合,表情看上去还是有点滑稽。

  “你说这话倒是让我想起一件事,前不久老佛爷不是给邪神介绍了一姑娘嘛,一开始两人还聊得好好的,也挺对眼,后来不知道怎么弄的,那姑娘莫名其妙从邪神身边消失了好几天。”

  刑警乙脸上的八卦和脑残只增不减:“这事我也听说了一点,后来姑娘就天天来局里堵邪神,要死要活的闹,因为这事,邪神还让局长批评了两句,说他什么私人感情也处理不好,工作上的事就更不消提了,然而事实却是,邪神虽然行事风格很多时候让人挺迷惑,但在我们当中,各处能力的确最强。”

  闲聊正酣畅,远处雨幕里突然传来一阵混乱的脚步声和打斗声。

  凝神一听,能发现期间还混有女人歇斯底里的哭喊声。

  没过会儿,就是一连串的枪声。

  三人后背一惊,连忙拿上家伙什刚准备冲下车,就传来了沈邪的一声怒吼:“停下,不准开枪!”

  然后是子弹上膛,出膛划破雨幕,刺进头颅的声音。

  前后相隔不过五秒钟。

  刑警二队的人冲上去时,地上是被手铐拷着摔在烂泥里的两男两女,以及已经倒在血泊中的矮个子男人。

  在场所有还活着的,皆堪堪呆住了。

  邪神,打死人了……

  *

  晚间十一点三十五,D市分局审讯室。

  沈邪坐在一张长桌旁,搭在长桌上的双手给手铐箍着。

  审讯室里就两个人,和他面对面坐着的刑警大队队长,以及旁边记录员小刘同志。

  审讯室不大,温度也刚刚合适,沈邪却无端觉得有些冷,脑袋昏昏沉沉的一直打着寒颤。

  大队长四十岁左右,面部线条有些许冷硬,表情严肃又威严,是那种属于部队中磨炼出来,独属军人的气质。

  “你爸当初就不愿意你考军校入队干刑警。”大队长深深望着沈邪:“他说你脾气太急,干不来这一行。”

  沈邪不以为然的笑了一声:“他就一脑子不灵光的半百老头,懂什么,我这几年在局里干出来的那些成绩,随便拿出哪一件,分分钟就能将人这坏种子思想扼杀在摇篮之中。”

  他说完,又猛的一阵寒颤。

  大队长无奈摇摇头:“是,你的确一直都很优秀,但是你真的没有注意过你这一路来,得罪了咱局里多少人?”

  沈邪没说话。

  “我来亲自审你,就是不愿意让那些让你得罪过的有心之人给你随便扣屎帽子,你爸和我几十年老哥们,我又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就冲这两份情,伯伯怎么也不能让你哑巴吃黄连。”

  沈邪仍旧保持沉默着。

  说完这些题外话,大队长深叹口气,偏头示意一下小刘同志,对方会意点头,打开录音笔,纸,笔。

  一切准备就绪。

  “开枪地点,”大队长双手交握,眼神自然的犀利着:“时间。”

  “西郊。”沈邪低头在衣服上蹭点流出来的清鼻涕:“时间十点三十六分吧,我没注意,不过大概就是这个点。”

  大队长缓缓点了点头,问:“沈邪,带队出任务之前,我是怎么跟你说的?”

  沈邪翕动嘴皮,嗓音原本就有些低哑,今晚这么一折腾,就更加哑得厉害:“把人活着带回来。”

  “你最后是怎么做的?”大队长又问。

  沈邪面不改色:“情况紧急,我没控制好,打死了一矮个子男的。”

  大队长继续问:“开枪原因是什么?”

  沈邪呼出口气,用疼炸了的脑袋努力回忆着。

  当时他一下车走到轰隆声处,真的发现路段坍塌了。

  不过塌的不严重,小心一点的话,车队还是能勉强通过的。

  站在路口边,沈邪用打火机试图重新点燃走了几步就被夜风和飘雨整灭的香烟,试了几下也不行,只得举伞回身,准备回车队去。

  恰在这时,前面斜上方四十五度的草丛突然开始猛动,还传进耳朵几声嚓嚓擦,像是脚步声。

  沈邪一边抽出脑袋感慨难不成真他妈遇上了几个夜半三更不睡觉,出来夜生活的孤魂野鬼,一边摸向了腰间手/枪。

  那阵嚓嚓擦声停了大概有半分钟后,从草丛里匆忙走出来披着雨衣的三男两女,人手一个普通小提包。

  最前头的是个矮个子男人,走了几步,直直撞上了一堵人墙,随后脑袋上顶了一把黑色手/枪。

  矮个子男人脸色刷白,举起双手,慢慢抬头,对上的便是沈邪面无表情的俊脸。

  “恭喜你,被逮捕了。”

  这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目标就这么大摇大摆自己送上门来了?!

  看来夜半三更出门,真的会遇上好事啊。

  沈邪还挺欣慰,今儿总算可以早点收工了!

  这帮人看到矮个子被制服,一个个的撒腿就要跑。

  沈邪自然不会让他们得逞,伸手去拿手铐的同时,一脚踢在矮个子男人膝弯处让他单膝跪好后,抓起他的手绕过后颈锁上手扔一边。

  随后冲上前,沈邪手脚并用,身手灵活的去收拾余下那几个多少有点功夫傍身的两男两女。

  这时,前面公路上突然打过来了一束灯光。

  矮个子男人似乎成了精,在双手被束缚住的情况下竟然也能摸出就近放在身上的手/枪,然后回旋过身,朝着那辆驶过来的小轿车一连开了好几枪。

  副驾上的女人大声尖叫着,小轿车的运行轨迹开始走曲线,随时有冲下山崖的可能。

  “踩刹车,卧倒!”

  沈邪朝小轿车吼完,拳脚相加,加速制服了这几个毒/贩后,也来不及一个个全部绑紧,对着矮个子男人就冲上去:“停下,不准开枪!”

  矮个子男人不听他的,一边继续开枪,一边回头朝他那几个还在泥潭里挣扎着想起来的团伙准备开口说什么时,就让沈邪崩了脑袋。

  连同矮个子男人脑袋炸开的,还有碎了一地的挡风玻璃,前排车轮已经被逼到悬崖边的小轿车。

  大队长听完,点了点头:”你这属于在保护好群众不受伤害的紧急情况中才导致的误杀,刑事责任不会太严重,不过麻烦的是,你也的确开了枪……”

  大队长眉头紧锁,让小刘同志先出去,等人带门离开后,才对沈邪说:“伯伯和你爸争取给你保一个好点的结果,你就先留在这儿,等我联系上你爸,我和他去看看局里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再说。”

  审判时间差不多有一个小时,就在沈邪已经快要睡过去时,大队长和他那个半百老爹带话来了。

  “儿子,爸只能帮你到这了。”沈毅恒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沈邪肩头,不住摇头叹气。

  沈邪没说话,转向大队长,眼神询问:结果是什么?

  会让他这平日日理万机,席不暇暖,总是一副威严和稳重样子的市长老父亲愁成这样?

  大队长叹口气:“你被降职调到H市了。”

  “……”

广告 app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豪横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豪横》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豪横》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豪横》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