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叔

世叔

作者:未妆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1-11 10:05:25 人气:759

世叔简介: 首辅曾经是我叔叔后来成了我夫君 养成文,男主养成女主,无血缘关系。  六岁那年,家中突遭巨变,年幼的姬明月举目无亲,唯与谢府有一桩口头上的婚约,万幸的是谢府还愿意认,将她接了回去,逢人问起,谢轻寒笑言,在帮侄儿养未来的媳妇。  姬明月问他:世叔,我能住到什么时候?  谢轻寒含笑答道:住到你出嫁的那一天。    这一住就是十年,谢轻寒待她极好,无微不至,无有不应,说蘩蘩要什么都可以。  直到有一日,姬明月对他道:叔叔,我喜欢你。  谢轻寒沉默良久,道:唯独这个不可以。    姬明月从此死了心,她一心学医习琴,跟着恩师游历山河,谢轻寒只能看着他的蘩蘩一次次离家,久久不归,数年之后再见,少女身穿着大红的嫁衣,眉目妍丽如天上皎月,对他道:叔叔,我要出嫁了。  谢轻寒用力扣住她的手,低声近乎恳求:不要嫁了,世叔娶你。 万里相思寄明月,半生荒唐爱梅花。
世叔最新章节:21、第 21 章

《世叔》章节试读

  景庆十七年冬,是姬明月记忆中最冷的一个冬天。

  天色阴沉沉的,下着零星的小雪,像是有谁往空中撒了一把纸钱,飘飘渺渺地落下来,在堂前的台阶上凝成了一层冰。

  六岁的姬明月穿着珊瑚红的斗篷,抱着手炉坐在堂上,看她的娘亲匆匆抱着一个箱子出来,她路过堂前时,略略停了一下,朝这边看过来:“姬明月?”

  “快些,别误了时辰。”

  一个男人催促着,苏氏把箱子塞给他,朝姬明月走过来,在她面前蹲下,道:“我之前说的你听明白了吗?”

  姬明月将目光挪到她那张美丽的脸上,没有说话,苏氏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道:“如今你爹没了,咱娘俩还要活,可我也没法带着你,宅子已经卖了,你爹在昌州还有一个亲兄弟,你去投奔他,车马给你安排好了,就在门口候着,你上车走就成,听懂了吗?”

  姬明月静静地看着她,仍旧不说话,苏氏大约是用尽了毕生的耐性,又问了一遍:“懂、了、吗?”

  空气是长久的沉默,在这沉默之中,苏氏觉得女孩的目光如同针一般,刺得她面皮生痛,她有些恼了,怒从心头起,扬手就是一巴掌。

  “啪——”

  姬明月的脸被打得侧过去,火辣辣的痛过后,就是片刻的麻木,她慢慢地回过头来,看向苏氏,她那双眼睛清澈见底,黑白分明,如同这世界上最干净的雪,又如一面明镜,映照出她的不堪,苏氏心中怒火愈炽,反手又是一巴掌:“不许这样看着我!”

  姬明月仍旧不语,倒是那男人催促道:“别磨蹭了,时间快来不及了,还得去码头。”

  苏氏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女儿,取出一封信和一锭银子来,放在桌上,冷冷地道:“你这次去昌州,以后生老病死,各安天命,你我母女就不必再相见了。”

  她说完,再也没看姬明月一眼,与那男人一同往前庭去了,姬明月的目光缓慢地跟随着她,越过廊下的花木,雪花飘飘,女人的背影消失在了院门处。

  一切的声音都就此消失,万物寂静,过了好久,女孩儿稚气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轻轻的颤抖:“你不要我了吗……娘?”

  没有回应,只有那雪花无尽地飘忽而下,像是要将这个世界淹没一般。

  姬明月抱着手炉,愣愣地看着门口,她从早上一直坐到了傍晚,手炉的温度渐渐凉了下去,直到变得冰冷,像一团凝固的冰雪似的。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渐暗下来,前庭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在这寂静的空气中显得十分清楚,姬明月转动着眼睛看过去,是一个撑着伞的青年男人,踏着薄雪与夜色而来。

  看见姬明月的时候,他显然有些惊讶,将伞收起放在门边,走进来,问道:“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你娘呢?”

  姬明月仰着头看他,她认出了这个男人,爹爹还在的时候,他曾经来府里做过客,爹爹让她叫他叔叔。

  姬明月没答话,谢轻寒走近些,就看见她玉白的小脸上一个巴掌印,已经变得青紫了,他眉头轻皱,在姬明月面前蹲下来,轻声问道:“谁打了你?”

  姬明月只是平静地望着他,还是不声不响,她现在一点也不想说话。

  爹爹走后,也再没有人愿意听她说话了。

  无论谢轻寒说什么,姬明月都不回答,她像是失去了声音一般,若不是眼睛会眨,谢轻寒几乎疑心这女孩儿只是一尊漂亮的瓷娃娃,没有一丝活气。

  他心里有些担忧,把府里前后寻了一个遍,竟是半个人影都没瞧见,到了夜里也无人点灯,谢轻寒终于意识到,姬府已经空了。

  他回到前堂时,看见姬明月依旧坐在椅子上,小小的女孩儿,不哭也不笑,就盯着那空荡荡的门口,像是在等什么,又像是在发呆,眼睛里没有光,愣愣的,让人觉得心疼。

  谢轻寒走近些,就看见旁边的桌上放了一封信,上面压着一锭银子,他心里有了一点不好的猜测,犹豫了一下,伸手把信拿了起来,上面写着姬汶亲启。

  谢轻寒借着微弱的天光,很快就把信看完了,素来好脾气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愤怒和震惊,他简直难以想象,苏氏竟然把她六岁的亲生女儿一个人抛下了。

  这么小的孩子,让她去昌州投奔叔父。

  怎么会有一个做娘的人这样狠心?若他今日没有来,姬明月又会怎么样?

  谢轻寒压下怒意,他把信收好,再次在姬明月的身边蹲下来,伸手碰了碰她的脸,温柔地唤她的小字:“蘩蘩?”

  这两个熟悉的字终于引起了姬明月的反应,她对脸颊上突如其来的温暖觉得有些不适,但是又懒得避开,就这么看着谢轻寒,幽黑的眼睛如墨玉一般,透着清澈。

  谢轻寒放轻了声音,道:“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爹的好友,曾经来府上做过客的。”

  姬明月眨了眨眼,轻轻点了一下头,这是她头一次对谢轻寒作出了正面的回应,表示她记得。

  谢轻寒轻舒一口气,用一种商量的语气道:“你愿意和我走吗?”

  姬明月摇摇头,她再次看向那空荡荡的门口,谢轻寒跟着看过去,那里什么也没有,庭前唯有零星的小雪簌簌而落。

  她这样翘首以盼,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谢轻寒问道:“你在等谁?”

  过了好久,女孩儿清澈稚气的嗓音响起,口齿清楚地道:“我爹。”

  寒意骤然涌来,谢轻寒的心都颤抖了一下,他望着姬明月,一时间竟不知该不该告诉她,她的父亲再不会回来了。

  爹已经死了。

  姬明月当然是知道的,这话还是娘亲口告诉她,每当她坐在这里的时候,娘就会变得异常暴躁,生气地骂她:姬明月,你是不是脑子不好?姬淮已经死了,你坐在那里是坐给谁看?!

  娘总是叫她姬明月,从不叫她蘩蘩,也从不与她亲近。

  只有爹会这么叫她,会抱起她,千方百计地逗她笑,把她抛起来然后接住,亲昵地叫她小蘩蘩。

  那是姬明月最快活的时候。

  眼睛像是起了雾,蒙蒙的一片,渐渐的变成了水珠滴落下来,打在珊瑚红的斗篷上,沁成了几朵暗色的小花,姬明月哭了,她张大眼睛看着空旷的门口,怔怔然道:“嬷嬷说,人死后的第七天会回家,可爹爹为什么没有回来?”

  姬明月想不明白,今天明明已经是第七天了,爹爹怎么没有出现?他是不是忘记了回家的路?

  谢轻寒心中浮现震惊,他过了一会儿,忽然俯身将姬明月抱起来,大步走向门口,外头的小雪不知何时已经开始密集起来,纷纷扬扬地飞速坠落。

  他指着外面,道:“你看。”

  姬明月抬头看过去,漫天都是雪花,她听见谢轻寒道:“看见了吗?你爹已经回来看过你了。”

  萧瑟的风一吹,便有几朵洁白的雪花打着旋儿,飘进了屋檐下,姬明月伸出手去接,那雪花落在了她的手心里,并不冰凉,甚至还有一点点温暖。

  她捧着那雪花仔细地看,眨了眨眼,眼泪顺着长长的睫毛滚下来,落在手心,将雪花融化了。

  ……

  男人抱着姬明月往前走,她的斗篷帽子被拉起来,边缘一圈绒绒的白兔毛被风吹得轻颤,沾了一些细碎的雪花。

  谢轻寒踩着薄薄的积雪往前走,姬明月回过头去,从油纸伞下看过去,雪地上留下了一串深深的脚印,姬府的大门也变得越来越遥远,最后消失在了夜色之中,再看不见了。

  穿过长街,往东直走,便有一座桥,谢轻寒上了桥之后,姬明月的手轻轻一扬,将一个东西扔出去,落在了河里,水声清脆。

  谢轻寒停下脚步,问道:“什么东西掉了么?”

  姬明月摇摇头,用手臂圈着他的脖子,安安静静的,又开始看着某处发起呆来。

  她扔了娘留下的那一锭银子。

  就像娘说过的,以后各安天命,再不必相见了。

  这个世界上,姬明月再也没有了亲人。

  她的思绪漫无目的地漂着,对外面的事情也不关心,直到谢轻寒穿过一条巷子,在一家客栈的门前停下来,道:“我们到了。”

  谢轻寒是收到消息连日从青州过来的,一路上紧赶慢赶,舟车劳顿,仍旧是没能见着好友的最后一面,倒意外捡下了姬明月。

  他抱着姬明月进了客栈,吩咐店伙计另置一间房,再送些热饭热菜来,那店伙计瞧着他怀里抱了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笑着奉承道:“郎君的千金真是漂亮。”

  谢轻寒只笑了笑,没有解释,抱着姬明月上了楼,进了房间,把怀中的小人儿放在椅子上,姬明月松开他的脖子,仰起脸盯着他看。

  屋里没有点灯,她只能模模糊糊看见谢轻寒的身影,很高大,让她想起了爹爹。

  谢轻寒摸到了桌上的油灯,取出火折子吹燃,豆大的灯摇摇晃晃地爬升着,暖黄的光晕照亮了椅子上的小女孩儿,她的皮肤白生生的,眉目精致漂亮,眼睛幽黑,看上去就像一尊冰雪雕就的娃娃,只是右边的脸颊上赫然一个巴掌印,令人疼惜。

  谢轻寒摸了摸她的脸,问道:“疼不疼?”

  姬明月下意识往后退了退,然后摇摇头,继续盯着他看,谢轻寒还是不放心,叮嘱她一句别乱跑,自己出门去了。

  眼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过了一会儿,姬明月跳下了椅子,跑到窗边去,摸索着窗栓推开了,吱呀一声,在这寂静的夜色中分外清晰。

  寒风挟裹着细小的雪花扑了进来,仿佛漫天雪白的纸钱,冻得姬明月打了一个轻颤,然后用力踮起脚尖,往楼下看去,长长的街道上没有一个行人,客栈的酒旗在风中拼命地招摇,像一个孤苦无依的鬼魂。

  姬明月目不转睛地盯着下面的长街看,心里想着,那个男人会从这里走吗?

  像娘亲一样。

广告 app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世叔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世叔》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世叔》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世叔》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