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妹妹是花妖

校草妹妹是花妖

作者:霜染衣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修真穿越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1-05 09:56:07 人气:392

校草妹妹是花妖简介:顾泽兰高中时,他妈怀了二胎,给他生了个妹,他嫌弃得要死 妹妹这种生物,又娇气又烦人,谁有谁倒霉 一月后,那只粉嫩的小团子在他怀里对他笑,好像、似乎、没那么烦? 一年后,小团子蹒跚学步,迈着小短腿在校门摇摇晃晃奔向他 于是,一中的迷妹们见证了那个又帅又酷的校草,竟然笑得像朵太阳花! 槐米是只槐花妖,她死后投生到一个陌生世界,遇上了前世的哥哥 但是哥哥好像不记得她了 那她只好再黏他一次
校草妹妹是花妖最新章节:第150章 用钱买时间

《校草妹妹是花妖》章节试读

  初夏的阳光明媚得晃人眼,照射着校园里高大的槐树影影绰绰。

  上淮高中刚历经一场月考的洗礼,三五成群的学生从教学楼涌出来,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今天的试题。

  “哪个变态出的题,能做出来的都他妈不是人。”

  “放心,林子大了,总有那么几个禽兽。期中考数学那么变态,还不是有禽兽满分。”

  男生这话让旁边的齐刘海女生听不下去了,“好酸!人丑就要多读书,长得帅还成绩好是兰哥的错吗?柠檬精!”

  男生嗤之以鼻,“收起你的花痴脸吧!顾泽兰再帅也不是你的,520那天校花表白都被拒了,劝你回去多照照镜子。”

  被攻击长相,女生也满不在乎,“这不正好?反正我也得不到,那就让他当女同胞的共有财产,长得帅的学神不需要爱情,某些丑人只有酸的份。”

  “我怎觉得你俩在打情骂俏?不过这次顾泽兰要是还能保持年级第一,那我也跪服,听实验班的说他缺席了半个月的课。”

  “啊?为什么缺课?难怪我很长时间都没看见过他。”齐刘海女生吃了一惊。

  “好像是他爸爸失踪了,妈妈怀着二胎受不了打击,在医院住了半个月院,就在我姨妈的科室。实验班的老刘想组织学生给他捐钱,被他婉拒了。”

  “我怎么没听说?”

  “顾泽兰那么高冷,会到处宣扬?也就老刘知道。现在没有爸爸,他妈妈肚子里的二胎月份大了,生下来和人流都不好选,也挺惨的……”

  “别说了!顾泽兰走过来了!”一旁的同伴低声提醒。

  几人齐刷刷扭头看去。

  清瘦颀长的少年走在被高大槐树遮去天光的林荫路上,影影绰绰的光斑摇曳着,划过那张神情淡漠的脸,落了一身斑驳叶影,很有电影的画面感。

  他的五官长得极俊,高鼻薄唇,琥珀色的眸子在光影中如坠落了淡淡星火,冷清又疏离。

  白色衬衣解开最上方的一颗,露出漂亮的喉结,以及隐约可见的精致锁骨。

  “兰哥好帅!”

  “别浪!他看过来了!”马尾女生拉着齐刘海同伴加快步伐往校门口走去。

  祁梦宇小跑两步追上来,拍了拍顾泽兰的肩膀,直男式地安稳:“你别太在意,没消息就是好消息,就还有希望。”

  顾泽兰抿着唇,心下漠然:他宁可那个人失踪,而不是……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医院。

  他冷漠收回视线,垂眸出了校园。

  两人在校门口分别,顾泽兰去216路的站牌等车。

  “哥,钱钱给我!”

  “没钱!你讨债鬼呢!”

  “呜呜呜,我要钱!我要吃冰激凌!我就要吃!”四岁左右的小女孩守着小卖部不肯走,非要闹着买雪糕。

  十三四岁的男生凶道:“要走走,不走就等着人贩子把你卖掉!”

  “我走不动,我不走!我要吃冰激凌,你背我!呜呜呜……”小女孩看着小男生离去的身影,索性往地上一躺,大哭大闹,很快就引来一群路人围观。

  顾泽兰冷着脸,妹妹这种生物,确实、有点、烦。

  正这么想着,兜里手机传来振动。

  “兰兰,快去医院,你妈给你生了个妹!”

  顾泽兰:……

  *

  槐米感觉自己处在一片混沌中,已经很久很久了。

  这里像云梦仙境,充满了灵气,让她倍感安心。偶尔她还能听到哥哥的声音,但是她冲不破这片水泽,也发不出声音,无法告诉哥哥她被封印在水里。

  直到她穿过一条狭窄的甬道,被一双手解救出来,她才重现世间。周围依稀有光,她努力睁开眼瞧了下,却什么都看不清楚,到处都是陌生的声音。

  她害怕极了。

  “小孩怎么没哭?”

  “你拍拍她的小屁屁。”

  槐米:QAQ!

  她试图聚起灵力反抗,不料却被一双大掌提起,体内竟无一丝灵力。对方力大无穷,她目不能视,也失去了妖力,吓得大叫:哥哥,救我!

  发出来的却是一声:“哇啊——”

  槐米:!!!

  “哈哈哈!”提着她两条腿的巨人朗声大笑,“你这小家伙生下来就是个鬼灵精!还听得懂阿姨要打你屁屁?肺活量不错,来洗个澡澡。”

  槐米不太听得懂巨人的话,她完全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甚至绝望地想自己是不是要被洗净投入炼丹炉……

  不!她不要被炼成仙丹!!

  槐米害怕地哭起来。

  “怎么还哭得没完没了?好了,乖,不哭,看看妈妈。”她被一团柔软的棉布包裹着,随后被送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旁。

  这股气息和她混沌时感知到的灵气一模一样,她终于找回了些安全感,止住了哭声。

  “孩子妈妈,是个小公主,长得还挺漂亮。”

  “嗯。”虚弱的女人侧头看了眼在医生怀里挣扎乱动的小家伙,露出一抹温柔的浅笑。

  “你辛苦了,先休息,小孩就在婴儿床上,等会儿会有护士过来带宝宝去打疫苗和做检查。”

  “谢谢!”

  周围恢复了安静,槐米惊吓连连,她躺在柔软暖和的棉布上,浑身却像被抽走了力量,弱小、无力。

  难道她又回到了化形初期?刚才那些是修道士吗?

  可是她从他们身上也感受不到丝毫灵力,周围充斥着奇怪的污浊之气。

  槐米不安地想着,努力保持清醒,不敢睡过去。

  哥哥到底在哪里呀?

  “妈!”

  一道熟悉的声音猝不及防传入槐米耳朵,她陡然睁开眼,眼前还是一片模糊。

  不过听这声音她就知道,是哥哥回来了!

  以前隔着封印听得不够真切,现在终于能清晰听到哥哥的声音!

  是她的泽兰哥哥,错不了!!

  槐米挣扎着,挣开束缚在她身上的抱被,挥舞着小手手,“哥哥,我在这里!”

  发出的依然是很低的呀呀声。

  像极了人类幼崽的声音。

  顾泽兰推门进来,一眼就瞥见了叶蓁床边的婴儿床,里面躺着只跟小猫似的幼崽,小手手捏成拳头胡乱挥舞,嘴里发出低低的小奶音。

  叶蓁笑着道:“看来米米很喜欢哥哥,一听见你的声音就兴奋。”

  顾泽兰淡淡瞟了眼,眸光掠过那只手舞足蹈的幼崽,没予理会。

  “把妹妹抱过来我看看。”

  顾泽兰放下书包,走到婴儿床边。

  槐米虽然看不清眼前的人,但是她能真切感觉到,这个人就是她的泽兰哥哥,是她唯一的亲人。

  她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速,对着靠近的哥哥露出一抹自认最灿烂的笑。

  她,终于和哥哥重逢了!

  然后,她听见那道熟悉的声音冷冷道:“好丑,皱巴巴的,像个小老头。”

  槐米的笑容凝住,立马换成暴风式哭泣——哥哥竟然嫌她丑!

  他以前不都说她长得最好看吗!

  槐米委屈得嗷嗷大哭,臭哥哥!!

  听到小槐米撕心裂肺的哭声,叶蓁慌了,“你把妹妹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她突然就哭,小孩都爱哭。”

  他还嫌自己爱哭!

  槐米哭得更加委屈。

  “应该是饿了,可以喂奶。”年轻的女护士推着检查仪器进来,“先把宝宝喂饱,马上要打疫苗针。二胎应该知道怎么喂吧?”

  顾妈妈:“谢谢,我知道。”

  护士又出了门。

  叶蓁看向顾泽兰,“你小心点抱,妹妹的骨头是软的,别摔着了。”

  顾泽兰用尽全身力气把小槐米轻轻抱起,穿着白色短衬衣的手臂崩得笔直,像在小心、费力地接易碎的宝物一般,连抱着的姿势都不敢随便动一下。

  叶蓁看得好笑,“哪有像你这么抱小孩的?”

  那小小一团在他手掌上,还没有他的手臂长,顾泽兰屏息凝神,不敢大意,小心地把幼崽从婴儿床平移到叶蓁的床上。

  槐米委屈地抽噎着,却又在触碰到顾泽兰那双熟悉的手掌时止住了哭声。

  哥哥的手掌竟然比刚才的巨人还大!

  不对!

  是自己变小了!!

  难道……自己成了人类幼崽?!

  她投生成了人!!!

  槐米回忆了大部分人类的长相,确实没有他们妖精好看,更别说最注重形貌的花妖。

  自己到底有多丑,让哥哥这么嫌弃?

  一定很丑、很丑。

  要是自己一直这么丑怎么办?

  槐米很伤心,自己又弱小、又眼瞎、还丑,她又抑制不住哭出来。

  叶蓁侧过身,让槐米吸奶。

  槐米还沉浸在自己很丑的悲伤中,一个带着奶香的东西送到自己嘴边,她愣了下,身体却比她的意识先做出反应,吸着不放,清甜又陌生的乳香进入小嘴巴,让她欲罢不能。

  顾泽兰转过头去。

  大概是累了,槐米啜着奶没一会儿就闭上眼。

  护士过来给妈妈做了身体检查,又让顾泽兰跟着一起去给槐米打疫苗和做其他检查项目。见顾泽兰不会抱小孩,护士小姐姐又教他正确地抱婴儿的姿势。

  槐米中途醒被rua醒两次,不过她太困了,感受到身边有哥哥的气息,便安下心来继续补眠。

  槐米是被下腹的酸胀感憋醒的,这种感觉很陌生,算不上痛,但是让她非常不舒服。她不由得夹紧腿,想开口叫哥哥,结果却只能发出一阵小奶音。

  “看看妹妹是不是尿了?别让她兜着尿睡觉,会红屁屁。”

  顾泽兰面无表情地放下手上的作业,过去给小不点检查尿不湿。

  槐米听得半懂不懂,不过她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普通凡人是要吃喝拉撒的!

  不!

  槐米最终还是没有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

  她忍不住又嗷嗷哭起来。

  “真是个娇气包!”顾泽兰皱眉道。

  果然哥哥更加讨厌自己了!

  槐米哭得更大声。

  顾妈妈气道:“你小时候还不是一样!你比你妹妹更折腾人,生下来就非要你爸抱着睡……”

  谈到顾爸爸,母子两人都住了嘴。

  顾泽兰给槐米换了尿不湿,把打湿的衣服也一并换了。

  槐米赤条条地躺在抱被上,笨拙地想用手捂住眼睛,她没脸见人了!

  等她长大,她一定要拜入仙门,学辟谷之术,不能让哥哥嫌弃。

  给槐米换好衣服,顾泽兰道:“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带她上去看他。”

  “嗯,你给他说一下吧,让他也高兴高兴。他一早就盼着要个女儿,这次如愿了……”他却无法睁眼看槐米。

  叶蓁声音逐渐低暗,最后哽咽着咽下后面的话。

  顾泽兰抱着小槐米上了十七楼。

  槐米看不见周围的情况,不过能听到声音,有顾泽兰在身边,她也不怕,反正哥哥会保护她。

  这里明显安静了许多,听不到多少人声,不像先前那么喧嚣嘈杂。不过,槐米很不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更死气沉沉,充满了一种腐朽的、死亡的气息,让她很不舒服。

  “爸,我带米米来看你了。”顾泽兰抱着她到一处死气很浓的地方坐下。

  槐米微微愣住,她能从气息辨别到旁边有个活死人。

  爸是阿爹的意思吗?

  这是他们的阿爹?

  槐米缓缓睁开眼,晃动着手想看看阿爹的情况。但她的手太短,晃了半天都没有摸到阿爹。

  顾泽兰低下头看着怀里的挥着小手手的奶娃,想着医生说要多刺激顾爸爸、和他说话,便抓着她的小爪爪去碰顾爸爸的手。

  当初得知叶蓁怀上二胎时,最高兴的莫属顾爸爸。

  顾泽兰低声道:“爸,妈妈生了个妹妹,是个娇气包,可爱哭了。我不想帮你带女儿,你醒来自己带她吧!”

  三度被哥哥嫌弃的槐米:QAQ!

广告 app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校草妹妹是花妖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校草妹妹是花妖》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校草妹妹是花妖》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校草妹妹是花妖》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