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狂

轻狂

作者:巫哲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1-18 10:06:46 人气:3

轻狂简介:校园文。HE。
轻狂最新章节:第120章

《轻狂》章节试读

  手机在后腰上边唱边震第二回了。

  霍然往前看了一眼,这个长坡大概还有五十米到头,他没管手机,在震颤的歌声中往上骑到了坡顶。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我们不一……”

  “我操|你大爷,”霍然反手在后腰上掏了好几下也没能把手机拿出来,他一把把腰包拽了下来,掏出了手机,赶在第四遍我们不一样唱出来之前接起了电话,“是不是你他妈把我手机铃声换了!”

  “……你接电话的时候看没看来电名字啊?还是你根本就没存我号码啊?”听筒里传来了江磊的声音。

  “你妈给你剁成肉酱了我也知道你是谁。”霍然说。

  “那你他妈说我换你铃声!”江磊喊了起来,“我们一个暑假总共见了两面!上次见面半个月前了,你是不是人啊我换你铃声!”

  “那谁换的!”霍然很不爽地皱了皱眉。

  “我上哪儿知道去啊!”江磊也很不爽,停了一下又问,“换成什么了?”

  “你天天唱的那句,多一个字都没有。”霍然说。

  江磊立马开口:“我们不一样——不一……”

  “没正事儿我挂电话了啊。”霍然打断他,“我冲一半呢。”

  “又骑车啊?”江磊问,“你不是前天骑了吗?”

  “从前天到现在啊蠢货,”霍然回头看了一眼,还没看到别的人,就看到了自己车屁股后头戳着的一根旗子,也不知道谁设计的,绿底儿黄字写着精英骑行四个字,他叹了口气,“我今天还扛旗呢。”

  “第一吗?对手是哪个骑行社?”江磊问。

  “霸闯天下,”霍然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觉得中二到比精英骑行都羞于启齿,“我现在第一,不过他们有个14岁的小女孩儿特别……”

  话没说话,那个14岁的小女孩儿就从距离他五百米左右的盘山公路上拐了出来,远远冲他一招手,吹了声口哨。

  “操,”霍然夹着电话,把腰包飞快地系回了腰上,“我得走了,这个小孩儿开挂了。”

  “哎我事儿还没说呢!”江磊急了。

  “回头给你打过去。”霍然没等他再出声,挂掉电话把手机塞回了腰包里,右腿一蹬,车往前冲了出去。

  前面是个下坡,小女孩儿的长坡还没上完,不可能追得上他。

  但他还是决定马上走,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小孩儿这么追着,这会儿了还能吹口哨。

  魔鬼。

  “挂了?”徐知凡问。

  “啊,他说回头给我打过来。”江磊看着手机。

  “那你打个电话过去说了三分钟的意义何在啊?”徐知凡说。

  江磊沉思。

  “下回电话我打吧,”徐知凡看着江磊,“你就是那种七点中枪八点才死最后凶手是谁也没说出来的尸体。”

  江磊瞪着他能有十秒钟才开口骂了一句:“滚。”

  “叫胡逸他们出来吃点儿东西吧,”徐知凡拿出手机扒拉着,“我想贴点儿秋膘。”

  “贴得是不是有点儿太早了?”江磊问。

  “缘分不分早晚。”徐知凡拨了电话。

  江磊拿起手机,对着眼前公告栏上贴着的文理分班名单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微信群里。

  -你去学校了?

  -我靠,出去玩也不叫一声

  -你们几个出来吧,吃饭去,我跟徐知凡在一块呢

  -等一下,我看到名单上的重点了,寇忱,许川,还有魏超仁???

  “是啊,三人组,”江磊发了条语音,“全跟我们一个班。”

  “我操,有意思了啊。”胡逸也发了语音。

  定好了吃饭的地方之后,江磊跟徐知凡一块儿往校门口走,又回头看了一眼名单上寇忱的名字,一脸深沉地说:“我感觉开学第一天就得打起来。”

  “不至于,”徐知凡说,“他俩之前也没打过。”

  “所以啊,这回都在一个班了,怎么不得打一场?”江磊搓了搓手。

  “你只要拉得住霍然,就打不起来,”徐知凡说,“他脾气就三秒钟。”

  “那寇忱呢?”江磊问。

  徐知凡看了他一眼:“哪回惹事儿的不是霍然?”

  “……也是。”江磊点了点头。

  没什么悬念,霍然冲到山顶的时候身后空无一人。

  他把车子往地上一倒,抽出旗子,找了块泥地插上了。

  山顶的空气很好,带着凉凉的通透感,霍然深深吸了一口气,站到崖边一块石头上,往远处看着。

  今天是个大晴天,能见度很高,可以一直看到天地一线,不过不太直,远处有山,线是波浪线。

  站了没多大一会儿,身后传来了自行车刹车的声音,他回过头,看到那个小女孩儿正从车上跳了下来。

  他转过头继续看天地一波浪线。

  “你到了多久了?”小女孩儿问。

  “一小时。”他说。

  小女孩儿笑了起来:“吹牛,你汗都还没全下去呢。”

  “嗯。”他点了点头。

  “哥哥,你还有水吗?”小女孩儿问,“我水喝没了。”

  “车上。”霍然指了指自己的车。

  小女孩儿过去从他车上拿了水杯,把盖子拧掉仰着脖子就开始灌,半瓶水几秒钟就喝没了。

  “你怎么不喝水啊,还剩这么多。”小女孩儿说。

  “因为都让你喝没了。”霍然说。

  小女孩儿愣住了。

  “喝吧。”霍然跳下石头,他知道前面有个只有两个道士的小道观,道观外头有一眼泉。

  往道观方向走了几步,他停下了,发现小女孩儿跟在他后头。

  “找厕所啊?”他问。

  “嗯,”小女孩儿有些不好意思,“你是去上厕所吗?”

  霍然及时咬住了差点儿顺嘴而出的“我去喝水”,继续往前走:“我不上厕所。”

  “那……”小女孩儿停下了。

  “来吧,”霍然说,“就前面。”

  把小女孩儿带到道观之后,他去捧了几捧泉水喝了,然后拿出手机给江磊打了个电话。

  “登基了?”江磊问。

  “……嗯,”霍然说,“你刚打电话给我什么事儿啊?”

  “分班表出来了,”江磊说,“徐知凡啊我们这几个在文科一班。”

  “挺好,还在一个班。”霍然点点头。

  “你猜还有谁跟我们在一个班?”江磊压低声音问。

  “寇忱。”霍然一听他这动静差不多就能猜出来了。

  “靠,没劲了啊,你就不能让我公布答案吗?”江磊说,“还有俩,你再猜猜?”

  “许川魏超仁?”霍然问。

  “你他妈能不能让我来公布啊!”江磊很不爽地提高了声音。

  “你都说还有俩了,这么明显的提示我还等你公布,显得我像个智障吗?”霍然说。

  “就是他们仨,寇忱!许川!魏超仁!”江磊坚持再次公布了一遍,“你说怎么就这么巧?”

  “不知道,”霍然把手放在泉水里,沁凉的,很舒服,“你们今天去看的分班名单吗?”

  “是啊,这会儿准备吃饭呢,”江磊说,“我跟你说啊,徐知凡让我提醒你呢,你到时见了寇忱别惹事儿,井水不犯河水就行了。”

  霍然啧了一声没说话。

  他本来也没打算跟寇忱井水犯河水,只是打球的时候起过几次冲突。

  快输球了他骂了一句,寇忱上赶着认领了。

  除此之外他们没有别的交集。

  他对寇忱的印象很模糊,除了寇忱是高一转学来的以及他们三人组是个吹牛逼兴趣小组之外,都是传闻。

  传闻不是本地人。

  传闻家境很好。

  传闻大老远转学来过是因为打了老师,理由是老师太啰嗦。

  传闻打架特别牛逼。

  但是至今他也没见过寇忱打架。

  鄙视。

  魏超仁点了根烟,继续搓着手里的牌。

  “快点儿,搓成白板了吧!”许川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

  “哎,”魏超仁笑了起来,把手里的牌扔到了桌上,“还真让我搓成白板了。”

  “碰。”寇潇拿走了白板。

  “你不是吧姐?”魏超仁愣了,“这你都碰?”

  “烟掐了。”寇忱说。

  “什么?”魏超仁转头看着他。

  “让你把烟掐了,”寇忱看了他一眼,“瞎了啊?”

  “……跟我瞎不瞎有什么关系?”魏超仁把烟掐了。

  “没看我姐在这儿呢?”寇忱说。

  “对不住了姐,我不是故意的,顺手了。”魏超仁冲寇潇抱了抱拳。

  “没事儿没事儿,”寇潇摆摆手,扔了张牌出来,想想又问了一句,“你们分班的那个名单出来了吧?”

  “嗯。”寇忱点头。

  “我去看了,”许川说,“没什么特别的,就是那谁,霍然,我以为他选理科呢,结果跟咱们一个班。”

  “哪个霍然?”寇忱问。

  “上回打球的时候嘴欠的那个,”许川说,“你说他长得挺可爱的那个。”

  “哦,”寇忱应了一声,“挺可爱这个我收回吧。”

  “怎么了?”许川笑了起来。

  “脾气太他妈烂了。”寇忱说。

  相比寇忱的那些传闻,霍然的脾气烂绝对不是传闻,不光同学知道,老师都知道,每个期末他都能收获各科老师对他的评价,脾气改改。

  每学期开学他去学校,老妈都会跟在后头交待:“别发火。”

  “……我没发火。”霍然叹气。

  “小霍?”老妈在后面又叫了他一声。

  “啊。”霍然回过头。

  “一路顺风。”老妈笑着说。

  “……哦。”霍然应了一声,把书包甩到背上,把自行车推到电梯门口,按下了按钮。

  老妈也不进屋也不关门,靠在门边一脸微笑地看着他。

  霍然对着电梯门瞪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了,转过头:“你干嘛?”

  “我儿子真好看,可爱。”老妈说。

  “啊——”霍然喊了一嗓子,看了一眼电梯楼层,扛起自行车,转身拉开了旁边消防通道的门,在老妈愉快的笑声里跑下了楼梯。

  江磊骑着小电瓶围着楼门口的花坛转圈,看到他出来立马过来了,盯着他推出来的车:“是你新装的那辆吗?我骑一下。”

  “咱俩跨高不一定一样,你骑着未必舒服。”霍然说。

  江磊把小电瓶停好:“行了,不就想说我腿没你长么,还什么跨高不一样。”

  “万一你腿长呢,也是跨高不一样啊。”霍然说。

  “放屁,我矮你半个头,腿比你还长,我是腿精吗?”江磊抓着车架先拎了一下,“我靠,真轻。”

  “碳架的,”霍然坐到江磊的小电瓶上,“十几斤吧。”

  “走!”江磊腿一蹬,骑着车窜了出去。

  “直接去学校还是?”霍然发动小电瓶跟了上去。

  “徐知凡还在牛肉面那儿等我们呢。”江磊说。

  徐知凡家小区有一个牛肉面馆,霍然觉得非常难吃,肉少面也不舍得给,就汤特别多,一喝就是味精汤,但徐知凡和江磊超级喜欢,每次他都被强迫去吃。

  吃完一碗面除了满嘴味精味儿,什么感觉都没有。

  但徐知凡一直进了教学楼都还在幸福地抹嘴。

  “文科班是不是有点儿太不受待见了,”霍然看了一眼面前的教学楼,“居然在鬼楼上课?”

  “文科班就得体会历史的厚重感。”徐知凡说。

  “在这个鬼楼还不错了,没让咱们去那边儿的真鬼楼……”江磊一边说话一边搓了搓胳膊。

  学校是个百年老校,就眼前这种从楼梯到走廊到教室全铺着木地板,连天花板的墙灰掉了之后都能看到木条的教学楼有好几栋,统一都被叫做鬼楼,还在用的只有这一栋了,据说明年会拆掉重建。

  地板上的漆早就没有了,板子倒都是实木的,不知道多少年多少人从上面走过,板子上一个一个木结疤突出,踩上去的确挺有年代感。

  “文1,二楼。”霍然看了一眼牌子,这楼一共四间教室,下面是文3和文4。

  “不排座吧?”江磊一边往楼上走一边说,“咱几个坐一块儿吧,咱们加上胡逸正好。”

  “嗯,”徐知凡点点头,“坐后头点儿吧。”

  “最后一排。”江磊说。

  霍然上了二楼,教室只有一个门,对着讲台,站门口能看到一片后脑勺。

  “这种开在背后的门真是太没有安全感了。”徐知凡叹了口气。

  教室里已经来了不少人,一眼过去全都认识,虽然不一定能叫得上名字。

  “倒数二三排吧。”霍然扫了一眼,最后一排已经没有位置了,往前还有空着的位置。

  “行。”徐知凡跟在他身后。

  霍然往倒数第二排走过去的时候,最后排坐着的一个人突然站了起来,转身看也没看就往后走,霍然要没抬手拦一下,他俩就能直接撞上,但这个急刹让他踩在木结疤上差点儿扭了脚。

  “操,”霍然皱了皱眉,顿时就挺不爽,“看路。”

  对面的人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霍然往他脸上扫了一眼,也停下了没再动。

  是寇忱。

  也许是因为上学期霍然跟寇忱打球的时候差点儿打起来的事儿全校都知道,这会儿开学第一天又对上了,大家顿时兴致盎然,霍然甚至能感觉到四周一下静了下去,都能想象得出来这帮人都在想什么。

  “霍然。”徐知凡在身后很低地叫了他一声。

  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虽然寇忱这个沉默盯着他的态度让他很不愉快,但他还是打算忍了。

  他顿了顿,沉着声音说了一句:“让开。”

  他开口的瞬间,寇忱的身体已经往旁边微微晃了晃,看得出来是准备要给他让路了,他顿时就在心里叹了口气。

  果然,一听他的话,寇忱已经微倾的身体又晃了回来,站在他面前,全然没了让开的意思。

  霍然眯缝了一下眼睛,看着他。

  寇忱一直没说话,这会儿也没出声,只是跟他对视着,看上去一脸平静。

  僵持了几秒钟之后,有人走了过来,清了清嗓子。

  霍然认识,这是三人组里的许川。

  许川拍了拍寇忱的肩膀:“寇……”

  话还没说完,地板上突然传来咔嚓一声响,霍然还没弄清这是什么动静,寇忱的脸已经从他眼前消失了。

  操!

  他震惊地赶紧往下看,发现寇忱人还在,但是一条腿已经踩进了断裂的地板里,胳膊撑着旁边的桌子,也是一脸震惊。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轻狂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轻狂》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轻狂》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轻狂》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