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症

痛症

作者:玉寺人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1-17 14:42:34 人气:4

痛症简介:白寻音初中毕业那年无意间被应激创伤,成了不能开口说话的‘小哑巴’高中第一年,她一直是在周围人的冷嘲热讽和歧视欺凌中度过的直到高二的时候,白寻音遇到了喻落吟他清隽,优雅,剑眉星目,是校草,更是全校女生的梦想但于白寻音而言,喻落吟是第一个护着她,对她笑,给她讲题,跟她一起吃午饭的人少年时期的暧昧来的汹涌而朦胧,白寻音高二那年的日记本写满了‘喻落吟’三个字白寻音不奢求喻落吟喜欢她,只是没想到高三那年,会在走廊拐角处无意中看到他的‘真面目’喻落吟清隽优雅的表皮下是斯文败类,他对他那两个玩世不恭的狐朋狗友笑着说――“小哑巴开始喜欢我了,打赌到此为止,陪着她早就腻了。”白寻音不会说话,可眼睛会哭。自那以后,她没给过喻落吟一个正眼。直到喻大少爷冷嘲,热讽,摔桌子,道歉,甚至自残各种方式都还是没用之后,他不得不单膝跪在白寻音面前,眼眶通红声音嘶哑的求――“音音,原谅我一次,这辈子不敢了。”*你是我不可言说的痛症。想起来疼,想不起来更疼。#追妻火葬场,男主前期略渣,勿入#双c,其实也算个小甜饼,女主哑巴后期会好#6.6存梗预收校园偏执狂
痛症最新章节:第79章 番飞鸟:喻落吟视角

《痛症》章节试读

  林澜市,三中三班。

  傍晚的晚霞犹如带血的镰刀划过这座百年古校的高中时,白寻音正趴在空无一人班级里的课桌上,细长的指尖轻点着沉木裂纹的桌子。

  一下一下的,她在数数。

  教室里没有表,数到三百下左右的时候,负责巡逻学校的保安会过来看到三班未关上的灯,把她放出去。

  放学后被锁在学校教室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白寻音渐渐的都已经生出一些熟练来,还能自行从中找出那么点‘乐趣’。

  她坐在椅子上,细长的小腿弧度漂亮,正一摇一摇的踢桌子。

  果然,差不多十分钟以后巡逻的保安刘大爷刘臣见到三班又没关灯,便皱了皱眉。

  他拿出钥匙开了门,看到班级里趴在桌子上的女孩,一时之间有些五味杂陈:“小姑娘,你又被锁教室了啊?”

  白寻音背着书包站了起来,白皙的手指捏着肩带,她对着刘大爷一笑,娴静优美的脸上平静又温柔。

  刘臣勉强笑了笑:“赶紧回家吧。”

  白寻音乖巧的点了点头,背着包走了。

  刘臣看着女孩纤巧的背影走远,才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他在林澜三中干了许多年了,一直都是负责傍晚几个年纪教室的巡逻。

  这半年来,刘臣总是发现放学后三班会有不关灯的现象。

  每次遇到这种事儿他开门帮着关灯时,都会发现有一个女孩在孤零零的在里面呆着,像是在等着他开门把她放出来一样。

  这事儿一开始刘臣觉得有点吓人,后来才搞懂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女孩,是被同学放学后故意锁在教室里面的,每个月总有那么一两次,而三班未关的灯,就是她的‘求救信号’。

  刘臣一开始觉得挺来气,还特意和三班的班主任申郎丽谈过这个问题,说过这种把学生放学后所在班级里的现象不但会给他们工作人员添麻烦,还很危险。

  最主要的是,这属于一种隐性的校园暴力,三中一向校风严苛,怎么会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只是刘臣没想到申郎丽也管不了这个问题,他反应过之后也就平静了一阵,没几天三班的灯还是会亮起来。

  白寻音得不到帮助,因为锁教室构不成‘校园暴力’。

  刘臣曾经告诉过女孩下次大声叫出来求救,只是他那个时候并不知道白寻音是个哑巴。

  她叫不出声,只能靠灯光求救。

  白寻音从班级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放学一个小时了,七点多钟,林澜的天色黑的差不多,只余下星星点点的霞光。

  这个时间的学校往往不会有什么人,寂静的很。

  她穿着白色运动鞋的小脚踩在走廊里无声无息,几乎和学校的氛围融为一体安静,然而走到楼梯口转弯的时候,却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声音。

  除了她以外,这个时间的寂静校园居然还有别的少年少女。

  一道含羞带怯的女生声音,话中带着柔软和一丝不易察觉的甜蜜:“喻落吟,我这儿有两张电影票,我们……我们周六一起去看好不好?”

  白寻音听到这个声音脚步一顿,下意识的躲在了墙后面。

  她自从不能说话了之后就对声音很敏感,听了出来这声音是同班的盛初苒的。

  盛初苒很讨厌她,而自己是不愿意与人发生冲突的性子,白寻音想了想还是觉得躲在这儿等她先走比较好。

  免得碰到,彼此都不愉快。

  “是最近很火的一个片子,叫……”

  “没时间。”盛初苒话没说完被人打断,是一道懒洋洋的男声,声音低沉清冽,似乎听着就带着一阵薄荷的凉意:“你找别人吧。”

  “啊...”盛初苒似乎很遗憾的喃喃道:“没时间么?可我就想跟你看啊。”

  盛初苒一向是个比较任性的姑娘,此刻娇软的声音中却带着一丝卑微似的,和平常飞扬跋扈的模样很不同。

  白寻音有些意外,她低头看着自己穿着白球鞋的脚尖,心里逐渐有一个模模糊糊的想法。

  随后她就听到那个名叫‘喻落吟’的男生回答,还是跟刚才一样的三个字:“没时间。”

  一阵寂静。

  半晌后盛初苒才一跺脚转身走了,跑开的声音光听着都感觉愤愤的。

  白寻音松了口气,心想着幸亏她走的快,要不然这么耽搁下去,自己八点钟都不一定能到家。

  只是盛初苒和一个男生这么晚待在学校,是在这里……约会么?

  白寻音低头想着,等了五分钟左右,想着两个人肯定都走远了,才磨磨蹭蹭的准备下楼离开。

  然而一走出拐角,就对上一双漆黑的眼。

  穿着宽大校服的少年正站在台阶上倚着栏杆,身上的蓝白色还不如他冷白的肤色。男生眉目墨黑又规整,微长的刘海被晚风一吹,凌厉的眼神没有任何的掩饰,犹如出鞘的利剑。

  他削薄的唇间咬着一根烟,在学校这地界儿穿着校服‘犯忌’,张狂肆意极了。

  白寻音没想到居然还会有人在,脚步一顿,有些无措。

  少年个子很高清瘦修长,肩膀却很宽,往那一站就是压迫感十足。

  喻落吟看着女孩鹿一样的眼睛里,澄澈倒映着的都是自己似笑非笑的双眼,他慢悠悠的开了口:“偷听?”

  “同学,这样可不好啊。”

  虽然白寻音的脚步很轻,可早从盛初苒同他说话的时候,喻落吟就听到拐角处有人走来的声音了。

  只是他没说而已,想等着看看到底是谁——却没想到是这么个小女生。

  还是个挺好看的女同学,灵动纤巧,模样怯生生的。

  少年懒洋洋的戏谑声音让白寻音耳朵一下子就红了,很快蔓延到白嫩的下巴,脸颊。

  她没想到这个叫喻落吟的男生居然知道……虽然自己不是有意要偷听的。

  白寻音说不出话来,只得有些无措的摇了摇头,手指不自觉的抓紧了背包的肩带,更用力了。

  “嗯?”喻落吟拔掉唇间已经燃尽的烟,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的一扔,就投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怎么不说话?”

  ‘我不是故意的’和‘抽烟不好’这两句话说不出口,白寻音咬着唇。

  两个人隔着一段距离的‘僵持’着,倒像是罚站一样。

  这场景让喻落吟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轻呵了一声。

  白寻音抿了抿唇,干脆低头从他旁边跑开。

  “同学。”眼见着快跑下楼梯了,白寻音忽然听到男生在后面叫她:“你叫什么名字?”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痛症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痛症》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痛症》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痛症》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