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鹿

迷失的鹿

作者:薄荷迷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1-16 17:19:25 人气:18

迷失的鹿简介:“你喜欢我什么?” “等我下次告诉你。” “为什么下次?” “有下次,说明你还是喜欢我的。” “下次还会说吗?” “再等下下次。” “……” 你迷失的方向,由我来为你指引。 现实向/治愈系/行文平淡
迷失的鹿最新章节:第五十三章

《迷失的鹿》章节试读

  过了闹市区,车子驶下立交桥,绕着圆弧路一直往西,开出八公里外,郊区荒凉的景色慢慢映入眼帘。

  公路连绵无尽,越往前视野越开阔,来往车辆稀少,一路畅通无阻。

  道路两旁是绿油遍地的农场基地,撑造着各种形状的塑料大棚,醒目笔直的电线杆成排伫立至远方。

  这边的环境显然有些寂寥。

  “快要到地方了。”

  前面开车的人出声打破车内长久的寂静。

  车上的四个女孩闻声醒来,个个支撑着坐起身打哈欠。

  行程约两个小时,此时已将近上午九点,大家的屁股都被坐得酸疼麻木。

  副驾驶上的姜琦揉揉肩:“可算是到了,这鬼地方真够偏僻的。”

  “就是因为偏僻才到这儿,政府不会批什么好地皮,够管就行。”后排中间的唐佳理论着,问开车的人,“方老师,你说是不是啊?”

  方老师笑笑:“你们啊,就保持现在这样的心态,待会儿进去可别崩,算是帮我完成一项任务了。”

  “不会的,方老师,我们是去协助你的,怕的话最初就拒绝了。”

  坐唐佳左边的是何青青,她说完往前倾身看向右边靠窗的人,说:“我看白鹿是最紧张的,来的时候就没怎么说话。”

  白鹿此刻正迷迷糊糊地睁眼看窗外,眼神呆滞惘然,还未回过神的样子。她刚才做了一个噩梦,醒来的时候全身每一处直冒热汗,退却后又开始发冷。

  她打了个哆嗦,已经十月,秋意渐浓。

  幸亏车内窒闷,没一会她又感到空气回温。

  唐佳替她辩驳:“白鹿才不会,人家家里就是跟司法机关打交道的,光是听的就比我们见过的世面多了。”

  她侧头见白鹿脸色奇怪,又问:“鹿鹿,你想什么呢?”

  白鹿皱了眉,“我刚才做了个梦。”

  “大白天做梦?”姜琦笑着回头,“你梦见什么?”

  白鹿摇摇头。

  “你这是受心理因素影响吧?或许是来这儿太兴奋了。”

  白鹿仍是摆头,她抓着头皮靠车窗,闭上眼睛,试图努力回想,获取一丝里面的场景,脑中却一片空白。

  梦见什么她还真记不起来了,这种感觉苦不堪言,十分难受。

  她拿起水瓶喝口水,对所有人说:“是个噩梦。”

  “别多想。”方老师从后视镜看过来,“我记得跟你们说过,梦是在人意识状态游移的情况下发生的,通常只有几分钟或者几秒。刚才我叫醒你们前不久有一段坑坑洼洼的道路,根据你们睡着时候梦境会与身体当时的睡眠环境相关来看,也许是受这一体感因素影响了。”

  何青青点头:“嗯,怪不得我感觉在过山车。”

  唐佳伸懒腰:“我一直没睡着,就闭着眼睛。”

  姜琦引发深思:“梦是无法解释的,有人说梦境是相反的,有人却认为很准,这太难定论了。”

  方老师同意:“所以,像你们研究心理学的,平常别拿研究别人那一套去研究自己,否则你们会发现痛苦的那一面。”

  何青青补充:“就是把自己了解得太透彻了吧。”

  这时,白鹿在后面问:“做的梦死活想不起来怎么办?方老师,你有什么方法吗?”

  方老师说:“别执着这个,多看看现状就好了。”

  唐佳惊奇:“你还打算再回到梦境里面去啊?”

  白鹿自然认为这不可能,可心理学上不还有很多未被广泛传播探讨的奥秘么,她觉得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一旁的唐佳突然一脸神秘,伸出双手抓住白鹿的肩,开玩笑道:“最近我在一本专业书上学了基本催眠法,要不姐姐现在给你催眠回去试试?”

  白鹿还没说什么,前头的方老师变了脸色,制止道:“千万不能试,这种做法严令禁止,没有任何过关的专业技术,都不能随便对人催眠,你们别自作聪明。”

  唐佳吐吐舌小声说:“我就是看了个一知半解。”

  姜琦回头恐吓:“你小心犯罪,警察叔叔抓你。”

  ……

  白鹿望着外边湛蓝的天空,净透地一尘不染,远处有民居养了成群的鸽子,在低矮的草棚顶上来回飞旋。

  车内大家轮流讲着话,欢声笑语一片,白鹿听着耳塞内旋律欢快的音乐,不知不觉那个无法言喻的梦境也逐渐消散了。

  *

  不一会儿,车子开过一座长桥,底下是几段交错的铁轨,一辆火车轰鸣开过,席卷尘嚣,由近及远。

  往前,是一大片高树密林,绿化围植地很完善,被遮挡的建筑若隐若现。

  渐渐地,树木稀疏,暗红色高墙显露出来,高墙顶上罗列密密麻麻的圈形带刺铁丝网,以及长排横向布满的高压线,在几米的高空中阻绝着内外的一切联系。

  沿途绕完高耸的围墙,寻到门卫入口处,车内的几个人不约而同看向入目那几个庄重威严的大字。

  XX省江司监狱。

  车速尚未慢下来,车内的气氛却率先低沉严肃起来。

  姜琦在前面迫不及待地翻包,急嚷道:“哎,我的墨镜呢,墨镜去哪了?”

  唐佳手上拿出一副,“在我这儿,你出门的时候不是说你那儿放不下嘛。”

  何青青也在那儿忙碌地装饰着。

  白鹿默不作声,拿出一个口罩,安静地戴上。

  方老师见她们个个包裹严实的派头,好奇又好笑道:“你们都怎么回事情,这把自己当成明星了是吧。”

  姜琦在一旁心虚解释:“老师,这不是头一回来嘛,这儿什么人都有,万一被人记住就麻烦了。而且……”她低声说,“听说里面的男人多,长年没有见过女的,我们这是为自己的安全着想。”

  方老师听完更无奈地笑,“呵行吧,你们考虑得还是挺全面的嘛。你们都这样了,那我这个讲师到时候的危险系数不是更大?”

  唐佳插嘴夸张道:“老师你不一样,你是召唤他们内心的善良,救赎他们深处的灵魂,你对他们来说就是普济众生的救世主。”

  方老师被逗笑:“你可别抬举我了。”

  方舒平是C大社会学院心理学专业的资深教授,拥有多年来心理研究成功的案例,主攻社会心理学、教育心理学、健康心理学及犯罪心理学等。近年来因犯罪心理学研究经验丰富,因此成为司法系统特聘专家,偶尔前访监狱展开几期心理健康咨询课程。

  原本每次她都是只身前往,由于这一届大四生开题报告刚出,她组内一整个宿舍的人因爱看美剧从而迷上犯罪心理学,为了让她们有个实地考察的案例素材,因此这次行程特地叫上她们一块陪同。

  几个姑娘当初听着新鲜,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没想到这才刚到门口,防范心就一个比一个重,果然是一群还没上过社会的人。想法简单,处事谨慎。

  方舒平在门卫附近停了车,对她的学生说:“都把身份证拿出来,去警卫那儿做个登记。”

  登记流程较严格,门口的警卫看着这一群青春活力的女大学生,调侃道:“大学生来这儿参观啊,稀奇少见。”

  完事后,大伙儿再次安静地回到车上。

  前方伸缩门往一边缓缓打开,车子驶入监狱,朝着警卫的指向走,找到一处空位后停下来。

  此时烈日当头,阳光透过高墙外的树叶间隙洒下来,迎面阵阵清风吹拂,温度恰好。

  白鹿她们不敢乱跑,跟着方老师一路往警体中心楼走。

  沿途的小道上,一面全是密密的铁丝网,牢固坚硬不容越界,将东西两区划分开,里外两个世界。

  她们走过一处,不约而同地往铁丝网里面好奇张望,透过大面积严密遮挡视线的灌木丛和爬藤,能望见那处有一片蓝灰色的人影陆续跑过,随之还传来类似空旷草地上的嘈杂声,间或包含男人们气壮山河的吼声。

  “这是犯人们在放风,或者是在集合运动。”方老师解释给她们听。

  白鹿问:“这儿有多少犯人?”

  “五千以上,不过他们按照剩余刑期分区管理。”

  何青青也有疑惑:“我怎么听到的都是男人声音,这儿没女人吗?”

  唐佳说:“监狱的男女分开管理,能让他们见着面嘛,那还不出大事。”

  姜琦好奇地停下脚步,双手抓住铁丝网,揪住几片叶子枝扒出缝隙,双眼眯起:“真的都是男的,他们在操场上运动,老的壮的年轻的都有,统一穿囚服。”

  白鹿回头,见姜琦落在后面,忙过去揪她下来,警示道:“别看了,这上面都是探头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想翻过去。”

  姜琦一听浑身起激灵,墨镜后面的眼睛小心翼翼扫着铁丝网顶端,果然每隔几米就是两个反向探头,时刻监视着分区内各个角落的动向。

  这儿每一处,戒备森严。

  到达中心大楼外门口,有两个狱警对向笔直站着。

  方老师上前拿出证件给他们看过,一行五人被允许进入。

  有指导员出来迎接,带她们走过一道道森冷无光的走廊,到达尽头的接待室,说等犯人集合归来后,讲课就能开始。

  白鹿刚要挑位置坐下来,却见唐佳不安分地跑去一边窗前兴奋,激动地唤着其余人说:“快点过来看,好多人!”

  方老师见惯不怪,摇了摇头。

  姜琦率先被吸引地跑过去,白鹿与何青青随后也围上去,几个人交叠着身子趴在窗口处,像是看新奇的物种,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远处操场中心被召集的犯人们。

  他们统一穿蓝灰色囚服,肩背上一道道蓝白相间的竖条纹,齐整地排着队伍听从指令。狱警们口哨声尖锐吹响,一支支队伍便像是学生们出操回归般,规律有序地朝同一个出口处走。

  这是一群曾经犯下过罪恶的人,也是一群正在接受惩罚的人,更是一群被剥夺自由与世隔绝的人。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迷失的鹿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迷失的鹿》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迷失的鹿》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迷失的鹿》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