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鬓厮磨

耳鬓厮磨

作者:陈十年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11-09 17:13:21 人气:28

耳鬓厮磨简介:曾忱在婚礼当天逃婚,同容二耳鬓厮磨。 众人以为曾忱不知好歹,妄想攀容二这月亮。 容起云此人,家世才能品貌皆一流,唯独爱玩,身边女人没见过长久的。 后来曾忱果真同容起云分开,独身离开北城。 容起云同她说过很多话: “我不喜欢小姑娘,玩起来没意思。” “我不喜欢动真心,玩起来没意思。” “我不喜欢太黏人的,玩起来没意思。” 一别经年,曾忱旧地重回,众人看热闹。 谁知看见容起云把曾忱堵在门口,“阿忱,你不要我了。” 曾忱冷眼,以他当年的话回敬他:“我不喜欢容先生,玩起来没意思。” 好一桩因果报应。 *追妻火葬场。 ——预收—— 《情人》 谁都知道,对谢南亭来说,钟情是不同的。无论是谢南亭哪个女人,但凡惹钟情不高兴,都没好结果。 谢南亭能为她豁出命去,却没办法给她一个名分。 钟情一直在等,等谢南亭浪子回头。 等够了,心就死了。 可她死心了,谢南亭却浪子回头了。 低声下气哄着她、求着她:“圆圆,我想你了。” 钟情看他像落水狗一样,却饶有趣味:“谢总,让一让,您挡着我道儿了。” *渣贱古早狗血。
耳鬓厮磨最新章节:19、耳鬓厮磨

《耳鬓厮磨》章节试读

  一切都笼罩在白雾之中,有一个声音,轻缓从迷雾中传来:“阿忱。”

  是一个有些上了年纪的女声。

  重复着。

  “阿忱。”

  曾忱顺着声音往前走,拼了命地往前走,可是那些雾气始终笼罩左右,怎么也挥散不开。

  忽然间,声音变得嘈杂,眼前的迷雾如潮水般退散。

  曾忱皱着眉头,睁开眼,摸索到手机。按开开机键的同时,手机屏幕变得异常光亮,人脸解锁识别两秒,成功解锁,显出屏幕上的时间。

  下午六点十七分。

  两边窗帘交叉掩着,将房间里的光线尽数拦在外头,一片昏暗里,根本看不出时辰。

  手机从松垮的手指之间滑落,曾忱歪头,眼皮又重新合上。

  耳边的一切重新沉寂,就这么沉寂着。

  但睡意全无,人越来越清醒。

  曾忱强迫自己睁开眼,从床上起身至窗户边,一把拉开窗帘,窗外的阳光刺得她闭眼。

  北城的夏天天黑很晚,八点钟才入夜,七点的时候太阳还在晒着。

  她抬手遮挡,缓了会儿,才复睁开眼,放眼去瞧这风景。

  一扇很大的落地窗,窗外是北城的标志性建筑,明珠塔。明珠塔周边皆是高楼大厦,这是北城的黄金地段,寸土寸金,多少人梦寐以求能在这里工作。

  而曾忱工作室能开在这里,全仰仗工作室的另一位老板江岳。

  北城江家,近两年势头很猛,一跃冲进了上流圈子。

  江岳听说她是北城人的时候,还嘚嘚瑟瑟地问:“你认识我吧?我可是北城江家的大少爷。”

  北城江家,换做以前,曾忱哪里听说过这号人。

  可这几年北城变化天翻地覆,诸多新贵崛起,而老牌家族没落。

  譬如说,曾家。

  从前在北城虽说不是多大名气,好歹能得一句名号,如今么,只得别人的茫然:“那是谁?”

  曾忱打了个哈欠,她一觉睡了七个小时,嘴巴里有些涩,还有些黏。她抬手将一头大波浪卷发扎了个马尾,打开门,对上小刘的目光。

  小刘是工作室的助手,主要负责接待客人。她正在收拾东西,嘴角垂着,心情并不算好。

  见了曾忱,还是打起精神问好:“忱姐,你醒啦。”

  曾忱嗯了声,她昨晚通宵赶画,这会儿说话带了些鼻音。

  “刚才是有客户来了吗?”曾忱拿起旁边的宣传册,册子被翻开在第二页,可见那人并未打算做下这一单生意。

  何况梦里的嘈杂声音里,似乎还有人大声嚷嚷。

  说起这,小刘努努嘴:“是啊,有个客户,问能不能定制画一幅画。我一听有生意,当然开心了,就给她介绍我们的规矩嘛。她一听要先付一半定金,立刻拉下脸来,指着我鼻子就骂。嗐,骂得可难听了,我还不能骂回去,真是憋屈。我看她一身打扮也像有钱人,怎么这么……”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耳鬓厮磨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耳鬓厮磨》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耳鬓厮磨》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耳鬓厮磨》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