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攻略

暴君攻略

作者:梓不语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1-04 15:58:24 人气:5

暴君攻略简介:秦王政六年,赵楚魏燕合纵伐秦失败; 次年,燕太子丹奉命质秦。 时,相国吕不韦权倾朝野,世人皆知吕相而不知秦王。 姬丹:看来不用我搅弄风云了。秦国本来就是一滩浑水,只要稍作谋划,定能…… 多年后。还在为家国苦心谋划的姬丹怎么也没想到,谋着谋着把自己赔了进去。 秦宫日常: 姬丹:听说你好男风。 嬴政:造谣可耻!好男风会中意你? 姬丹:可那时我穿男装。 嬴政:看来寡人有必要身体力行以自证清白了…… 姬丹:我错了,我绝对相信你。
暴君攻略最新章节:第280章 番外 邯郸忆8

《暴君攻略》章节试读

  公元前240年。

  秦赵边境。

  一列车队满载着国礼,飞快地行驶在山谷间的羊肠小道,马蹄扬起的沙土仿佛让人们的心情变得更加急迫。

  急是正常的,车队里的重要人物是燕国太子姬丹,此番借道赵国前往秦国为质。未曾想连日大雨,官道被滑坡冲毁,不得已只好改走小路。

  不多时,前方开道的一个士兵折返,与卫队统领耳语几句。

  统领思索片刻,还是向马车里的燕国太子如实禀告:“殿下,据斥候回报,前方乃坠星坡。彼处两边皆为高地,道路狭窄,且树木杂草丛生,车马不可并排而行,恐为伏奸之所。末将以为,不如先在此驻扎一夜,待明日士卒们养足精神再行路更稳妥些。”

  卫队统领的担忧不无道理,毕竟正值初秋,雨水变少,官道突遭滑坡着实诡异。

  谈话间,一个青衣素裙的侍女撩起纱帘,车内的燕国太子微微探出身,与统领低声交谈。

  燕太子姬丹是个尚未及冠的少年郎,长得朱唇玉面,眼眸晶亮如星,俊秀的眉宇间透出一丝常人不易察觉的愁云。

  “不妥。如今已近黄昏,此处过夜怕是变数更大。再者,过了一线天便是秦国境内,那里安全得多。传令下去,全速行进,一定要在天黑前通过坠星坡。”姬丹斩钉截铁道。

  统领无奈,只得照办。

  ·

  几个黑衣刺客埋伏于坡上的杂草中,窥伺着目标。

  燕国的车队注定是瓮中之鳖,之所以不急于动手,只因要等中间那辆最大、最华丽的马车完全进入弩-箭的射程才能行动。

  一般来说,重要人物的马车都在中间,以便遭遇意外时可以迅速回援。

  至于那些国礼,并不是他们的目标。

  死士,所求的只有人命……亦或,他们的主人要的只是那个人的命。

  “让弓-弩手准备!”一个领头的黑衣刺客扫了身旁另一名刺客一眼,那个刺客立马学起了鸟叫。

  “咕咕……咕咕……”

  ·

  马车里,青衣侍女踟蹰片刻,终是忍不住开口问道:“殿下准备好了吗?嬴政,毕竟是您儿时唯一的玩伴……到时,还望殿下无论如何也不要为难自己。”

  姬丹正闭目养神,闻言,也不睁眼,只是发出一声不易察觉的轻叹:“青莞,我明白你想说什么。无论如何,我都会以黄金台的任务为先,以大燕利益为先。”

  “黄金台”名为燕国招贤纳才之所,实际却是细作组织,亦是中原七国之中最神鬼莫测的情报机构,由燕昭王的谋士郭隗创立,起初是为了针对风头正盛的齐国。伐齐时苏秦身死,其首领乐毅与燕昭王之子产生嫌隙,昭王之子暗起杀心,乐毅闻风逃亡他国,伐齐遂以失败告终。此后燕昭王之子即位,黄金台得以继续保留,而其幕后之主也和它的存在一样,成了一个不为人知的谜。

  至于黄金台如今的掌管者,有人说是燕国的一位重臣,有人说是燕王身边的谋士,还有人说就是燕王喜自己。

  既为细作组织,黄金台内除了细作之外,还有身手一流的暗卫。细作被派往各国执行任务,暗卫则被派出去监视和保护细作,二者相辅相成,互为依傍和眼线。

  而姬丹身边的侍女青莞,便是一名细作,此行跟随太子前往秦国,目的自不简单。

  蓦地,像是觉察到了什么,姬丹双眼猛地睁开,问了身旁的青莞一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

  青莞被这突如其来的话弄得有点摸不着头脑:“没有啊……”

  但随即她也反应过来,刚才的鸟叫声确实有古怪。

  “下车,情况有变!”姬丹说着,与侍女一同跳下马车。

  卫兵们还没发现究竟出了什么状况,听到太子殿下的命令,也一齐戒备了起来。

  山坡上的黑衣刺客顿时傻了眼,弓-弩手迟迟没有动作,刚才的信号反而让燕国车队察觉到了他们的踪迹,此刻等于完全丧失了突袭的大好时机。

  山坡不远处的制高点,弓-弩手还保持着预备放箭的姿势,一箭未发,因为此时的他们皆被一剑封喉,尸体仍然像活着一般。若不是那一道细长的致命伤,没有人会以为他们已经断了气。

  “该死的!”领头的黑衣刺客骂了句,随即命令其他人等,“奉主公之命,不惜一切代价,截杀燕国太子!”

  瞬间,漫天黑衣遮住了夕阳!

  ·

  行刺这种事姬丹见得多了,却一时间尚未理清头绪究竟是什么人要自己的命。虽说卫队一开始就作了戒备,但这些刺客的身手委实太好,刀剑上又涂了剧毒,不过片刻间的工夫,车队的卫兵已经大半倒地,惨叫声此起彼伏。

  此处偏僻,荒无人烟,纵然大声呼喊亦求救无门。

  姬丹心中焦躁不安之意越来越浓,敌方人数众多身手了得,且早有预谋,而此次随行的不过是普通护卫,倘若无法速战速决,时间一长,势必不是对手。

  更麻烦的是,谁也不知道这些刺客会不会还有第二拨、第三拨……

  想到这,姬丹亮出佩剑“水心”,使出轻功自后方杀入敌阵,寒光剑芒闪过,最近一人脊背中剑,当场毙命。转身的同时又飞起一脚,踹开一人……一时间刀光剑影,黑衣刺客接二连三倒了一片。

  车队遭遇突袭,死伤惨重,众卫兵本是意志消沉,此时见太子殿下与自己并肩作战,不禁受到鼓舞,士气大振,奋起杀敌。

  刺客们没想到会遭到如此激烈的顽抗,迟迟不能得手。

  就在攻势稍减之际,一道黑光突然自姬丹的背后闪现!

  “殿下小心!”说时迟那时快,青莞转身将姬丹往自己这边一扯,同时右手衣袖一挥,两发暗器从袖中飞出,正中对方面门!

  姬丹只觉得一股凛冽疾风扑面而来,衣领处的布料被剑气撕开……

  “燕国太子竟然是女人?!”眼前的一幕令领头的黑衣刺客震惊不已,不光是他,在场所有的死士,连同太子的护卫也都面面相觑。

  姬丹下意识地护住衣领,心道“糟糕”。

  那领头的刺客趁她神思恍惚之际,突然发难,招招夺命,姬丹慌忙以剑回挡。

  其余黑衣人亦展开新一轮进攻,卫兵猝不及防,接二连三败阵……

  包围圈不断缩小,面前不断有兵士倒地,青莞放出最后一发暗器扰乱领头刺客的视线,姬丹趁机解围,与她一起退至座驾旁。

  青莞说道:“殿下快上马,那些人没有带弓箭手。”

  骑马目标小速度快,而燕国太子座驾配备的马匹则是诸国有价无市的千里良驹,若在宵禁前赶到秦国边境的城池,便能化险为夷,为今之计也只有如此才有可能在险境中脱身。

  可如果她一人先行撤离,其他护卫包括青莞在内怕是……

  “殿下不能犹豫。主上说过,您是不可替代的,而我们只是您的剑与盾,孰轻孰重您应该最清楚。”青莞解开缰绳,又劝说了句。

  情况危急,容不得她多虑,姬丹点点头,翻身上马:“尽量保全自己,不要硬拼,我们在咸阳城会合。”

  “殿下放心,我又不是死士,自然不会以命相搏。”青莞笑道。

  话虽这么说,然而姬丹还是觉得青莞淡淡的笑容里带了决绝的意味。

  用青莞自己的话来说,既为剑与盾,则必将护卫其主,直至盾碎剑折。

  可青莞不是武器,她是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此时日落西山天色晦暗,卫队几乎全军覆没。

  领头的黑衣刺客眼见目标骑马欲逃,扬手便是一发毒箭……姬丹俯身堪堪避过,然马驹不幸中箭,疼痛受惊之下身子一个俯冲前倾,竟将她生生摔下马背!

  那刺客头领转身踏马,一跃而起,长剑直指姬丹而来!

  “殿下!”青莞大骇,奈何重重围困的她也是分-身乏术。

  时间仿佛停滞在这生死攸关的一刻,剑锋交织的白光,天边染血的夕阳,以及空气中浓烈的血腥气……

  ·

  无风,斑驳的树影却摇动起来,“哗哗”作响。

  一片小小的树叶在面前打着转儿飞过,激起一阵凉意,擦过领头刺客的脖颈。

  姬丹的瞳孔中映出剑刃反射出的寒光,只是那寒芒停留在她脸颊的咫尺之余,再没了动作,伴随着黑衣头领瞬间死灰般的面色和倏忽倾倒的身躯,无声无息地消散在空气里……

  树影浮动婆娑,一人执剑逆光,踏过一地血腥荼蘼而来,看不清面容。

  其他刺客看到头领莫名其妙被杀,顿时红了眼睛,转而朝那人一拥而上。

  剑光一路掠过,不停有人倒地。

  没有惨叫,没有兵器相互碰撞的声音,甚至连刀剑刺进肉-体的声音也没有……就像刺客头领死的时候那样,无声无息。

  原本一边倒的局势因此人的出现而顷刻间逆转,纵使这些身手不凡,惯于以命搏命的死士,也没有一个看清对方的招式,只知道那人出剑极快,他们根本来不及接招,便成了剑下亡魂。

  解决掉最后一个黑衣刺客,那人抱剑立于姬丹身前,略微躬身:“暗卫荆轲,见过少主。”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暴君攻略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暴君攻略》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暴君攻略》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暴君攻略》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