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微醺(1V1)

初春微醺(1V1)

作者:紫苏鱼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8-23 01:57:53 人气:142326

初春微醺(1V1)简介:金丝雀失忆后上位成功的故事。 - “请问……你是我的男朋友吗?” 眼前的男人矜贵非凡,与病床上的她天上地下。 “嗯。我见过你最乖最软的模样。” 男人的目光缱绻,声音淡哑,是她尚未记起的欲色深重。
初春微醺(1V1)最新章节:

《初春微醺(1V1)》章节试读

  病房里别床的家属进进出出,阮未夏都没有等到男朋友。

  最近天气不好。

  正值春寒料峭的回南天,傍晚或许会下一场小雨。

  阮未夏猜男朋友的学校很忙。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记得带伞。他这几天没来看过自己,肯定有重要的事。

  傍晚暮se漫开,就在阮未夏安慰自己其实也不用难过的时候,门开了。

  男人西装革履,与嘈杂混乱的四人病房格格不入。蓝灰se的西装将他衬得矜贵至极,宽肩窄腰,面上更是jing致。

  阮未夏愣了。

  这是谁的家属吗?还是什么模特明星?他皱着眉,是没有找到人吗?

  席敬一进门便看见床上的单薄人影。

  已经收了床单被褥的铁板床在伶仃暮se中略显苍凉。这几天瘦了许多,显出几分病容。

  但小姑娘眼睛意外的亮。

  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就像看星星月亮似的。

  席敬没有动。

  他还是第一次被小姑娘直白地注视,一时有些新奇感。

  她很少看他,总是低着头怯怯的,仿佛多看他一眼都是冒犯。唯有在床上被他c得狠了,才会红着眼睛哭着求他。

  “怎么了?”席敬发现她眼睛圆圆的,一眨一眨的样子像小孩,“不是要出院?”

  “哎,你在和我说话吗?”

  阮未夏又愣。

  男人的声音也好听。尤其是刚刚发现她偷看时微微撇起的嘴角简直让她心口直跳。

  为什么他会这么好看?

  “嗯?不是你打电话喊我来接你。”席敬走到她身前r0ur0u她的脑袋:“被撞傻了吗?脑ct给我看一眼。”

  他的手指骨感分明,像是电视里弹钢琴的艺术家,哪一寸都是艺术品。

  阮未夏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在m0她的脑袋……

  他……

  是自己的男朋友?

  她怎么会有那么帅的男朋友?哪里来的,国家分配的吗?

  不可能吧,难道是什么明星在做慈善……

  席敬发现小姑娘的脸格外红,一时间有些紧张。

  她在床上都没羞成过这样。

  “请问,你真的是我男朋友吗?”阮未夏害羞地捂住脸,“对不起,我不记得了,如果我存错了号码,真的很对不起……”

  这是要赶他走?

  他席敬是打电话来,一声抱歉就走的人么?

  他见她无b忐忑,脸上的红蔓延到耳根脖颈,指缝间漏出的眼睛眨啊眨的,好像在偷吃糖。

  “嗯。”席敬抚m0她的脸颊安抚,指下的温度很烫,“我见过你最乖最软的样子。”

  “呀……”

  阮未夏觉得有些缺氧。

  她匆忙下床,用力拍自己的脸:“抱歉,我们走吧?”

  毕竟这里又脏又吵,空气里还有浓重的药味,会染脏他的。

  “走吧。”

  席敬照顾她是个病人,替她拎起两个塑料包。

  小姑娘乖巧地跟在他右后方。像是被他从学校领回家的小孩,每一步都走得认认真真。席敬这才发觉她很矮,一米六不到,b起他近一米九的身高着实小巧惹怜了些。

  在床上倒是正和心意,这么一前一后走着,他还得费力照顾她的小步子。

  走廊有风。

  她忽然颤了颤,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席敬按下电梯,“去门诊看一看?”

  “啊,不用不用的,就是有点冷。”阮未夏用力搓了搓手。

  进了电梯,席敬才闻到她身上那gu淡淡的生水味。

  她还穿着那天的针织开衫,薄薄的棉质裙很皱,不像话的很。

  席敬伸手m0了m0她起球的开衫袖口,果然是cha0的。

  “衣服没g?”席敬皱眉:“哪里弄sh的?”

  “昨晚洗完没拧g,没想到今天就可以出院,没别的穿就套上了。”阮未夏很紧张,小声道歉:“没事的。”

  “是吗?”

  席敬声音很淡。

  男人没怎么看过她。回答也是轻描淡写,就像他身上那gu萦绕着的香水味,可能是古龙水,也可能是沉木香,阮未夏对香水一窍不通,但就是好闻,佷衬他。

  衬得他越加高远。

  阮未夏悄悄往旁边挪了一步,席敬开口说:“把外套脱了。”

  “哎?”

  他的命令很冷淡。但阮未夏乖乖照做。

  然后,一件带着他气味的西装外套披在了她肩上。

  男人什么都没说,表情也很自然,仿佛是天经地义的事。电梯到了,他按住开门键让她先走。

  地下停车场很冷。

  直到冻得打哆嗦,阮未夏才记很多问题:“你有车吗?”

  什么蠢问题。

  席敬径自往前走,打开车锁说:“坐副驾驶。”那里离暖风口近些。

  阮未夏拽着他的西装小跑跟上,看见黑se的轿车时人又傻了。

  她认识的车标很少,只听同学偶尔聊起如果以后赚大钱了要买什么车。这辆是高中同学们做梦的时候,越说越大,说到最后没人再能说出更贵的那种。

  “快点。”

  席敬已经系上安全带了,他从没发现小姑娘有这么笨拙木讷。

  分明在床上很乖巧懂事,学的认真也快,怎么现在傻子似的。

  阮未夏拎起裙摆坐进去,关门轻轻地,啪嗒一声。

  她找了很久才找到安全带。

  席敬发现小姑娘一直在折腾。没靠在座椅上,笔挺着背,x口愣是被安全带勒出圆润的曲线。

  她似乎很窘迫。b他要求她在床上做各种过分事时更尴尬。

  她在透过车窗倒影悄悄看他。

  席敬扭头看她,她不好意思地躲开。

  嗯,虽然失忆了,但还是很有分寸。等红灯的功夫,席敬按住她的肩膀将她往回带:“坐好,休息会儿。”

  阮未夏不记得自己该回哪去了,她应该没有家,但有个出租屋。

  “只能停在这里。”席敬熄火说:“再往里应该开不出来了。”

  这个小区太旧,消防通道都被小贩占满,根本不能往里走。

  此时离小区还有近百米。阮未夏跑下车急忙往前走。

  她大概记得自己总从这些路边摊过,但具t几楼几号就是想不起来。

  男人带她进了一栋楼,废了点力气才cha入钥匙,没开。

  他又带她去对面那栋,三楼正中间没有防盗门的那家,入门后空空如也。

  男人没有立刻进门。

  他又皱起眉头,扫视着屋内。

  分明屋子g净。但阮未夏有一种丑态毕露的羞耻感。

  她赶紧接过男人手里的塑料袋,脱掉鞋子后往里走,“谢谢你送我回来,接下来我自己可以的。”

  “嗯,不客气。”席敬还有些惊讶。

  他知道小姑娘缺钱才陪他shang,可他给的钱不少,她每次来穿的衣服也很g净悦目。

  不至于住一间一室一厅的小屋,一眼看去,连化妆镜衣柜都没有。

  阮未夏发现男人没有走,她喜忧参半地关上门,“那……你在客厅坐一会儿,我去做晚餐,吃完再走吧?”

  她赶紧脱下西装外套,“谢谢。”

  席敬收下后往里走,发现这里只有一张单人沙发,盖着一块neng绿se的布,被很小心地保护着。

  他没坐。

  住了几天院,家里没什么能吃的东西。

  阮未夏不敢给男人吃不新鲜的,怕他不适应拉肚子。

  一碗清淡的yan春面,窝着一颗焦hsu脆的流心蛋。

  席敬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用毫无美感的不锈钢碗吃饭。

  阮未夏小口小口吃着,偷偷观察面前的男人。

  他没吃几口。

  从他出现后,他的面se一直冷若冰霜。越进家门,皱眉次数越多。

  虽然他皱眉也是好看的。

  但她不敢再看了。

  收起碗后,阮未夏走到门边替他摆鞋子,她站起身,发现男人跟在她身后。

  昏暗的廉价日光灯下,他的身影更是高大难触。

  “您……不是我男朋友吧……”

  阮未夏甚至不敢回过头。

  他能陪她演那么久,帮她回家,她还能再多要求点什么呢。

  可哪有男朋友连nv朋友的家在哪都不知道?cha钥匙的动作也是,根本就是没用过这种老旧门锁。

  更何况他b她年长,成熟稳重,帅气多金且极具涵养。适合青春期少nv的肖想,也完美符合她的男朋友要求。

  阮未夏很清楚,自己最喜欢的那类男人是奢望。

  男人没告诉自己他的名字。

  是故意的,还是在等她自己记起来?

  可她记不起来了。

  连男朋友叫什么都忘记的nv朋友。太过分了,不可能存在的。

  “今天很谢谢您。我很开心,希望我没有给您添麻烦。”

  阮未夏哽着声,回过头努力笑了下:“我送您下楼吧。”

  席敬总听见她哭。

  尤其是细细软软的啜泣。被他弄失禁的时候,被他弄崩溃快ga0cha0又不行的时候,每次与她见面都能听见。

  他很喜欢听她这样哭。

  但今天这样伤心难过的,还是第一次听。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初春微醺(1V1)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初春微醺(1V1)》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初春微醺(1V1)》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初春微醺(1V1)》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