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哭包娇美软甜

小哭包娇美软甜

作者:眯眼笑笑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8-21 17:14:59 人气:61

小哭包娇美软甜 简介:田柚柚患病,已经买了骨灰盒等死时,被系统砸中,得到了: ——好多美人的娱乐公司 ——少数民族的大养殖场 ——两岁的三胞胎萌侄子 没死却把钱祸祸光的柚柚含着泪梳理她即将面对的地狱级难关: ——学方言 ——养侄子 ——还债务 除此之外,她还要完成系统布置的造星任务: ——男团女团成天团 ——大小演员成戏骨 田柚柚哭的超大声 太难了—— 四百栋楼·病秧子·债主用食指勾勾柚柚脸上的泪珠,放嘴里品一品,笑的春风荡漾,“甜的。”
小哭包娇美软甜 最新章节:9、第 9 章

《小哭包娇美软甜 》章节试读

  被诊断为脑癌晚期时,田柚柚没有恍惚,也没有不甘,悠哉哉地买了一个肘子回家炖着吃。

  自从她爸爸妈妈哥哥出意外,剩下她一个人后,她就一直捧着心理书和佛经进行自我治愈。

  这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她现在的心理状态很平稳,只有一点点追不到英剧续集的遗憾,不过这点遗憾可以用黄酒炖肘子抚慰。

  医生预估,她能活五个月。

  她是这样安排的:头三个月花花花,把她攒的小钱钱全部花完,第四个月安排后事,卖房买骨灰盒,第五个月住医院捐躯。

  这个安排,她既能享受生活又能造福他人,很可以。

  拿出所有的储蓄卡和存折计算,她总共一百三十万的存款,合计每天可以花一万块。

  在家宅了五天玩氪金游戏,脾气太温吞,又技术不佳,总是垫底被砍的那一个,被氪金社团里的队友们深深地同情着,发过来一个又一个的红包,表示她的灵魂操作娱乐到了他们,这是他们的打赏。

  简而言之,钱没花出去。

  她拿着本该在五天里花完的五万块,去了来往皆是西装和长裙露背礼服的大餐厅,点了一桌子的菜,总价三万。

  她隐隐约约地听见隔壁就她这个铺张浪费的现象谈论社会上的“报复性消费”和“提前消费”。

  田柚柚决定做些好人好事,告诉他们,他们的谈论有些狭窄了,没有包含到她这种以花完积蓄为目的的死前消费。

  如果是以前,她不会去这样以千为计量单位的贵族式餐厅,也不会跟这些看起来不是一个社会阶层的人说话。

  不过现在,她是近距离接触死神的人,死神面前人人平等。

  田柚柚坐到两位男士的桌子前,“两位先生,你们的谈话,我听见了。”

  穿着和田柚柚一样的休闲装却没有那种格格不入的男士略带诧异地看向她,随后笑了笑,询问这个漂亮小姑娘:“听见了什么?”

  田柚柚:“关于你们谈论的报复性消费和铺张浪费。”

  “嗯?您有何高见?”

  田柚柚:“我家有冰箱,饭菜可以打包,不会浪费。还有就是你们关于我的揣测 全是错的,我不是提前性消费,也不是报复性消费,更不是暴富后消费。当然我也想暴富,但没这份运气。”

  “那您是?”

  田柚柚长长地叹一口气,像在说别人的事儿一样平静道:“我快要飞升了,我要在飞升前把钱全部花完。”

  两位男士哑然。

  一阵轻微的挪动声,沙发背后的三位先生站起身,略带抱歉地对田柚柚笑一笑,让服务员给田柚柚这一桌添一瓶葡萄酒,离开餐厅。

  田柚柚看看匆匆离开的三位先生,再看看三位先生就餐的方位,最后硬着头皮看向面前的两位男士,脸涨红。[page]

  一直胀疼的脑子影响了她听觉的方位辨识。

  田柚柚两手合十,一脸“大家是饭友,打扰请见谅”的软绵笑:“要不——我请你们吃饭?”

  脸色有些苍白的花楹阁站起身,“我想,你点的菜吃不完,不如一块。”

  一桌坐下,三人谁也不说话,田柚柚专心致志地吃饭,沉迷在黑塔森林的清甜柠檬味中。

  花楹阁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端着一杯水,笑看着对面的小姑娘。

  田柚柚吃完黑塔森林,眉眼弯弯地放下小勺子,心情明媚。

  花楹阁靠近桌面,双手支着下巴,满眼趣味地看着她,“你还有几天?”

  田柚柚:“五个月,你呢?”他看起来比她病的还严重。

  花楹阁笑眯眯:“我比你长,我还有九个月。”

  田柚柚两眼一亮,“你打算把钱全部花完吗?”

  花楹阁笑着摇摇头,“我恐怕花不完。”

  田柚柚理解地点点头。

  三人中唯一的健康人士孟青平沉默地听着两人关于后事安排的讨论。

  田柚柚:“我脑子出了问题。”

  花楹阁:“我心脏出了问题。”

  田柚柚:“我刚知道,接下来的五个月活动已经全部安排好了。”

  花楹阁:“我从小知道,没有刻意安排。你都安排了什么活动?”

  田柚柚眼睛晶亮,“我准备去科学院门口蹲七天,沾沾文气,下一辈子会更聪明。然后去听京剧、歌剧、戏剧。最后挑选漂亮纸房子和骨灰盒。”

  花楹阁:“听起来挺有趣的,我可以一起去吗?”

  田柚柚:“可以呀,咱们搭伴。”

  两人互留电 话号码,田柚柚结账,背着青橘色的大背包,轻快地离开,浑身都写着欢乐。

  花楹阁托着下颌,看着田柚柚的背影,满眼笑意。

  孟青平喝一口酒,“很久没看见你这么货真价实的笑了。”

  花楹阁:“突然发现我是幸运的人,这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孟青平声音平淡无波,“和小姑娘相比,确实幸运,能多活四个月。”

  花楹阁笑而不语。

  幽静的住宅区,田柚柚打开防盗门,让花楹阁进来。

  田柚柚:“你以后跟着我混了?”

  花楹阁笑着点头。

  田柚柚:“你跟家里人都说好了?”

  花楹阁再次点头。

  田柚柚:“你会玩游戏吗?”

  花楹阁摇头。

  田柚柚一只菜鸟带着花楹阁申请账号闯新村,出了新手村她还是一只菜鸟,花楹阁闯完一关又一关,突突突地修成了神。

  楼下,两个黑衣人藏在隐秘的灌木丛里喂蚊子。

  “要不要跟老夫人说一声?六少都十天没出屋了。”

  “我不敢,要说的话你去说,别怪我没提醒你,六少不喜欢别人替他拿主意。”[page]

  两人到底没敢告诉老夫人,尽管他们是老宅派过来保护六少的人。

  田柚柚带着花楹阁蹲了科学院沾文气,听了京剧、歌剧、喜剧、演唱会,也挑选了漂亮的纸房子和骨灰盒,只剩下卖房子住医院了。

  花楹阁懒洋洋地坐在客厅沙发上,“我挺喜欢这套房子,你卖给我得了。这片地方是交通中心,早晚要开发,是一笔回报率还算可观的投资。”

  田柚柚:“好呀。”

  卖房子的钱不少。田柚柚想起她支教的大山,寄钱给学校。想起老家的那条土路,寄钱给村委。这儿花一花,那儿花一花,钱花光了,她也住进了医院。

  花楹阁提着一桶田柚柚百吃不够的香草酸奶水果捞进来病房,坐到床头,用手摸摸她的额头。

  滚烫。

  “头疼吗?”

  “疼。”

  花楹阁用勺子挖一勺西瓜块喂她嘴里,“忍一忍,很快就能解脱了。”

  田柚柚烧的有些眼花,迷迷蒙蒙仰头看他,“你疼吗?”

  花楹阁眯眼笑,“不疼。”

  田柚柚头疼,带的浑身都难受,胃也不听使唤地抽搐 ,感慨,“我终于知道只喝露水的小仙女说的没胃口是个什么感受了。”

  花楹阁被逗笑,懒懒散散地挤到田柚柚的病床上,满眼笑意地看着她。

  田柚柚自觉地让出半个枕头。

  花楹阁看着她的小鼻子。

  她看着他温润如玉的眼睛。

  花楹阁:“你的鼻子像小狗。”

  田柚柚:“你的眼睛像牛犊。”

  守在病房门口的两个黑衣人嘴角扯了扯。

  他们六少在外面清冷矜贵算无遗策,一到这姑娘面前,心理年龄倒退二十年。

  在花楹阁描述她的鼻子有多像小狗时,田柚柚脸色一瞬间煞白,冷汗沾湿枕巾,没有熬过这阵疼,晕了过去,呼吸断断续续。

  花楹阁伸手,搂住她,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背,“睡吧。”

  两个黑衣人对视一眼,心情沉闷。

  他们虽然总是吐槽小姑娘把六少从天上拽入了凡尘,但这么一个清奇的姑娘怎么就活不长呢,明明祸害遗千年呀。

  田柚柚又熬过了这一回,再睁眼时,头脑轻松的宛若这几年的头疼只是梦一场。

  田柚柚怔愣了许久,伸手捏住花楹阁的脸蛋,一拧。

  花楹阁猛然睁眼,满眼被吵醒的火气。

  田柚柚惊奇:“我脑子竟然不疼了!”

  花楹阁仍带着起床气:“回光返照!”

  田柚柚享受了一天无病无痛的日子,带着微笑闭眼,觉的自己这一觉睡过去就可以飞升了。

  花楹阁守在她旁边,等着她闭气。

  一觉醒来,脑子不疼也不旋转,田柚柚认真地询问花楹阁:“一般情况下,回光返照是几天?”

  花楹阁也不太确定,“也许是三天或者七天?”[page]

  田柚柚熬过了三天,又熬过了七天,一点事儿都没有。

  田柚柚终于被推出了病房进行检查。

  一群医生围着检测结果讨论,最后得出结论,她的大脑自我治愈了。

  安安静静守在门口的黑衣人对视一眼。

  果然,祸害遗千年。

  田柚柚现在的处境有点尴尬,面对花楹阁的时候更尴尬,两手放在膝盖上,挺着腰,乖生生地坐着。

  在这误以为回光返照的七天里,她可着劲儿地指使花楹阁给她喂饭洗脸按摩。

  而且,说好一块走的,连骨灰盒都买了一个色系,结果她自我治愈了,把他一个人丢下来了,感觉有点不仗义。

  花楹阁:“柚子……”

  田柚柚眨眨眼,企图萌混过关。

  花楹阁笑着勾勾她的下巴,阐述她的现状,“你的房子卖了,存款花了,工作辞了。”

  田柚柚摇晃的小腿僵在半空。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小哭包娇美软甜 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小哭包娇美软甜 》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小哭包娇美软甜 》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小哭包娇美软甜 》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