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壑难填

欲壑难填

作者:海鲜皮皮酱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8-06 17:51:12 人气:49

欲壑难填简介: 江砚迟第一次被柏雁声带回家时,她弟弟柏望果对他表现出非常客气、友好的姿态。 夜半惊醒,柏雁声不在身边,江砚迟在柏望果门外听到他用讨好又甜腻的嗓音叫姐姐,说:“我是不是做得比他好?” 再后来,死去的白月光、伺机以待的前男友和嚣张的继女接踵而来,每一个都想跟他抢人。 柏望果用那张天真的脸笑着问他,打算什么时候滚蛋。 江砚迟淡然地问:“你就只有这点手段吗,弟弟?”
欲壑难填最新章节:

《欲壑难填》章节试读

  柏雁声射中了内黄心,又一次得了10分,可惜她来玩时场馆一向是要清场的,所以并没有观众为她娴熟专业的射箭技巧而赞叹。

  偌大的场馆里除了她之外只有一个陪侍的工作人员,那是个年轻的男人,身形高挑劲瘦,射箭馆千篇一律的深海蓝色制服也被他穿的异常好看,凸显出他适度而不夸张的肌肉组织,黑色护臂下的小臂线条优美而有力,但是他脑袋上戴着一只棒球帽,帽檐压得很低,让人只能看到他形状漂亮的嘴唇和下巴。

  “十环。”年轻男人开口报环数,语气沉静,好像很懂得分寸的样子,并没有因为和柏雁声独处而慌乱或者欣喜。

  柏雁声持箭的手臂微微下落,年轻男人就很有眼色的走过来接过她特制的弓箭器械,体贴地问她今天是不是也要一小杯DRC Montrachet。

  柏雁声的眼神懒洋洋地瞟着被自己射中的靶心,而后又慢悠悠地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着,闭着眼靠在沙发背上休息,没说话。

  年轻男人没有再打扰她,轻手轻脚的去为她拿她常喝的甜白葡萄酒了。

  江砚迟去拿酒的时间并不长,来回不到三分钟,可回来的时候柏雁声竟然睡着了,她睡觉很安静,窝在沙发一角微微蜷缩着,场馆里过于明亮的灯光洒在她脸上,衬出她的皮肤有种奶油般的白,看起来温柔无害,一点儿不像杳城日报经济版记者手中镜头里那个杀伐果断的长信集团新一代当家人。

  放下蒙哈榭杯,江砚迟站立在一旁安静地等着,过了一会儿柏雁声不舒服的动了动,他就挪了挪位置,帮她挡住过于刺眼的光,又过了一会儿,浅度睡眠中的柏雁声不自觉的扯了扯护臂,那东西绑得很紧,她动了两下就放弃了。

  在静谧的空气中,江砚迟肆无忌惮的盯着那护臂看了一分钟,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半跪下来帮她摘掉。

  柏雁声并没有睡多久,她只是小憩一会儿,十多分钟后就自然而然的醒过来了,那时候江砚迟还一条腿屈膝跪在她身前,把她的小臂搭在自己的膝盖上,正小心翼翼的给她解最后一根绳子。

  他戴着帽子,柏雁声看不见他的脸,但是能看见他的工作牌。

  江砚迟...

  有点耳熟,但是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好像只是非常偶尔的听过一次,柏雁声想,如果他摘掉这个廉价而扫兴的帽子,自己说不定能想起来。

  柏雁声从不内藏疑惑,她用一根手指头抵在江砚迟的帽檐上,直截了当地顶开了这个让她不大舒服且毫无用处的装饰品。

  江砚迟明显有些慌张,抬头看她时嘴巴张成一个小小的圆形,露出一双很难不让人注视的漂亮的眼睛和线条流畅的鼻梁,他头发很厚,软乎乎地堆得像是鸦黑的积云,有种和他偏冷淡的长相有些不符的讨喜可爱。

  他还维持那个半跪的姿势,张着嘴不晓得说什么。

  柏雁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总算是想起自己在哪里见过他了。

  半个月前,长信集团的子公司MSI科技有限公司名下的“基因组科学与信息重点实验室”正式成立,邀请了生物信息学界著名的教授徐平,他带进实验室唯一的博士生的名字就叫江砚迟。

  成立当天柏雁声抽了三十分钟的空闲在餐会上讲话和应酬,临走的时候听到有人小声的讨论,徐教授带的那个博士生长得有点过于好看了。

  语气里的夸奖和贬低各占一半,有些因为江砚迟的长相而质疑他专业能力的和品行的意思。

  那时候柏雁声只匆匆看到了江砚迟一眼,对那个人的话不以为然,过了半个月看清正脸之后,她却有些理解那话里的意思了。

  确实是太好看了。

  好看到让人觉得他心思不正。

  “是你啊。”柏雁声语气很懒散,轻飘飘地,让人不知道是因为刚睡醒还是因为轻视对方的缘故,她仍然维持那个让她舒服的姿势,戏谑地问:“小博士,这里也需要你的专业的地方吗?”

  江砚迟脸上风雨不动,没什么特殊的表情,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手脚都僵硬的不知道应该怎么放了。

  “柏总...”江砚迟好不容易从嘴里弹出两个字。

  柏雁声露出了一种江砚迟在媒体上没有见过的笑,没有疏离、客气,但是也不亲切,江砚迟从里边读出一些淡淡地轻视。

  她是应该轻视自己的,江砚迟想,在餐会上见过的学生不合时宜地出现在她常去的射箭馆里,并且在她睡着的时候跪在她身前替她解护臂。

  存得什么心思,昭然若揭。

  想到这里,江砚迟反而释然了,他勉强地微微笑了笑,问她:“柏总,护臂戴久了会不舒服,需要我替您按一按吗?”

  柏雁声仿佛是觉得他很有意思似的,那个似是而非的笑变得更大了,说:“好啊。”

  尽管戴了护臂,柏雁声的左小臂还是有些微微地擦红,因为她有三个月没有去射箭馆里,今天又练习了太多次。

  江砚迟伸出水红的舌尖舔她擦红的小臂,他现在处于异常兴奋但又不得不克制的状态,脑海里咕嘟咕嘟地像煮了一锅沸水似的热气蒸腾,他有些记不太清自己是怎么跟柏雁声到酒店来的,微微清醒的时候,他就已经控制不住地吻她小臂的皮肤了。

  江砚迟没想过自己会那么快和柏雁声做爱,在她见到现在的他之后的第二面,甚至可以说是第一面,但是他无法否认自己对柏雁声的渴望,无论是内心的,还是身体的。

  她就像一轮冰冷而高不可攀的月,始终高高地悬挂在他无法触及的昏黑夜空,他靠着触碰她映在湖里的倒影煎熬,从不敢设想自己有一天会真的触碰到她的指尖。

  可他不仅碰到了,甚至还在舔她。

  像吸食毒品的恶劣瘾徒,又像亲吻神像的虔诚信客。

  柏雁声习惯了在床上被人伺候,但是也鲜少碰上江砚迟这种路数的,并不是说他的技巧多么招人,而是他吻她的那种姿态很容易让人感觉到他的温柔缱绻,并不让人讨厌,所以柏雁声很耐心地等他下一步的动作。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欲壑难填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欲壑难填》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欲壑难填》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欲壑难填》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