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主莫问

剑主莫问

作者:沽梦师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玄幻奇幻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30 10:16:30 人气:60

剑主莫问简介:《剑主莫问》大人物有大人物的传奇,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故事。客要问谁人是主角?不如且听且看,莫细问。
剑主莫问最新章节:第一百三十四章:东离剑豪

《剑主莫问》章节试读

  予浪荡游离二十余年,别无他物,独留草卷成千,残刀断戟三百件。记几分往事,忆几位故人。虽无无尽富贵,也不差书琴酒肉。本如神仙乐逍遥,却仍躲不过往昔孽债,昼鬼堵门。

  那位公子白衣若明雪,金凤冠玉龙簪,手中的油伞定是出自金陵曲家,精巧绝美,好生喜欢。这浓眉似锁,黑眸若思的公子孤身一人而来。

  予命童儿煮酒炖肉当为上宾,又差人取出成千草卷,残剑十把。

  白衣公子作揖行礼,问:“家父告知杭外落花有故人,通古知今无可及。欲明世事,需明旧事,特来向先生询问往昔。”

  仔细端倪这白衣公子,双眉如锋,目若星辰,双耳带福,却生得一个塌鼻梁,败笔,败笔。温尔文雅,谦谦有礼,似是君子。

  较之鲜嫩新茶,予却更爱陈年老白茶,碳上壶中的水开了,提壶煮茶静待溢香。

  “不知公子想知道什么陈年往事?”

  “家父与先生还有大将军,二十来年前那场逆军叛国之事。”

  手中茶水险些渗出,虽已明白这白衣公子前来目的仅此无他,提起十九年前,想想行尸走肉二十年,不免觉得白驹过隙蜉蝣天地。童儿取来了草卷断剑,提起一把橙红色的断剑,双指缓缓抚过剑身:“此剑名为舞雩,为一代大侠仲西侯往昔佩剑,三尺零三,为知无不言名剑谱上排行第七,文剑圣诸葛先生称为侠剑。公子可知仲西侯又为何人?”

  白衣公子思索有顷,呷了一口茶,轻声答:“昔年西地不夜城主,花落西城仲西侯。”

  仲西侯!仲西侯?仲西侯。

  二十年前,这个名字足换广厦千万间,美姬珠宝无数。年复一年,除了昔年不夜城主,这个名字还剩什么?

  白衣公子眉头微皱,好似见过这剑。

  几隙犹豫问道:“先生手中仲西侯往昔佩剑,是不是与现在威名赫赫的林三郎的那柄剑,为一对?”

  林三郎?林三郎。

  当真岁月催人老,一代新人换旧人,未点头也未否认,是或不是,既已退了江湖何必再去言论?

  白衣公子又问:“先生,进门至今,先生未曾问及家父何人,也不问理由,莫不是先生早就候着这一天?”

  自然是候着这一天,可同敌忾,然难富贵,历代君王莫不如此?起了身,缓缓胫骨,又走几步,看屋外落雨窸窸窣窣,若是晴天还能看到桃花纷纷扬扬,沉浮不定,很美。

  “不过二十年,怎会认不得故人之子。敢问公子,令尊与大将军,近些年可好?”

  这白衣公子停顿迟疑,许久才答:“家父近些年噩梦缠身喜怒无常,夜间需服用仙子调配的安神丸,醒时需饮下醒神露才敢见人。”

  “哦,可惜予已不再年少,依旧下走之流,是帮不上什么了。那,大将军呢?”

  白衣公子的脸色更加不对,待他思索片刻,才答:“大将军三年前消失朝野,没了音讯,问其妻儿府人,皆不知所踪。”

  这老东西,昔年那般雄心壮志,如今大事成了,是悔了还是厌了?

  挑起一把不足二尺的短剑,这把短剑完好无损,虽多年不用,锋芒依旧。

  想来这白衣公子是认得这短剑,急忙起身,又蹲下,从靴子里头取出一把样式相近雕纹颜色有差的短剑。

  看了看,哈哈大笑,老东西啊老东西,终究还是着了你的道。

  “公子可知道大将军同这几把剑的故事?”

  白衣公子点了点头,停顿了会儿,又摇了摇头,又不再动作,思索有顷,又问:“听闻这样的短剑共有三把,一把大将军在本······本公子十岁时候当作礼物相赠,一把留在了先生地方,那第三把何处?”

  拿起短剑,用衣袖擦拭一番,童儿递过来早已准备好的木鞘,短剑入鞘递与白衣公子:“予已野鹤多年,不愿再劳累度日望公子见谅,这把七星短剑今日相赠公子,望捎带一句话与令尊。”

  白衣公子明白这是在下逐客令,恭恭敬敬由坐为跪,接过短剑:“先生请说······”

  再看这白衣公子,像啊,俊啊,不愧是你的种,亲生的。咳嗽几声,提了提气:“公子听好了,登徒竖子猪狗辈······”

  这白衣公子一听是骂人的话,狠毒不差,身子倾在草席上,站起了身,把短剑摔在了地上,想骂却找不到要骂的词。予未能忍住,大笑了出来,一旁的童儿倒知道些分寸,掩嘴轻笑,弄得这白衣公子好不自在。

  “看来令尊鲜有提起陈年往昔,只管原话转述便是,也罢,童儿,取笔墨。”童儿退下,不久取来了笔墨纸砚。

  提笔思索,写下:“新龙历二十一年春,四郎东游落花栖,吾遇之。残刃忆昔,阴风断绪,昨夜无梦,仍记黄沙埋骨,烽烟折戟,叹红尘多少事笑无情多少人。同龄子女不相识,福祸兮?旧楼院墙坍塌,木门雨腐,青草人高,妄存故事徒增无奈。去年多病,梦遇白牛黑马,竟是乡音,只道是,苟富贵莫相忘,却得来他人嫁衣他人妆。东风散去,浮生故事小叙,情仇恩怨,笑之。”

  吹干了墨,折好黄纸收入信封,连同断剑草卷交与白衣公子。白衣公子欲问又止,起身行礼,予命仆人收拾断剑草卷送离故人。

  先前谴出去的童儿端着酒肉来了堂中,却不见客人,正四处张望,喝住:“莫再瞧了,去,再去拿几个小杯几双筷子,今日就和你们这几个小崽子醉酒听雨当是乐子。”

  那个童儿迟疑了下,没敢问,就小跑回去取杯子筷子。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剑主莫问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剑主莫问》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剑主莫问》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剑主莫问》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