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末文枭

汉末文枭

作者:李奉先字孔明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24 15:35:56 人气:54

汉末文枭简介:不幸之人,穿越不祥之夜!这里有道不尽的骨肉亲情,有数不尽的兄弟情义,有诉不完的儿女情长,亦有掺杂着血与泪的沙场争锋!谋士如林,羽扇纶巾,谈笑间,强撸灰飞烟灭!猛将如雨,金戈铁马,挥戈长啸,看江山花落谁家?那年,花开正好,那年,血染征袍,那年,少年意气风发,那年,女儿豆蔻年华!乱世将至,英雄并起,有人天生为王,有人落草为寇,有人一腔热血,有人嬉笑怒骂,有人壮志未酬,有人一统天下!
汉末文枭最新章节:第六十五章 典韦入辽东

《汉末文枭》章节试读

  建宁元年(168年),九月十二,丑时(01时至03时),月全食,俗称血月。

  洛阳皇宫,南宫前殿。

  跪坐于陛上的少年天子一脸阴沉的聆听着太史令的陈述。

  “血月出,妖孽现,国之将衰,气数将尽!”,太史令颤声说道。

  血月在古代是不吉利的象征,据传说:红色月亮为至阴致寒之相,兆示人间正气弱,邪气旺,戾气强;风云剧变,山河悲鸣;天下动荡,火光四起。

  “你大胆!”

  天子闻言,面沉似水,低吼道:“我大汉一派祥和,处处歌舞升平,怎就国之将衰,气数将尽了?”

  太史令正欲开口,却被刚刚入殿而来的老者出言打断。

  “子不语怪力乱神!”,苍老而沙哑的声音自太史令身后响起,“天子仁德布于四海,些许小鬼儿,又怎能威胁到大汉四百年国祚?”

  话头被骤然打断,令本就绷着一根神经的太史令十分的不悦,皱眉回身望去,待看清来人之后,太史令顿时就蔫儿了,眉头亦随之舒展开来,恭恭敬敬的道了一声:“太傅!”

  老者闻言微微颔首,就算是打招呼了!

  看清来人之后,少年天子终于松了一口气,自皇榻起身,微微躬身,与老人打招呼道:“胡太傅!”

  老者行至殿中,郑重揖礼道:“臣,胡广,拜见陛下!”

  “太傅无需多礼,快快请起!”,少年天子吩咐左右道:“快快赐座!”

  中常侍张让闻言连忙亲自为胡广看座,将软塌布置于御阶之下,距皇榻仅十余步!

  胡广的履历极其惊人,他是一位历经六朝的牛人,终其一生,愣是将三公给做了一个遍,而且还是来回做的那种。

  胡广做过一任司空,两任司徒,三任太尉,似胡广这样的牛人,纵观全史亦不多见。

  此等成就,当真可遇而不可求,首先,自己要活的够久,其次,历任皇帝必须得是短命鬼,综合上述两点之后,方能达成六朝老臣之成就。

  就连嚣张跋扈惯了的张让与赵忠,在胡广面前也得夹着尾巴做人。

  胡广的到来,令少年天子好似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天子于陛上微微向前探身,探问道:“太傅之言,是为何意?”

  胡广闻言轻轻一笑,缓缓开口道:“明主从不畏惧天象之说,天命星象从来不垂怜弱者,它只是强者的光环,陛下应以列位先祖为榜样,学之,鉴之,追赶之,甚至于超越之!”

  天子闻言微微颔首,一脸肃然的向胡广躬身行礼,道:“太傅所言甚是,刘宏受教了!”

  胡广闻言微笑着点点头,道:“陛下天资聪慧,可教也!”

  胡广之言,虽有倚老卖老之嫌,但不得不承认,胡广确有跟刘宏倚老卖老的资格!

  胡广从软塌上缓缓起身,向天子躬身行礼,道:“请陛下恕臣失礼之罪,臣老迈,无法久坐,是以,欲向陛下请辞,还望陛下恩准。”

  刘宏闻言连忙吩咐张让上前搀扶,道:“太傅定要多多保重身体,朕年轻识浅,还需多多聆听太傅的教诲!”

  胡广点头应诺,道:“多谢陛下抬爱,老臣告退!”

  望着胡广离去的背影,刘宏喟然长叹道:“太傅...慢些走!”

  此言大有一语双关之意。

  胡广时年七十有七,身体时好时坏,一只脚已迈进了棺材里!

  刘宏希望胡广能够再坚持几年,待自己的羽翼再丰满一些,再走(死)也不迟!

  胡广走后,刘宏将目光移向太史令,道:“为今之计,如之奈何?”

  “沐浴斋戒,焚香祷告即可!”,太史令回道。

  作为专管天象之事的主官,太史令对血月之事门儿清,血月来得快,去的更快,根本无需搞祭天祈祷那一套。

  太傅刚刚不是已经说了吗?血月根本不算什么大事,无需放在心上,既然太傅他老人家已经为此事定下了基调,那自己便只有老老实实听话的份儿,届时只需寻一位列三公之位的大臣,主动向天子请辞,替天子背锅也就可以了。

  在汉朝,天生异象,三公请辞,此乃惯例!

  张让陪着笑脸将胡广送出宫门,亲自将其搀上马车之后,才笑呵呵的转身离开!

  张让摆出如此谦卑的态度,并不是说他怕胡广,论权利,两者根本无法相提并论,要知道,张让可是天子的“阿父”,张让所做的这一切,其实都是做给天子看的,演着玩呗,反正自己又没有什么损失。

  嘴巴甜、脑子灵、手脚快,善于察言观色讨好皇帝,这些均是张让的优点!

  马车缓缓启动,胡广掀开车帘一角,抬头望向天空,注视良久之后,长长叹口气,喃喃自语道:“子忠,为师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胡广与辽东太守李满有师徒之谊,二人常有书信往来,是以知晓李满之妻即将临盆的消息。

  虽说掐不准具体时日,但也能够推算出个八九不离十,古人极其迷信,皇家尤甚,胡广深知其中龌龊,是以才不得不亲自出马为其斡旋一二。

  ——————————

  幽州,辽东郡!

  襄平城中,一处高宅大院内,此刻却是一片慌忙混乱之象。

  奴仆纷纷抬头,一脸惊恐的望向天空,那轮血月好似会摄人心魄般,将众人定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忽的,后宅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吼,打破了高墙内的沉默:“人呢?人都去了哪里!”

  众人闻言终于回过神来,随后加紧脚步向后宅行去!

  待众人行至后宅之后,耳中却传来了一声声如泣如诉的呼喊之声。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汉末文枭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汉末文枭》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汉末文枭》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汉末文枭》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