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土万里

唐土万里

作者:特别白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18 15:57:17 人气:106

唐土万里简介:那年,大唐的军队向西走得很远......
唐土万里最新章节:第一百二十一章 潜行杀戮

《唐土万里》章节试读

  巴掌般大小的雪片在呜咽呼啸的凛冽朔风中打着旋儿,铺天盖地落将下来。

  万籁俱寂的无垠荒野里,除了满目的风雪,再也看不到什么活物,突然间,大地轻微地颤动起来,俄而滚滚如雷的马蹄声撕裂了这笼罩天地的严寒死寂。

  身着漆黑铁甲的骑士们策马疾驰,头盔上红色的雉羽宛如燃烧的火焰在苍白的大雪中跃动。

  “抓活的!”

  宛若洪钟的吼声响起,二十余骑牙兵策马前冲,呈月牙状的弧线散开来,前方则是惊惶奔逃的矫健雪豹。

  一追一逃间,前方猛地有陡峭山壁出现,奔逃的雪豹窜得更急,可是这时已然逼近的数骑牙兵在马上甩出了携带的渔网。

  大网兜头,跃在半空的雪豹仿若无骨般左折右转,接连躲过两张后终是被剩下那张大网缠住跌落雪中,连声嘶吼间拼命翻滚挣扎,爪牙挠得雪尘飞扬,叫四周围过来的牙兵们哄笑不已。

  “这大猫倒是能跑!”

  几个牙兵下马,笑嘻嘻地朝那网子里弓腰呲牙的雪豹走去,镇守使向来大方,活捉这大猫回城里去,他们接下来三个月的酒钱都不用愁了。

  雪豹固然凶悍,可是四肢被渔网死死地缠住,越是挣扎,反倒是网的越紧,初时还呲牙咧嘴低吼不已,可是挨了几下刀鞘,便仿佛认命似的哀鸣起来。

  “这还有匹马!”

  牙兵们捉了雪豹后,兀地发觉这大猫先前撒泼打滚的地方,竟是被扒拉出大半具马儿的尸体出来。

  有个牙兵上前扒开马尸上的积雪,发现那马鞍下的皮带竟是被割断的,不过他没有在乎,只是拿起那马鞍,看着那铜镶边上雕饰的精美纹路啧啧道,“真是好东西……”

  这牙兵方自感慨,话还没说完,却猛地脸色都变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小腿好似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似的,而这时他边上有同伴惊呼道,“马腹里有人!”

  “救人!”

  听到队正的低喝,好几个牙兵纷纷跳下马,上前将马腹里那伸出的手掌主人给挖了出来。

  被挖出来的人全身血淋淋的,鼻息还有股热气,先前拿了马鞍的牙兵方自放下心来,这安西之地,神神叨叨的鬼怪传说不少,他可不想沾染上什么邪祟。

  牙兵里有人擦干净那挖出来的人脸上血迹后,边上几人皆不由愣住,那是张白净英挺的年轻面孔,“不曾想是位俊俏的郎君,也不知是哪家贵胄子弟?”

  “什么贵胄子弟会来咱这荒僻地方?”

  牙兵们议论起来,这儿可是安西大都护府治下的于阗都督府,距离瓜州尚有近三千里之遥,哪家贵胄子弟失心疯了才会来这苦地方吃沙子。

  只不过从马尸边上搜刮出来的横刀长矛,俱是装具华美的利器,还有那鎏金嵌银的明光甲,都叫牙兵们眼馋不已。

  “把这位郎君带上,咱们去赞摩寺。”

  看着那柄青色鲛皮的华美横刀,牙兵里发话的队正觉得这在这荒野里救下的年轻郎君怕是来历不凡。

  好几个牙兵扯下身上披风将人仔细裹上后放在马背,朝着前方顶风冒雪上了山。

  被横放在马背上的沈光是被颠醒的,漫天的雪花打在脸上,让他头脑为之清醒,可是酸疼的身体却虚弱至极,他能依稀看清楚四周那些牙兵的身影,也能听到他们谈话,可是却发现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

  默默观察四周,沈光发现全是白茫茫的一片,驮着他的马匹似乎是在上山,想起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他只觉得匪夷所思。

  沈光是个古战和兵击爱好者,从大学时就参加武馆训练,等到工作后,他几乎把所有的收入都用在了置办甲胄和兵械上面,这回他本是参加圈内大佬办的的兵击比赛,在和田市郊区的赛马场上和来自国外的同好打马战。

  谁料到天有不测风云,突如其来的大风沙后,沈光再睁开眼时,炎夏五月已是天寒地冻,大雪纷飞。他牵着马在荒野里独行,最后战马滑落大坑摔死,而他也被冻得去了半条命,只能学着电影《荒野猎人》里那般,藏身马腹取暖活命。

  天空里风雪渐歇,队伍也停了下来,沈光努力看去,只见前方似是座寺庙,这时候牙兵们纷纷下马,沈光连忙闭上眼睛,这些人虽救了他,可是语言不通,再加上他心头有疑惑,唯有先装作昏迷不醒。

  牙兵里有人敲响寺院大门,这座赞摩寺,离西城五十里,是于阗王室供奉辟支佛的大庙,寺里的主持方丈来自长安青龙寺,是位修持密宗的大师,佛法高深,慈悲为怀。

  很快,寺门打开,看到来的是镇守使身边的牙兵,开门的小沙弥见怪不怪,领着一群披甲挎刀的军汉们进了寺院,另外还喊了师兄们过来帮忙牵马。

  “法能大师呢,咱们路上救了位郎君,还得大师帮忙瞧下。”

  队正朝小沙弥道,这赞摩寺里,也只有方丈法能大师懂得歧黄之术,他们救下的那位郎君只剩下半口气,要是回西城,指不定就死半道上了。

  小沙弥闻言转身就跑,不多时赞摩寺的主持法能大师便匆匆而至,这时牙兵们已将人抬进了平时镇守来赞摩寺礼佛时下榻的精舍。

  解开层层披风,看到浑身上下血迹尚未完全干涸的身躯,法能大师念了声佛号,看向边上的队正,然后牙兵里有机灵的连忙说起他们捡到这位郎君的经历。

  “阿弥陀佛,这位郎君福泽深厚,命不该绝。”

  法能大师闻言不由感叹,然后搭上沈光手腕,仔细地诊过脉,起身又在沈光身上摸了圈,发现虽有多处淤伤,但没有伤到筋骨,才朝牙兵们道,“脉像无虞,只是需得卧床静养。”

  “诸位且先休息,这位郎君,老衲会好生照顾。”

  “多谢大师。”

  队正领着牙兵们告退,等雪停了,他们在寺中修整番后,还得带着那头雪豹回西城复命,以后有的是机会来看这位郎君。

  傍晚时分,两个小沙弥端着烧开的热水调温后,将沈光身上干涸的血渍擦了个干干净净,法能大师才为沈光身上淤伤的地方上药,接着让小沙弥为沈光换上寺里生得最长大的僧人穿的中衣,方回了禅房休息。

  精舍里,只有一盏油灯如豆,散发着昏黄的光芒,随着离开的小沙弥合上房门,沈光睁开眼睛,房里有股淡淡的檀香气味,他看向四周,没有桌椅,只有几只蒲团和极矮的案几。

  胸口上压着的被子又厚又沉,被面是粗糙的麻布,沈光用力摸了把,只觉得里面硬得扎手,那种触感绝对不是棉花,倒像是稻草。

  墙壁上挂了几幅字画,离沈光最近的那副,他勉强能看到落款的字迹,但灯光太暗,只分辨出最末那几个字。

  “开元二十三年……”

  口中低喃自语,沈光想到白日里自己听不懂那些牙兵言语,忽地恍然大悟,他也许真的梦回千年,照画上所题,眼下应是盛唐开元二十三年以后,而唐时的语言发音是中古汉语,和后世大相径庭,难怪他听不懂。

  恍惚间沈光想起父母,不由悲从中来,不知道自己失踪后,父母要承受如何的哀痛,但愿弟弟能好生侍奉二老,胡思乱想间,越发疲惫的沈光再也撑不住,很快便昏沉沉的睡去。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唐土万里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唐土万里》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唐土万里》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唐土万里》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