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中偏爱

命中偏爱

作者:九兜星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都市小说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16 10:18:03 人气:448

命中偏爱简介:【1】 温凝二十岁那年,被接回寒城江家,履行婚约。 婚后卑微又讨好地陪了江恕半年,到头来也没能焐热他的心。离开那晚,暴雨寒风,小姑娘抱着腿蜷缩在凉椅上,清瘦的小脸冻得苍白。 不远处的车里,助理忐忑开口:“江总,我去把太太接回来吧?” 男人冷冷勾唇,闭眼假寐:“吃点苦头长记性,受不住了自己会回家。” 江恕第一次失了算,那晚过后,连她的声音都没再听到过。 几周后。 江恕接到妹妹在酒吧惹事,要求家属保释的电话。 男人满不在意:“别放出来了,关着吧。” 江檬檬听到忙喊:“哥!我小嫂子也在这!和我一起关着呢!救救我们!” 江恕一下坐起身:“你让她给我说句话。” 温凝别开脸:“不说。” 男人瞬间哑了嗓:“等我,马上过来。” 【2】 后来,寒城太子爷屈尊参加恋爱综艺,温凝被迫搭档。 男演员向温凝搭讪,江恕眸光深谙,就差把占有欲写在脸上。 却被黑粉骂成 ——“江总嫌弃得要死,全程黑脸,恨不得立刻封杀温凝走人” 当晚,节目事故音频流出霸屏热搜。 男人音色微沉:“凝凝,你是我的。” 温凝:“我早就不是你的了。” 弹幕屏息,都在等着这薄情寡性的男人发怒。
命中偏爱最新章节:100、谢谢你

《命中偏爱》章节试读

  八月初,沿海首富寒城江家举办了一场隆重的婚礼。

  无数寒城上流人士削尖脑袋往这场婚礼上凑,美名其曰婚礼,可在大多数权贵眼里,江老爷子为太子爷大办喜事,这是和江家攀攀关系的绝好机会。

  婚礼当天,温凝紧张得控制不住发抖。

  徐妈跟在她身旁,一遍又一遍提醒她一会儿进场的流程,时不时还替她整理整理华丽繁重的裙摆。

  这段时间江恕一直在国外,一直到试穿婚纱那天都没回来,温凝低着头微红着脸,不住地去想,一会儿江恕见到她穿婚纱的样子,会是什么表情。

  正式入场时,温凝深吸了一口气却还是忍不住心跳加速,洁白的头纱垂在面前,细闪的钻坠勾勒出完美的锁骨线条,盈盈可握没有一丝赘肉的细腰立刻吸引众人注目。

  忽地一阵柔风将她的头纱微微掀起一瞬,少女面庞的娇俏稚嫩引得周围人倒吸一口气,莫名停下了交际声,而后满厅寂静。

  寂静之后便是带着颜色的交头接耳,江家三少不愧沿海首富太子爷,上流圈子里名媛千金一个不要,往外一带便是金屋藏娇的真绝色,小姑娘看着年纪很小,除了漂亮的皮囊,估计手段也是厉害得无人能比拟。

  贺家少爷贺呈自小和江恕关系好,几个人混着一起长大,昨天从自家父亲嘴里知道他恕哥要结婚,今儿赶了个大早,坐在了头排。

  方才人人只顾着惊叹,他便立刻手忙脚乱掏出手机来对着温凝猛拍,白纱只撩起一刻,照片拍得朦朦胧胧,可温凝那勾人的气质仍旧无法掩盖。

  贺呈选了两张照片往哥们儿几个的微信群里发,首先就@江恕。

  【图片.jpg,图片.jpg @江恕】

  【恕哥!!不厚道啊!结婚居然都没告诉我?!!还是我老爹说了一嘴,咱们还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吗??】

  【不过恕哥,您这藏得可真够深的,嫂子太绝了,难怪你藏着掖着,什么时候带出来认认人?!!】

  江恕没回,后边跟了兄弟们一排的“卧槽”。

  除开贺呈,其余几个更是连江恕今天大婚这件事都没听说过。

  更荒唐的是,大婚本人江恕,压根就没来到婚礼现场。

  贺呈才刚在群里喊了几句,礼堂便起了异样的骚动,婚礼进行曲骤停,来宾窃窃私语声四起。

  “新郎怎么还不来?”

  “江家这么大的事,不可能出这种岔子的……”

  “卧槽你们看江老爷子脸都黑了,这江家三少估计是真放大家鸽子!”

  “这也太狂了点,早就听说寒城太子爷天生傲骨,肆意狂妄,没想到居然能摆出这么大阵仗,谁的面子都不给……”

  “我的天那,我刚刚还在羡慕嫉妒恨新娘呢,这下脸都丢尽了,我要是她,我立刻从二十八楼跳下去。”

  “噗,你小点声……”

  贺呈抬头望了眼礼堂中间的温凝,小姑娘双手攥紧婚纱裙摆,孤零零一个人束手无策。

  江老爷子捂着心脏涨红着脸:“立刻把江恕这个畜生给我找回来!”

  贺呈在群里发消息的手都带着点抖。

  【恕哥,你他妈还是人??结婚你不来,丢新娘子一个人??】

  贺呈这二十多年见过江恕数不清的桀骜叛道,可如今这场面,他这辈子都没敢想过。

  **

  高空之上,私人飞机正驶向遥远的大洋彼岸。

  机内温度几乎低到冰点。

  真皮座椅上男人修长的手指有意无意地捏着山根,眉头微皱,棱角分明的侧脸尽是冷意。

  江恕身边的人向来训练有素,察言观色最是在行,这太子爷的狂妄狠戾刻骨铭心,心情不好的时候没人敢往枪口上撞。

  今儿是他大婚的日子,然而寒城江少一辈子肆意妄为,从不曾受过任何人约束,家里早年立下的婚约,他自然是不满意也不在乎的。

  舱内人人秉持着呼吸都是错误的原则一声不吭,却耐不住内线铃声不断响起。

  助理任天高太阳穴突突地跳,眼神不时往眼前这阎王脸上扫,心里默默起草离职申请八百字小作文。

  半分钟之后,男人懒懒地开了口:“接。”

  任天高一秒不敢耽误:“是老爷子。”

  江恕唇角不经意地一勾,嗤笑一声:“这次是心脏病还是脑血栓?”

  任天高:“……”

  一边是老祖宗,一边是太子爷,任天高一声不吭,只将眼神放向窗外层叠的云峦,琢磨着跳下去也许比呆在这好受。

  江恕声音缓且沉,一字一句清晰入了内线那头江老爷子的耳。

  老爷子气得不轻,一辈子攒下来的威严在这亲孙子面前丢个底儿掉,气都喘不匀:“江恕!你这个王八犊子!翅膀硬了就知道飞了?今儿要是敢不回来,江氏所有股份分你半个子儿都没有了!”

  “稀罕。”男人仍旧一声轻嗤。

  江老爷子知道这事儿绑不住江恕,他是真不稀罕,这些年这孙子在海外手段了得人尽皆知,身家早已不是江氏可比拟。

  “我是王八犊子,那您是什么,王八老子?嗯?”江恕懒懒地换了个姿势,西服精致笔挺衣冠楚楚,就是说出来的话不像人话,“不带您这么批评自己的。”

  任天高:“……”

  江恕仍旧面色不改,没再多说一句便直接撂了电话。

  手机里微信群震个不停,他随意点开,原本漫不经心的眸子忽地睨着屏幕里照片上少女白皙透亮的蝴蝶骨背,喉结不自觉地上下滑动了一下,点了个保存,而后皱着眉扫了眼那后背大开的婚纱,哑着声暗骂了声:“操。”

  **

  “……是江恕吗?”

  夜里十二点多,温凝再次从零零碎碎的梦中惊醒。

  她穿着一身宽大的棉质T恤,在床上蜷成一小团,后背被汗水浸湿了一大片,双手攥紧了被角,脑袋昏昏沉沉,呼吸极不安稳。

  待她稍稍平静下来,才抱着被子缓缓坐起身,茫然地环顾四周。

  柔软的床榻、触感丝滑的被褥、头顶华丽的镶钻灯具,甚至触手可及的名家雕塑,都与她前十多年的记忆无法重叠。

  温凝在这住了两个多月,是江恕在寒城御乾湾的一处滨海别墅,别墅奢侈华丽纸醉金迷,与她从小到大住的破败村屋堪称是云泥之别。

  金屋藏娇,再适合不过。

  然而被藏了两个多月的温凝,却一连数日没有睡过一晚安稳觉。

  偌大的六层别墅,江恕不在,温凝自小没胆子,怕得够呛。

  过了一阵,她紧绷的神经才舒缓了几分,记起刚才迷糊醒来时,似乎听到房间外有不小的动静,她深吸一口气,壮着胆下了床。

  趿着客房里给客人准备的一次性拖鞋,温凝小心翼翼地摸着黑往卧室门边走。

  “是江恕回来了吗?”少女怯生生地问,嗓音里带着初醒时的软糯。

  回应她的只有厅堂里空荡荡的回音。

  她似乎不甘心,又往另一边的长廊走,廊道的尽头是西厨厅,越走近,隐约能看见光亮。

  温凝心下有些雀跃,眉梢都染上期待:“江恕,是你回来了吗?”

  “——啊!”

  话音刚落,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兀地响起,紧接着是碗筷餐盘砸碎在地上的声音。

  碰掉餐盘的是别墅里给厨师打下手的小女佣惠芬,她原本还一脸惊慌,见到是来人是温凝,这才定了定神。

  缓了几口气后,忽然脸色一变,皱着眉头对温凝毫不遮掩地责备道:“你大晚上的不睡觉,瞎跑出来想吓死谁?!”

  温凝被骂得一怔,习惯性地蹲下身去替她收拾满地陶瓷碎渣,她大半夜壮着胆子出来,莫名被指着鼻子骂了一顿,也没找到心心念念的江恕,此刻心神不宁,一个没留神,手掌虎口处被破碗裂口割出了一道口子。

  她自小被欺负着长大,身上大大小小的伤不断,这点小口子倒不觉得有什么,只是血从虎口处溢出来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渗人。

  惠芬紧张地往后退了几步和她拉开距离,说话有些结巴了:“这可是你自己割到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啊!你别赖在我身上!”

  见温凝并没有要追究的意思,惠芬舒了口气。

  她原本要趁着半夜没人,来西厨厅偷点白天没用完的食材倒卖给酒店,哪里想到会遇上半夜不睡觉的温凝。

  好在这是个不受宠的主,婚礼当天直接被男人放了鸽子,成了整个寒城上流圈的笑话。

  两个多月前,江恕将她带回别墅之后便丢她一个人在这,甚至连带她来的第一天,都没有陪同她一起进门。

  过家门而不入,六十多天不闻不问,怎么看都不像是真正的女主人少奶奶该有的待遇。

  甚至连个小情人或是暖床的工具都算不上。

  大抵是方才的动静太大,惊扰了住在一楼佣人房的老管家徐妈。

  徐妈对温凝这个乖巧胆小的丫头倒是喜欢照顾得紧,睡眼惺忪寻着光过来,看见温凝手上的伤便紧张得不行,一下子什么睡意都没有了,偏头严厉地瞪了眼干站着的惠芬,忙找来药箱给温凝包扎。

  “哎哟,怎么弄的,伤口还挺深的,温小姐您忍着点,酒精消毒会有点儿疼。”徐妈满脸关心。

  温凝眉眼恬静,心下很是动容,她寄人篱下惯了,也没见过父母,从没被人这么紧张过,以往的伤远比这个严重,顶多冲冲水,忍着疼慢慢挨,酒精味都鲜少闻过:“没事的,小伤不疼,睡一觉就好了,徐妈您别担心。”

  温凝笑了笑,徐妈没听她的。

  “小丫头皮肤嫩着呢,哪有不疼的,万一没养好再留下疤就不好看了,注意着点,这几天都别碰水,徐妈盯着每天给你换药昂。”

  温凝点点头,道了声谢,想想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估计也留了不少,以往不在意,倒是刚刚徐妈说的话提醒了她,万一江恕看见了,会不会嫌她不好看啊……

  想到江恕,她又开口问:“江恕他……快回来了吗?”

  徐妈没抬头,显然不敢看她的眼睛,随意扯了谎安慰到:“先生忙,咱们先生事业做得可大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也是正常,您别多心。”

  然而再忙,哪有婚礼都不回来参加的道理。

  **

  一整天,江恕都心不在焉,无论在做什么,脑海里总能浮现温凝穿着婚纱,一个人置身礼堂的模样。

  明明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丫头,却莫名对了他的味儿。

  手机适时响了,江恕扫了眼号码,是御乾湾别墅打过来的,男人抬抬眸,接了起来。

  温凝已经重新睡下,电话那头是徐妈。

  “她挨欺负了?”他本就被温凝那张照片惹得心痒了一天,此刻眸色森冷,“哪个孙子动她的。”

  徐妈心疼温凝,一五一十说了。

  挂了电话,江恕微皱着眉头给任天高打了个电话。

  江恕:“回国。”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命中偏爱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命中偏爱》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命中偏爱》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命中偏爱》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