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想和霸总离婚[重生]

今天也想和霸总离婚[重生]

作者:橙子蛋挞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16 09:37:01 人气:2014

今天也想和霸总离婚[重生]简介:今天也想和霸总离婚[重生]最新章节,今天也想和霸总离婚[重生](橙子蛋挞)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由网友提供。乐清凌一出道就爆红,却英年早婚退了圈。 粉丝看到男神找的是身家百亿还长得帅的秦哲,含泪祝福。 时隔五年,这一对低调夫夫再上热搜,是“乐清凌车祸去世”的噩耗。 弟弟公布了乐清凌的微博小号,里面全是爱而不得、在婚姻中唱独角戏的失落。 粉丝暴怒,想骂渣攻却被下一条新闻炸懵了: 秦哲自杀身亡,与乐清凌去世只差了一小时。 * 乐清凌懂得这一场婚姻是各取所需。 秦哲应付家人,他放不下初见的心动,想慢慢融化这座冰山。 五年过去,秦哲依然高冷,娱乐圈也没了他的立足之地。 乐清凌觉得不能更惨的时候,被失控车子撞倒了。 他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跟秦哲领完证的那天下午。 乐清凌:“离婚吧。你说过一年内可以反悔。” 秦哲却温柔哄他: “我做错了什么?你说,我马上改。” * 乐清凌:???他疯了? 秦哲:不,是重生了。 —— 双重生,追妻火葬场。 同性可婚背景。 6.10入V,有三更掉落,希望小天使继续支持=3=
今天也想和霸总离婚[重生]最新章节:49、新生

《今天也想和霸总离婚[重生]》章节试读

  深夜,乐清凌还站在窗边等着。

  夜风刮在脸上有种发疼的冷,他浑然不觉,保持正面对着的姿势。

  乐清凌想要盯着院门,不在乎这些。

  他在等凌晨2点不回家也不给任何通知的丈夫。比起焦灼的心情,寒冷和疲累不算什么。

  乐清凌不舍得眨眼,定定看着那一扇紧闭的院门。

  院门是被路灯照出了不近人情的金属光茫,花纹华丽繁复。

  乐清凌看得仔细,连上头的花儿转几个圈都看清楚了。

  他要让自己的大脑忙起来,无暇去想刚才收到的视频。

  他失败了。疲累的眼睛忍不住眨了一下,便让那个视频有机可趁浮现在脑海中。

  视频是饭局后合影的插曲。影帝踉跄了一下,秦哲伸手搀扶。

  扶的是腰,用的是戴着婚戒的手。

  那个影帝,是他最不喜欢的文若羽。

  文若羽曾经踩着他上位。小小新人,捡了原本属于他的角色还嫌不够,用他说过的“以家庭为重”做梗,反复博关注。

  乐清凌想起那张虚伪的笑脸就感到不适。

  他不知道秦哲要跟文若羽见面,也不知什么饭局需要喝到凌晨2点。

  饭局中,秦哲在做什么?会不会像视频里那样笑着与文若羽交谈,挨得很近?

  乐清凌想打电话问一问,要拨通时停下了。

  能说什么呢?秦哲身边那么多人盯着。

  他等了五年,多等这么一回又会怎么样呢?

  乐清凌叹了口气,收起手机继续在窗边苦等。

  终于,外头传来院门打开的声响,秦哲的车子缓缓驶入。

  乐清凌松了口气去门口迎接,迈出一步,才发现腿脚因为久久站立感到酸痛。

  他急于见到秦哲,咬咬牙不休息,用发软的步子走到家门前。

  门口一开,室内的暖光照亮了昏暗的院落,也叫他看清了车前的两人。

  秦哲瞥来一眼,面上表情没有变化。

  还不如开车门的助理来得热情。助理起码会出于礼貌,冲他笑一笑。

  乐清凌好不容易燃起的热情,因为秦哲那一张凝着冰霜似的脸熄灭了。

  他低下头,借着整理地毯的功夫调整表情。

  他告诉自己:有外人在,不要吵架。

  乐清凌收拾好了不悦,再抬头又是一张笑脸,“回来啦。”

  秦哲只瞧了他一眼,没有回应就走进了屋子。

  擦肩而过时,乐清凌感觉到了秦哲大步走路带来的一阵风。

  轻轻的,衬着秦哲漠然的侧影却比夜风还要冷。

  乐清凌暗自叹气,用挺慢的速度关上门。

  慢一点,他才能压住心里的烦躁,不搞出摔门的声响。

  他缓了一会儿,按着往常那样对秦哲嘘寒问暖,“很累吧?今天怎么这么晚。”

  秦哲的回答还是很简单,“谈公事。”

  乐清凌走过去,顺便看了一眼窗外。

  外面的助理上车,车子转弯加速,开离了能够察觉屋内情况的范围。

  很好,可以谈话了。

  乐清凌没了顾忌,直接问,“你见了很重要的人吗?”

  他想用温柔的嗓音,却克制不住要问个明白的急切。

  秦哲转头看来,面上终于有了波澜,“你听说了什么?”

  乐清凌也不拐弯抹角了,“秦蒙发了视频。我看到文若羽感觉有点奇怪。你又对电影项目感兴趣了吗?”

  秦哲只回答了一个字:“嗯。”

  态度漠然,敷衍了事。

  乐清凌感觉火气隐隐要往上冒,深吸一口气才压住了,“为什么?你以前没碰过这样的项目。”

  秦哲没有被他挤出的笑脸骗过去,“你怎么关心公事了?”

  “因为我听说项目里有文若羽。他喜欢炒作,有过争议大的偏激行为。电影项目这么多,你没必要选一个有不安定因素的吧?”

  乐清凌不希望秦哲与文若羽有交集,但不说出自己的私心。

  公私分明的秦哲也不会在乎他的感受,他只能像是秦哲的助理一样,藏好情绪提“方案”。

  乐清凌忍着不悦,好好地劝。

  秦哲听了,却还是那一个敷衍的回答,“嗯。”

  乐清凌听着,感觉心里的火怎么也压不住了,“你这是答应了?”

  他一把拽住了要上楼的秦哲,声音陡然升高。

  秦哲累了一天又有点醉意,差点站不稳。

  那双墨黑色的眼睛染上了愠怒,开口变成了显然的不耐烦,“非得今天闹?”

  乐清凌听到“闹”字,也忍不住回怼,“非得是文若羽?”

  秦哲挣开了他的手,抚平衣袖拉扯出的褶皱。

  动作不紧不慢,让衣服恢复了平整,也让自己变回了平日的冷静漠然。

  “我看的是整个项目,不能因为你讨厌文若羽做出随意的决定。”

  “我确实讨厌文若羽,但没有无理取闹吧?”

  秦哲只说,“我会好好考虑你说的话。”

  乐清凌没想到忍着恶心提建议会被看成“闹”,不满地看着秦哲。

  秦哲没有与他对视的闲心,“我累了,想休息。”

  说完,秦哲自顾自走上楼,向着客房的方向。

  他们第一次分房睡,竟然是因为文若羽。

  乐清凌看着秦哲果断回房的背影,自嘲一笑。

  五年了,他忍着不满装维持表面和平,就不累了吗?

  他知道自己确实在借题发挥。

  生那么大的气是因为文若羽可以与秦哲比肩,自己却困在冷漠的婚姻里难以脱身。

  乐清凌累极了,想逃离这个困境。

  他没有跟着秦哲上楼,大步走向房子的大门。

  他满心想着离开,一口气往外走。

  毫无方向也毫无准备,走到了院门前才发现自己的狼狈。

  没换鞋,没拿车钥匙,身上穿的是特别单薄的家居服,完全挡不住寒凉的夜风。

  乐清凌回头瞧了瞧,见到二楼主卧窗户透出的灯光就放弃折返。

  现在走回去被秦哲看到,太没面子了。

  他还拿着手机,不至于到束手无策的地步。

  他约了一辆车,走到附近树下供人休息的长椅就开始傻等。

  这片都是别墅,白天人就少,此时更是静悄悄的。

  乐清凌等了一会儿便觉得自己这样怪惨的,拿出手机,看看别处的热闹来打发时间。

  他习惯性地打开了微博。

  微博登录的是冷清的小号。积累了几千万粉丝的大号早就弃用了。

  乐清凌把小号当成吐黑泥的地方,心情不好,又有了写一条发泄的冲动。

  他打了个“我”字,看到输入法智能地联想出常用的搭配。

  “我做好饭了。”

  “我都行。”

  “我不介意。”

  乐清凌看着,觉得以秦哲为中心的自己真可笑。

  他没了吐黑泥的心思,发出去只有六个字。

  【我不想回去了。】

  乐清凌发完这条微博就往后一靠,闭目养神。

  长椅硌得慌,他又是没法宁静的状态,闭眼还留心附近的动静。

  车子引擎声响起,他想着网约车终于到了,起身看了看。

  乐清凌发现那辆车子丝毫没有减速时,躲不及了。

  被撞的瞬间,极致的疼痛袭来。

  乐清凌疼得意识模糊,甚至产生了幻觉。

  车灯似乎变成了聚光灯,他似乎回到了万众瞩目的舞台上。

  附近有人赶来,尖叫出声。

  他最后得到的尖叫声啊……

  乐清凌忽而失去了挣扎的力气,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

  乐清凌睁开眼,看到的是房间的天花板。

  他抬起手想揉眼睛,才有动作就记起了车祸的记忆。

  他……得救了吗?

  乐清凌愣愣地看向自己的手,发现另一处不对劲。

  手臂光滑无伤,不是最后看到的那样血肉模糊。

  乐清凌懵了懵,抚上自己的脸感受着指尖温热的触感。

  下一秒,他用劲狠狠掐了下脸颊,疼得嘶一声。

  会痛,这一切不是梦!

  乐清凌猛地坐起身,看向床头柜的时钟。

  XX年2月22日,14:13

  五年前?!

  乐清凌伸手一捞,把电子钟举在眼前仔仔细细地看。

  没错,五年前的时间。

  电子钟方方正正表面冰凉,硌手不好拿,连着的电线扯出混乱。

  一切微小而真实的细节都说明着——

  他重生了。

  乐清凌呆住一瞬,便被劫后余生的狂喜淹没。

  他不仅没死,还回到了五年前领证的那天!

  他一辈子都记得那天的事情:秦哲不肯耽误上班,开完会才与他会合。他们赶在民政局要下班的点办手续,拿到结婚证已经是下午4点多。

  现在是2点,他和秦哲还没有结婚。

  他可以后悔,远离那一个五年都不动心的男人。

  乐清凌感觉到了重生之后的另一个惊喜,掀开被子,找手机给秦哲打电话。

  随着他跳下床的动作,一个东西啪嗒落地,发出了轻微的响声。

  乐清凌望过去,见着了一抹刺眼的红色突兀地现在地毯中央。

  这个颜色,这个大小,这个质感,难道是……

  乐清凌捡起了那个红通通的玩意儿,被封面“结婚证”三个大字刺了眼。

  他颤巍巍地翻开,看到里面的合照便感觉最后一丝希望也碎了。

  过去的他已经和秦哲领证盖章,美滋滋在里头笑。

  “靠!”乐清凌忍不住骂出声,像是被烫了手似的一把扔开。

  无辜的红本本再次掉落在地,正面朝上,印着的“结婚证”金色字体在灯下闪着光,亮眼又喜气。

  乐清凌觉得碍眼,扔个枕头挡一挡。

  他缓了会儿,便感觉一个坚定的想法浮了上来。

  “我要离婚。”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今天也想和霸总离婚[重生]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今天也想和霸总离婚[重生]》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今天也想和霸总离婚[重生]》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今天也想和霸总离婚[重生]》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