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竹马结婚后我太难了

和竹马结婚后我太难了

作者:士多梨籽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15 20:44:06 人气:94

和竹马结婚后我太难了简介:【文案】慕馨早年与沈越立下狗血约定――四年后你未娶我未嫁就扯证结婚。四年后沈越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她,意简言骇的:“我在你寝室楼下,记得带上身份证和户口本。”钢印一盖,婚就结成了。两人的感情好像突然坐上了加速器,没有丝毫违和感,过了很久,慕馨才想起来问沈越:“你为什么跟我结婚?”沈越:“不是你先表的白?”好像是这样的。【小剧场】1:某天,慕馨窝在自家男人怀里特别矫情的怨声连连:“都说男人结婚后就会变坏,你看你也不外乎这样!这个不准那个不让,越来越没有耐心,动不动就凶我,还经常板着个脸吓唬人!我告诉你,你再这样下去,我就――”沈越一拧眉,捏起她的下巴,双眸勾勾的凝着她瓷白的小脸,“你就怎样?”“……我就努力再忍忍。”2:微博大号备受关注的原因,慕馨一直努力经营自己的微博小号,然而小号更新的内容只有一样:20xx年xx月xx日,今天也是期待沈总追妻火葬场的一天。某天,沈越拿着截图证据撂在她面前,她很可耻的……腿软了。???她什么时候掉的马!!!3:慕馨听过最动听的一句情话,来自沈越――你是被我安安稳稳爱着的人,可以大胆做任何事。
和竹马结婚后我太难了最新章节:34、第34章

《和竹马结婚后我太难了》章节试读

  夜正浓,外边的天色越发阴沉,轰隆雷声接踵不断。A市地标酒店最高层,富丽堂皇的大厅里人来人往,光影角逐,与外面的恶劣天气大相径庭。

  今晚是“鼎尚”娱乐太子爷举办的活动晚宴,场面空前盛大,宾客上千,人人都是盛装出席,三五成群高谈阔饮,觥筹交错之间,风云暗涌。

  这无疑是上流社会的一场盛宴。

  慕馨站在点心长桌边,火焰红的裙子甚是夺目,裙摆落在脚踝,中部收腰的位置左右镂空,露出一段惹人垂涎的嫩白腰肢,引得周围所有男人的虎视眈眈。

  水晶吊灯折射下来的光色华丽璀璨,她眯眼,越发兴味地摇曳着高脚杯,唇角微微勾起,目光一瞬不瞬地望着十二点钟方向的男人。

  那人身形修长,给人很深的压迫感不止,身材比例也是完美的宽肩窄腰大长腿。从这个方向望过去只能看到他半张脸,五官轮廓都很坚毅,棱角分明透着凌厉。灯光下的他泛着点点的光芒,俊雅矜贵,举手投足间都是成熟的男人味道。

  无端招来一群女人如狼似虎的眼神。

  还有各种各样的议论纷至沓来。

  “那个就是沈氏集团的CEO沈越呀?居然这么年轻!”

  “他可不止年轻,还好脸好身材呢!你看这身材比例这深邃五官,可不就是妥妥的男模滤镜加帅哥滤镜么!”

  “这些都不止!你们听说过没?他先前在华尔街风生水起,上年全权接手沈氏,短短几个月时间不仅把沈氏轻松掌握在手里,还把A市的老旧格局打破,硬是夺了头筹,现在连市长都要给他三分薄面!”

  “哎,你小声点!”

  “总之,关于他的传说还有很多很多,能跟他攀上一星半点儿的关系准能后世无忧!”

  慕馨漫不经心听着,时不时举杯轻啜一口酒,表情无波无澜,仿佛她们口中的男人跟自己没半分关系。

  贝琪姗姗来迟,脸上大写的郁闷,“这见鬼的天气,白白糟蹋了我一套礼服!”

  说着瞅了眼慕馨,“你躲这干嘛呢?”

  慕馨用指腹捏着的高脚杯遥遥一指,“喏,沈越也来了。”

  贝琪隔着人海望过去,被众人簇拥着的男人,身高和气场都最显眼,她一眼识中,瞬间倒吸一口凉气,吓得不轻,“他怎么也在?”

  慕馨耸了耸肩,“我不知道。”

  算算时间,俩人已有一个多月没见了

  领完证的第五天,沈越就要去国外出差,他问慕馨要不要一起去,顺便把蜜月度了,慕馨表示不太想去,他也没勉强。

  如果不是在这里看见他,慕馨还以为他仍在大洋彼岸。

  隔着不算远的距离,慕馨清楚地看见沈越的身边环绕着一堆男男女女。朝他敬酒的女星是圈中大腕,此刻颔首弯腰,胸前敞露的半球几乎要贴在他手臂,一双眼睛明目张胆的递送秋波。

  “琪,你说这里有多少个女人想把他当床睡了?”

  “要算上你吗,沈太太?”

  “我已经睡到了。”

  贝琪哈哈笑,目光落在那群叽叽喳喳的名媛身上,提醒她一句,“狐狸精都想吃唐僧肉,你呀把老公看牢些!”

  慕馨不以为意,“他那狗脾气谁受得了。”

  也就她好脾气,忍了十多年。

  那边沈越抬了抬头,不经意间看到慕馨,视线跟被吸了磁的铁似的挪不开。

  他周围的人都齐刷刷朝慕馨的方向看过来。

  慕馨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对那边一直看过来的注目礼浑然未觉,“我得回去了。”

  贝琪:“我刚来你就走?”

  “回去做侍寝准备。”

  “……”贝琪挥挥手,“好吧,我先过去跟我爸打声招呼,你门口等我,车就停在那。”

  慕馨点头,正准备放下杯子,身后有异动,她扭头一看,是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不认识的,来搭讪的。

  男人端着酒,斯文得体一笑,“这位美丽的小姐,我是否有幸跟你碰个杯呢?”

  开场白是真的老掉牙。

  慕馨微微一笑,与他碰了下杯,浅酌一小口。

  男人很给面子的一饮而尽,末了再取一杯握在手,“我叫乔勋,怎么称呼你?”

  “姓慕。”

  “慕小姐,很高兴认识你。”他把手中的名片递过来。

  出于礼貌,慕馨接过那张白色烫金名片。

  乔勋似获鼓励,开始侃侃而谈。

  慕馨没有聊下去的兴致,换了只手握酒杯,左手无名指上圈着的小玩意在明亮灯光之下璀璨夺目,熠熠生辉。

  乔勋表情微变。

  “你……”

  “结婚了。”

  ……

  与里面纸醉金迷的雅静不同,外边——十二级台风带来的磅礴大雨气势逼人,电闪雷鸣暴风骤雨,淹没天际般的轰动。

  一出酒店慕馨身上就被溅了一身的水汽,温度骤降,冰凉的雨滴溅在裸露的肌肤上,凉意蚀骨。

  慕馨下意识拢了拢双肩,冷得直哆嗦。

  门口停着黑色车子突然开了大灯,大灯只闪烁了一下,她被闪得眼前一花,却还是认出了那辆车。

  迈巴赫S680,连号的车牌数字格外嚣张。

  车子后座车窗降下半截,里头的人一张轮廓分明的脸极具冲击力,桃花眼微微上挑,不动声色也能挑出几分潋滟来。

  沈越指间夹了根香烟,手臂探出来抖了抖烟灰,火光明明灭灭,他表情寡淡,一口口吸着烟,烟雾吐出来,随风飘散,他也不说话,目光带着审视落在她身上,气场强而冷。

  没想到会遇到他,慕馨脑袋有点怔,反射弧都长了不少。

  沈越望着她精致的锁骨以及半隐半现的腰窝,眸色沉沉。

  四目相汇,两相对峙之下又一辆车闪了大灯,是贝琪的车,紧接着包里的手机进了一条信息。

  佩奇:【二十多年的友谊,在压倒性的恶势力面前脆弱得不堪一击。小别胜新婚,宝,祝你有个美好的夜晚,么么!】

  没人性的猪队友!

  慕馨噼里啪啦敲下一段文字谴责她,还不等她发送过去,男人没耐性的嗓音响起:

  “还不过来?”

  “……”

  狗男人,凶什么凶!

  车子平稳疾驰,慕馨坐进来时,司机已经把挡板升起来了,沈越膝上放了台笔记本电脑,眼睛只盯着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折线图,看都没看她一眼。

  好歹夫妻一场,居然将她视若空气。

  慕馨决定也将他当空气,头刚扭到一边,一个阿嚏就毫无征兆地打了出来。

  司机听见了,周全地问:“需要把温度调高一点吗,太太。”

  “不——”

  “需要。”

  清冽的男嗓,不容置疑。

  慕馨眼睁睁地看着司机打开空调。

  盛夏时分,居然开了暖气,慕馨刚觉得大题小做,下一秒又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出来。

  绝对是有人在想她,一定不是她感冒。

  慕馨使劲搓了几下鼻子通气,用眼尾暗戳戳扫视旁边的男人,男人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在屏幕上,没有分半点给她。

  天杀的资本家,没有感情的工作机器!

  她当初一定是脑子锈掉了才屁颠颠跟他去民政局扯证。

  越想越气,她故意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企图干扰这个不懂关心老婆的钛合金直男。

  男人不咸不淡扫过来一眼,慕馨立刻安静如鸡,端端正正坐得笔直,连呼吸都变得谨慎起来,几秒之后她在男人算不上善良的目光中讨好一笑,“我感冒了。”

  沈越面无表情地抽了两张纸巾,直接摁在她脸上。

  “擦干净。”

  慕馨咬牙切齿地拨下粘在她门牙上的纸巾,粗暴地揉成一团,真想砸在他万年不变的扑克脸上。

  也就只敢想想。

  要真做出来,明天的太阳就跟她无缘了。

  车子上了高架桥,桥上车龙看不到尽头,炫目的红色车尾灯一闪一闪连成一片,在夜幕与雨幕的交织下闪烁着诡谲的光。

  沈越收起电脑,捏着眉心缓解疲惫,另只手伸手将慕馨揽过来,修长的手指随意挑起她的一撮头发缠在指间把玩。

  慕馨觉得他在逗狗玩儿似的揪她头发,不由偏了偏头,忽然头皮一疼。

  “再躲?”

  “疼!”

  “不躲能疼?”

  “……”

  “喝酒了?”

  两人靠得近,她身上有股酒味,混杂着淡淡的沐浴露馨香,倒是不难闻。

  慕馨避重就轻,“果酒。”

  沈越轻嗤:“撒谎,当我没看见?”

  “你不也喝了?”她整张脸怼进他领口,动鼻子嗅了嗅,夸张地皱眉,“味道比我浓多了。”

  沈越拨开她钻进衣服的脑袋,目光略一抬高,就看见了她腿边的那张小卡片。

  “那是什么?”

  慕馨“唔”了一声,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是那张还没来得及扔掉的烫金名片。

  “刚被人搭讪的!”她得意地在他面前挥了挥名片,故意的:“咦,开公司的呢,跟你一样的呢!”

  哼哼,让你整天摆张不讨喜的臭脸,让你不懂欣赏妻美,她也很有行情的好不好!

  沈越神色如常,缓缓看了她一眼,表情都没变一下,“扔了。”

  “为什么?”

  “有点已婚妇女的自觉。”

  “你才妇女!”

  这话一出,脑袋就挨了一记,疼得她呲牙咧嘴。

  “你怎么打人呀!”

  沈越颔首,目光沉沉凝住她,“我不是跟你商量。”

  慕馨听了却是哼了一声,“我要留着。”

  “留着做什么?”

  “自有用处!起码能证明我行情还不错!”她想了想,又忍了忍,但没忍住,“当然,比不过沈总今晚的威风!”

  沈越再次屈起指头,慕馨心里咯噔一跳,眼疾手快地赶紧抱头自保。

  “我错了,错了,错啦!”

  “哪儿错了?”

  “不该在你面前嘚瑟。”

  “还有呢?”

  “不该口无择言。”

  沈越垂眸睨着底下没胆的人儿,无声一晒。

  还跟以前一眼,一看苗头不对,怂得比兔子还快。

  慕馨鼓着腮帮怄气,就知道使用暴力吓唬她。

  生气没一会儿,酒的后劲就上来了,浑身软绵无力,眼皮子开始打架,她在他怀里蹭了个舒服的姿势,

  沈越挠了两下她下巴,“困了?”

  她觉得下巴痒痒,轻哼了一声。

  沈越拍拍她脑袋,“睡会。”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和竹马结婚后我太难了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和竹马结婚后我太难了》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和竹马结婚后我太难了》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和竹马结婚后我太难了》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