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奸臣们的团宠

我成了奸臣们的团宠

作者:多木多木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15 20:30:47 人气:59

我成了奸臣们的团宠简介: 颜妤带着她的老破手机一块穿书了,成了一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继妹更是视她为眼中钉。 身为京中大家族,吃穿用度却连平常百姓都抵不上。 当下最让颜妤发愁的是,整一大家子正打算让她假扮失踪的双胞胎哥哥去当官。 而原书中,她那兄长最后虽官居宰相,却是原书最大奸臣,被五马分尸,死状凄惨。 三观端正的颜妤虽眼馋大奸臣死前的风光,但她可不想死,再说她就一纯良小老百姓,怎么做奸臣。 眼前的破手机突然一亮。 [董卓、魏忠贤、秦桧、和坤……申请好友] 大奸臣们:其实我们一直想收个徒弟。 颜妤:……倒也不必。 后来,颜妤奸臣没做成,倒是学到了师傅们的各种基操,薅贵族羊毛发家致富。 那向来阴晴不定的暴君正拍着龙床喊她:“爱卿今日又要给朕什么惊喜?” 师傅们:上啊! 颜妤死死捂着钱袋子:真的没了,一分钱都没了。 阅读指南: ①1v1,sc,抠门搂钱精暴君男主vs能屈能伸钱袋子女主 ②男主只知道向女主伸手要钱,给女主花钱是为了下次要更多的钱。 没错他作为皇帝,非常的贫穷,但是男主不是吃软饭的(划重点)。 ③坚持日更不动摇~
我成了奸臣们的团宠最新章节:13、第一笔后宫生意

《我成了奸臣们的团宠》章节试读

  “朕以凉德,缵承大统,天下大旱,罪在朕躬,勿敢自宽。自今为始,朕敬于宫中默告上帝,修省戴罪视事……”

  掌司太监用尖细的嗓音念着罪己诏,身着冕服的帝王上过三炷香后便跪坐在蒲团上,冕旒遮挡住天子面容,窥不得表情如何,台阶下分四列排开,跪着有资历的臣子。

  气氛沉闷且焦灼。

  现北方大旱,赤地千里,饿殍遍地,祭祀求雨也实属无奈之举。

  丞相王闾拭去额头的汗,他眯着眼抬头看天上烈日,又瞧了眼蒲团上跪着的人,这主子可不个好耐心的。

  雍顺帝是出了名的难伺候,阴晴不定,更不信鬼神,今日这求雨仪式还是众大臣合力觐见才求来,顶头一个已成了替死鬼,迎了四十鞭,至今还在府里躺着。

  罪己诏念完一遍又一遍,骄阳依旧似火,没半点要下雨的迹象。

  陛下有华盖挡着泉水喝着不妨事,他们这群老臣被晒得可要了半条命了。

  他左看右看这群同僚,一个个没精打采,往日精心养护油光水滑的美须都打了绺。

  正想着,突地一道声音高昂起来。

  “望神器显灵,以之神力祝我大雍风调雨顺……”

  是陛下终于舍得开金口,捧着皇家至宝在高呼。

  群臣纷纷整肃敛容,齐齐匍匐叩拜——

  “祝我大雍风调雨顺……”

  “……”

  一番流程走下来,天空还是半点动静也无。

  雍顺帝眼头压着,眼神里的不耐被一旁的小太监瞧了去,后者擦了擦冷汗,赶紧接过至宝放回锦盒内,还未等扣上盖子,一道惊雷炸响至天际。

  众人惊喜地望向天空,青天白日里,闪电划破虚空,却将祭台劈得粉碎。

  场内一时大气不敢喘,各个面色僵硬,犹以雍顺帝表情最为难看。

  短暂沉默过后离得近的那小太监一声惊呼——“宝物失窃了!”

  雍顺帝目眦欲裂,将空了的锦盒一把摔在地上,怒喝道:“都愣着干什么,封锁消息!给朕找!挖地三尺也要给朕找到!”

  ***

  颜妤迷迷糊糊睁开眼,不待作何反应就被人一把推了出去。

  一方砚台直直向面部飞来,她惊骇地睁大眼,下意识闪避开,头脑立时清醒过来。

  她记得自己正负责收发快递,怎么一下子突然换了场景?

  颜妤不动声色地暗自观察,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人们,穿着古代裙袍的随处可见,穿裤子的一个没有,反观自己也是一身襦裙加身。

  周围环境亭台楼阁雕梁画栋,脚下青砖铺就,斜次里还种着两棵蔫巴的海棠树,颇有萧瑟寂寥古意。

  没有摄制组,没有摄像机,难不成她这是穿越了?那她的快递站点怎么办!

  想到花费所有积蓄承包的快递站点,颜妤就心痛。

  “颜妤,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穿着官服的男人双目赤红,厉声质问。

  被打断思绪,颜妤将意识回归现实,一大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纷至沓来,像是被人用手使劲地往里塞,胀得脑仁疼。

  谩骂声还在继续着,颜妤缓了半天才将脑内的突然增加的记忆捋清晰。

  她穿书了,原主也叫颜妤,不过是个小炮灰,爹不疼娘不爱,继妹更是视她为眼中钉,顶头还有个忙得不见人影的双胞胎哥哥。

  原主的过往在颜妤脑内晃过,虽身为京中大家族的千金,但自小被继妹栽赃嫁祸,原主性子懦弱,到头来过得连市井的普通百姓都不如。

  颜妤紧紧抿着唇,眸光发冷,本就天生冷淡的面容此刻更是像玉雕一般不带半分烟火气。

  她还没顾不上回答,挡不住有人替她回答。

  一袭白衣,五官清丽的女子上前一步,语气娇娇弱弱地煽风点火,“爹爹莫要发怒,姐姐不过一时糊涂,兴许是手迷了,这才昧下那皇家至宝,爹爹好歹是二品大员,陛下肯定会看在您的面子上不予多计较的。”

  她这么一说,穿官服的男人更是气得打哆嗦,指着颜妤鼻子痛骂:“我颜家哪里少你吃少你喝了,让你去做这样下作的事情,皇家至宝也是你能偷的?我为官数十载,一朝叫你丢尽了脸面!”说完犹不解气,四下寻摸可以砸人的物件儿。

  一旁的中年美妇赶忙去拍他的背,温声解语,“老爷消消气。”

  消化完记忆后,颜妤吐出口郁气,识得刚才说话的三人分别是这具身体的生父和继母继妹。

  俗话说“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这句话用在原主身上没差。

  原主生母早亡,亲爹颜启恩中年遇真爱犹如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不仅娶了带着拖油瓶的李氏,还将拖油瓶写进家谱改了颜姓,以“琴瑟”为名,寓意他与李氏的生活琴瑟和鸣。

  颜启恩在原书中可谓是大忠臣,在感□□上倒是愚笨得被女人耍的团团转,如今三人宛如一家三口,原主名正言顺的嫡女倒像是外来的。

  细细想来,她一个被继母苛待的嫡女,如何能有那么大的能耐能从皇帝身边偷东西,倒是听闻她这个继母前些年拜了总管太监为干爹。

  原主是这对母女的眼中钉,他们口中所说的偷窃皇家至宝,想来是这对母女为了弄死她耍的计谋,可惜被爱情蒙蔽双眼的颜父看不明白。

  继妹颜琴瑟适时给她上眼药,“姐姐你到了陛下面前好好认错,千万别让陛下迁怒于父亲。”

  颜父自然也担心自己的官途受到影响,看向颜妤的目光更是恨恨,不像是在看亲女儿,倒像是在看杀父仇人。

  官位和女儿,颜父很快就做出了选择,“我颜家没你这么丢人现眼的女儿,从今往后你是死是活与我无关!”

  颜琴瑟先是乍喜,而后歉然地看着颜妤,开始抽泣:“都怪我闹着非要去姐姐房里玩,不然姐姐的行为也不会被发现。”她抬起湿润的双眸,小心翼翼地问道:“姐姐你不会怪我吧?”

  颜妤仿佛看到了一朵盛世白莲花在自己面前绽放,记忆里正是这位小白莲继妹说要帮她整理衣物,皇家至宝才会从她房里被找出来。

  颜妤不想再看小白莲和老白莲演戏,说实话挺恶心人的。

  视线扫过面带嘲讽的侍女下人们,眼含得意的继母继妹,暴跳如雷的颜父,颜妤最后看向人赃并获的“赃物”,眸光顿住。

  长方形,通体漆黑,一面带着绮丽的图案。

  她指着“赃物”,表情微妙,“这就是你们所说的皇家至宝?”

  颜父一声冷哼,“你都偷了还何必当作不认得,这就随我去面见圣上,承认你自己的罪行!”

  颜妤对于颜父这急切要表忠心的模样已是懒得多吐槽,不说自己和颜启恩是父女这层关系,这会外人都不知道这事,自家爹倒是赶着揭露,也不怕封得个“教子无方”的称号。

  颜妤为这一家子智商点赞,拿起宝物在前面带头,“那赶紧走啊,费那么多话。”

  颜父一愣,随即怕她跑了赶忙带人跟上。

  留下老少两个白莲原地震惊,送死送得这么迫不及待吗?

  颜妤穿着裙子绣鞋,脚踩着发烫开裂的地面,走路并不快,颜父一伙人很快追上她。

  上了要去皇宫的马车,颜妤不理会颜父要回宝物的要求,径自摆弄着宝物。

  颜父看着嫡女的动作,心都跳到嗓子眼儿了,生怕一个不小心把宝物磕着碰着。

  颜妤没注意他的脸色,只暗自心下纠结,待会儿该怎么跟皇帝解释,他们口中的皇家至宝其实是她的手机呢?

  手机壳都是自己DIY的,她不会认不出来。

  话说她的手机怎么会成了皇家至宝?书中甚至还足足传承了三百年。不过倒是没听说有谁启动过它,想想也是,没有她的指纹和密码,打不开是正常的。

  思及此,颜妤先按了下开机键,这破手机没一个好处,就是能太阳能充电,颜妤见那屏幕一亮,把袖子一遮,装作没事,只是转头一双死鱼眼瞪着颜父。

  颜父一脸地不耐烦,“你有何事?”

  颜妤心下鄙视这个中年失火老男人,面色冷淡回道:“我要一个人待会儿。”

  “死到临头还这么多事……”

  颜妤勾起一抹冷笑,“那不如我就去跟陛下说一切都是你指使的!”

  “你你你……”颜父指着她,险些气得七窍生烟。

  “我我我……”颜妤学他说话,蓦地甩下脸子,“我不舒服全家陪葬,要不要玩?”

  颜父一撩袍子下车,唤下人牵自己的马来。

  车厢只有自己一个人了,颜妤立马看向开机的手机,所有聊天购物的软件全都消失,只剩了手机自带的日历、计算器、天气软件,以及一个最常用的绿色聊天软件。

  手机居然信号还是满格,颜妤抱着点希望给好友发了信息,但下一秒,红色标志就提醒着她消息全未发出。

  颜妤只好关闭屏幕,坐在车内分析了下处境,一会要去见的正是书中那杀人不眨眼的暴君,颜父倒是真要把女儿往火堆里推。

  她从马车里出来的时候,颜父下马大步走来,表情阴沉。

  “圣上面前,你要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听出他语气里的警告,颜妤心下一转,反问:“父亲这么坚信不疑宝物就是我偷的?”

  淡色的琉璃瞳孔死死盯着他,眼神锐利,想要从对方平静的面容下看出几分心虚。

  原主这双眼生得最像早逝的母亲,颜父狼狈地撇过头,“我这都是为了颜家,你……好自为之。”

  颜妤懂了,这位好歹也是混到了二品大员,李氏掌家权利都是他给的,对于李氏母女的行为,他未必不知道,可依旧袒护。

  “你会后悔的。”颜妤叹口气,神色淡淡,背对着颜父头也不回地朝宫门去。

  “既然占了你的身子,公道我自替你讨来。”她捂着心口默念。

  宝物失窃的消息被压下来没有传开,颜家这算是来自首,很快二人便被带到正殿,侍卫将颜妤带进去,颜启恩留在殿外等候。

  “放肆,见陛下为何不跪!”身边伺候的太监掐着嗓子道。

  从一开始颜妤就打算塑造高人形象,跪是不可能跪的。

  雍顺帝年少登基,如今也不过二十有一,脱下祭祀的冕服换上黄袍常服,其实也不过少年,但长期眼角卷着的那股戾气瞧着看上去很不好惹。

  这会他单手撑着下颚,居然也不急着让人把东西递上来,只是往颜妤的方向睨了一眼。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我成了奸臣们的团宠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我成了奸臣们的团宠》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我成了奸臣们的团宠》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我成了奸臣们的团宠》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