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之一切为了吃饭

七零之一切为了吃饭

作者:小幸鱼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15 20:26:13 人气:84

七零之一切为了吃饭简介:七零之一切为了吃饭最新章节,七零之一切为了吃饭(小幸鱼著)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由网友提供。白富美林徽秀穿越到了七十年代、农村。妈也,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还体弱多病,她要死了。公社最出息的小伙子沈培安,对未来媳妇没有多大要求,模样过得去,勤劳持家会生孩子就行。某重生女:尼玛,前世你不是这样说的!林徽秀篇:一穿过来就是刚遭受了算计,被舆论风向和沈培安绑在了一起。呵呵,嫁人?想都别想。什么?留在家里这么多活干还吃不饱?哦那没事了,还是嫁人吧。沈培安篇:将要娶的这人跟自己择偶标准有很大的出入?看来有很长的路要走了,比如各种家务活培训。婚后,算了,有事躺下说。 一句话简介,女主为了吃饱饭把日子过成了宫斗剧。1V1 架空
七零之一切为了吃饭最新章节:34、第 34 章

《七零之一切为了吃饭》章节试读

  林徽秀做了个梦,这个梦里不是尖叫声就是骂声,还有哭声,在脑海里三D环绕,连绵不断,简直是恶梦!

  “秀秀,你、你听我解释,我当时真以为是你……”

  “呜呜……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变成这样,明明、明明我进的是第二个房间……”

  “我都说了,女孩子读这么多书有多少用,脑子都读傻了。真是气死我了,真没见过这么笨的人!”

  “妈你消消气,现在、唉,现在都这个样子了。要怪只能怪秋红心眼太多,刚才还看到大伯娘,她挺高兴的,以后秋红嫁进城里,聘礼肯定跟咱们乡下人不一样,也怪不得她这么高兴。”

  “你提醒的对,不能就这样便宜了大房,他们不给咱家一笔赔偿,看我不搅黄他们的城里梦!”

  “啊!黄桂花你赔我家水壶!”

  “哐哐!”

  “你敢扔我家水桶!”

  林徽秀醒了。

  环境昏暗逼仄,发黄还夹着干草的泥砖墙,带横梁的草泥屋顶,木头做的窗,木板床、草席、搪瓷杯、泥土地面还有掐得生疼的大腿……

  尼玛,这不是梦!

  外面很吵,夹着乡音的普通话,突突突地经过林徽秀耳朵往脑子里钻,搅得她头脑昏涨,惊惶害怕。

  “娘,大伯娘你们别打了。”

  “天啊,我不活了,哪有这么欺负人的!”

  “黄桂花你这是做什么呢,有话不能好好说?”

  “都给我住手!”

  “爹……”

  “怕别人看不了咱们笑话?都是有儿有孙的人了,也不怕丢人!都给我进屋来说!”

  在最后一道老年男声怒喝下,院子里总算安静了。

  林徽秀的脑子也得以恢复运转。

  她、她这是穿越了?

  脑子里涌进了一段记忆,首先背景,七十年代。身份,农村的一生产队社员,也就一村姑。年龄,刚满十八,刚要高中毕业。名叫林秀秀,刚回来这个家不久,小时候被这个家因病抛弃,长大后又因有所图,把她认了回来。

  刚才外面的争吵也是与她有关。

  林秀秀在县城读高中,因长相出众,明里暗里被好几个男同学喜欢,其中父母在肉联厂工作的一男同学追求得最是猛烈。今天那男同学组织了班上的几个同学一块去凤凰山取叫仙女泉的泉水,美名其曰说是春游,林秀秀也在此列。

  林秀秀的堂姐林秋红跟她很是要好,两人无话不谈,林秋红知道林秀秀有个家庭条件很不错的追求者,也知道他们今天要去春游。

  堂姐说她也想去,叫上她相亲对象沈培安去县城买结婚用品,顺便也跟他们一起去看看仙女泉。

  看完仙女泉,林秀秀那追求者为了在心上人面前表现,中午租了山脚下一农户几间房休息、吃烤鱼,下午再去看其他的风景。

  哪成想,就这中午休息时间出事了。

  本来租了两间房休息,男同志一间,女同志一间。期间堂姐林秋红以她跟沈培安有话说、林秀秀追求者跟林秀秀有话说为借口,把其他人遣了出去。

  两间房间就分别安排了一对情侣。

  林秀秀的追求者叫朱文峰,身材中等,长相普通,性格看着还好,唯一加分的是他的家境,他父母都是肉联厂的职工,这年头是个福利特别好、很多人抢破头都想进的单位。

  林秀秀知道朱文峰喜欢自己,但她对他也就普通同学的感觉,可她又不懂得拒绝,堂姐告诉她,如果太直接拒绝人家会伤害到人家的,要想个委婉一点的法子才好。

  过来春游的前几天,堂姐就教了她一个法子,等春游两人有独处机会的时候,就跟朱文峰说:他很好,要是她没有订亲的话就一定会选他的,但可惜她已经订亲了。

  林秀秀当然没有订亲,这只是林秋红教她的一个拒绝说辞。

  当林秀秀在房间里把这话跟朱文峰说完,林秋红就进来了,在朱文峰情绪激动之前就说:“秀秀你先去旁边房间等我,我劝劝朱同志,等下再过去跟你说话。桌上有杯红糖水,我给你冲的,今天天气热我怕你身子骨受不住,你过去就喝了知道吗?沈大哥我让他出去了,没在房间,你放心。”

  林秀秀听话地去了隔壁房间,在隔壁房间喝了那杯红糖水之后,感觉整个人都不对劲了。脑子昏昏沉沉,还出现做梦一样的感觉,梦到自己终于盼到了大浴桶,可以整个人坐进去泡澡,这泡澡嘛,就得脱衣服。

  林秀秀后来是被凉水泼醒的,醒来后对上一双且冷且怒的眼睛。

  这是堂姐的对象沈培安。

  “你在这里做什么?”沈培安怒问。

  林秀秀当时脑子还转不过来,看到自己身上盖了被子,打开一看,底下竟然没有穿衣服,她发出了一声尖叫。

  然后旁边房间也发出了一声尖叫。

  被林秋红遣出去的几个同学叫到尖叫声就赶紧跑了回来。

  场面那叫一个修罗场。

  旁边房间的林秋红竟然跟朱文峰抱在一起,发生了不可描述的关系。

  而这边的房间,林秀秀看到被子下不着寸缕的身体,以为沈培安对她做了什么,激动质问。

  外面回来的同学看到这荒唐的两对,简直颠覆三观。

  之后林秋红哭诉,她走错了房间,一进去就被朱文峰抱住了,她被打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朱文峰说他也不知道怎么了,脑子浆糊一样,以为、以为是林秀秀。

  沈培安说他去找房子主人借热水回来,不知道林秀秀为什么会出现在他房间,他没对林秀秀做什么。

  而林秀秀,被刺激之下晕了过去。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一行人再也没有了游玩的心思,各自回家了。

  林秀秀是被林秋红背回来的,家里看到这样的情况肯定要问发生了什么,林秋红就说了她走错了房间发生了阴差阳错的事。

  林家就此鸡飞狗跳。

  林徽秀回顾了“前情”,捂着呯呯直跳的胸口,感觉要死了,她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偏偏穿越到这以劳作为主的年代,还要面对这样的烂摊子。她才刚刚放弃了厂里的股份跟爷爷换了一栋楼,准备开启新生活,过清静日子的呀。

  “秀秀?秀秀你醒了吗?”

  林徽秀抬了抬眼,房间的门帘被掀了起来,走进一女同志,长发在脑后绑成低马尾,面容姣好,身穿白底碎花衬衫加蓝布裤,虽然年代味十足的穿着看不出什么时尚美感,但体态很是斯文淑女。

  这是林秀秀的亲嫂,徐宁。

  “哎,秀秀你醒来就好了,饿不饿?”徐宁走近前来,温柔地看着林徽秀,还要伸手去探她的额头。

  林秀秀的印象里,她对这个嫂子的观感很好,觉得她又漂亮又温柔,是世上最好的嫂子。

  林徽秀初来乍到,不敢露陷,喊了声嫂子。

  徐宁看她没发烧,精神也不差,高兴道:“看来是好了。你被你堂姐背回来的时候可吓坏大家了,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你现在没有哪里不舒服吧?”

  林徽秀如实说:“有点头晕。”

  徐宁握了她的手,“可能是今天晒的,一会儿嫂子给你冲点糖水喝就没事了。”

  顿了下,徐宁又问,“你秋红堂姐说,你跟她走错了房间,她跟朱文峰成了事,那你跟沈培安?”

  那肯定是没有的,原主只是喝了堂姐准备的红糖水出现了幻觉,以为自己要泡澡,把衣服全脱了。她最多给那个沈培安看了,那种事是没有发生的。

  “没有的。”

  “秀秀你告诉嫂子,当时是什么情况?秋红说,你跟沈培安在一个房间时候是没有穿衣服的,是不是那沈培安逼迫的你?”

  “不是,我喝了秋红准备的红糖水出现了幻觉,自己把衣服脱了。沈培安被秋红遣出去拿热水,他回来看到我情况有异,就赶紧拿被子把我盖住,再拿水把我泼醒了。”

  “这样,秀秀,现在爷爷在堂屋处理这事,你随嫂子出去,把大概的真相跟大家说一说。但你别说自己脱衣服的事,就说你当时身体不舒服躺在床上休息,那沈培安突然跑进来,你才吓到的。”徐宁叮嘱着林徽秀。

  林徽秀听徐宁这么说忽然想到现在的年代跟后世不一样,现在这年代对女人名声很看重,要是传出去她被沈培安看了,或者自己脱的衣服,都有可能被扣上不正经不检点的帽子,估计也只能嫁给沈培安这一条路了。

  徐宁叮嘱完,又交待她,“等会儿你出去把事情说了之后也不用做什么,只管哭就行,爷爷会为你作主的。”

  林徽秀眨眨眼,轻声问,“嫂子,我们家是不是打算让大伯家赔偿?”

  徐宁帮她整理了下头发,叹了口气,“本来嫁进城里的人是你,现在却被秋红谋了去,咱们家怎么能让你白白受了这委屈?娘说,怎么也要给你拿点补偿回来,不能让秋红太过张狂了。”

  很显然,林秋红就是这换夫的始作俑者,现在也是最大得益者,是应该让她脱一层皮。

  可林徽秀不太想去,她还想琢磨琢磨怎么穿越的呢,说不定找到玄机还能穿回去。

  但身娇体弱的她还是被徐宁拉去了堂屋,屋里挤挤挨挨都是人,老中青都有,可见这林家人丁兴旺得很。

  屋里的人除炕上坐着的俩老人,地上站着的就分成了两拨,林家大房一拨,林家二房一拨。林徽秀被徐宁带着站到了左边林家二房的阵营里。

  “哎哟我可怜的闺女哟,你怎么就这么命苦呢?明明是好心肠却没有好报,带堂姐出去玩,竟然被人算计得渣都不剩,老天没眼呐!”

  林徽秀才站住,就被一妇人抱住嚎哭。

  那声音真是魔音入耳,震耳欲聋。妇人手劲还大得很,把林徽秀勒得直翻白眼。

  妈的,她还真是命苦得很。

  “二婶,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秀秀,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那朱文峰会那样……我、我对不起你,我没脸见大家,就让我去死好了……”

  林徽秀好不容易把原主的生母黄桂花推开,就看到对面一身影往门外跑出去,但很快就被人拉住了,对面好几个女人围在林秋红身旁哭。

  林徽秀觉得这一出出像是看大戏一样,那个便宜堂姐林秋红,简直是奥斯卡影后,哭得可怜兮兮,梨花带雨,一个无意做了坏事羞愧难当的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秋红不是你的错,我听说凤凰山那边挺邪的,住在那山脚的人,时不时会看到山边有黑影在挑水,有歌声,但走近去又没看到人……我觉得那里肯定是有邪祟在作怪……”这是大房的大儿媳说的。

  “对对,我也听说过,那儿奇奇怪怪的事还有不少,我还听说……”大房的二儿媳妇准备再说几个奇怪小故事出来,但被人打断了。

  打断她的人是徐宁,她急道:“大嫂二嫂你们小声点,外面不准说这些。”

  是了,现在是特殊时期,平常连纸都不准烧,更不准传播这些光怪陆离的事。

  “就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秋红是神婆呢,连鬼都能驱动。”黄桂花撇着嘴,恨得不行。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七零之一切为了吃饭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七零之一切为了吃饭》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七零之一切为了吃饭》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七零之一切为了吃饭》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