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阎王来劝架[快穿]

我和阎王来劝架[快穿]

作者:夭夭君子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玄幻奇幻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15 20:18:02 人气:37

我和阎王来劝架[快穿]简介:我和阎王来劝架[快穿]最新章节,我和阎王来劝架[快穿](夭夭君子著)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由网友提供。 一个小小的误会或者是矛盾,可能会导致战乱频起,民不聊生,生灵涂炭 也可能会让两个美好的家庭从此支离破碎 让两个家族之间成为世仇 让有情人终不成眷属偶然得到可以重生的机会,姜江不遗余力的“调解”每个世界的矛盾,拯救世界和平。只是,这位阎王爷,你跟踪了我几个世界了?暂定小世界:1、嗜血将军的白月光(宫廷)2、地主家的傻儿媳(种田)3、修真世家也无奈(修真)4、我是一根草?(仙侠)5、学霸也只喜欢我(都市)注:1、有cp,男主一直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世界一对cp2、1v1,双c,甜宠文3、处女作,文笔剧情节奏,都还在摸索当中,介意勿入4、看上夭夭的,就把夭夭带走吧5、如果没人喜欢,只能为爱发电
我和阎王来劝架[快穿]最新章节:

《我和阎王来劝架[快穿]》章节试读

  “最后一个问题,景先生可以谈一下近期的恋爱状况吗?”

  问出这个问题后,姜江便秉着呼吸,对上面前那人深邃,玩味的目光,她不由有些心虚。

  现场有片刻的寂静,周围的那些摄像头,摄影机咔擦咔擦的声音都在那一瞬间停了下来,大家都在等着景琛的回答。

  作为影帝,景琛从未有过绯闻,大家也只知道他有一个初恋女友,不过分手了。以往从没有娱记敢在采访的时候问他这个问题,问过的那些人都被封杀了。

  现在,没想到这里有一个傻子去撞枪口了。

  于是,现场的所有人几乎都在等着景影帝发怒,将那人扔出去。这样,明日的头条便又有了。

  但是意料之外的,那个他们觉得要发火的人,此时却是眉眼带笑的坐在那里,富有磁性的声音从他口中吐出。

  “没有。”

  现场的所有人包括姜江在内都此时都愣住了,未曾想过那人会回答。

  只有姜江此时心中是窃喜的,自己只是一个最底层的娱记,这次也不知踩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被派来采访当红影帝大人,怀着私心,她问了那个问题,没想到……

  没想到自己得来了想要的答案,却是因此失去了性命。

  魂魄飘在空中,看着乱成一锅粥的现场,保安们围着中间的那两人形成了一个保护圈,周围的那些记者推推嚷嚷的举着照相机拍照,警察在旁边做记录。

  被保安围在中间的那一男一女俨然是刚才的那个问问题的娱记和景琛景影帝。只见景琛的身子趴在那娱记身上,两人头上被压着一个很大的钢块儿。

  “刚刚那东西掉下来的时候你干嘛扑要过来?”

  “你管我。”

  “……”这人怎么做鬼也这么讨厌。姜江看着自己身旁站着的影帝大人的魂魄,一时无语。

  “我们该去地府了,牵着我的手,不要走丢了。”

  “不是应该有黑白无常吗?”

  “可能他们今天喝醉了忘记上班了。”

  ……

  姜江没去过地府,她想着之前听说的,要是在黄泉路上迷路了的话便会成为孤魂野鬼,终日游荡人间,不得超生,便使劲儿的拉着前面那人的手。

  就算是要成孤魂野鬼那也一起吧。

  但是不幸的是,姜江发现,那人牵着自己的手牵着牵着就消失了。

  姜江飘在一片黑蒙蒙的地方,也不知道是该怪那个昧良心的建筑商,还是该怨那个面儿都没见过的领导,还是该吐槽那位八千万少女的“老公”影帝大人,让自己死后也不得安生,黄泉路上都能感受到来自天南地北的怨念。

  偏生那人在黄泉路上还没有拉紧自己的手,让自己走丢了。

  迷路之后,姜江的魂魄又来到了人间,飘散在空中,她隐隐约约看见自己的母亲听到自己去世的消息后自杀了。

  顿时,姜江像是失了七魂六魄般,瑟缩在角落。想哭,可是又哭不出来,鬼魂是没有眼泪的。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鬼差找到了她。

  “你生前被扫把星蹭了一下,才会如此倒霉。”

  “……”

  “地府为了补偿你,给你准备了一个官儿来当。”

  “若是在你任职期间完成所有任务,便能得到重生大礼拜一份。若没有完成,便将永远就在地府当鬼差,永世不得入轮回。”

  “当然,你也可以拒绝,然后继续在这里当孤魂野鬼。”

  “……”

  “什么官儿?”

  “地府调解员。”

  ——————————————————

  永兴十二年,八月十五日。

  已是中秋,北方的天已经开始转凉,刚刚入夜,风飒飒的吹着,透过微微打开的一扇雕窗,吹到房间里香木桌上趴着的女子脸上。

  女子巴掌大的小脸儿此时就像是面糊一般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不知是不是风的缘故,女子小琼鼻两侧长长的睫毛颤了两下。

  【宿主现在是否要接受记忆?】

  【是。】

  姜江觉得自己脑子就像是加了小苏打的面粉一般,胀胀的。脑中不断涌入的记忆也在提醒着自己,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微微睁开眼,姜江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眼睛眨巴了两下,一瞥眼,便看见自己趴着的香木桌上放着两个都生了些许黑色斑点的散发着酸臭味的馒头。

  而自己肚子瘪瘪的,原主已经五天五夜没进食了。

  “砰!”房间门从外面被踢开,姜江看见桌上的馊馒头随着香木桌颤了颤。紧接着一股嫩嫩的葱香伴随着烤肉味儿,钻进鼻子里。那滋味儿像是心坎儿上爬了一只虫在挠痒痒似的。

  姜江很没有骨气的咽了口口水。

  “哟,不愧是贱丫鬟生的女儿啊,你就和你娘一样贱,你这都五天五夜没吃东西了吧,还没被饿死?真是贱命一条。”

  这声音她可太熟悉了,这不就是原主的那位“好姐姐”姜棠吗?

  不用看,姜江也知道那人此时是怎样一副趾高气扬,尖酸刻薄的模样。

  但是耐不住那一直往鼻子钻的香味儿,姜江还是抬头看了看。只一眼,她便看到了白色发亮的盘子里装着的被烤的焦黄嫩脆的两只大鸡腿儿,上面还撒着几粒葱花。

  就是不知道这美味珍馐是不是和它主人一样,是个蛇蝎美人。

  “我这条贱命还得留着给你收尸呢。”克制住馋虫,姜江对着眼前的穿着浅粉色齐腰襦裙的“好姐姐”冷笑。

  “收尸?我的好妹妹,你不要做梦了,你今日就算是饿死在这里,我只要在太后耳边说上一句,那你便是绝食而死,和我可没有半点关系。”姜棠欺身来到姜江面前,阴恻恻的对她笑着。

  变态!

  “我的好妹妹,你可真会勾人儿啊,就像你那个不要脸的娘一样,连秦将军都流连在你床榻上。”说着,姜棠便若无其事的偏过头,然后像是刚刚才看到桌上的搜馒头一般,故作震惊的捏着兰花指将馒头捻了起来。

  “啧啧啧——好妹妹,这馒头上可是有我的金津玉液,珍贵的很呢,你怎么都不吃呢?”姜棠捏着嗓子偏过头来嗔骂着自己,若是不知情的人,还真就以为这就是单纯的姐姐训斥妹妹的场景。

  变态加戏精!

  看着姜棠捻着那团快要变黑的馒头,姜江就不由想起这人五天前往这馒头上轻啐的场景,真是令人恶心。

  但是不得不说的是,这人还真是聪明,这“变相的软禁令”是太后下的,吃食也是给原主端来了的,然后自己便利用原主的傲气让她自行“绝食”。到时候,原主死了之后,两边都怪不到她名下。

  那时,谁又知道其实原主只是因为骨子里坚持的傲气而死呢?

  只是可怜了那姑娘,再坚持一会儿,她的郎君就要踏着七彩祥云来救她了啊。

  顺着那扇微微打开的雕窗望出去,隐隐可见一轮皎洁的圆月。

  今日本该是“月圆人团圆”的日子,却是没想到让这有情人阴阳两隔。

  姜江记得原主的魂魄找上他们的时候,弱得只剩一丝残影,许是因为惦念人间,一直不肯来地府投胎转世。要知道,灵魂只有在地府才能长存。

  这次前来,自己不仅是为了完成系统给定的任务,还是为了那个可怜的与自己同名的痴情人。

  若是自己没有来的话,接下来便是欢喜归来的将军抱着原主的尸体,失魂落魄的回了将军府。所谓“新仇旧恨”,本来将军和太后之间便有隔阂,现在,原主的死便加剧了将军心头的怒火。终于有一天,将军起兵谋反了,从此民不聊生,生灵涂炭。

  只是可惜,将军最后却是尸首异处,头颅被挂在城门,以示警告。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惨案,竟然就是因为面前这个女人丑恶的嫉妒引起的?

  姜江感觉到自己饿得已经有些头晕了,又朝着那女人手中的烤鸡腿儿看过去,但仅仅是一眼,她便移开了目光,然后微眯着眼睛,躺在了木椅的靠背上。

  【系统,秦将军还有多久能到?】

  【经系统追踪,秦将军还有十分钟到达战场】

  十分钟,还有十分钟,姜江坚持住,就当面前这人是唱戏的,不必理会她。姜江不住的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她实在是害怕自己忍受不了姜棠,然后做出什么激怒那人的事情,到时候自己这饿得发晕的身子怎么打的过她?

  “哦,对了,妹妹你现在应是饿了吧,来,姐姐可是给你准备了上好的鸡腿儿,你瞧瞧,外香里嫩的,吃着也不知是个什么味儿。”戏精姜棠将手中的馒头扔在了一旁,然后转过身,将盘子往姜江鼻尖凑。

  鬼知道姜江现在忍得多痛苦,她只能闭着眼睛,眼不见心不烦。但是那微微蠕动的颈上的肌肤却出卖了她。

  突然,“啪擦”一声——

  器物落地清脆的响声传遍了整个屋子。

  “哎呀,妹妹,你不吃就罢了,万不可摔了这盘子啊,这盘子可是南阳国进贡的白秞瓷盘,太后娘娘特意赏给你的。”

  变态,戏精,恶心,白莲!

  我碰都没碰到那盘子,请你不要自己给自己加戏好伐?

  姜江心中暗骂着对方白莲花的同时有注意到那人的声音刻意的加大了,就像是故意说给谁听似的,便猜测到外面有人过来了。

  果然,稍微睁眼,姜江便看到挨门的那扇雕窗上面有着两个人影儿。

  其中一个头上似乎戴着珠串步摇,隔着一扇窗,姜江都能看出那人的雍容华贵。

  “太后到——”

  居然是太后?自己这次任务要调解的其中一方?

  很快,姜江便看到一个穿着暗红色朝服的身材微微有些清瘦的太后走了进来,那气势,可真是步步生风。

  “民妇姜氏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民妇姜氏妇行有亏,骄纵无礼,不守妇德,不配为我大风威武将军之妻,特此贬为庶人,钦此。”

  看着太后身边的公公拿着的明黄色的圣旨,姜江只觉得有些刺眼。

  这份圣旨,她不能接。原主的灵魂就靠着牌位上的那“秦深之妻”四个字撑着了,要是自己现在接了这圣旨,原主的魂魄可能马上便会烟消云散。

  “大胆秦氏,见了太后还不跪下?”

  是了,姜江把这茬忘了,自己现在是在古代,就连开国元老见了太后皇帝也要行礼的时代,自己若是秉持着小说里穿越女那样跪天跪地跪父母,就是不跪皇权的态度,可能活不过一集。

  更别谈完成任务了。

  努力的撑着身子,倾注了全身的力量,姜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但是只是一秒,便又跌回去了。她现在已经饿得麻木了,没有知觉了,就连这样跌下来也感受不到痛意了,脑袋昏昏沉沉的。

  【经系统追踪,秦将军还有一分钟到达战场!】

  一分钟,还有一分钟!

  顿时,蔫儿了的姜江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快要合上的眼皮瞬间睁的大大的。

  正当她想要起身准备再次行礼时,自己右胳膊却出现一股蛮力拉扯着自己。

  “妹妹,快些行礼罢!”

  “噗通”一声,姜江身子就像是没有骨头一般,顺着那人拉她的方向软软的倒了下去。

  这下,她是结结实实的感受到了疼,脑袋嗡嗡的响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像是要

  了一般难受。

  完了,难道自己要出师未捷身先死?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我和阎王来劝架[快穿]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我和阎王来劝架[快穿]》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我和阎王来劝架[快穿]》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我和阎王来劝架[快穿]》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