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好男人后他HE了(快穿)

伪装好男人后他HE了(快穿)

作者:多木多木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15 20:06:39 人气:141

伪装好男人后他HE了(快穿)简介:周子清正式入职时空管理局,代替许愿者消除悔恨,改变人生轨迹。不就是伪装成绝世好男人嘛!周子清:看我solo!当“伏弟魔”妻子老是从婆家接济娘家时,周子清拿出《孝经》:巧了,我是妈宝男!当女鬼以吓唬他胆小如鼠取乐时,周子清拿出A.V:只要胆子大,女鬼放产假!当狐朋狗友酒桌上嘲笑他虚荣爱吹牛时,周子清拿出巨额彩票:我对钱不感兴趣!当系花被人玩弄想找人结婚时,周子清系上红披风:你看我像接盘侠吗?当女朋友嫌他抠门要分手时,周子清拿出计算器:稍等,我算下青春损失费!当妻子不满家暴想要捅死他时,周子清拿出一沓武馆报名表:学不会泰拳你就不要回来!他一顿操作猛如虎,再回首…… 伏弟魔撞上妈宝男,日子竟然越过越好了!女鬼不再从事吓人行业,反而要起了二胎!昔日一起吹牛打屁说有千亿资产的哥们儿竟然是真的!拒绝系花结婚请求后,他有钱有颜还娶了校花!吝啬男不仅没有分手,还攒下两套房车结婚了!恃强凌弱的家暴男在妻子学了泰拳散打之后,把生活过成竞技场,结婚证就是生死状,生死不论,就看谁先走在对方前面。周子清:不愧是我!
伪装好男人后他HE了(快穿)最新章节:20、贪生怕死男(完)

《伪装好男人后他HE了(快穿)》章节试读

  周子清意识恢复后便开始察探这具身体的记忆。

  他刚刚过五关斩六将通过面试,成为时空管理局的正式员工,被分配到伪装部。

  伪装部的主要工作就是穿越到各个位面,伪装成那些心有不甘之人,消除遗憾和悔恨,改变人生轨迹。

  原身周子清是个非常普通的人,按部就班的念书上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公司熬资历,到一定年纪后托人介绍娶了现在的老婆,过上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

  按理说这样的日子平淡至极,乏善可陈,应该没什么不能过下去的。

  读完原主的记忆,周子清知道问题就出在他娶的老婆身上。

  妻子刘玫出身于重男轻女的家庭,高中辍学,在一家幼儿园做后厨,是个正儿八经教科书式的“伏弟魔”。

  她被原生家庭数年如一日的洗脑——父母和弟弟才是她唯一的依靠。

  为此她不遗余力地为亲人付出,嫁人后有了原主这个经济支柱更是掏钱供弟弟读书,后来还被娘家要求给弟弟买房。

  原主也不是多有钱的主儿,手里的存款那都是给孩子准备的奶粉钱,供小叔子念书已经仁至义尽了,买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原主态度坚定,妻子娘家那边就不满了,从好言好语到威逼要钱,刘玫夹在中间也很是为难。

  闹到最后,刘玫的父母以离婚为要挟让原主掏钱,原主一气之下直接拉着人去离了婚。

  离了婚后刘玫的处境并没有好转,为了给弟弟买房,她甚至去卖血,可真是榨干了一身血肉骨髓就为了儿时父母抱着弟弟说的一句话——“弟弟才是刘家的根,才是你未来的依靠”。

  在弟弟买房结婚,弟媳生下孩子后,刘玫的父母压着刘玫不让再嫁,留在娘家当免费保姆看孩子,直到刘玫劳累过度被检查出胃癌后,娘家嫌她累赘把她一脚踢开。

  没有再婚的原主把刘玫接回家好生照顾,直到她离开人世。

  刘玫虽然是“伏弟魔”,但在他的事情上从来没有懈怠过,原主和刘玫是有感情的。

  原主很后悔当初一气之下和她离婚,让她一人面对吸血的娘家,他的愿望是希望妻子摆脱原生家庭的控制,和他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周子清快速读取完记忆,这是他的第一个任务,难度并不大。

  既然媳妇是个“伏弟魔”,那他就做个“妈宝男”,以毒攻毒,把这一池浑水搅得天昏地暗。

  整理好思绪,周子清先拿出手机给父母打了个电话,而后从屋里出来。

  房子是三室一厅格局,当时买房早,房价还不高,他父母掏了半生积蓄付的首付,剩下的几十万需要贷款分二十年还完。

  记忆里刘玫的娘家还打过这套房子的主意,可惜首付是男方父母出的,这套房子和刘玫没一点关系。

  刘玫在厨房做饭,见他出来笑道:“你先去洗脸刷牙,我这儿很快就好。”

  这个时候原主新婚不久,刘玫“伏弟魔”的属性刚刚暴露出来。

  周子清自然地应了一声,转去卫生间洗脸,如记忆里一般,原主有张清俊的脸,他拿起起泡水开始涂抹剃须。

  洗漱出来后,刘玫将早饭端上桌,拜娘家所赐,她洗衣做饭一把好手,如果没有吸血的娘家在,她会是非常优秀的勤劳女性。

  “待会儿我回娘家一趟,听妈说小帅考上六中了。”刘玫脸上挂着灿烂的笑,真心为弟弟高兴。

  周子清低头喝粥,掩盖住眼底的嘲讽。

  六中有个戏称叫“清华北大附属高中”,进了六中的学生意味着一脚踏进了一本的大门,就刘帅那个成绩,怕不是考上的,而是花钱上的。

  至于哪来的钱?把闺女叫回家一趟不就有了。

  “我高中没念完就出来工作,就盼着小帅别像我一样,我算是明白了,这出了社会没文凭寸步难行。”刘玫仍在絮絮叨叨,夹了盘子里唯一的煎鸡蛋递给丈夫。

  周子清将煎鸡蛋一分为二,给她留了一半,岔开话题道:“刚刚银行经理给我打电话,说有种新的理财产品,一年收益比利息高很多,我觉得不错就用家里的钱全买了。”

  刘玫果然被转移注意力,丈夫是大学生,她一向崇拜,“我对这些都不懂,有你操心就够了。”

  “对了,你的工资卡呢?”周子清问。

  刘玫翻包拿出工资卡,“在这里。”

  刘玫在幼儿园做后厨工作,一个月工资也就三千出头,嫁人前基本上都给了父母,现在里面还是结婚这三个月来攒的一万块钱。

  周子清伸手接过工资卡道:“我打算把你的工资投到基金去,虽然收益没有理财产品那么高,但这是长远又比较平稳的收益。”

  刘玫没想太多,对他很是信任,点点头道:“都听你的。”

  周子清摸摸她的头,笑容温和,“虽然存款和你的工资都投了理财,但我这个月的工资马上就要发了,你不用担心家用的问题。”

  刘玫清秀的脸上带着红晕,“我才不担心这个。”

  吃过饭后周子清自觉去洗澡,刘玫抢着要洗,不赞同道:“你怎么能进厨房呢?”

  记忆里她爸和她弟就没有下过一次厨房,所以在她的固有印象中,男人是不能做这些事情的。

  周子清熟练地倒入洗涤灵搓出泡沫,“我心疼老婆不行吗?”

  刘玫心眼里都快溢出蜜来,轻轻锤了他一记。

  “下午咱爸妈过来住两天。”周子清趁此说道。

  “那我去把客房收拾出来。”刘玫并没有露出不情愿的神色,反而道:“爸妈操劳半辈子,也是时候享享福了。”

  当指针指向八点,铃声响起提示周子清该出门上班了。

  刘玫今天歇班,给他准备好公文包送他出门。

  周子清弯下腰指指自己的侧脸。

  刘玫开始还不明白,疑惑地看着丈夫。

  周子清干脆低头吻住女人的唇,浅尝辄止,而后直起身面不改色道:“这是上班吻。”

  刘玫顿时像只煮熟的虾子一般,就差头顶冒烟了。

  周子清牵过她的手指轻吻,嘱咐道:“等我回来一起去接爸妈知道吗?”

  “知道了。”刘玫声音小得如蚊子轻哼。

  周子清也懂得适可而止,接过公文包去了公司。

  公司离家不算远,坐地铁三站就到,开车也就二十分钟的路程。

  原主一毕业就进了一家文化传媒公司做程序员干到现在,主要负责项目app的软件开发和代码注释。

  进公司第一件事就是用蓝色的小软件打卡,而后查看电脑邮件。

  邮件一一回复后,周子清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刷起了股市。

  他从来没打算把钱买什么理财产品,之前给刘玫说的银行经理是虚构的,找这个借口不过是因为在保守的人眼中,放入银行比投入股市更好接受一点。

  存款是原主工作几年来攒的二十万块钱,他每月工资一万五,在三线城市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将二十万买了三组自己比较看好的股票,又把刘玫工资卡里的一万买了恒天物流的基金,工资卡在自己这里,每三个月存够一万再接着买基金。

  这样一来,刘玫手里只有他每月给的家用,再接济娘家是不可能了。

  而刘玫这边,拿上丈夫同事送来的盒装糕点,打了个车回了娘家。

  刘玫的父亲刘建宾退休前是铁厂的工人,退休后每月有两千的退休金,母亲李招娣是传统的家庭主妇,弟弟现在刚上高中,一家人住在铁厂的职工楼。

  楼下一群老头老太太们坐着晒太阳聊天,看见刘玫过来,视线在她手上的礼盒上绕了一圈,招呼道:“来看你爸妈?”

  刘玫因为丈夫早上的体贴,现下心里还甜着,脸上挂着笑,“听我妈说小帅考上六中,我这不就回来看看。”

  老太太们笑道:“要说孝顺还是你孝顺,嫁了人都不忘娘家的。”

  职工楼年久不隔音,三楼的李招娣隐隐听到女儿的声音,从窗户探出头来喊道:“回来还不赶紧上来!”

  老太太们翻个白眼,拍拍刘玫道:“好孩子,快上去吧,省得你妈又找理由骂你。”

  刘玫点头小跑着进了楼梯。

  楼下的老太太们聚在一堆,对着楼上“呸”了一声,小声骂道:“不要脸……吸闺女血……”

  刘玫上了楼敲门,她嫁人后就被妈要走了家门钥匙,只能等着里面的人开门。

  李招娣本来还想晾一下她,透过猫眼看见闺女手里提着的东西又改了主意。

  打开门让人进来,一手接过礼盒,见是品牌点心,笑容大了三分,说道:“这个留给你弟吃。”

  刘玫环视一圈没看到弟弟,问道:“小帅呢?”

  李招娣把点心收进柜子里锁上,随口道:“出去和同学玩去了。”

  刘父从屋里出来,见闺女回来,眼神一闪,“还知道回来,你这都三个月没打钱回来了,你弟可是考上了六中,正需要钱呢。”

  李招娣也帮腔道:“是啊是啊,他可是咱老刘家的希望,你这当姐的在婆家受了委屈,以后还不是你弟给你做主?你弟出息了,你在婆家才能立起来。”

  刘玫觉得她婆家不是那种人,但多年的家庭教育让她明白此刻不能插嘴。

  “六中说让交十万的学费,咱家没钱,你可不能耽误你弟弟。”李招娣接着道。

  “十万?”刘玫惊呼,“六中学费这么贵的吗?”

  李招娣眼底闪过心虚,而后立着眉头咋呼道:“怎么?你妈我还会骗你不成!”

  刘玫下意识气弱,“我没听说别人家念高中这么贵的。”

  “别人家是别人家,你弟可是咱家最有出息的人,你这当姐姐的就该使使劲儿送他去六中念书!”刘父掐着烟道。

  十万这可不是小数目,刘玫咬唇,“你让我上哪儿弄十万块钱去?”

  刘父夫妻二人对视一眼,李招娣坐在闺女身边,开始走温情路线。

  “这不是还有女婿嘛,小舅子念书缺钱,他当姐夫的难道不该出吗?你看乡下老六的闺女嫁了人还帮娘家养三个弟弟呢,我只给你生了一个弟弟,还让你生活在城里,你不该好好对小帅,为这个家做出点贡献吗?”

  这话说得刘玫只有一个弟弟仿佛讨了多大的便宜一样。

  刘父也道:“人家都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你不管娘家,以后就别回来!”

  二人一个唱白脸,一个□□脸,唱得刘玫脑子一团浆糊,“可是当初聘礼就要了十五万,我也没要嫁妆,还不够小帅念书吗?”

  三线城市嫁娶,一般聘礼都是八万左右,女方还会带回至少一半作嫁妆用。

  李招娣气极,也不做“慈母”了,拧着她耳朵骂道:“你知道个屁,我养这么大的闺女嫁出去,我没要他家二十万就是好的了,再说你弟以后不娶媳妇不买房了?那钱都是留着办大事不能动的!”

  “可是……”刘玫还想说什么。

  李招娣大掌重重拍向她的后背,“我不管,六月一号前你必须给我凑齐十万块钱,不然你就是这个家的罪人!”

  刘父:“我们家没有你这么个吃里扒外见不得娘家好的女儿!”

  李招娣下了命令就撵闺女离开,“都是别人家的媳妇了还想吃娘家的饭?滚滚滚!”

  刘玫背后火辣辣地疼,看着毫不留情关上的大门,无措又纠结。

  还有一个星期就是六月一号,一个星期内筹十万块钱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她只能回去和丈夫商量想办法了。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伪装好男人后他HE了(快穿)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伪装好男人后他HE了(快穿)》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伪装好男人后他HE了(快穿)》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伪装好男人后他HE了(快穿)》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