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你与我一世安

捕你与我一世安

作者:慵醉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12 10:00:09 人气:317

捕你与我一世安简介:捕你与我一世安最新章节,捕你与我一世安(慵醉著)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由网友提供。清也很穷,还百鬼缠身。十岁进了衙门当了小捕快,十八岁了还是捕快,领着一两的月银被各种各样的鬼追着跑。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但是她没有钱,只有一把护着她长大的宝剑,见鬼杀鬼见妖除妖,最后还给她招来了一个有钱的顾大人。……溱江府衙门的衙役都说那知府大人的徒弟就是个白眼狼,跟人跑了不说还回头把师傅坑了,放着那么好的师傅不要偏偏跟着一头豺狼。顾言悯:“为什么是我?”元清也:“馋你钱,馋你人,馋你能让鬼推磨。”顾言悯:“鬼推磨不敢当,最多让夫人心甘情愿扑过来。”
捕你与我一世安最新章节:35、第三十五天

《捕你与我一世安》章节试读

  前传:

  于酆都城来说,今天是个好日子。

  大约是在一千两百八十一年前,中原地区有一个神秘的古国,因为年代久远,这个国家具体叫啥名也记得不甚清楚了。

  这个古国虽然地不大,但是胜在富饶。有多富饶呢?历经九位国君,长达六百一十九年,这个国家都只有一位将军,两支军队。

  战争连年不断,这唯一的一位将军带着两支军队数十辆马车奔赴战场,靠着马车里或金光闪闪或银光闪闪的物什兵不血刃,凯旋归来,成了古国的不败战神。

  如此一来,周边各国都渐渐成为了友好盟国。既然成为了朋友,那么礼尚往来的良好美德就要行动起来。

  于是地处西边的一个小国送上了一把据说可以趋吉避凶的宝剑,宝剑光华夺目的琉璃色剑柄处镶嵌着一颗双瞳形的碧色宝石。

  西边小国的使臣得意洋洋的介绍,此瞳形碧石乃上古神鸟重明陨落后双目所化而成。相传以此剑镇国可保妖邪不侵,万世太平。

  古国君主闻言大喜,将此剑视作镇国宝剑。为保万无一失,日夜不离身。

  可好景不长,数月之后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这把宝剑穿过古国君主的心口,而持剑人正是他最为信赖的亲信。

  “你贪生怕死,将此视作护身符,却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会命丧此剑之下吧。”

  国君瞪着双眼,剑柄处的重明之眼光芒夺目,亲信的声音犹如毒蛇一般钻入耳中:“妖邪易除,人心难测,国君下辈子可要牢牢记住了。”

  国君瞪着眼呜咽了两声便被绑上石头推入了护城河中,连带着插在他胸口上从不离身的宝剑。

  于是酆都城遭了殃。

  忘川河连接着人世间所有的的江河湖海,每个由阳入阴的关口处都有鬼将把守。但是国君的尸体上插着一把妖邪不侵的重明剑,所到之处,魑魅魍魉避之不及。

  重明剑流入忘川河后,河底冤魂触之皆灭,酆都城大乱,不少孤魂野鬼趁此机会逃往人间。

  ……

  “那为什么不把它捞出来呢?”

  “这些至阳之物对我们杀伤力极大,只能等着它有朝一日能被这忘川河水腐蚀些许阳气,届时再进行打捞我们也不至于损伤惨重。”

  “啊?”新来的鬼差挠了挠头:“可是就在方才我看到一个还没死透的漂亮女人在忘川河边洗了把脸,临走时手里似乎就拿着师傅你说的那颗剑柄上的双瞳形碧色宝石。”

  “……”

  “那她去往何处了?”

  “人间。”

  ……

  故事的开始:

  月上枝头,春寒料峭,那只鬼已经跟了她三条街。

  灯火辉煌的江岸,游人如织。溱江河水缓缓流淌,所过之处皆是绕指香气,化骨柔情。

  清也避开熙攘的人群径直走进黑黢黢的小巷子里,那灰白的影子也穿过人群亦步亦趋的跟了进来。

  清也知道她是谁,但是善是恶就有些说不准了。她生来不招蚊子不招桃花就招鬼,鬼想喝她的血但是又不敢靠近她,因为——

  ——她停下脚步,从腰间掏出一把短剑。古铜色的剑鞘,刀刃像一湾碧水清凌凌的,剑刃中央镶嵌着一颗双瞳形的苍色石子。

  灰白色的影子没有脚,悬浮在空中不进也不退。没有了灯光,她逐渐变得不那么透明,身上的衣裳有了丝线的纹路,那张尖尖的瓜子脸也摆脱了白纸一般的单薄,有了肉肉的立体感。

  “你跟着我干什么?”

  清也握着短剑靠近她一步,她就往后退一步,大得吓人的眼睛颇为忌惮的盯着那把闪着莹莹绿光的剑。

  女鬼的眼睛很大,不是先天的那种大,是后天人工的大。眼角被活生生撕裂开来,眼珠子凸出像一只大青蛙。额头上高高的鼓起一个包,绸缎似的黑发虽亮却不平整,左边薄右边厚的。

  “我想求你帮我。”

  她一张嘴,下边的唇瓣就从中间裂开一条缝,一下子成了三瓣嘴。嘴里的牙齿也七零八落的,口水混着滴滴答答的血水从嘴角淌出来。

  她顶着这副模样期期艾艾的将清也望着,僵白的手指连着好几根都像被霜打了的野草一样耷拉着,只剩下两根食指不停地搅着衣摆。

  这是沈家老四的第三个老婆,姓林,名叫姣姣。与清也同岁,今年十八。林姣姣的父亲是林记面馆的老板,年前沈府上门提亲风风光光的嫁过去做了沈四的续弦。

  沈四也不过二十有二,在林姣姣之前却已经有过两位夫人,她们都是如花似玉的年纪,最后都得了怪病暴毙而亡,林姣姣也不例外。

  “我帮不了你,仵作说了你是病死的不是被打死的。”清也没什么感情的陈述事实,“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捕快,你找错人了。”

  林姣姣目光呆滞,歪着脖子发出咔哒咔哒的骨节声,头上的黑发东少一块西少一撮,雪白的头皮被生生拔起露出白白红红的头骨。

  “我是被他打死的,他不让我报官,把我绑在椅子上打死的。”她的声音诡异的轻柔,在夜色里袅袅娜娜,“他用椅子打断了我的手,扯我的头发,用拳头打我的眼睛和肚子,我浑身都痛。”

  她目光突然凄厉起来,裂开的眼眶流出细细的血:“我是被打死的,为什么你不信?”

  “不是我不信,是有人要我相信你是病死的。”清也平静的看着歇斯底里的林姣姣,“其中包括你的父亲和母亲。”

  林姣姣是家中的长女,在她下面还有一个刚上私塾的弟弟。她不想嫁给沈四的,但是沈家有钱,她嫁过去之后父母亲扣下了所有的聘礼贴补家用,还给弟弟请了最好的夫子。

  沈家有钱却谈不上大方,聘礼一分没跟着林姣姣回来,沈四又在外头有了新欢,对林姣姣也越来越不客气。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沈四想娶第四个夫人的心思到达了巅峰,活活将林姣姣给打死了。

  新来的小丫鬟目睹了这一切,连滚带爬的到溱江府衙报了官,知府晏道溪带着她和几个小衙役就去了沈家,到了门口让人家当值的家仆进去通了声后才慢悠悠的进了府。

  前前后后怎么也去了好几盏茶的功夫,于是他们看到的不是暴力血腥的单方面殴打,而是突发疾病暴毙的林姣姣和哭成一团的沈家人。

  仵作煞有其事的验了半晌,最后盖棺定论确为暴毙。她与晏道溪围绕这个结果起了争执,最后以她被罚了两月月钱而告终。清也去找了林姣姣的父母,他们穿的鲜亮哭的也真切,告诉她林姣姣的确是身体不好。

  “人死如灯灭,往事皆是过往云烟。早些入了轮回,别再逗留人世了。”

  清也将短剑收回剑鞘,没再看她,脚步一旋朝巷子深处走去。没了那灼人的苍色光芒,林姣姣飘在空中的速度明显快多了,几个眨眼就拦在了清也面前。

  “如果我说沈四看上的下一个夫人就是你呢?你还帮不帮我?”

  她的手上笼上了一团光,光芒褪去后一卷画轴出现在她手里。因为手指基本上都断掉了,林姣姣干脆将画卷朝地上一扔。

  卷轴咕噜噜的展开了卷面,画上是一名捕快装束的少女,那眉眼分明就是清也的模样。

  清也蹲下身将画卷捡起来,凑近了借着月光这才看清本应该整洁的画面上还喷洒了不知名的干涸液体。

  “我知道你有办法可以杀了他。”

  清也抓住画轴“呲啦”一声撕成了两半,她看着空中浮浮沉沉的林姣姣:“你也可以。”

  “我怕他,接近不了他。”林姣姣摇摇头,她死在沈四的手上,魂魄深深刻下了难以磨灭的恐惧。

  “他还有很多妾室,日日夜夜承受着他的暴行。”林姣姣紧紧飘在清也身后,“我就是发现了这个想要报官,才被他活活打死的。”

  清也停下脚步,握紧了手里光秃秃的两根卷轴:“他在哪里?”

  ……

  沈四假哭了一整天,到了晚上眼睛却肿得跟真核桃一样,顶着这个模样即便他是真的开心,别人也觉得他是强颜欢笑。

  林姣姣入了沈家坟,沈四又可以三两成群的夜不归宿了。他喝着花酒摇头晃脑的走在路上,眼睛干涩的厉害却也还是一下子就注意到了走在前边的女子。

  这背影轻飘飘的,头发黑亮亮的,定是个美女。他扔了小酒坛,踉跄着扑过去,打着醉嗝:

  “呦,大晚上的美女一个人呐?要不哥哥陪你走一走?”

  女子停了脚步回过头,凸眼睛三瓣嘴,额头上还有一个尖尖的犄角。她笑了笑,嘴巴一下裂到了耳后根。

  沈四一口气憋在喉咙里,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觉得后颈一痛,昏了过去。等再醒来时眼前漆黑一片,他吞了吞口水酒醒了一半,慌里慌张的摸索着想要确定这里是哪里。

  “沈公子~”黑暗中莹白的藕臂不知道从哪里伸了过来,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摸来摸去,“你好久没来看人家了,真坏~”

  “你是谁啊?”他还是忘不了凸眼睛三瓣嘴,声音都抖成了波浪状。

  “人家是琅儿啊,这么快就忘了我了?”

  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在他身上勾起了星火,瞬间就呈现出燎原的趋势。沈四一下子将什么凸眼睛的犄角都忘了个一干二净,一个翻身将琅儿压在了身下。

  “本公子怎么会忘了你呢,小妖精。”他迫不及待的在琅儿的小脸上亲了亲,厚厚的一层香粉,还冰冰凉凉的。

  “你说谎,你要是真记得人家怎么这么久也不来我坟前上柱香?”娇娇俏俏的语气,还有一股子腐烂的恶臭。

  “什……什……什么?”沈四撑着自己的身体,那双藕臂抱着他的脖颈,直接冰得他又清醒了几分。

  他低下头努力的睁大眼睛看清楚身下人的模样,青白的一张瓜子脸,死鱼一样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

  “鬼啊!鬼!”他猛地一个后仰挣脱了琅儿的手臂,裹着被子掉下了床。

  四周的窗户被风吹开,将屋子里的纱幔全都吹得高高飘起来,沈四这才看清这些纱幔背后一团又一团的灰白影子。

  “嘻嘻,嘻嘻嘻……”

  影子或飘在空中,或趴在地上,但不管是空中的还是地上的全都朝着他涌过来。

  大开的门外清也捂住缠了绷带的手臂,周围飘着一圈灰白的影子,角落里还有几只老鼠精,这些个妖鬼包括林姣姣全都对着她的胳膊垂涎三尺。

  沈四的脸和四肢都沾上了她的血,妖怪鬼魅成群结队的扑上去疯狂撕咬。也有几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老鼠精,冲着清也笔直地扑过来。

  短剑上的苍绿色石子穿过这些妖物的身体发出类似热水沸腾的声响,几缕黑烟过后连根老鼠毛都没留下。

  有了以身示范的惨痛例子,剩下的鬼怪即便再馋也不敢贸然上前,就连林姣姣这下也只敢远远跟着清也。

  “沈四已经死了,你可以走了。”

  她停,林姣姣也停,飘在空中对她行了个大礼:“元姑娘,多谢。”

  灰白的影子渐渐变得跟纸一样薄,月光透过她身体的那一刻彻底消失在夜色里。

  清也望了望天边渐亮的鱼肚白,随意寻了一处水池洗了把脸,在早点铺子点了一碗豆浆一个菜包子。

  街上闹哄哄的都是动静,不多时沈家老四在亡妻尸骨未寒的时候暴毙花楼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溱江。

  晏道溪匆匆忙忙的去看了沈四的尸首,回了府衙见着了清也就是一耳光:

  “跪下!”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捕你与我一世安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捕你与我一世安》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捕你与我一世安》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捕你与我一世安》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