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之新科状元是我的傻夫郎

种田之新科状元是我的傻夫郎

作者:折梅西洲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12 09:46:47 人气:63

种田之新科状元是我的傻夫郎简介:【文案一】美食吃播陆嫣然一朝穿越,成了陆家村的陆大妞,还要代妹妹嫁给村口的傻子为妻!她骂骂咧咧地掀开粗布红盖头一看,新郎官身如竹、颜如玉,当真是风流俊俏!陆嫣然瞬间高呼:小哥哥的幸福就由我来守护!从此后,镇里多了一对儿卖小吃的小夫妻,煎饼、鸡蛋灌饼、卤大肠、烤冷面、奶油千层酥... ...各种美食馋得众人恨不能吞掉舌头!美貌的老公就成了陆嫣然的腰部挂件和活招牌,食色性也,谁能拒绝美食和美色的双重诱惑呢?――什么,新科状元竟然就是那个被她拴在裤腰带上的傻夫君?!【文案二】齐月本是齐家的嫡长子,更是青州城里眉目如画、文采风流的第一才子。不招人妒是庸才,他被人设计陷害砸伤了脑袋,成了一个肩不能提、手不能扛的傻子。家族放弃了他,未婚妻另嫁他人,就连在村里花钱买的媳妇儿都被掉了包!在他最落魄的时候,那个酒窝甜甜的小媳妇儿,用一双灵巧的小手和单薄的肩膀,为他撑起了一片天。后来有人问齐月,陆嫣然是由什么组成的?新科状元笑着说:食物诱人的香味儿、犬吠蝉鸣的烟火气、还有永不知愁的笑声。他定要她一生都能这样欢笑!
种田之新科状元是我的傻夫郎最新章节:24、一勺探店

《种田之新科状元是我的傻夫郎》章节试读

  “大妞儿,你怎么还没换喜服?要误了吉时了!”

  ...大、大妞儿是谁?喜服和吉时又是什么意思?陆嫣然挣扎着睁开眼睛,她分明记得一辆货车闯了红灯向她直冲过来... ...自己竟没死吗?

  这里是间破旧漏风的柴房,一个粗手大脚的妇女三下五除二地将一件粗布红衣套在陆嫣然身上,没好气地说:“你别以为装病就能躲过去!赶紧起来,村口的傻子等着你入洞房呢!”

  陆嫣然被她拖着往外走,被妇女拽着的胳膊那么细瘦、简直比柴火棍粗不了多少,看上去可怜极了,这绝不是她的手臂!原主的记忆一下子涌进脑海:母亲早早病死,留下六岁的陆大妞和尚在襁褓中的弟弟,父亲陆大林后来又娶了村里的赵寡妇,赵寡妇带着她闺女赵明明嫁了过来,从此陆大妞和她弟弟陆小虎就再也没有好日子过了。

  有了后妈、就有后爹,陆大林只管种田,家里的事被赵寡妇一手把持,赵明明被宠得无法无天、跟城里的小姐似的娇贵,陆大妞在自己家里倒成了粗使丫鬟,天天吃不饱、穿不暖,饿得面黄肌瘦。这回齐家来买人,说是娶妻、其实不过是买个丫头伺候他们家傻了的大少爷,人家看上的是相貌漂亮的赵明明,但是赵寡妇哪儿舍得让自己如花似玉的闺女嫁给一个傻子,便逼着陆大妞替赵明明嫁过去。

  枯草般的乱发被红绳随意一系,赵寡妇将打着补丁的盖头给陆嫣然兜脸一盖,推搡着她走出大门。“阿姐、阿姐别走!”有个小男孩哭着追在她身后叫,陆嫣然脚步一顿,险些被赵寡妇推了个踉跄!

  她的眼前一片鲜红,被人群拥着跌跌撞撞地乱走,耳边有嘈杂的锣鼓声,夹杂着小孩们拍着手念童谣的起哄声:“傻小子、坐门墩,哭着喊着要媳妇!要媳妇干啥?点灯,做饭;闭灯,做伴!”

  也不知走了多久、要走到哪儿去,她感觉到人群终于停了下来,有人哄笑道:“傻子,你会吗?要不要哥哥替你入洞房啊?”

  “这新娘子,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要哥哥教你,可得倒给钱呢!”

  众人爆发出恶意谐谑的笑声,陆嫣然气得牙根发痒,她一个生在红旗下的现代知识女性,活了二十五年,何曾吃过这样的亏!但她初来乍到、不知深浅,只有暂时忍耐下来。

  一只手在混乱中拉住了她,牵着她又往前走,那只手光滑温暖,她好像握着一块莹润的美玉,这绝不是一双乡下人种地的手,陆嫣然简直害怕自己粗糙的手划破他的皮肤。

  人声渐渐远去,她跟着他走进屋里,坐在木床边沿。这个经历实在奇妙,她方死又生,像那些烂俗小说一样穿越到了另一个时代,母胎单身二十五年后,被老天爷强行分配了一个对象。在现代社会生活时,陆嫣然有时候也会想,真不如生在古代,也就没有对象、谈恋爱、分分合合这种烦心事,全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做主就完事了。

  可话虽如此,陆嫣然此时仍然有些害怕,傻子的模样会不会很可怖?他今晚会不会真的要... ...那是绝对不行的!陆嫣然的脑筋急转,设想了好几种方案来平安度过今夜,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一个傻子、她还不至于摆脱不了吧?

  她揪着裙摆,勉力维持着古代女性的矜持,等着傻子来给她掀盖头,但左等右等,等到天都快黑了,傻子却毫无动静。她再也忍耐不住,悄悄将盖头掀开一线,只见一身红衣的新郎官正趴在桌上——他竟睡着了!

  果真是个傻子,陆嫣然哭笑不得,她扔了盖头,走过去蹲下身,屏息去看傻子的容貌。傻子埋头昏睡,陆嫣然围着他打了好几个圈、还是看不见他的脸。忽然,傻子惊醒般猛地抬头,和陆嫣然正好鼻尖蹭着鼻尖、脸对着脸!

  “呀!”她吓得喊一声,而后又发出了更高地一声尖叫,“啊!我不是在做梦吧?!”

  傻子懵懵懂懂地看着她,在黄昏的柔光中一双丹凤眼波光潋滟、勾魂摄魄,他的眉目如画、脸颊如玉,竟是个飘逸绝俗的美男子!

  这、这、这就是那个傻子?她的新婚丈夫?天呐,这难道是老天爷对她母胎单身,二十五年健康/生活、守身如玉的奖赏吗?!

  他们四目相对、呼吸相闻,陆嫣然的脸一下涨得通红,令这张面黄肌瘦的脸也显露出一丝清丽的艳色。傻子抬手摸了摸轻轻她的脸,他是不是想亲她?陆嫣然一边在心里高呼:小哥哥,我可以!一边赧然地闭上了眼睛。

  “红红的,好像苹果哦...”美男子的声音也很好听,好像玉石撞击冰晶、春风吹动风铃,陆嫣然感觉到他凑过来时温热的鼻息,心脏跳动得厉害,一如小鹿乱撞。

  她微微撅起嘴唇,却突然感觉到脸上一疼,“诶呦!”陆嫣然睁开眼睛捂住脸,诧异地看见美男子像个讨不到糖吃的孩子般委委屈屈地说:“虽然很软,但不能吃啊...”

  “... ...”妈蛋,果真还是个傻子!差点被他的容貌骗了!陆嫣然的肚子也适时发出一声腹鸣,她尴尬地站直身体,清了清嗓子道:“你饿了吗?有什么能吃的?”

  “饿!阿月饿死了!”美男子使劲点头,好像只能听懂一个“饿”字,他带着陆嫣然转进屋后的厨房,陆嫣然这才知道,什么叫家徒四壁... ...卧房里只有一张床,连个桌子都没有,厨房里更惨,只有零星几根柴火,和两个灶眼、几个锅碗瓢盆,水缸里的水见了底,米缸也只有最后薄薄一层。

  傻子这副神仙似的模样,肩不能提、手不能扛,他之前是怎么自己生活的?陆嫣然试探着说:“你之前,都吃什么?”

  “之前、之前有人给阿月送饭,后来呢,就来得少啦!阿月每天都好饿哦...”傻子絮叨道:“他们还说,阿月今天娶了媳妇儿,以后媳妇儿就会做饭给我吃,他们可就不管啦...”

  这都是什么人啊!如果嫁来的真是只会指使人的赵明明,傻子还不被活活欺负死!从原主的记忆里,赵嫣然模模糊糊地得知,傻子本是城里首富齐家的大少爷,后来受伤失智,内斗严重的齐家放弃了他,只在村里给他一间破屋栖身。

  “傻...不是,阿月,”陆嫣然斟酌地问,“家里还有钱吗?”这点东西,只怕他们今夜吃了,明天就要开始挨饿!

  “钱?”阿月歪头想了一会儿,“本来有的,后来都被要走啦,说要给我娶媳妇儿!”

  他天真地眨了眨眼睛,那双丹凤眼迷人得很,期待地望着陆嫣然道:“你就是我的媳妇儿嘛?”

  陆嫣然被他的眼神电了一下,浑身一抖、头脑一热、拍着胸脯说出豪言壮语:“对!我就是你的媳妇儿!以后我养你!”美色误人呦!

  “那媳妇儿,我饿,阿月饿...”

  “宝贝儿,等着!妈妈...不是,媳妇儿这就给你做饭!”陆嫣然撸起袖子,利索地把米缸里的米都捞了出来,一共只有将将一碗而已。

  看来他们今夜只有熬白粥饱腹了,贫贱夫妻百事哀!

  陆嫣然一边掏米,一边佩服自己心大,她这一天上午被撞丧生、下午重生嫁人,红白喜事赶到一起,简直像赶场似的匆忙。她没被诡异的经历逼疯,现在还能淡定的掏米熬粥,绝对有羽化飞升、修佛入道的慧根!

  她把白米倒入锅中,看见齐月眼巴巴的可怜模样,好笑地摸了摸他乌黑的头发,否则又能怎么办呢,她要和齐月一起,努力地先活下去啊... ...

  陆嫣然趴在地上,用烧火棍捅了捅燃烧的柴火,幸好她曾在乡下和爷爷奶奶住过一段时间,否则单单是点起灶台的火,都能把她生生急死。

  “咳、咳咳,”她被冒出的黑烟呛得咳嗽起来,脸上也沾到了炉灰。陆嫣然狼狈地爬起来,刚想擦一把脸,齐月已经用袖子轻轻地抚上了她的脸,嬉笑着说:“媳妇儿好像小花猫哦!”

  他们相视而笑,在米粥的香气中,心里竟然生出一股静好安定的感觉。傻了的齐月,没有做齐大少爷时那么多用不完的心思,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而这世上,除了陆嫣然,已再没有人会对他好——他是被家族抛舍的没用弃子。

  铁锅里“咕嘟咕嘟”冒起热气,陆嫣然耐心地用筷子搅着米粥。白米粥的用料最简单不过,白米和水却能煮出人间至醇至香的美味,大米具有补中益气、健脾养胃,和五脏、通血脉的功用,乃是粮食的精华,最是养人,一粒粒晶莹的米粒被筷子搅得稀碎、化入水中,呈现出一种粘稠喷香的透明感。

  不要小看这一碗白粥,陆嫣然见过许多有名的主厨,却熬不好一碗白粥。熬粥是要用心的,许多人对于家的印象里,都有这样一碗粥。陆嫣然曾是粉丝千万的吃播主持,她对美食极有心得,更重要的是,无论是路边小摊还是满汉全席,她都不会小瞧、辜负任何一道菜品,永远积极乐观、热爱生活。

  “好香呀,媳妇儿,好香!”齐月像只乞食儿的猫似的在她身后打转,他是真的饿坏了。

  陆嫣然成了两碗粥端到灶台上,没有桌子,他们只能站着喝粥。齐月端起碗就要狼吞虎咽,陆嫣然忙拦住他,急道:“别着急,小心烫!”

  她夺过他手里的破碗,细心地吹凉了米粥,一勺勺喂给馋猫儿齐月。香软的白粥从舌尖滑入胃袋,丹凤眼享受的迷了起来,他喝了几口,见陆嫣然只顾喂他,忙端起另一碗粥,有样学样地用勺子挖出一勺,递到陆嫣然嘴边:“媳妇儿也吃!”

  陆嫣然笑了起来,她的粉丝曾说过,她一笑起来、就好像春暖花开,如同她吃东西时可爱的样子,好像吃的是全世界最美味的食物——看见陆嫣然吃东西,他们就觉得特别开心,恨不能一直看下去。

  齐月这时候也有这种感觉,小媳妇儿并不是什么大美人,可她笑起来的模样,直甜到人心里。他们就这样一人一勺地喂着对方喝米粥,仿佛真是一对新婚燕尔、如胶似漆的小夫妻,这间米香四溢的小厨房中,充满了人间烟火的美好气息。

  -

  -

  二人用剩下的水洗脸漱口,稍稍擦洗了一番,便回了卧室。

  齐月躺在床上傻笑,他乌黑的长发披散下来,令那张盈润如玉的俊脸更加漂亮炫目。陆嫣然插上门闩,现在已是秋天,她脱了外衣、便觉得寒冷,如果不能在冬天前攒够足够的柴火烧起火炕,只怕这个冬天他们会很不好过。万一冻得生病,在这没钱没药的穷乡僻壤,那简直不敢想象。

  她哆哆嗦嗦地走到床边,本来还有些羞涩犹豫,可是看见齐月那张纯洁又好看的脸,陆嫣然觉得,如果有人要担心,那也应该是傻乎乎的齐月。两个人只有一条破棉被,胡乱一裹、只穿了单衣的身体就紧贴在一起。齐月身上有一种好闻的冷香,似乎是某种熏香,大约他在齐家时日日点着,香气日复一日地沁到了他的贴身衣物中。

  “媳妇儿,这样,真好。”齐月直勾勾地盯着陆嫣然的侧脸,满足地叹了口气,食物的热度、人的体温、温暖的被窝,这些都是他久违的东西,他说不清这种感觉,迟钝的大脑却能体味出这种极致的熨帖愉悦。

  “以后还会更好呢!”陆嫣然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脸,果然触感和她想的一样极品!

  齐月顺势抓住她的手,用柔软的嘴唇温柔地碰了碰她的手背。

  “快、快睡觉!”陆嫣然抽回手,背对着齐月使劲闭上眼睛。

  妈诶!他这都是从哪儿学的?!被个傻子撩得怦然心动可还行!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种田之新科状元是我的傻夫郎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种田之新科状元是我的傻夫郎》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种田之新科状元是我的傻夫郎》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种田之新科状元是我的傻夫郎》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