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冷宫种西瓜

我在冷宫种西瓜

作者:夏南虫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12 09:43:07 人气:57

我在冷宫种西瓜简介:我在冷宫种西瓜最新章节,我在冷宫种西瓜(夏南虫著)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由网友提供。江雨萍十四岁进宫就闯了大祸,拿开水烫蚂蚁居然不小心烫到了老皇帝,于是被打入冷宫。接着她那个将军爹得知此事,气得一口气没上来,被水呛死了……江雨萍打开她爹留给自己的遗物荷包,还没来得及哭就被雷到了...她爹临死前给她留了一包西瓜籽???雷过之后江雨萍决定带领冷宫姐妹走向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吃瓜生活,直到瓜田误入一名偷瓜贼,江雨萍拿起鞭子就是干!******江雨萍:虽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看不过嫂子,临江王应该时常克制自己莫要犯下不可说的大错。李青雀听完想了一会儿,跑去找李沉影:好吃不过嫂子,刺激不过不可说,你喜欢江雨萍就应该去追逐激情。李沉影一愣,原来她也想要找点刺激的?扮猪吃老虎女主×自作聪明男主 1V1,小甜文*******
我在冷宫种西瓜最新章节:66、尾声

《我在冷宫种西瓜》章节试读

  江雨萍八岁的时候跟她爹出门浪,碰到一个算命瞎子,那瞎子翻着白眼掐了半天拉着她爹说这个女娃天煞孤星,顶多再活十年...

  结果那瞎子没算到她爹是个武夫,一大耳巴子扇过去他自己差点没活过这天。

  小江雨萍蹲地上看那瞎子精准无误地摸到自己被打掉在地上的钱袋,大声惊呼:“爹!你把他眼睛打复明了!”

  她爹呸了一口算命骗子,捞起宝贝女儿走了。

  江雨萍十二岁的时候她戎马一生的爹决定放下屠刀...拿起锄头,开始了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种地生活,把她娘气回了娘家。

  哦,临走前把家里为数不多值钱物件都带走了。

  于是京城别的姑娘家都在插花点茶抹豆蔻研究哪家公子哥好嫁的年纪,江雨萍卷着裤腿跟她爹在黄泥地里使劲儿撒欢。

  这样的日子过了不到两年,皇帝老子不高兴了。

  北疆未平,南蛮未治,你丫的想养老?没门!什么?说自己年纪大了,打不动了?

  于是第二天一道华丽丽的圣旨就顶着六月毒辣的太阳直接送到了田埂上。

  “...远山将军独女雨萍,窈窕姝丽,品性端庄,特封淑妃,即刻入宫。”

  被太阳晒得黝黑的江雨萍操起粗布衣袖一把抹去豆大的汗珠:“爹,淑妃是什么?”

  她爹的脸憋成了地里刚熟的茄子,拉着她下跪接了旨。

  听说远山将军女儿一进宫就封了妃位,一众嫔妃早就磨刀霍霍做好了十足的准备来招呼江雨萍,结果进宫大半年这位淑妃也没见到皇帝一面。

  后宫佳丽们在见到江雨萍本人后心中的嫉恨慢慢化作了怜悯,这孩子的咋呼性格加上这幅尊容...看来是难出头了。

  “我丑吗?”江雨萍对着镜子露出了一个二百五的笑容,黢黑的脸上一副大白牙晃得人眼花。

  “娘娘贤良淑德,以德服人。”梦梦答非所问,岔开了话题。

  江雨萍掰手指数着月落星沉,一晃眼入宫大半年了。

  那天江雨萍用了晚膳在苑里拿开水烫蚂蚁窝,看那些小东西的尸体很快堆积成山从树洞里飘了出来,江雨萍忘乎所以咯咯大笑,忽然身后就响起了总管公公中气十足的声音。

  “皇上驾到~”

  阵仗太大,声音太响,江雨萍惊悚回身一个趔趄...手中开水准确无误地洒到了龙袍下摆上。

  这个比她大二十几岁的皇帝父君她还没来得及看清就冷哼一声将她罚去了白虚宫。

  白虚宫,地处天佑王宫西北角的左三巷的右十墙的再里边的旮旯角。冬冷夏热,无人问津,除了几只大耗子夜里啃木板床,连个鬼叫声都没有。

  不折不扣的,冷宫。

  白虚宫十三苑,住了大大小小九位弃妃。

  年纪最大的据说是□□皇帝的昭仪,眼皮都睁不开了,江雨萍无时不刻担心对方会在白芷阁一睡不起...

  辈分最高的是玉楼苑的先德妃,整日清心寡欲地礼佛,看不出悲喜。

  还有芍药斋、溢香阁、宿雪楼......除了小太监送饭的时候,江雨萍再没见过人。

  思忖再三,江雨萍搬去了玉楼苑一墙之隔的吟霜苑,这里最安静...太阳光线最好。然后江雨萍成了冷宫中最爱晒太阳的弃妃。

  江雨萍的吟霜苑坐北朝南,光线充足,很是适合晒太阳,特别是这样寒气逼人的冬日。江雨萍真心觉得这样每天躺美人椅上晒太阳的日子十分舒坦,除了梦梦偶尔恨铁不成钢的白眼...没有其他更扎心的东西了。

  可是这样舒坦的日子还没熬过这个冬日,噩耗传来。

  她爹死了,死在北疆沙场上。

  听说那场战打了七天七夜,黄沙遍地,尸殍遍野,天地为之变色...

  然而,她爹不是马革裹尸光荣战死的...听说是打了一半正在喝水忽然就听说了江雨萍被打入冷宫的消息,一口气没换过来...被水呛死了...

  梦梦红着眼睛,将远山将军留给女儿最后的遗物递给了江雨萍,一只乌金荷包。

  江雨萍垂着眼角一声不吭接过荷包,脸上看不清表情,许久终于鼓起勇气颤抖着双手打开...

  里面是......一包西瓜籽???

  江雨萍楞在原地,梦梦红肿的双眼瞪得比铜铃还大...主仆二人原地石化。

  月出东山,石化中的江雨萍终于慢慢恢复了生气,嘴角噙笑缓缓开了口:“臭老头…我知道怎么做了。”

  怎么做?梦梦懵。但是第二年春天到来的时候她总算明白了。

  几场春雨过后宫中燥热难忍,不当值的宫女太监夜里悄悄聚到西华门吹风乘凉,顺便交换一点各宫八卦。

  宫女甲:“听说了吗?白虚宫又疯了一个。”

  太监乙:“哟,这次是挖土吃泥呐?还是太华池捞鱼啊?”

  宫女丙:“我知道我知道!听说是吟霜苑那位,垦了一块地,在种西瓜!”

  太监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儿。”

  夜风渐行渐远,梦梦叹了一口气给江雨萍打着蒲扇。她白日里趁着清明雨刚栽了种子,这会儿累地倒头就入了梦。

  梦梦比江雨萍大上两岁,被卖入将军府前吃了一些苦头,故比江雨萍心智成熟几分。别的大小姐有的骄纵脾性和闺房本事江雨萍一点没有,弹琴弦会断,绣花缝到腿,看书书会飞...但是种地一事,江雨萍天赋之高,实在令人汗颜。

  仲夏到来之前,江雨萍的瓜地已经隐隐约约可见星星点点。

  江雨萍咕嘟咕嘟灌了两大碗水,摸着圆溜溜的肚子估摸着再有半月便该瓜熟蒂落了。

  宫女太监们从一开始私下嘲笑,慢慢变成看着江雨萍的瓜地流口水。

  这夜江雨萍辗转反侧,一想到太监宫女们发着绿光的眼睛实在难以入眠,索性起身穿衣守瓜田。她蹑步到了苑中长栏,惟恐惊醒恻屋的梦梦,要是被发现半夜不睡,免不了又是一顿责怪。

  月光下一个个大西瓜青澄澄发着绿光,江雨萍很满意靠着栏杆欣赏自己的杰作。旁边玉楼苑的德妃还在叽里咕噜念着她听不懂的经文。

  没过一会儿德妃的念经声停了,淅淅索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江雨萍一惊,白虚宫常年无人问津守卫玩忽职守乃是常态,莫不是进了贼子?

  可若不是贼子...是德妃的哪个相好?哟,这事儿可就有意思了!

  江雨萍支起身子走到院墙边伏着耳朵,欲听个究竟。可是那一头的声音停了,忽然一声珠玉破碎之声入耳,江雨萍直起身子正欲询问情况,墙头上一道黑影猛然落下,不偏不倚砸在了江雨萍身上。

  此时此刻,此情此情,正常女子照理说该花容失色大呼救命,江雨萍没有...她看着身下被砸烂的几个半熟西瓜,心痛不已,原地痛哭。

  “我的瓜啊,呜呜呜...辛辛苦苦几个月,老娘皮都没啃上,就被砸了啊!”尾音吊地巨高,震得黑影耳膜欲裂...

  黑影楞在原地,一时手足无措,正想跨步离去,刚一抬腿就被喝住了。

  “住脚!你放开我的瓜!”

  黑影一怔,借着月色低头望去,嗬~差点又踩烂一个,赶紧把脚收回往后退去。

  “啪...”瓜裂之声在空中响起。

  黑影:“对...对不住,没看到后面的...”

  江雨萍:“你你你......”“你”了半天,脸都憋红了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黑影一时进退两难,这半亩地竟似牢笼将他死死困住,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半晌,黑影缓缓从怀中掏出一个钱袋:“这个,赔姑娘可好?”这钱袋鼓鼓,看起来倒是富态十足。

  “谁要你钱了!”江雨萍一把甩开钱袋,随手抄起平日里打苍蝇的藤条就招呼了过去。

  黑影左右闪躲,江雨萍看着不过十几,力气却极大,每一鞭都扎扎实实地打在自己背上,火辣辣的疼。这姑娘下手极狠,自己又生怕招来守卫节外生枝,黑影疾步上前一把捂住了江雨萍的嘴。

  “唔!!”江雨萍被黑影圈在怀里动弹不得,正欲踢其下怀...

  “嘶~”黑影嫌弃之情溢于言表,“好臭。”

  “......”江雨萍是个爱出汗的体质,平日里一天要冲三次凉水澡,方才打人那会儿用力太猛又汗流浃背了,这会儿竟被人嫌弃了...

  黑影见她乖乖不动了也不做作多想,从怀中掏出一块乳白羊脂玉:“姑娘,这个赔你的瓜...”后面的话没说完手上就传来一阵剧痛。

  “你!!”黑影捂着自己受伤的右掌,眼中燃起怒火。这丫的居然动嘴!

  “来人呐!有刺客!”黑影一惊,转头就看见了惊恐万分的梦梦,来不及多解释将白玉塞进了江雨萍手里跳上墙头消失在夜色中。

  江雨萍握着玉佩回过神来,转头对梦梦道:“别喊了,真有刺客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我们。”

  梦梦给了江雨萍一个大白眼:“那也得喊!万一真碰上个偷东西的,咱可就剩这一地西瓜,和你了!”

  江雨萍摸着那块半掌大的白玉,望向玉楼苑的方向,这个人...不会是贼子。

  半月后西瓜陆陆续续也就熟了,江雨萍让梦梦准备了几个布袋子,装着西瓜给平日里送饭的小德子送了两个。

  小德子笑得合不拢嘴,连连道谢,拍着胸脯保证下一次绝不把变味儿的饭菜往吟霜苑送。

  往玉楼苑送了一个,德妃面无表情道了谢便赏给了白虚宫的当值太监小安子小善子。江雨萍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笑呵呵地走了。

  接着多的西瓜,芍药斋、溢香阁、宿雪楼...一圈下来还不够分。

  梦梦皱眉嗔怪,大半年的汗,白流了。

  江雨萍一拍脑袋,又各个院子跑了一遭,叮嘱着把西瓜籽给自己留下......明年还得留种。

  有道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接下来的一年江雨萍的日子好过多了,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白长肉。

  第二年仲夏到来的时候梦梦站在栏下感叹...又黑又瘦的猴子终于长成个人样了。

  这一年,是天启十一年。先皇操劳过度,于七月十三薨逝,噩耗传来的时候江雨萍正在瓜田里挥汗成雨数西瓜,听梦梦把消息说完江雨萍手中锄头“咣当”一声落地......

  半晌......

  “梦梦,咱们赶紧挑个最大的瓜庆祝一下!”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我在冷宫种西瓜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我在冷宫种西瓜》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我在冷宫种西瓜》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我在冷宫种西瓜》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