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天一剑

歧天一剑

作者:酒香堡主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修真穿越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11 19:58:57 人气:93

歧天一剑简介:歧天一剑最新章节,歧天一剑(酒香堡主著)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由网友提供。传闻,江湖中有四大奇经:《往生经》《太平经》《达摩经》《搬山经》,神秘莫测。 张静心,一个普通的山村小子,偶然下得到四大奇经之一的《太平经》,从此他的命运,打开了一个新的天地。
歧天一剑最新章节:关于更新

《歧天一剑》章节试读

  一座石洞前。

  “滴溜溜”

  虚空被拉扯,犹如大鲸在吞水,一声声剑啸从石洞深处传出,声音愈来愈大,一股股剑气从虚无中产生,又被拉扯进石洞中。

  石洞外,簇簇拥拥的站立着上百穿着或青或深或白衣袍的门派弟子,神色由恭敬俱都变作震惊的注视着石洞大门,大气不敢喘出一声。在他们前边,领头的是十几个年纪稍长的男女,韵妇老儒,神色焦急。

  “哈哈哈哈!!万剑归宗!!”

  正当他们焦急等待时,片刻从石洞深处传来一声大笑。

  “咻”!“咻”!“咻”...

  只见万千剑光从石洞冲出,冲天剑意暴发开来,一股股金芒前行,那石洞大门纸糊一样的无踪化去,那万千剑光,又‘滴溜溜’在众人上空稍触即返,竟神奇的在洞口融合化作一个‘人’。

  只不过这男子竟不似人身,浑身金芒外放,在周身游走。

  “师兄!”“宗主!”...

  甫一见该男子面容,那十几个韵妇老儒俱都狂喜纷纷上前,后面弟子也纷纷震天呼喊。

  那金芒男子一摆手,止停众人,如同实质的目光从众人面上一一扫过,在他们期待的目光中微笑开口,“十长老,传令下去,从今日起,我剑宗广收门徒,大宴宾客,三个月后举行门派大比,选出五十位杰出弟子,传授无极剑法!”

  “宗主,你...!”一上年纪的长老忍不住上前半步,面露狂喜,双手微微颤抖。

  沧桑中年男子看着他微微一笑,点头道:“不错,我已经练成神功,凝聚无上剑身,九九归一。”

  闻言,那长老连同其余十几位韵妇老儒对视一眼,掩饰不住的喜色,齐声贺道:“恭喜宗主!”他们身后上百弟子也齐声跪拜,大声祝贺:“恭喜宗主!贺喜宗主!”

  贺声山中环绕不绝,金芒男子面容平静,抬头望天喃喃自语:“三寺七派、四魔八教,此后也算上我剑宗,一宗...”

  神州大陆,巨擘横行!在这之中,有二十二个大帮大派震慑千山万谷,被江湖人所深知!

  三寺:七星寺、达摩寺、金刚寺。

  七派:雪花派、烈火派、秀女派、凌江派、青莲派、镇海派、金蛇派。

  四魔:大力魔宗、阴棺魔宗、日月魔宗、麒麟魔宗。

  八教:黄天教、太平教、合欢教、无天教、大乘教、小乘教、无生教、天龙教。

  这二十二个门派,按照帮名,称作三寺七派、四魔八教!既有名门正派,也有魔教妖教。

  正道之人,辟妖斩魔,同仇敌忾!而魔道妖人,气焰滔天,横行无忌!这二十二个大门大派,无论是正道还是魔道,都已经称霸传承数百年!

  金芒男子口中的剑宗,虽也算大派,但只能是二流!但是此时此刻,剑宗发生重大变化,这二十二个门派之后,赫然又出现了第二十三个大派!

  剑宗!

  ********

  柳树村是一座普通的小村庄,村民大多数都以种作为生,此时正是闲适的时节。日光渐渐偏向暮色,村子里的一角。

  “嘿,看剑!”

  一声轻吒,从一个浓眉大眼,嘴唇单薄的十来岁半大小子口中传出,最醒目的是他有着一双浓浓的剑眉。而他手中的‘剑’,则是一根手腕粗细,长约三尺的树枝。

  在他的对面,一个比他还低半个脑袋的瘦瘦小子,也同样拿着根同样的家伙,当作‘武器’,摆着歪歪扭扭的架势,还煞有阵势的两指并拢,摆出剑势,与前者在对阵。

  剑眉小子轻吒之后,就拿着‘剑’向瘦小子冲了过去。瘦小子丝毫不怯,也‘呀喝’着举‘剑’迎了上去。

  梆梆梆!

  两人毫无章法、胡乱的敲打在了一起,树枝碰撞间发出剧烈的声音,不过两人都有默契,只是让两根树枝击打在一起,不伤着身体,动作杂乱且快速。

  咔咔!

  终于,其中一根树枝经不起如此‘巨力’折断了。

  “啊!”

  伴随着一声惊叫,一声欢呼,这场‘比试’走到了尽头。

  只见剑眉小子喜气洋洋,拿着自己完好无损的树枝指着一脸懊恼,低头沮丧看着自己‘断剑’的瘦弱小子道:“怎么样静心,你的‘武功’低吧?根本打不过我的‘天下第一剑’!”

  瘦弱小子懊恼的望着地上的半截断枝,嘴上不服道:“我的才是天下第一剑,只是这一根太细了,等我再找一根。”说完四处张望。

  剑眉小子眉头一拧,没好气道:“不是说好谁‘比武’输了谁就要认输么?你的‘剑’都断了还怎么打?哼,你的‘野狼帮’根本就没有我的‘天下第一帮’厉害!”

  被称作静心的瘦弱小子闻言笑嘻嘻道:“我才没输呢,反正就是我的‘野狼帮’比你的‘天下第一帮’厉害!”

  “好啊你耍赖!”剑眉小子佯怒道。

  “我才没有耍赖!”张静心狡辩。

  “那你还不认输?”

  “反正我就是没有输。”

  剑眉小子由怒转笑,笑嘻嘻道:“好啊,你不认输那咱就接着比赛,看看你认输不认输?”说着不等后者回答就“嘿嘿”笑着拿着木枝胡乱挥舞着冲了过去。

  “啊!”

  张静心拿着仅剩的半截木头,胡乱抵挡几下,但还是由于‘武器’太短,被剑眉小子趁机在身上戳了一下。他吓的惊叫一声,反应过来发现被戳的并不重,又看到前者戏谑的想再次戳过来,吓得他扭头就跑。

  “哪里跑!?”后者哈哈一笑,举步便追了上去。

  两人一边跑一边闹,眉眼间全是笑意,慢慢的,伴随着偶尔传来的惊呼声,渐渐远去。

  这两个半大小子,俱都是村里的顽童,大一点的那个剑眉小子名字叫做帝青云,今年十岁了,和瘦瘦的张静心一样,都是在柳树村土生土长,只不过张静心要小帝青云两岁,两人家住的比较近,经常在一起玩耍,很是顽皮。

  可能是男孩子的原因,两人虽然年纪比较小,但对于打打闹闹却是非常喜爱,类似今天的‘比武’已经发生了不知道多少次。

  原因是两个人对于大人们口中的‘练武的人’充满了向往。在大人们的口中,那些传说中练武的人个个带着刀剑,即使赤手空拳也可以以一打十,厉害非常,就是村里最壮的人还没有那些人的一根手指头厉害。

  根据他们的描述,外面有着‘门派’‘帮派’的存在,但是哪些门派帮派却又摇头不知,他们也是听偶尔回村的那些走出村子的有大出息,如今生活在外面世界的长辈说的。

  但是即使是只言片语,也令两个小不点暗暗记了下来,并且对长辈口中的世界充满了向往。两人虽然懵懂,但是‘武功’、‘门派’、‘刀剑’这些字眼还是能听懂的,于是各自为自己立了‘门派’。帝青云立得门派叫做‘天下第一帮’,自己的武器也叫做‘天下第一剑’;而张静心的叫做‘野狼帮’,武器也是‘天下第一剑’,为此,两人为了争夺天下第一剑这个名头经常‘比试’。

  这让过路的村民们知道后也是啼笑皆非,但两人不以为意,玩的不亦乐乎。

  这时候,村外缓缓驶进一辆牛拉的轿子,等到了村口,早就站齐了几个德高望重的村里老人。只见牛车在那里停了下来,从上下来一个穿着绸缎的和善中年男子,仿似很熟悉,众人围上去热情的相互寒暄几句,就一同朝村内走了进去。

  过了许久,就有人一家家的挨着通知绸缎男子带来的消息。

  张静心的家,就在村子里靠西南,旁边种着几棵大柳树。大柳树的树干苍虬粗壮,怕是有几十年头。树干上面,东一道西一道斑驳的裂痕,诉说着岁月的大力。

  一间正屋里面,几乎没有装饰的墙壁,张静心的父亲张铁石蹲在门口,表情沉闷。在他身后的屋内,透过并不光亮的光线,依稀可以看到忙碌的妇人身影。

  “二两银子,这几年咱家存下来的,一共才一两多,钱不够啊。”张铁石喳巴喳巴嘴。

  “我不管,这次关乎咱儿子的前途,你就是借也得借二两银子,以后再慢慢还!”张静心的母亲李秀兰一边忙碌一边说道,语气很坚决。

  张铁石瞅了一眼李秀兰的背影,目光又转到一边,慢吞吞道:“那就只有找二哥先借一点了,我刚问过他,他没有准备让柱子去参加那个门派的选..选拔。”

  张家兄弟两个,柱子就是张铁石大哥张大牛唯一的一个儿子,比张静心还大一岁。

  “唉”张铁石拉了个长音,不看好道:“问孙家大哥,孙家大哥说,就算参加了那啥门派选人,也不一定就能选上,就算选上了还得看是不是那块料,不然银两也花了也白搭了。静心要是肯吃苦,肯干,就是种地咋了,也一样能有出息。”

  李秀兰最恼他没有个主见,见又拿出来这一套说词,就气的不想跟他说话,气恼道:“你要不想去那我就去,要不是柳家大哥人好,有本事还不忘本,遇到这么难遇的事情还不忘通知咱一声,你在村里会知道这个消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你还不在乎,我不管,银两没了可以再挣,这次说啥我也要让静心去试试!”

  张铁石本就嘴笨,现在更哑口无言,只得无奈道:“行行行,去就去。”

  “你去找静心回来,该吃晚饭了,一会儿再给他说说这事。”李秀兰吩咐道。

  张铁石不说话,默默点了点头就粘巴下嘴起身往外去了。

  “静心,吃饭了啊!”远远地,就看见张静心帝青云俩小子在村尾一处玩闹,张铁石就是一嗓子。

  “哦”

  见孩子答应,张铁石望了一眼,才撮着嘴往大哥家去了。

  “走吧,回家吃饭。”

  两个孩子招呼一声,又顺着玩闹了一路,一拐歪儿往各自家去了。

  帝青云家离张静心家很近,还不到百米距离。但与张静心家不同的是,帝家屋内还有着小坠物装饰,家具红漆木门一应俱全。帝青云的父亲帝富贵和妻子在屋内说着话,看到刚回来的帝青云就是一皱眉,轻哼道:“玩,就知道玩,也不知道帮帮家里忙,一点事儿也不懂!”

  与外面的玩闹不同,帝青云虽然年纪不大,这时安静下来,剑眉薄唇之下,平添一股沉稳之气,他不敢顶撞父亲,就低着头不说话。

  帝青云的母亲见状就对着丈夫打圆场道:“好了,青云还小,以后会慢慢懂事的。”

  “哼,都十岁了还小。”帝富贵依旧板着脸,不过语气却明显缓和下来了。

  帝青云不服气的微微噘嘴。

  “娘,我回来了!”张静心一回到家,就一阵风的来到屋内,往饭桌前一坐,笑嘻嘻的看着娘上饭菜。

  热腾腾的青菜米粥,张静心确实玩的饿了,一上来就吃起来。

  “慢点吃。”李秀兰宠溺道。她看着不断吃饭的孩子露出开心的笑容,坐下来又叹口气,道:“唉,娘命苦,知道苦的滋味,而且娘又是个女人,想要做什么事有心无力,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看到你有出息,不再吃苦,所以就算再难付出再多娘也能忍受...”

  张静心似懂非懂,但心里决计不让娘再吃苦,就扒着饭口齿不清道:“放心吧娘,等静心长大了绝对不会让娘再吃苦了。”一想,又停下饭露出一张苦瓜脸:“不会是娘又要叫我识什么字吧?”因为一旦娘这么苦口婆心,就会教他学识字,张静心最怕的就是这个。

  李秀兰扑哧一笑,盯了他一眼嗔道:“娘会的那几个字早就教给你了,再也教不了其它字啦,今天啊给你说的是另外一个事儿。”

  “哦”不是识字就好,张静心重新端起饭碗,吭哧含糊答应着。

  “你记得娘和你说过的你柳家大伯么?”李秀兰不等静心回答,就自问自答说了起来:“就是人很好那个在外地城里做大掌柜的柳家大伯,他这次来给村里说,在北方五百里有个大门派好像叫做‘剑宗’什么的门派,具体我也说不清楚,最近要招弟子,所以娘和你爹商量,想让你去报名,柳家大哥说了,这次机会很难遇到,要是能够加入到这个门派,以后一辈子就吃穿不愁了!”

  刘秀兰有些期待,看着儿子又忧心忡忡。

  张静心瞪大了眼睛。

  虽然懵懂,但这则消息对他实在冲击太大,整日里他与帝青云都是这个门派哪个门派的乱叫,但实在想不到有一天会与他们产生交集,对一个孩子来说,这些门派什么的都是传说中的东西,以至于他有些不敢相信。

  看到他这个样子,莫说是八岁的孩童,就连她也有些不敢置信。

  但是李秀兰也说不了太多,因为她也不了解这里面的事情,只有说回头问问村子里管事的老人,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事情,柳家大哥专门郑重的来村子里告知,还要交高昂的报名费用,能不能通过考核还不一定,甚至还有可能到最后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张静心此时有些蒙蒙的感觉,像是面前有一座山被厚厚的云雾遮挡,看不清楚。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歧天一剑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歧天一剑》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歧天一剑》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歧天一剑》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