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城

焚城

作者:大象向着夕阳奔跑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05 11:22:36 人气:571

焚城简介:谢云的妈妈走的早,在她二十三岁某一天,爸爸也出了车祸撒手人寰,只给她留下了江市十条街的商铺、老城区的几栋楼和一家快倒闭的海鲜酒楼。 从千金小姐变成了独当一面的女老板,走在大街上,人人客气地称她一声:谢小姐。 所有人都以为,千金将死。 有一天,狂风暴雨中,千金在垃圾桶边叨回一条湿漉漉的流浪犬科幼崽。 他叫陆鸾,十九岁。 * 谢云(短信):阿鸾,我在你学校门口,你为什么又没来学校,你是不是被学校的人欺负了? 校园扛把子陆鸾:…… 谢云(短信):阿鸾,我看见你被一群不三不四的人堵在小巷子里了,他们是不是想抢你钱?你别怕,是就抠1,我派人去救你。 正在巷子里给马仔安排工作的陆鸾:…… 他曾为王,而后为她俯首称臣。 *被誉为“城市伤疤”老城区拆改的过程 *来自大小姐的反杀 *女大佬vs小狼崽子 *姐弟 * 【重要通知:已全文大修,标注“”大修”章节全部推翻重写有了新内容新人物关系,盗文版本不一致与我无关】
焚城最新章节:107、正文完

《焚城》章节试读

  这一天是阴天,天边的云乌压压的,快要入夏了声,吹过的风里带着水汽,眼瞧着就要有一场倾盆大雨。

  这一天也是谢云的亲生父亲出车祸的第三天,刚过了危险期,但是也没好到哪去。

  所有人都知谢国平怕是命不久矣。

  谢国平的病房在医院走廊的尽头,挺低调的,只是来往的人络绎不绝……熟悉的、不熟悉的面孔,都会过来隔着病房的门站上一会儿,再同谢云讲一声“你要坚强”。

  天边一声惊雷炸开,听上去并不是与人为善者要来的好兆头。

  “谢小姐,三叔这会儿下飞机了,正在往这边来,湛哥在去接机的路上。”

  说话的是个来帮忙的小马仔,他轻声细语靠近了坐在病房外面长椅上的年轻女人,因为平日里能和这位大小姐直接说上话的机会几乎没有,现在他抓紧机会,从侧面悄悄打量着她。

  全身的黑色长裙,披散的长卷发,那双平日里灵动的眼睛底,现下有几日未曾好好合眼熬出来的淤青。

  挺翘小巧的鼻尖是粉色的,唯有唇上,大概是为了遮掩憔悴涂上了鲜艳的红。

  不是没有人提醒谢云,这样的红色不合适出现在医院里,换来的只是她嘲讽一撇:“我爸的审美,什么时候轮的上你们来代言?”

  语气锐利而刻薄。

  ——这就是谢云,娇纵而高高在上,如同一只带刺的玫瑰。

  ……曾经的玫瑰如今不幸落地,兴许就要在即将到来的倾盆大雨中辗落成泥。

  眼下,大概就是强撑的骄傲而已。

  小马仔心中生了一丝歪斜的向往。

  但是很快,这种脆弱的火苗就被转头望向他的年轻女人那仿佛可以洞悉一切的目光看得熄火。

  心中微震,震惊自己怎么会有那么胆大的念头。

  失神之间,他鼻尖飘过一抹淡香。

  “谢三叔倒是好良心,一把年纪还要来送我爸一程。”

  她声音听上去有些倦怠的沙哑。几乎掩盖了讽刺。

  眼前的人还沉浸在自我妄想的她的悲惨未来中,也来不及品味。

  “你们照看好这里。我出去一会,马上回来。”

  *

  穿过了江市最繁华的街道,在城市边缘的尽头,有一处叫“李子巷”的地方。

  俗话说得好,有光的地方就有暗,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实在十分繁华、一线奢侈品云集、光鲜靓丽的江市市中心背面,还存在着这一座城市光明之外的阴影处,它风尘仆仆,充满了苟延残喘味。

  像是这座城市的伤疤。

  几处耸立、矮的极近的筒子楼在白日里一点灯光都没有,斑驳脱落的墙皮,有人家的阳台挂着内裤,墙上贴着各种通下水道、富婆找人代孕的广告。

  谢云穿着高跟鞋穿过李子巷的烂路,已经第四次被拐到脚。

  没有小区物业引路,只有时不时从巷子深处传来的狗叫,还有在家门口打卤的阿婆,谢云跟她打听一个下半身瘫痪的男人。

  阿婆耳朵不好,说话也大声,好在能听得懂说话,谢云弯着腰耐心地听她絮絮叨叨指路,又跟她礼貌微笑点头,顺着她指路的方向找到了她的目的地。

  哪怕是在李子巷,这栋楼也是属于极破旧的那种,外面几栋楼好歹还有人砌墙,留下难看的斑驳点……

  到了这只剩下了风吹雨打的残留痕迹。

  谢云的目的地原本在五楼。

  然而当她上至三楼时,遇见了一点突发事件。

  大概有两个二十出头的小混混,正拎着两桶红漆对着三楼某户倒霉蛋的家门口为非作歹——

  巨大的唰子在本不干净的墙上写上”短命鬼”“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等叫人看不懂的字样。

  鲜红色油漆泼了一桶在墙边、门边,油漆飞溅,如同鲜血流下。

  油漆泼得太猛,“哗啦”一声,有一滴飞溅在了谢云的高跟鞋鞋面。

  她望着这户人家贴在墙上那不知道几年没擦过、积累厚厚一层灰的红色对联,以及上面粘稠“嘀嗒”往下落的红色油漆……

  洁癖彻底爆发。

  “你们是谁手下的人?”

  昏暗的楼道里,低沉的女声冷冷响起。

  刚高高举起第二桶油漆的一头黄发的小混混被吓得一个哆嗦,他回过头,看见一个一身黑、唯独唇是鲜红的女人立在他的身后。

  她很漂亮。

  这是那个小混混第一反应,但是很快的,他回过神来现在不是看靓女的时候。

  “小妞,看见没有,‘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哥哥在办正事啦,不好多管闲事的好!”

  黄毛放下油漆桶,笑得吊儿郎当。

  换了平时有些姿色的良家妇女,被黄毛用这种色眯眯眼神看大约早就吓得魂飞,然而谢云并没有,她立在那,把自己的问题重复了一遍:“你们是哪条街上的人?东桐街?严丰街?荣连街?”

  那黄毛和伙伴面面相觑。

  谢云又问:“许湛知道么?”

  听见“许湛”这个名字,那黄毛和伙伴的表情顿时有点微妙。

  谢云扫了他们一眼,淡道:“看来是知道,你们是许湛的人对吧,我都不知道平时他就是这么管教你们的吗……催债就是这么催的?泼油漆?搞恐吓?是不是还想闹出人命——法治社会啦,还搞古惑仔那套?”

  她越说,语气越不友好。

  甚至有点居高临下训狗的味道。

  哪来的疯婆娘?

  黄毛两个被她训得一脸懵逼,都没来得及反应问她“你谁啊”,就看见她在裙子侧面摸出手机:“不跟你们废话,报警了。”

  黄毛:“……………………………………………………”

  黄毛:“???????????”

  黄毛:“等等!”

  谢云摸着手机,抬眼,面无表情地望着他。

  黄毛拎着油漆桶屁滚尿流地走了。

  谢云露出个嘲讽的表情。

  *

  二十分钟。

  谢云上楼,找到她要找的那户人家,办妥了自己的事,再下楼,已经是二十分钟后。

  好巧不巧,她下楼时,三楼那户被泼油漆的人家门前正巧站了个人,一边打电话一边掏出钥匙往门钥匙孔里塞。

  满墙的红油漆还没干,滴滴答答地流淌了一地,还发出刺鼻的味道,却仿佛对他毫无影响……听见下楼的动静,他转过头来,与站在楼梯上的谢云打了个照面。

  他很年轻,大概也就二十岁出头甚至不到的年龄,对于现在这个年纪的年轻人来说,他白得有些过分,像是常年不照太阳的吸血鬼。

  五官也极其漂亮,高挺鼻梁和恰到好处的薄唇,单眼皮,眼下还有一颗痣,让他精美的五官整体偏向于阴柔。

  谢云对于这个年纪的小弟向来怀柔多过冷血。

  只因为谢云曾经有一个弟弟在二岁时被人贩子拐走,如今如果她弟弟还活着,就该是差不多这么大的年纪。

  想到这,她有些冰冷的目光放柔和了些许。

  *

  【我操,陆小爷,不是我们办事办不好啊,实在是半路杀出来了一个疯婆娘,一看我们在搞你的门就要报警!】

  少年的电话还放在耳边没有挂断。

  他保持着一只手握着电话,另外一只手拿钥匙开门的姿势,望着站在楼梯上的年轻女人。

  电话里还在哇啦哇啦甩锅。

  【而且那个女人好像认识许湛,他妈的她很牛逼地直呼许湛大名,难道是许湛的马子?……总之为了不要惹事,我们先收工啦!】

  【万一以后算账时,这个女人真的认识许湛和他提起我们的外貌特征,许湛揭穿我们泼你油漆,是在自导自演好栽赃他那边的人就不好了!】

  【虽然我们就是栽赃,嘻嘻嘻嘻!】

  【哦对了那个女人长得漂亮的像女鬼,李子巷怎么他妈还有这种极品!你要是不放心就去打听一下她是谁,这么漂亮的女人应该很好找,也免得夜长梦多……】

  “不用了。”

  从头到尾,这是年轻人第一次开口说话。

  他的嗓音低沉磁性,是刚完成了变声期、褪去少年感后特有的好听。

  在他声音响起的一瞬间,电话那头吱哇乱叫的话痨黄毛立刻歇菜,变得鸦雀无声。

  “我看到她了。”

  撂下这句话,他直接挂掉了电话。

  楼梯间里在他重新陷入沉默后恢复了寂静。

  隔着几道台阶,谢云根本听不见眼前的年轻人手机里的人在说什么,只是以为他的邻居看见他家被泼油漆,急忙打电话告诉了他,并告诉他有人替他组织了家门被泼得更惨的命运。

  所以他才说,他看见她了。

  “……你好。”

  微一停顿。

  “你是这户的主人是吗?”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丝沙哑,下了两台台阶,在口袋里掏了掏,掏出一张有点皱巴巴的名片,递给他。

  “小朋友,对不起,吓到你了吧,许湛手底下的人从来不会办事,我替他跟你道歉……”

  小朋友。

  谢云没注意到她说出“小朋友”三个字时,站在她面前比她高出一个脑袋、身高有一米八几的年轻人颌线荒谬地紧绷了下。

  “这是我的名片,明天我就会叫清洁公司来帮你弄干净这里,请你不要报警。”

  她语气诚恳,说话的时候,红唇张合。

  “……”

  陆鸾盯着眼前这个看上去很憔悴却依然话很多年轻女人看了几秒。

  片刻,他还是沉默地伸手接过了她的名片,翻过来,垂眼看了眼上面的字——

  谢氏地业公司

  总经理 谢云

  谢云,他听过这个名字。

  三天前,出车祸的江市包租公巨佬谢国平的女儿。

  将名片随手扔进外套口袋里,执钥匙的手一用力轻松推开了本已解锁的门,他进了屋,顺手关上门。

  “呯”地一声,那门被无情拍上。

  留下诚恳道歉,啰嗦一大堆、却未得到一个字正面回应的谢云,站在走廊发呆。

  ……这个小朋友有点欠教育。

  谢云面无表情地想。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焚城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焚城》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焚城》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焚城》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