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他总撩我(穿书)

师父他总撩我(穿书)

作者:一颗甜樱桃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6-04 17:41:10 人气:45

师父他总撩我(穿书)简介:师父他总撩我(穿书)全文免费阅读,师父他总撩我(穿书)一颗甜樱桃小说最新章节无弹窗由网友提供。叶翩翩穿进一本师徒甜宠文里,成了同名恶毒女配——女主的姐姐。 恶毒女配为了得到男主,不择手段,最后,下场凄惨。 叶翩翩瑟瑟发抖,只想明哲保身,和男主的关系撇得越干净越好。 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错,书里高冷禁欲,稳重自持的男主,为什么总来撩她? 事出反常必有妖,叶翩翩收拾包袱,打算走为上策。 楚箫将少女抵在门上,“小翩儿,走之前你是不是忘了带什么?” 叶翩翩一脸茫然:“什么?” 楚箫眼神阴郁:“我。” 叶翩翩:“……你是女主的。” 楚箫狭眸微眯,薄唇贴在她耳侧,气息温热,嗓音低沉而蛊惑,“乖,再说一遍,嗯?” 叶翩翩双腿直发软,“我是你的,我不走了……嘤嘤嘤!” # HE,1v1,男主从头到尾只有女主一人 # 日常,甜甜甜,宠宠宠
师父他总撩我(穿书)最新章节:66、全文完

《师父他总撩我(穿书)》章节试读

  叶翩翩惺惺松松地睁开眼,赫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布置得古色古香的书房里。

  这间书房藏书极其丰富,摆设不多,仅墙上挂着几幅出自名家之手的字画,地上铺着暗红色的地毯。

  角落里,一只仙鹤型香兽正静静地吐着袅娜的烟。

  夜里的凉风从半敞的窗户吹进来,水晶珠帘相撞,发出轻微的声响。

  隔着珠帘,隐约可以看到,一个白衣墨发的男子端坐在书案后。

  叶翩翩揉了揉眼睛,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瞬间心跳如擂鼓,大脑嗡嗡作响。

  眼前的场景,和她睡前看的一本师徒文里描写的一模一样!随即,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入她的脑海里。

  接收完莫名其妙的记忆,叶翩翩不得不沉痛地接受一个事实。

  她……穿书了!穿进了临睡前看的那本师徒文里。

  这本师徒文是一本甜度很高的宠文,男主负责宠宠宠,女主只负责甜甜甜。

  很不幸,叶翩翩没有穿成受宠的女主,而是穿成了下场凄惨的同名恶毒女配——女主的姐姐。

  书中的大概剧情是这样的,女配和女主叶云裳从小被托孤给男主慕渊,一起拜慕渊为师。

  在这片修炼灵力的大陆上,宗门林立,清月宗是所有宗派之首,而慕渊,便是清月宗的宗主,他修为超绝,以一把凌霄剑威震四海,十分受人敬仰。

  慕渊的长相俊美不凡,走的是高冷禁欲,稳重自持的路线,令无数女子芳心暗许。

  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女配和叶云裳同时偷偷喜欢上了慕渊,可慕渊却把叶云裳当作掌心宝,把女配当杂草,不闻不问。

  女配爱而不得,开始不择手段,各种和叶云裳作对,最后自掘坟墓,死在暗无天日的塔牢里,尸首爬满了蛆虫才被人发现。

  而此时此刻,正是原主在安神茶里下药,企图和慕渊生米煮成熟饭的夜晚。

  书里,原主并未得逞,反而促进慕渊和叶云裳的关系更进一步。

  原主则是被慕渊禁足在思过崖一个月,还差点被偷偷潜上思过崖的男弟子污了清白。

  从此之后,原主对叶云裳更加嫉恨,疯狂栽赃陷害叶云裳,彻底沦为了恶毒女配,最终,下场凄惨。

  这算是原主命运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叶翩翩回过神,既然她已经知道后果,就绝不能让悲剧在她身上重演。

  她猛地掀开珠帘,只见那白衣墨发,俊美无双的男子,正端起被原主掺了欢情散的安神茶,凑到唇边。

  叶翩翩深吸一口气,大声冲男子叫道:“别喝!”

  慕渊的手闻声一顿,茶盏堪堪停在薄唇边。

  他抬眸,略带疑问的眼神瞟向叶翩翩,嗓音低沉,“嗯?”

  叶翩翩急忙扑过去,伸手就想夺回茶盏,“师父,这茶……”

  她本想胡乱找个借口说茶里有脏东西,只是话未说完,慕渊却忽然扣住她的手腕,将她往他的怀里轻轻一拉。

  淡淡的冷梅香侵入鼻腔,一张惊为天人的俊脸霎时近在咫尺,叶翩翩跌坐在慕渊怀里,顿时懵了,一双杏目圆睁,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书中,关于慕渊容貌的描写,作者只写了一句“面如西岭雪,眸似天上星”,叶翩翩看书时脑补出一位清冷谪仙的形象,而眼前的慕渊轮廓分明,眉目生动,一双狭长的眼眸清光流转,竟是比她想象中还要俊上许多。

  难怪原主要为他痴,为他狂。

  叶翩翩连忙稳住心神,长得再俊又怎么样,她绝不能重蹈原主的覆辙。

  她只是女配,跟女主抢男人,绝不会有好下场!

  慕渊一手揽着叶翩翩的细腰,一手平稳地端着茶盏,他低眉看着怀中的少女,薄唇微微勾起,“想要?”

  “……”叶翩翩眼角微微一抽,这是什么羞耻的台词?太容易让人想歪了吧!

  慕渊唇边的笑意荡开,“别急,为师给你便是。”

  暧昧的气氛莫名其妙地弥漫开来,叶翩翩觉得有点不对劲,慕渊竟然对她笑?

  他身为一个合格的男主,为什么会对她这个恶毒女配笑?

  在书里,慕渊的人设一直是高冷禁欲,稳重自持的,他的笑容很金贵,从开头到结局,只给过叶云裳。

  似乎看到有一抹戏谑隐约从慕渊的眼底划过,叶翩翩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修长的手指已经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张开嘴,随即将那掺了烈性欢情散的安神茶喂给她。

  叶翩翩大惊,下意识想闭紧嘴巴,慕渊却不许,捏紧她的下巴,强硬地将茶水灌进她的喉中。

  “咳……咳咳……”叶翩翩被呛得咳嗽两声,惊疑地看着慕渊,心神不定。

  莫非慕渊知道这茶里被下药了?

  可若是他知道,依他的性子,也不该是这种反应,他只会冷冷地看着她,让她如芒在背,自己认错,绝不可能反将茶灌给她。

  是要惩罚她?

  不,慕渊没有这种恶趣味,他如果要惩罚她,也只会直接把她幽禁在思过崖。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现在竟然还让她坐在他的怀里,慕渊分明最是嫌恶和原主有肢体接触!

  事出反常必有妖,叶翩翩心知不妙,赶紧从慕渊怀里起来。

  书里的这一段剧情是,慕渊虽然修为超绝,但是没有料到原主竟有胆子给他下药,对她没有提防,所以中招。

  慕渊中了欢情散后,叶翩翩轻纱薄缕的主动贴上去,慕渊震怒不已,将叶翩翩一袖甩飞出去,叶翩翩吐出一口血,惊怕而逃,然后叶云裳踩着这个好时机出场了。

  慕渊和叶云裳之间,本来就只差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干柴烈火的,又有欢情散催化,少不了是一番香艳的不可描述。

  虽然最后慕渊定力惊人,没有让两人彻底燃烧起来,但是,今夜过后,师徒之间的羁绊自然是更深了。

  叶翩翩还记得自己看书看到这段时,面红耳热,心情激荡。

  可是现在中了欢情散的人是她,那感觉就不太美妙了。

  原主所用的欢情散相当烈性,就连慕渊都差点把持不住,她必定更是各种丑态尽显。

  叶翩翩感觉体内渐渐涌上奇异的燥热,一想到等会儿自己控制不住往男人身上扑的不堪模样,她心里不禁打了个哆嗦,面上却装作若无其事,语气平静地对慕渊道:“师父,那您早点歇着吧,我先回去了。”

  刚转身要离开,身后传来慕渊低沉的声音,“慢着。”

  叶翩翩心头一跳,脚步顿住,回头小心翼翼地问道:“师父,还有什么事吗?”

  慕渊看着她,一张俊脸神色莫辨,他淡淡地道:“替为师墨磨。”

  师父有命,做徒儿的哪敢不从。

  “……是。”叶翩翩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走到书案旁。

  叶翩翩三下两下快速磨好墨,“师父,墨磨好了,那我回去了?”

  慕渊看了一眼磨好墨的砚台,却丝毫没有提笔的意思,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急什么?”

  体内的燥热仿佛瞬间被火上浇油,叶翩翩心跳加速,她不敢再看慕渊,视线落到桌案上,“师父还有什么吩咐?”

  慕渊站起身,看向窗外,“今夜月色甚好,不如,你陪为师去赏月?”

  叶翩翩简直要哭了,男主你是怎么回事?想赏月你找女主去呀,找我这个恶毒女配做什么?

  她不能再耽搁了,再耽搁下去她怕是就要失控了……

  叶翩翩捏紧袖中的拳头,暗暗深吸一口气,“师父,我特别想和你一起去赏月,可是,我……我现在有些不舒服,想回去休息了。”

  “不舒服?”慕渊好看的长眉微微一挑,他走近她,“哪里不舒服?”

  随着他靠近,那股淡淡的冷梅香再次袭来,钻入叶翩翩的鼻腔,渗进肺腑,挑衅她那已经有点不堪一击的自制力。

  叶翩翩仓惶地往后退了一大步,声音干哑,“大概……大概是受凉了,有点发热。”

  慕渊紧跟上前,大掌倏地抚上她光洁的额头。

  叶翩翩浑身不由自主地颤了一下。

  “难怪脸这么红,果然是病了。”

  慕渊的声音轻飘飘地传入耳中,性感得要命,叶翩翩要疯了。

  她管不了这么多了,倏地转身就往外走。

  不敬就不敬吧,总好过让慕渊知道她想睡了他吧!

  走了几步,叶翩翩又转回头,去把那剩下的安神茶端上,这是原主的罪证,不能留下。

  慕渊竟没有多说什么,看着叶翩翩离去的背影,薄唇隐约勾起一丝戏谑的弧度。

  叶翩翩急急地出了慕渊的书房,便看到一位模样俏丽的白衣少女迎面走来,手里也捧着一盏茶。

  少女的容貌打扮跟书里女主的描述一致,是叶云裳无疑。

  “姐姐,你怎么在师父的书房里?”叶云裳诧异地看着叶翩翩。

  叶翩翩整个人已经快要燥热到极限了,本来不想停下来和叶云裳多解释,但她忽然想到一件事。

  按照书里的发展,今晚的剧情很关键,她被慕渊从书房里赶出来后,叶云裳就进去了,可是,现在慕渊没有中欢情散,肯定就不会和叶云裳有不可描述的举动……那他们的感情推进岂不是要因为她而慢许多?

  这样算不算是坏了男主和女主的好事?

  想到此,叶翩翩把自己手里的安神茶和叶云裳的一换。

  “我特地煮了安神茶给师父,他却不肯喝,妹妹,你帮姐姐一个忙好不好?”

  叶云裳秀眉微微蹙起,似乎有些为难,“这……”

  “不要说这茶是我煮的,不然他不会喝的。”叶翩翩说罢,赶紧带着叶云裳的茶一起跑了。

  叶云裳无奈,只好端着叶翩翩的安神茶,直接推开慕渊书房的门,走进去了。

  慕渊的书房,她从来不用敲门,在整个清月宗,只有她拥有这样的特权。

  叶翩翩火烧火燎地跑回到自己住的院子,泡了大半夜的冷水澡。

  第二日,叶翩翩睡醒后,意外地听到叶云裳被禁足思过崖的消息。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师父他总撩我(穿书)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师父他总撩我(穿书)》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师父他总撩我(穿书)》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师父他总撩我(穿书)》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