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制

AA制

作者:竹叶青seven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6-04 11:11:28 人气:58

AA制简介:唐柏是A,王帆也是A,可唐柏搞错了。秒懂世界观,性别分三种:alpha=1Beta=0.5Omega=0 因为你手指上黏糊糊的棉花糖,靴子上新鲜的皮革气息,白衬衫上的红酒味道。你让我与自己和解,你和我一起街头斗殴,你替我熬粥,你带我回家,你请我看球赛喝啤酒,你设计我喷香水。  因为你镇静,稳定,令人信任,偏偏笑起来太过温暖。  因为我爱你,超过本能。  “因为…”唐柏干巴巴地解释,“我还是想跟你求婚来着。”  “不要孩子了?”  “你生不出来,但我也生不出来。”唐柏严肃地说,“我做不到的事情,就不强求别人做到了。”2020.5.22 全文重写完毕,2.8万字扩写至5万字。txt授权微博"暴躁老芷"发布,搜文名即可。没卡肉谢谢。
AA制最新章节:17、番外

《AA制》章节试读

  九月一日下午,西区CBD的中泰证券。

  办公桌后,曲面屏前,投资部的老大唐柏拖着PDF说:“开会才强调过。错一个标点、文字扣五十元,充作部门奖金。吕秘书,你这份报告错了十一处,自己缴五百五十块钱到部门小金库里啊。”

  他今天就又把吕秘书弄哭了。

  “唐总,我不是罚不起。但是两百二十页的报告才错十一处,您都要专门说我吗?”吕秘书对三十一岁的大领导抽抽噎噎,妆花得一塌糊涂。

  唐柏无语,从桌上抽张纸巾塞给她:“没办法,你自己撞枪口上了。五号要和民生银行签战略合作协议,你再检查一下我的发言稿。”他散发着X.O级别的白兰地气息。X.O意思是extra old,陈放超过六年的白兰地可以标。

  吕秘书委屈:“好的,唐总。"唐柏端起咖啡啜了一口。吕秘书回了开放式大办公室。

  她从中国政法大学以法学硕士毕业,手持注册会计师和司法A证。但进入投资部,很大程度是因为另一件事。应聘时,她申明即使在Alpha中,她都算心理素质特别好的。

  唐柏行事强势,是个典型的Alpha。他去年提成了投资部老大。照理说,他的下属用个Omega或Beta会更融洽,但他指明要Alpha。Omega嘛,该呆在家里,做做家务生生小孩,顺便满足Alpha的性/欲。事实上,他对Omega的印象停留在“发情期操起来很爽”上。不过假如爽到让他不能自控,那就不那么好了。

  唐柏并不认为自己歧视Omega或Beta。他只是认为“物竞天择,顺其自然,生来什么属性就做什么属性的事”。

  所以他从不抹掉自身气息。

  A2

  九月一日晚,东区的Omega庇护所。

  王帆查着房。六人病房的电视关着。

  有个Omega躺在床上问:“王医生,能开一下电视吗?”

  这个Omega刚从严重的家庭暴力中恢复。王帆笑:“当然可以。”他走过去打开电视,将遥控器放在omega手边。

  购物频道滚动播放Beta香水广告。收尾的广告语很妙——“Beta九号,做真实的自己。”那个omega心动了。王帆检查他的基本体征。他边配合边问:“王医生,你觉得巴宝莉这款香水怎么样?”

  王帆说:“其他人有用过。效果不错,配方的副作用小。但通过电视购物买会比较贵。”

  Omega认可地点点头,拿遥控器换到网飞的纪录片频道。

  他恢复良好。王帆边做笔录边跟着听了一下纪录片。这部纪录片播放过两次了。“在中东,同属性相爱被明令禁止。部分地区至今有烧死这类恋人的习俗。但目前个别国家已通过相关的同属性婚姻法律。中国古代有分桃断袖的说法。桃和袖是Alpha的含蓄象征,这个说法是指A会给另一个A做O,以表示自身的臣服或者爱慕…”

  “对了,你的发情期到了。"氯/硝/西/泮。王帆翻着他的病历提醒,"这回要不要配点抑制药物?”

  “配点吧,我短期应该不找伴侣了。” 病人注意到其他事情,“诶,王医生你脸怎么有点红?我没事,你出去透透气吧。”

  于是王帆出去透气。他散发着桑格利亚酒的气味。桑格利亚酒以红葡萄酒打底,融合了柠檬、橙子的甜味,清爽又温和。王帆在庇护所的公共接待区坐下,掏出兜里的纪梵希Omega 7号往身上喷。没坐多久,有快递抱着玫瑰来,前台叫他:“王医生又有人给你送花。”作为一个被默认的BETA,王帆的桃花多得不正常。他工作的社区医院同事跟庇护所的志愿者都很羡慕。

  王帆过去。快递员说:“王帆先生,麻烦签收一下。”

  王帆左手抱过大束玫瑰,玫瑰顶端有张表白卡。他跟前台说:“借一下纸、笔。”

  他展开表白卡,落款是个女O。王帆记得,她陪姐姐来做过维权咨询。王帆刷刷写了张委婉的拒绝便条——谢谢你的喜欢,但我最近不想谈恋爱。

  他交便条给快递:"能寄回发货人那里吗?"

  "可以,"快递员掏出打单器说,“同城十元。”王帆拿出手机展示二维码:“扫微信吧。”

  扫完快递费,快递员走了。王帆看看左腕天梭表,到九点了。庇护所一日分四个班,一个班六小时。他今天服务的是下午班,从下午三点到晚九点。于是他跟前台冯以珊说:“冯以珊,我回去了啊。有急事给我打电话。”Beta冯以珊说:“一定的。王医生,你都来做义工五年了,还是这么负责。”王帆笑:“当初被老高拉到庇护所里帮忙,我也没想过会一直做到现在。做都做了,就得上点心。”

  冯以珊小声说:“老高说他都没想到你做义工有那么大的优势。Omega的发情期气味催情。别说Alpha了,有些BETA都会失控。只有你例外。你遭遇发情期的O也能自控,怎么办到的?”

  王帆说:“有个小诀窍。我在医学院学到的。”

  有个新志愿者过来问:“请问登记信息是在这里吗?”

  “对,在这里填写。”冯以珊递给他平板电脑,又说,“王医生,要不是登记过你的信息,我都以为你是omega。”

  王帆笑:“大部分人都这么默认。”

  然后他抱着玫瑰,去停车场开着自己的别克凯越,回了出租房。

  到NPO(非营利组织)机构的 O多少有点心理创伤,更接受同属性的服务。每天都会有O初来乍到。为了安抚他们,Alpha王帆习惯于遮掩自己的气味。加上他外貌清秀,性格温和,所以大部分人都默认他是beta或omega。除非像老高或前台那样,看过他的身份证。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AA制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AA制》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AA制》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AA制》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