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洞梦魇

树洞梦魇

作者:柢梦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6-03 22:01:18 人气:45

树洞梦魇简介:树洞梦魇最新章节,树洞梦魇(柢梦著)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由网友提供。“你说你不会在意我的过去,可是这个世界真的会有人不会在意另一个人的过去吗?你们不在意,我在意!所以有的事情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有的话是不能与任何人说的,有的秘密就是要烂在心底的,就算是对着树洞也不能说!对不起,我爱你,但我不能陪你永恒的微笑了……”
树洞梦魇最新章节:新书:一饭之力

《树洞梦魇》章节试读

  “I’m Li lei,are you Han Meimei,I thin are my best friend,Wu Miaoyi is you ar,my name is’t Li lei,my name Xi happy because we ar are m you do my xifu, can……”

  随着一阵急促且欢快的铃声,辛岚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终于结束了,他心道。

  “考生请坐好。”一位监考老师威严道。另一位监考老师迅速地走到考生的桌子前将答题卡收起来。

  辛岚将试卷按顺序排好,又非常满意地看了一眼他写的驴唇不对马嘴,无论是语法还是词汇都错误百出的作文,却不知道自己将天使这个单词写错了。

  看着监考老师将他的答题卡、试卷、草纸收走,他的脸上挂着开心的笑,没有因为有几道题没写而患得患失。他的成绩也根本用不着患得患失,向来不爱学习的他怎么会在意得失。他的心里只有高考结束的解脱和喜悦。

  “考生请离场。”

  职教中心考场中的考生从教学楼的大门鱼贯而出。

  “鱼贯而出”这个词辛岚是不会用的,但是他的发小方亲宇看到从考场出来的考生,脑子里马上就浮现出这个词。

  方亲宇扯着脖子,站在大门口向里张望,努力从千姿百态、或悲或喜的考生中寻找着辛岚的身影,一边将手中的黑伞举的老高,晃来晃去。

  人群中的辛岚看到那“信号”,忙向方亲宇的方向走来。

  “小亲!你怎么出来的这么快?”辛岚看到举伞的方亲宇问道。

  “不到一个小时就蒙完了,我还睡了一觉呢,你的作文是不是用拼音写的?”方亲宇认真道。

  辛岚点点头,道:“不会的单词都用拼音代了。”

  一旁的辛母没有因为二人乱答英语这一科生气,对于辛岚,她只希望能上一个大专或三本就行,她笑道:“这回解放了,你爸和你方叔去订饭店了,咱们去庆祝一下吧。”

  方母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说了几句,将电话挂掉,道:“他们俩订好了,咱们快去吧。”

  “妈,我手机呢?”辛岚道。

  辛母掏出一款非常帅气的智能机递给辛岚,“小心点,别摔坏了。”

  “知道了!”辛岚不耐烦地回道,麻利地将手机开机。

  方亲宇看着辛岚手中的智能机,又看看母亲刚揣进兜里非智能机,摸了摸自己兜里的非智能手机,提着黑伞跟在辛岚身后朝着饭店走去。

  辛岚刚打开手机,手机便响个不停。方亲宇伸着脖子向手机屏幕瞅去。

  “温馨十九有爱家”这个群不断跳出新的信息。

  “我没答完卷QAQ……”

  “我答题卡涂串了?_?”

  “应该可以打一百三十分以上╱得意”一条来自“白莲花儿”匿名消息。随后群里炸开了花,各式各样的的表情朝着白莲花儿轰炸。

  过了一会,群安静下来,看来十九班的学生都去庆祝高考结束了。

  “喵姐姐考的怎么样?”方亲宇问道。

  辛岚将手机递给方亲宇看,“你的喵姐姐可没有回我。不过英语是她的强项,没准那个‘白莲花儿’就是她。”

  辛父、方父订的是一家小饭馆,离考场很远但离家很近。饭馆人不多,只有几张桌子几位客人。

  四人进屋时,桌子上已经上好了菜和酒。

  看得出辛父、方父和高兴,他们不仅为自己到了酒,还为辛岚和方亲宇到了两杯,方亲宇从没喝过酒,端起杯子就喝了一大口,辣得他直甩舌头,忙夹了一块锅包肉塞进嘴里,再也不敢触碰那成年人的饮料。

  辛岚喝得到顺口,没过一会脸就红了起来。

  席间四个大人讨论着志愿准备填那所学校,辛岚时不时抿一口酒,要么看向方亲宇笑笑,要么就掏出手机点几下,不知道在与谁聊天。

  风卷残云,酒被喝得干干净净,辛母、方母起身向柜台走去,抢着结账,没过一会拿回两个塑料袋回来,装着盘子中的剩菜。盘子中没剩多少菜,但一向节俭的辛母、方母是绝对不会浪费的。

  辛岚和方亲宇扶着各自的父亲向外走去。

  方父看着脸蛋红彤彤但脚步不散的辛岚,赞道:“小子行啊,以后一定能比你爹能喝酒。我们家这个小犊子,学习不好,还不会说话,跟个屎橛子似的,废物一个!”

  “亲宇可比我家的崽子强多了,从来不惹事,还认学。”辛父脸上夸着方亲宇,脸上带着笑意,目光却扫向辛岚。

  小饭馆距离两家不远,没走一会就到了两家所住的胡同。

  “小亲,”辛岚扶着父亲走到家门口叫道,“刚才群里通知,明天晚上六点到学校集合。”

  方亲宇答应一声,扶着父亲向前走去。

  咣——

  辛岚一家三口走进院子关上铁门。

  被方亲宇搀着的方父听到关门声,脸上的笑容敛去,甩开方亲宇的手,独自向前走去。

  方亲宇愣在原地,被父亲突然粗暴的动作弄得不知所措。

  方母走到他身旁,将装着剩菜的塑料袋和一串钥匙塞进他手里,道:“快去开门,不然一会又该挨骂了。”

  方亲宇这才动了起来,从方父身边跑过,开了铁门进到院中。

  方父走到屋门口,看到方亲宇站在门口正愣愣地看着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踹向方亲宇,骂道:“废物!”

  方亲宇见父亲踹过来竟也不躲,被这一脚踹倒,手中的塑料袋也随之飞落在地上,里面的剩菜散了出来。

  “整天学学学!没见你学出点人样来,你看看人家辛岚,除了学习不行,说话、办事儿,那样不比你强!”

  方亲宇侧头看了一眼怒不可遏的父亲,那双喷火的眼睛他是不敢直视,因此他只扫了一眼父亲便将目光挪到了地上。

  方父看到他的眼神,怒火上又被浇了一勺油,怒气冲冲的就要去找家伙。

  方母见状忙将门锁上的钥匙拔下来,去拦方父,将其拉进屋中。

  “都是你惯得!”屋子中传来怒骂声。

  “谁惯着他了,你和孩子生气,跟我拉什么脸子?”

  “我整天在工地砌砖,累死累活的让你陪读陪读,你看看,陪出个什么玩意!”

  “什么玩意不是你生的?我整天好吃好喝伺候着,他不好好学习怪我啦。”

  “我们老方家八辈子没出这么一个屎橛子,他就是随你们家的根儿,比猪还笨!”

  “随我们家的根儿也没见他会说话!你聪明,你学习好,那你们家咋不供你念书。”

  “那时候不是我妈心疼钱吗,不然我会找你!”

  “找我委屈你了?自己没能耐就怨这个怨那个!”

  “你叫唤啥,我没能耐?我没能耐能养活你们娘俩,我一砖一砖的把他供到今天,你看看他能考出什么样来!”

  “考什么样至少也能上个专科,咋地不比你初中学历强。”

  “比我强!他那揍性,不丢光老方家的脸都是我们老方家祖坟冒烟了!上个破专科有啥用,毕了业还不是个工人,这学我也就供到这儿了,过两天让他跟我去工地,学学瓦匠活,咋地也比当个力工强,还能早挣两年钱。”

  “供了十多年说不供就不供了?上专科学一门手艺怎么也比你整天灰泥了烂的强!”

  “……”

  方亲宇躺在院中没有起来,听着屋子里的争吵声,这声音他早就习以为常,但是每次听到心里还是会难受。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

  他用胳臂支撑身子坐起来起来,看向自己的手掌,上面正渗着细密的血珠,沾着灰尘。

  盯着手掌看了一会,他抬起头看向远处装着剩菜的塑料袋,两块他最爱吃的锅包肉散落在塑料袋旁边。

  他起身向塑料袋走去,将两块沾着泥土的锅包肉拾到手里,轻手轻脚地走进屋,走进厨房,小心翼翼地拧开水龙头,努力不发一点声音,将两块锅包肉放到细小的水流下冲洗着。

  两块锅包肉很快被清洗干净,上面金黄的颜色也被冲得变淡了一些,手掌的血迹也顺便被清洗干净。

  手掌被抢掉一块皮,露着粉嫩的肉,上面的血污被冲净,但血没有止住,还在慢慢渗着细密的血珠。

  方亲宇将一块锅包肉塞进口中,锅包肉的味道随着颜色变淡也变淡了一些,但被塞进嘴里还是刺激到了方亲宇的味蕾,那混合着水的甜酸味让他的鼻子一酸,两道泪水险些从他的鼻翼滚落。

  他的喉咙似乎想要发出声音,于是他忙将另一块锅包肉塞进嘴里,塞得满满当当,将那声音压了下去。他拿起扫帚轻手轻脚地走到院子中,收拾着那散落的剩菜。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树洞梦魇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树洞梦魇》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树洞梦魇》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树洞梦魇》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