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着反派的球跑了

我带着反派的球跑了

作者:夏木有笙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历史古言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03 21:25:55 人气:90

我带着反派的球跑了简介:我带着反派的球跑了最新章节,我带着反派的球跑了(夏木有笙著)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由网友提供。做为一个遵纪守法的乖孩子,宋初是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穿书,不仅是一本太监文,还穿成了全文中最惨的那个白月光。面对会被恶毒女配陷害致死的下场,宋初果断扭转方向,蹦蹦跳跳地嫁给了那个有恐女症的小配角,男主什么的,就留给女主和女配去争吧!可是没过多久,宋初突然发现了一个让她吐血的事情,她那个普普通通的夫君好像就是书里后文会终极黑化的大反派。而且更让她吐血的时,她夫君因为她的带球跑,提前黑化了……自强不息时而迷糊穿书女PK莫名重生宠妻男
我带着反派的球跑了最新章节:71、彷徨

《我带着反派的球跑了》章节试读

  六月的天,阴晴不定,白日里还艳阳高照的天,到了傍晚的时候突然就变成了阴天,狂风骤起,席卷着尘土与落叶奔腾在平地之上,树影摇晃,张牙舞爪,就仿佛是那不见底的深渊。

  在山的北面,有一个不易被发现的洞穴,洞穴里昏暗潮湿,阴冷的环境长满了青苔,几棵藤蔓类的植物顺着石壁向外攀爬着,你死我活地争夺着彼此之间那点贫瘠的土壤。

  一条不知什么品种的蛇顺着石岩扭来扭去,它刚孵化出来没久,还是一只细瘦的小蛇,在黑暗的环境里,它凶狠地吐着信子,像是在巡视着自己的领地。

  外面的世界对于现在的它来说充满着危险,在没长大之前,它都会在这个山洞里生活着,这里的老鼠对它来说就是最好的食物,它并不需要很艰难的狩猎。

  不过现在,它明显对洞穴中间躺着的那个人更感兴趣,这种地方,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大的活物,当然,偶尔来逛逛的狼群不算。

  小蛇顺着那个人的手臂爬上了宋初的肩膀,边吐着信子,边打量着眼前这个从没见过的东西。

  对于小蛇来说,它现在不缺粮食吃,这么大的猎物,它的兴趣很显然并不是很大,如果没有危险,倒还是可以留着。

  小蛇在宋初身上的衣物里进进出出地钻了半个时辰,可身下的活物很显然没有要动的意思,没一会小蛇就无趣了,扭着身子又回了自己栖息的石头缝里。

  宋初醒来的时候,首先就是后脑勺处先传来的一阵剧痛,那种感觉一点都不好受,胃里翻腾着的呕吐感让宋初使劲地干呕了好几下,但很可惜,这并不能纾解她的不适。

  前一秒还在自己房间里喝着牛奶看喜剧的宋初,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这幅样子,虽然被呛得那一下很难受,有种要归去的错觉,但是那也不应该能呛出幻影才是。

  宋初挣扎着让自己移到了一旁的一个石块上,冰冷感从后背侵入肌肤,让宋初这才得了几分的清醒。

  看着这昏暗的环境,摸着自己身上穿着的宽袖丝裙,宋初自己心里一咯噔,“这是那里,梦吗?”

  宋初倚在石头上,忍着不适感闭眼凝神,某人单纯地想着,或许等一会梦醒了就回去了。

  但是还没等挨过半刻钟,一声带着痛苦的呻0吟就从洞门口传了进来,宋初瞬间清醒了过来。

  那是狼叫的声音。

  宋初挣扎着站了起来,熟悉了黑暗的眼睛,很快就找到了藏身之地,宋初刚藏到了旁边的石壁后面,就看见两颗油绿的光朝自己望了过来。

  宋初心里一咯噔,从旁边参差不齐的石头里先摸了一块大的。

  那狼托着两条残缺的后腿靠近了宋初,如果宋初看得见她,她就会发现,那是被同类撕咬的痕迹,这是一匹被新狼王逼退王位的老狼。

  宋初握着石头,双腿有些发软,但下一刻想到这里是梦里,被吓飞的三魄就又跑了回来,宋初一咬牙,拿着旁边的石头就一股脑的往那砸。

  老狼王在乱石中被逼得往后退了几步,又重新打量了宋初几眼,就在这时,一块锐利的石块砸破了老狼的脑袋,温热的液体顺着老狼的额头流了下来。

  宋初的举动彻底激怒了老狼,它怒吼着,一点点朝着宋初逼近。

  “你,你别过来。”宋初拿着石头小心翼翼地往后退了好几步,完全没有了之前自己还在梦里的轻松感。

  一个人对于恐惧感的反应,从生来就是刻在骨子里的。

  老狼扑腾着前爪朝着江容若扑过来,但后腿的伤很明显影响了它的跳跃,一个失误的空荡,就足以让宋初躲开它的攻击,拿着石头跑到了另一个方向。

  宋初看了眼洞口的方向,忍着头部的剧痛感,拿着一块石头对着老狼就是狠狠一砸,然后拼尽全力地跑了出去,一眼也不敢再往后看。

  宋初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等她停下来的时候,双腿明显都已经发软到站不住的地步,整个人狼狈地跌在地上,摔了一身的泥和水。

  冰冷的雨水模糊了宋初的双眼,闪电和雷声应景的一波接着一波,跟左右摇摆的树木相互配合着,就像藏着无边无尽的冤魂野鬼,呼啸着要把宋初给吞下去。

  宋初感受着身上太过真实的疼痛感和冰冷的雨水,她的心里变得越来越恐慌,自己现在所处的处境,一点都不像是梦。

  脑子里突然出现的陌生画面一帧又一帧地在宋初的脑海里不停替换着,就像是另一个人的记忆传到了她的脑海里,耳边也不知传来了谁的声音。

  “你不能死,你要活着,死在这里,没人知道你是被人害得。”

  “快起来,快起来啊!”

  “活着,你一定要活着。”

  宋初双手撑着地面艰难地爬了起来,在心里不停地念叨着,“不能死,要活着。”

  冰冷的雨水肆无忌惮地抢夺着宋初的体温,巴掌大的脸苍白的不见一丝血色,她摇摇晃晃地站起身,一步一踉跄地朝着北边的平野走去。

  雷越大越响,雨越下越大,左鹤坐在马上看着这泥泞的路,敲了敲车厢,恭敬地开口问道:“公子,这雨怕是越下越大了,山中行路不安全,我们还是想找个地方等雨小一些再走吧?”

  一个男人挑开了车帘,闪电的光芒划过温言州的侧颜,淡淡地吐出一个字,“好。”

  车夫摁住头上的草帽,扯着喉咙喊道:“公子,雷太大,咱们避开前面的树林往右边平地走,我记得那边貌似有个破土地庙可以避雨。”

  “那就去那边吧!”温言州放下车帘,双眸中不见一丝波动。

  车夫驾马,朝着北边赶去,马车上挂着的烛灯已经被雨水浇灭了,马蹄踏在水坑里,猛地激起一个水幕。

  宋初不知走了多远,双眼依然已经开始发昏,每走一步都在不停地踉跄,连着被摔了好几次之后,宋初身上有好几处都已经擦破了皮肉,不停地向外渗着血。

  温言州的车马和宋初相遇的时候,宋初已经摔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要不是车夫眼尖,差点驾着马踏到宋初的身上。

  忙一停下的马车惊到了温言州,他掀开车帘,朝着外面看了一眼,冷冷的开口道:“怎么了?”

  车夫探着身子回头看向了车厢,道:“公子,前面貌似有个人在地上躺着,还动着呢!”

  温言州看了左鹤一眼,左鹤立马懂了温言州的意思,翻身下马,几步走到宋初面前就查探了起来。

  宋初躺在地上,晕晕乎乎地觉得有人靠近了自己,她睁开双眼看向了左鹤,满腹的求生欲让她紧紧地抓住了左鹤的衣摆,拼尽满身最后一丝力气对着左鹤开口求救,“救我,求你,求求你。”

  左鹤看不清宋初的长相,但在这种荒郊野外,电闪雷鸣之时突然出现一个躺在地上像你求饶的虚弱女子,正常人的第一反应不是遇到鬼了,就是怀疑有危险。

  左鹤从宋初手里夺回了自己的衣摆,警惕地打量了周围几眼,对着其他的侍卫做了一个警戒的手势,然后快步回到马车旁,对着马车里的温言州回禀道:“公子,是一个快晕倒的姑娘。”

  “快晕倒的姑娘?”温言州睁开了双眸,略一思索,“六月十二,难道是她?”

  左鹤又问了一句,“公子,要救吗?”

  温言州掀开了车帘,修长的手指格外好看,“你去看看她脖子上是不是带着一个白玉玉坠。”

  “是。”左鹤转身又走回了宋初的身边,蹲下身朝着宋初的脖子就是一阵翻找,然后成功的发现了一个玉坠。

  左鹤把玉坠从宋初的脖子上摘了下来,奉到了温言州的面前,“公子,你看。”

  温言州接过玉坠细细看了一眼,是白玉坠,上面还刻着一个初字,“果然是她?”

  左鹤没听清,又小心地问了一句,“公子你说什么?”

  “带上她,她今日命不该绝。”温言州把玉坠还给了左鹤,“让随行的嬷嬷去搬,嘱咐她们小心着点,她可是宋家的大小姐。”

  左鹤接回玉坠,满脑子都是不解,但还是听从温言州的话,让那几个嬷嬷把人抬去了后面她们坐的车厢里。

  宋初无法判断眼前的人是好是坏,她只知道,自己要是再在这雨里淋下去,她才会是必死无疑。

  等被人抬上车厢,宋初的眼睛几乎粘在了一起,简直要睁不开了,可当意识到有人要脱掉她单薄的外衣时,宋初用尽全身力气才睁开一条缝,发现眼前好似是个打扮朴实的上了岁数的女人。

  在确认没有危险之后,宋初才卸了劲,重新闭上了眼睛,但却在浑噩中仍旧保持着一份警惕。

  老嬷嬷给宋初裹上了一件厚厚的衣服,在复苏的温暖中宋初才觉得心里慢慢踏实了起来。

  车队继续前行,等走到土地庙的时候,左鹤才突然反应过来,青阳县只有一家姓宋的大户人家。

  如果真是按照公子说的,那他刚才如此粗鲁对待的便是青阳县县令家的大小姐,也是公子此行搬回府里要娶的未婚娘子。

  庙外面很给面子的打了一声惊雷,左鹤眨眨眼,内心有点小忐忑。

  宋初躺在火堆旁,感受着温暖的火光,慢慢地闭上了沉重的眼皮,陷入到了一片混沌之中。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我带着反派的球跑了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我带着反派的球跑了》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我带着反派的球跑了》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我带着反派的球跑了》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