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家先生在扔东西了

败家先生在扔东西了

作者:东北揣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02 22:25:37 人气:41

败家先生在扔东西了简介:极简主义满分践行者岑玻一年四季只有10件衣服,2条裤子,4双鞋,个人必备耐用品不超过100件为了断舍离差点把自己家1.8M的床给扔了(打算追小男朋友之后及时打住了这个念头)一直保持着孑然一身,随时打包一个行李箱就能浪迹天涯的状态然而自从有了李他……李他想养小动物,可是小动物吃喝拉撒、用的玩的就是一大堆?可是他好可爱啊!买!李他想学做饭,那不就得买锅碗瓢盆油盐酱醋,可是他要给我做饭啊!买!李他想锻炼身体,去健身房不行吗?可是他皮肤那么白……买!瑜伽垫,买!哑铃,买!弹力带,买!泡沫轴,买!还要什么,通通给你买!!李他:买回来你还扔不?岑玻海ㄎ屈,但就是想买给他)――――――――――高亮&排雷――――――――――*cp:岑&李他暴躁易怒老整幺蛾子的瞎讲究&温柔贤惠憨厚的落魄小可怜*身高差19cm,反正身高差很大就对了*弱受,身弱心不弱(其实看起来弱也只是因为体型差太大而已)*互宠,往死里宠*除了大的地名,其他都是虚构
败家先生在扔东西了最新章节:102、番外④(全文完结)

《败家先生在扔东西了》章节试读

  “防晒霜?那玩意儿糊在脸上难受,我不用,帽子多省事儿!墨镜也碍事……”

  汪泊言已经和对面的姑娘聊了一路不带喝水上洗手间的,岑棽一直拿外套罩在脑袋上,眼不见心不烦。

  “我天生就晒不黑的皮肤,不像我这位哥们儿,故意晒出来的小麦色……”

  听见这一句,岑棽直觉不好,果然下一秒汪泊言的手就伸了过来,一把把他的外套从脑袋上薅了下来,周围的几个女生小小沸腾了一下。

  岑棽许久没见光,下意识地抬手挡了下明晃晃的光线,眉心微皱,一对浓眉却是平整舒缓的,只有眉峰突出,显示出不耐烦。

  鼻梁很高,人中连着嘴唇的沟壑在鼻梁一侧的阴影里,很精致。

  下颌流畅却带着锋芒,像一把刀,和眼神配合着杀过去,汪泊言觉得后背发凉。

  周围几座的女生窃窃私语,不时拿眼扫岑棽,特别是岑棽那双眼睛,好像在观赏刚睡醒的睡美人。

  岑棽的虹膜呈蓝色,整双眼睛看起来是灰蓝色的,汪泊言头回见到岑棽,还以为是哪国的混血儿。然而后面和岑棽混熟了,才知道岑棽是陕甘混血,纯种的西北爷们儿。

  当时岑棽说自己花了几百上千万去医院做的美瞳手术,汪泊言在心里一直骂扯淡:有这么好的事?老子也做一个手术去……

  汪泊言赶紧把外套给岑棽重新罩上,“哈哈哈哈他害羞。”

  视线全无的岑棽:“……”

  “各位旅客,列车即将到达甘谷站,请在甘谷站下车的旅客、准备好自己的行李物品到车厢两端准备下车……”

  岑棽觉得自己的耳朵快要在汪泊言的折腾下被迫流产,打算下车透透气。

  过道人来人往,有下有上,旅客们左颠右倒,岑棽自己拉下外套,打算等人们都坐定了再下车。

  对面一个坐在靠近过道的姑娘已经站了起来,手上扶着行李箱,一见岑棽掀开蒙住头的衣服,姑娘一副失而复得的表情,立马把手机从防盗包里掏了出来,“岑棽?加个微信好友吧?”

  岑棽眉峰微微一挑,心里疑惑:“我就帮她放了一下行李箱,没透露过名字啊”,这时汪泊言在旁边幸灾乐祸地偷偷笑着,岑棽才反应过来——损友。

  要不是看在高中三年同桌、大学阴差阳错被同一个专业录取、分配到同一个班、连寝室都是面对面……岑棽才不会跟着这位老同学出来坐绿皮火车体验生活。

  算了,微信这玩意儿,除了查收班级消息文件外,他也不怎么用,加了也是白加。

  于是岑棽拿出手机扫了姑娘的二维码。

  “我叫陈雨点,你备注雨点就好!”

  岑棽咧开嘴,一口白牙,梨涡只有一边,却深得醉人,他很自然大方地笑笑,“行!”

  那姑娘一路上没和岑棽搭上话,没想到在下车之际不仅要到了微信,还收获了一个暖融融的笑容,顿时低下了红扑扑的脸,踱着小碎步挤在拥挤的人群里往车厢连接处去了。

  这里岑棽的笑容戛然而止,把陈雨点拉入了“无关紧要”的分组,备注依然是陈雨点——这种名字不带上姓的备注,我留给男朋友的,姑娘家家的凑什么热闹?

  “不过……我男朋友什么时候才出现啊……”

  岑棽在心里哀嚎一声,听见汪泊言还在滔滔不绝,对面走了一个姑娘,还剩下一个,依然是频频点头,一脸花痴……

  岑棽一想到汪泊言的春天马上又要来了,更不想看到汪泊言的脸了,干脆扭脸向着过道那边,看着窗外的人潮。

  他们的座位靠近厢门,这个时候该下车的人差不多都下车了,列车员已经在车厢门口一个一个地挨着检票。

  岑棽看着原本拥挤的人潮逐渐在列车员的疏导下排成了两条队伍,表面看起来井然有序,其实不然,个人手边的行李箱和背上的背包似乎都在使着劲儿,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身外之物”警告别人休想插队。

  在暗流涌动中,一个本来排在队伍中间的小个子,手上背上都没有东西,在还有几个人就轮到他上车时,被后面一个大叔的一个行军背包一砸脑袋。

  其实应该没砸疼,看得出来背包表面软软地凹下去了。

  小个子吓了一跳,肩膀一抖,刚一歪身,那大叔背上的背包一滑,自然而然地挡在了小个子面前,大叔再踏出一步,一下跨到了小个子前面,飞快地重新把背包往背上一撂。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一点瑕疵都没有,小个子刚想转身时,发现因为小幅度的一个歪身,自己现在已经不属于这个队伍了……

  小个子静止着没动,仿佛在思考自己是用同样的方法插队呢,还是自己一个人排成一队?

  岑棽也看得出神,他想看看现在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怎么对付不讲理的插队、占座这样的行为,是好言相劝?还是言语恐吓和暴力?

  岑棽头一次坐硬座票,确切地说是头一次坐火车,对于这种别人司空见惯的场景他倒是新鲜得很,他干脆曲起手臂,下巴抵上了拳头,上身往前倾了一些,想看得更清楚一些。

  小个子愣了一会儿,估计是想来想去,没一个法子行得通的,他左望望右瞅瞅,然后没有作为地走到了队伍最后一个排着。

  “果然一句话都不敢说,正常人怕傻逼,傻逼怕疯子。”岑棽想,心里有些看不起那个小个子,又有些同情他,想着想着笑了起来。

  小个子没有什么其他动作了,岑棽看到好戏落幕,把眼神收了回来,结果正好撞上过道对面和她斜对着的一个姑娘,那姑娘一路上没和自己的邻座说几句话,全程听着汪泊言吹牛,看到岑棽朝着她的方向笑,小鹿都快从胸口蹦出来了。

  然而岑棽完全没有察觉到那姑娘眼睛里的粉红泡泡,尴尬地对着姑娘笑了笑,回身把胸包扔给了汪泊言,“我下车透口气,你帮我拿着!”

  汪泊言十分敷衍地接过了岑棽递给他的东西,眼神没从对面姑娘的脸上移开,还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岑棽嘴角扯了扯,站起来往外面走。

  这个时候火车上已经涌进了大量的短途旅客,有一个姑娘,正好儿的被卡在了先下后上的及格线之外,直等到大家都涌进车厢了,她才推着行李箱往外挪。

  岑棽就站在她后边,看到姑娘下火车实在费劲,左手换右手,右手换左手,最后双手一齐上,硬是没把箱子拎离地……

  岑棽等得不耐烦了,刚想上前去搭把手,那姑娘倒先说了一声“谢谢”。

  岑棽歪着身子一看,哟!是那个小个子,一只脚踩在车厢门边,一只脚踩在月台上,他拎着姑娘的箱子,很明显地皱了皱眉,拎个箱子,像是花了吃奶的力气。

  那姑娘连连道谢,推着她铁做的行李箱脚步匆匆走了,小个子总算从队伍最后面排到这里,又帮人又拎又抬的,这会儿估计有点丧,刚想一脚踩上火车时,又发现自己前面挡了个人,他有些气馁,蔫蔫地抬起头。

  岑棽把小个子的性格做了下猜想,估计心地还是挺善良的,就是有点人善被人欺,他心里有点同情,在小个子抬起头的时候对着他笑了一下。

  小个子不抬头还好,一抬头发现自己面前站了个帅哥,帅哥一对灰蓝色的眼睛,眼睛微弯,在对自己笑……

  小个子愣得一句话没说出来,几乎与抬头同时,两串血珠就从鼻子里流了下来……

  我有这么帅吗?

  岑棽来不及自恋,因为小个子自己意识到失态,刚想抬手擦一下鼻子,身子突然失衡,毫无预兆地往后一仰,后脚本来就没踩实,眼看着就要落进月台和车厢的深坑里。

  ……还给帅晕了?

  岑棽吓了一跳,连忙去拉人,“喂!”

  幸好门口的列车员反应也快,两人一起把人拉了回来,岑棽首当其冲,小个子的脑袋一下弹回来,撞在自己胸前,鼻梁正好抵上岑棽前胸,鼻血四溅,在岑棽左胸口的白衬衫上绣了一朵花。

  岑棽:“?”

  又跑了一个列出员过来,其中一个慰问着小个子身体状况如何,另一个连连给岑棽道歉,列举着补救措施。

  岑棽告诉自己自己是个文明人,何况人家只是被自己帅晕了,又不是故意的,自己回去扔了再买一件就行了,他摆摆手,微笑说:“没关系。”

  甘谷的风吹过,冷得清冽,听说前一阵脱贫了,风里有浆水面的味道。

  岑棽看着远处,再坐不多久就到西安了,国庆节假期还剩两天,尽管家就在西安郊外,他不想回。

  家里没人,就算有人,也是貌合神离的爹妈。

  列车广播开始催旅客上车,岑棽收起情绪上车回到座位,汪泊言对面的那个姑娘似乎是累了,正闭着眼睡觉,汪泊言意犹未尽地刷着手机,看着岑棽回来,把外套递给了岑棽。

  自己对面似乎没人,岑棽终于把蜷了一路的长腿大大方方地伸了出去,直伸到了对面座的座椅之下,舒服地叹了口气。

  当他正打算重新罩上外套睡觉的时候,对面有个人影随着列车运行而摇摇晃晃走了过来。

  那人个子不高,岑棽不得不挺直了腰了坐正了才看清楚了那人。

  小个子脸很白,像没晒过太阳似的,五官清秀,典型的招风耳,圆圆的很可爱,跟他忧郁的眼神和紧抿的嘴唇不太搭。

  一件白体恤,已经洗得发黄,一条九分裤,看不出来腿部线条,整个人看起来空落落的。

  鼻尖唇边都还沾着水珠,像是月光下,挂在脸上的露珠。

  这被岑棽看在眼里,他连忙别过了头,等到他再次抬眼时,小个子坐在了他对面,双腿有些局促,伸在过道上。

  岑棽:“……”

  好吧,他重新把自己的双腿委屈地曲了起来,发现小个子精神有些恍惚,并没有在意对面的人。

  “喂!”岑棽伸手在小个子面前晃了晃,“你还好吧?”

  小个子这才发现自己对面有人,还一眼看到了岑棽左胸上那朵鲜艳的“花”,他有些惊愕,然后抱歉地笑笑,“啊?我没事没事,就是突然有点上火。”

  岑棽表情也很精彩,他问:“看见我就上火?”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败家先生在扔东西了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败家先生在扔东西了》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败家先生在扔东西了》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败家先生在扔东西了》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