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科后我被大佬反撩了

挂科后我被大佬反撩了

作者:春水阳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6-02 22:16:12 人气:67

挂科后我被大佬反撩了简介:挂科后我被大佬反撩了最新章节,挂科后我被大佬反撩了(春水阳著)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由网友提供。迟昀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正在参加一场恐怖考试。考试只有两个选项,成功则进入下一场,失败就是死。考试中各种危机四起,险象环生。灵异故事都市传说化为现实轮番上阵。面对此情此景,迟昀阳表示光靠自己还不够!当他被考场中的女鬼npc追到没脾气的时候,果断抱上了只粗壮的大腿。“大佬,救我!”易炎洌擦了把脸颊上的血,眼角带笑:“亲我一口。”“大佬你被盗号了???”面对正大光明耍流氓的大佬,迟昀阳笑着流泪,抱大腿真香!白切黑小可爱受×黑切黑真大佬攻食用指南:1、1v1感情线巨甜无虐2、无限流什么副本都可能会有3、本文假恐怖真沙雕
挂科后我被大佬反撩了最新章节:101、番外

《挂科后我被大佬反撩了》章节试读

  “你,别睡了。”

  迟昀阳难受的晃了晃脖子,感觉旁边似乎有人在叫他,但那声音却从来没听过......

  “同学,醒醒。”

  迟昀阳被摇得心烦,难受的睁开眼睛,嘴中嘟囔着:“管谁叫同学呢,我就是娃娃脸而已,岁数可不小了......”

  这里是?为什么这么黑?

  迟昀阳清醒过来,虽是眯着眼,可想象的光亮却并没有袭来。面前闪过一张四十岁上下,中年男人黝黑的脸庞。

  中年男人语气有些不善,伸出手没好气的道:“车票给我。”

  “车票在你口袋里。”

  迟昀阳身旁及时传来一道清冷的男声,他来不及反应下意识的一掏口袋,果然在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皱巴巴的车票。

  他愣愣的看着那张有些发黄的车票,车票上只有几个手写的歪七扭八的字,但无奈写的太烂了,只能依稀辨认出有个“小”字。

  中年男人似乎是个司机,一把夺过迟昀阳手中的票,嘴里骂骂咧咧的往回走。

  “还大学生呢,连人话都听不懂。”

  迟昀阳这下子彻底傻了,他瞪着眼睛惊觉自己居然坐在一辆大巴车上。车上灯光昏暗,窗外是只搭了两块板子,挂着个破灯泡的临时车站。

  这里是哪里?

  他明明应该已经咽气了,还是被人从江边推了下去的。那从身体上各个缝隙浸入冰冷江水的滋味难受到无法形容。黑暗中不断袭来的窒息感,那滋味换成谁都不想体验第二次。

  “你还好吗?”

  迟昀阳偏头,说话的是刚才提醒他车票的那个男人。男人就坐在他旁边。

  双人座,两人肩膀只隔着一拳距离。

  借着外面昏黄的灯光,迟昀阳猜测男人只有十八九岁年纪,长相很是出众,白皙脸庞上,一双琥珀色的双眸分外显眼。

  “我......没事。”车子突然开始发动,迟昀阳脑袋毫无防范的撞上了面前的座椅。虽然不疼,但有点儿尴尬。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他挠挠头,不好意思的问。

  那男人面上表情有一瞬间显得怪异,眯了下眼解释道:“你死之前难道什么话也没听到?”

  “话,什么话?”迟昀阳皱眉道:“等会儿,我真死了?不对啊,你怎么知道我死了的,这难道是地狱?去地狱还有车接车送?你又是谁?不会是来带我下地狱的黑白无常之类的鬼差吧?”

  迟昀阳一脸问好,他注意到这车上其实除他之外还坐了不少人。

  “这车上都是死人,你说你是活着还是死了。不过这里可不是地狱。”男人的声音突然显得有些阴森。

  说起车上都是死人的时候,迟昀阳不可避免的抖了一下身子。有种自己其实被人整蛊了的感觉。但他各处感官都在向他诉说,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太阳穴有些发胀,开始想起了在他咽气之前,确实是听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声音。那声音有点儿像是手机上的语音助手。

  迟昀阳按着太阳穴,思绪逐渐清晰起来。

  那声音在他意识涣散的时候说:“迟昀阳同学,恭喜你成功死亡。接下来你将参加死亡考试院的入学考试。考试完成后将会有引路者指引正式入学。希望还可以见到你。”

  “死亡考试院......是什么?”迟昀阳头疼缓和了些,声音显得有些激动:“既然我死了,为什么身体还会有感觉,脑袋还能思考?”。

  男人一笑,声音中仿佛带着某种能抚慰人心的魔力,声音由远及近:“不管到底是什么,都挺有意思的不是吗。对了,我叫易炎洌。你呢?”

  迟昀阳抬眼,这个名叫易炎洌的男人笑容中透着虚假,连那嘴角翘起的弧度都好像是计算好的。让他心中有些不适。

  “我叫迟昀阳。”他说罢,心思稍定。观察起环境来。

  他和易炎洌正坐于大巴的最后一排,他旁边还空了个座位。前面的人都被座椅挡着,看不清脸。

  头顶上的小车灯在开车后已经都被司机关上了。

  车内寂静无声,靠着窗户能听到窗缝流进寒风的呼啸声。

  他透过车窗,注意到自己的脸好像年轻了好几岁。看着像个刚上大学的年轻学生。他抚摸着光洁的下巴心里不安感更浓。

  “别这么警惕,我就是想跟你交个朋友。”易炎洌口气有些无奈,伸手拉上车窗帘,阻挡了些从窗缝流进车内的寒风。

  “你注意了吗,这辆大巴是九座的商务车。车上除了司机外还有八人。”

  迟昀阳皱眉,挺直身子,看见前面座位的两个女生也正惊恐的看着对方。

  “入学考试是什么?和这辆车即将去的地方有关吗?”迟昀阳满肚子疑问,身体感觉到的温度越来越低了。

  他紧了紧身上厚实的黑色羽绒服。小声道:“我们是不是该同车上其他人讨论一下情况?”

  “最好不要。”易炎洌眸光微闪,注意到大巴最前面挂着的电子表。上面的时间跳到了二十三点五十分。

  接近午夜零点,这真是个让人不愉快的时间点。

  迟昀阳的直觉告诉他,江寒温的劝告是正确的,他打消和其他人讨论的念头。但实在有些坐不住,干脆起身去找司机说话。

  易炎洌在他起身的时候,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祝你好运。”

  迟昀阳根本没听清他说什么。

  “你说什么了吗?”易炎洌没再说话,只是微笑。

  他撇撇嘴大步走到驾驶区,司机此时面有倦色哈欠连连。

  “师傅,咱们这车是要去哪儿的?”迟昀阳望着前车窗那一眼望不到头的黑暗,心里毛毛的。

  司机单手控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挠了挠脖子不耐烦道:“你还问我去哪儿,小黑村不是你们要去的吗。不是我说,你们这帮小年轻的,平时上哪玩不好。非得大晚上去小黑村,要不是看你们给的钱实在多,我可打死不愿意接这活的。”

  “小黑村怎么了吗?”

  司机打了个哈欠,斜看了迟昀阳一眼,“小黑村可邪的很,那里的村民不少都和普通人长得不一样。”

  “不一样?”迟昀阳越听越不对。

  那司机接着道:“我以前有个哥们去过一次小黑村,回来的以后就开始变得神神叨叨,最后大半夜自己跳楼了。现在人都说小黑村的人是染了怪病,不过我可不信这是得了什么病。他们村子一定是有什么脏东西。”

  迟昀阳的脚站的已经有些冻僵了,只能跺两下脚意图缓解。

  “难道小黑村从一开始就是这样?”

  司机摇头,“不是。”

  “小黑村以前就是个普通的村子,村里人口也不少。差不多二十年前吧,才开始有人变得变得奇怪起来,谁也不知道怪病是从村里头染的还是村子外头染的。这两年他们村的人口越来越少,不过少的基本都是因为害怕,自己搬出去了。”司机的表情透着灰暗,也不知道是不是又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

  迟昀阳全听明白了,他们现在这一车人的目的地就是小黑村,而在外人看来他们是一伙大学生,放假打算去小黑村玩的。

  看来这个什么入学考试的关键,就是让他们破解小黑村的秘密。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他们如今这种情况,放在恐怖片里就是要开始一个个领便当的节奏。绝对活不过片尾曲。

  正常点儿有脑子的人,谁疯了才会在大半夜的去一听就邪门的村子玩。除非嫌自己活得长了。

  迟昀阳垂头丧气的回到座位,车上有几个人看他没事,也纷纷起身去找司机问话。

  易炎洌见他回来后面色很差,关心道:“你打听到了什么?”

  “哎,你说这人死了一次还会死第二次吗?”迟昀阳低垂着个毛茸茸的脑袋,可怜巴巴的:“早知如此,我以前就少打游戏多看看恐怖片了。”

  易炎洌看着迟昀阳低下的脑袋,和说话时右脸颊凹陷的小酒窝,心里面痒痒的。面上却还是一片冷色。

  迟昀阳小声的和易炎洌说了刚才和司机的谈话,还有自己的一些猜想。而易炎洌听了却没什么过度的反应。

  “害怕解决不了问题,等到了小黑村在做打算。”易炎洌安慰道:“反正都死过一次了,再死一次也就习惯了。”

  迟昀阳:“......”

  他丝毫没有感觉到被安慰,反而有点想哭。

  “对了,我刚才看前面地上好像谁的可乐撒了,害我差点脚滑。一会儿下车的时候你小心着点。”迟昀阳愤愤不平。

  “喝不了了喝也别往地上倒啊。可太没素质了。”

  易炎洌伸头朝前面看了看,鼻翼微动,淡淡道:“不是可乐,是血。”

  迟昀阳忍不住笑道:“你是说我把血迹看成可乐了?我眼神还没那么差,”话是这么说但不知怎的,他听了易炎洌的话,也有点怀疑起来了。

  易炎洌斜眼看了迟昀阳一眼,嘴角挂着一丝嘲讽道:“我觉得挺差。”

  “你......”迟昀阳反驳的话还未说出口,他们坐着的大巴一个急刹车,惯性差点儿没把他甩出座位,多亏易炎洌眼疾手快拉了他一把。

  “妈的,谁在大马路中间,不要命了。”大巴司机气坏了,使劲砸着车喇叭。

  光这样还不解气,干脆按开车门,歪着身子冲着车门外继续骂。

  迟昀阳吸了吸鼻子,感觉车外头的寒气顺着打开的车门流进了车里。冷的人打寒颤。

  车头电子表上的时间显示此刻是零点整。

  表下的温度计温度不断下降,一会儿的功夫,已经从十几度下降到了零下十五摄氏度。

  司机叫骂的声音这一刻被生生掐断,那开着的车门,一条腿跨了进来。

  身材瘦弱的少年慢悠悠走上来。

  迟昀阳在大巴的最后一排,离车门比较远,抬头也只能依稀看见少年瘦弱的轮廓和驼着的后背。

  车内气温骤降,气氛安静的诡异。汽车发动机的声音轰隆隆敲打在耳旁。

  迟昀阳往前方望过去,想要看上车的人究竟是谁。

  昏暗的车内,车头电子表发出的红光柔和的扫在那瘦弱少年的脸上。也让迟昀阳看清了少年的面庞。

  这一看,心脏仿佛都停了一拍。

  那少年伴随着寒气缓缓走过。瘦削的脸庞,颧骨高凸,瞪着一双大眼,滚圆的眼珠只有眼黑没有眼白......

  少年抬头看向迟昀阳的方向,咧嘴笑起来。露出一口森森白牙,脸上红光微闪,身后是大巴司机那挡都挡不住,布满惊恐的面庞。

  迟昀阳嘴唇颤抖,不知是冻得还是吓得,下意识扯着易炎洌的袖子,脏话脱口而出:“卧槽,这什么情况......”

静芮小说网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挂科后我被大佬反撩了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挂科后我被大佬反撩了》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挂科后我被大佬反撩了》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挂科后我被大佬反撩了》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