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芮文学 > 科幻小说 > 末世种田:女配要逆袭 > 正文卷 第七零九章 正文完

末世种田:女配要逆袭 正文卷 第七零九章 正文完(1/1)

  “好!”顾哲点头,问她,“现在有奶了吗?”

  前两个生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开始下奶,这次怎么这么久还没下来?

  夏暖刚想摇头,胸口就突然一热,她眼眸一亮,“溢出来了。”

  原本睡得香甜的两个宝宝许是闻到了奶味,突然间就睁开了眼,乌溜溜的眼睛像是晶莹剔透的黑宝石,可爱极了。

  “你们鼻子可真灵。”顾哲疼爱的看了眼两个孩子,问夏暖,“一起喂还是分开喂?”

  “一起好了,我抱一个你抱一个。”

  和以往生产的情况一样,夏暖在医院住了两天就回家了。

  照顾她的还是顾哲,爷爷现在就是个小孩心性,对两个小曾孙的态度热情的不行,自夏暖被接回家,他老人家就恨不得吃住都和两个小曾孙在一起。

  弄得一家人是哭笑不得。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过去,转眼间,两个小家伙已经半岁了。

  因为要奶孩子,夏暖便没去公司,而是在家里和大伯二叔二婶照顾两个孩子和爷爷,公事都是等两个孩子睡着了再处理。

  索性现在科技发达,公司聘请的CEO和高管们都很给力,需要她操心的事不多,若是有很重要的事需要她做决定,全息会议也能解决,再不济高管们也可以上家里来找她。

  不过高管们不爱上家里来,防卫森严是一回事,每次上门都需要过层层安检才能进来,麻烦不说,还浪费时间。

  再者家里还有三位只可远观,不敢近距离接触的前大老板,哪怕三位大老板很善解人意,每次他们上门都会自动离开,他们还是会坐立难安。

  那种压力真的让人扛不住。

  这天,夏暖大伯二婶二叔将爷爷与两个孩子带到了花园玩,他们家的房子,是名副其实的豪宅,和庄园差不多。

  不但有花园,还有果岭高尔夫场地和游泳池。

  家里有龙龙和两个木系异能者,花园里的花草长得郁郁葱葱的,夏暖还从空间移了果树出来栽种,桃子葡萄橘子柿子大樱桃小樱桃无花果百香果等等水果都有。

  虽然这些在空间里正常的果树一出来就变异了,还变成了两个极端,要么好吃的不行,要么难吃的让人难以下咽。

  这些果树和葡萄藤的涨势都极好,性情也较为温和,不喜伤人,每年到了挂果期,沉甸甸的果实压得枝条都往下坠。

  果子太多,他们一家人是吃不完的,便每年都会将那些好吃的果子采了下来往左邻右舍送去。

  有些时候都不需要他们送,和大伯同一批退下来的莫伯伯、盛伯伯、周伯伯他们来窜门时,会在回家的时候摘些带回去。

  至于那些难吃的,夏暖也没浪费,而是拿来做成了果酱、果干之类的食物,味道还不错,家里一群男人和夏白它们那些兽都挺喜欢吃的。

  夏知忆正拿了剪刀剪葡萄,腿突然被抱住了,她低头一看,小儿子豆包不知何时脱离的大伯和爷爷视野,爬到她这边来了。

  见妈妈看自己,小家伙费劲的昂着脑袋看她,咿咿呀呀的说着婴儿语。

  夏暖见了笑得不行,俯身抱起他,小家伙被妈妈抱起来就咧开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露出还没出牙的粉嫩牙床。

  “宝贝真可爱!”夏暖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小家伙也回了她一个口水吻,而后抓了她的头发,玩得不亦乐乎。

  两个孩子都特别好带,和哥哥姐姐一样,同样不喜欢哭,一般他们哭了,那肯定是饿了或是渴了,一觉睡醒身边没人也不会哭,而是自己啃着小手小脚自娱自乐。

  若说哪里不好,那就是精力太过旺盛,每天都咿咿呀呀地叫个不停,还必须得到大人的回应,不然能吵得你耳朵生茧。

  索性爷爷现在是个小孩子性子,很喜欢和两个小家伙玩,陪他们说话,大伯也一样,大哥家的四个孩子夏暖带得多,不是大伯不想带,而是那个时候他还没卸任,每天忙得晕头转向,只下班后有那么点时间陪孙子孙女。

  可大伯少有能准时下班的,每每都是他回家了,小家伙们已经睡着了。

  双胞胎的出现,弥补了他的遗憾。

  二叔二婶和大伯是同样的情况,索性他们现在都已退下来,每天在家带带孙子,照顾照顾老爷子,和老友们喝喝茶、聊聊天,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极了。

  夏暖一手孩子一手装着葡萄的篮子回到亭子里,正打算说话,却在看见爷爷的瞬间红了眼眶。

  二婶和二叔正一人端着一个碗给爷爷和豆包的哥哥汤圆喂糊糊,而大伯正拿着水果刀切水果,见夏暖红了眼眶,惊得站起身,“怎么了?”

  二叔二婶闻声转过头,见她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落,哭得像个孩子,是一脸懵。

  “暖暖···”

  夏暖出声打断二婶的话,哽咽着道,“让大哥他们回来!”

  二叔和大伯同时一愣,等反应过来她的意思后,同时红着眼看向老爷子,“你确定?”

  “嗯。”夏暖点了点头,她将豆包放到婴儿椅中,接了二叔手中的碗喂爷爷,“您现在有什么想吃的吗?”

  爷爷残余的生机在以极快的速度流失,以往虽然也在流失,但那只是老人的正常形态,人上了年纪,生机每天都在流失,可流失的有限,只有大限将至时,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

  以她的估计,爷爷只有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

  许是人只将死时头脑会恢复清明,爷爷现在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他眯着浑浊的眼看向夏暖,见她眼里聚满泪水,笑着伸出枯瘦的替她将眼角的泪给擦了,“还是爷爷的孙女儿贴心,你大伯和二叔是两个笨蛋,我今儿这么乖,表现的这么好,精神这么的充足,他们都没发现不对。”

  说道这,爷爷笑了笑,“原本我是想把这碗糊糊吃完了再让他们通知你大哥他们回来的,哪成想你却发现了,既然你发现了,那就趁着爷爷还活着的这点时间,给爷爷做碗红烧肉吧!”

  “好!”夏暖哭着应好,她吸了吸鼻子,“我现在就给您做,您一定要等我!”

  说着,她就飞奔回屋,闪身进了空间。

  留给她的时间不多,可红烧肉想要做的好,需要的时间不短,若是在外面做,爷爷吃不上这顿红烧肉,只能进空间借着时间差来做。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空间和外界的时间比又增加了,达到了惊人的一比六十。

  收到消息赶回来的顾哲他们和孩子们前脚刚到家没多久,夏暖就端着做好的,喷香四溢的红烧肉出现了。

  此时爷爷已经被大伯他们带回了屋子里,他老人家正声如洪钟的和大伯他们交代遗言,见儿子孙子曾孙都红了眼睛在落泪,而儿媳妇孙媳妇曾孙媳妇和两个曾孙女哭得凄惨至极,瞪着眼道,“哭什么哭,老头子今年都快一百四啦,到了该走的时候,活了这么久,你们该为我高兴才是,有什么好哭的,这是喜丧。”

  “爷爷说的对,快都别哭了,我们要高高兴兴的送爷爷走。”夏暖端着肉走了过来,问爷爷,“我喂您吃好不好?”

  “好,最后再享受一次我孙女儿的孝心。”爷爷笑着点头。

  自爷爷老年痴呆后,夏暖为了他老人家的身体着想,很少让他老人家吃红烧肉蹄髈这些肥腻以及那些重口味的食物。

  吃的都是专门定制的营养餐,这段时间到是添了别的食物,可惜和双胞胎一样,都不是重口味的食物。

  所以,这一碗红烧肉他老人家吃得香极了,一块都没剩。

  吃完,大伯拿了餐巾替他老人家将嘴上的油吃掉,正要说话,老爷子就笑道,“我该走啦,你们都要好好的。”说着,视线在几个孩子身上扫过,“以后顾家就靠你们啦,要争气,做个让父母长辈祖宗骄傲的人,记住了吗?”

  “记住了!”

  小汤包他们抬头挺胸并拢双腿,举手敬了个军礼,“太爷爷,您放心,顾家的辉煌与荣耀由我们维护,以生命起誓!”

  爷爷朗声大笑,“好好好,都是我顾家的好孩子···”

  话音未落,他老人家就含笑阖上了双眼,所有人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爸!”

  “爷爷!”

  “太爷爷!”

  “哇哇哇···”

  大人的哭喊声,孩子受惊的哭嚎声,让收到消息赶来的盛伯伯他们同时红了双眼,直接冲了进来。

  “老爷子···”

  几家的交情很好,他们几人,可以说是老爷子看着长大的,没成年之前,没少被老爷子教训,他们一直将老爷子当自家长辈孝顺。

  这些年,家里的老人相继离世,唯一还建在的只有老爷子,现在,老爷子也离开了。

  他们再也没有可以孝顺的长辈了。

  几个身居高位多年,满身威压的男人带着自家媳妇,哭着跪在了老爷子面前。

  到处都是哭声,顾哲和夏暖抱着豆包和汤圆哭得泣不成声,两个孩子不懂事,生与死的界限还没概念,但看着爸爸妈妈哭,他们也跟着哭。

  孩子尖锐的哭声拉回了大伯的心神,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得继续活下去,老爷子不希望他们哭,活了一百多岁,作为现今世上最长寿的老人,他老人家是笑着离开的。

  老爷子幼年享福,青年失去父亲,和母亲辛苦拉扯着几个弟弟长大,结果一个两个的都身有反骨,选择了和他一样的道路,跑去参军,在那十年间相继战死。

  弟媳们也一样,紧随着丈夫的脚步步了后尘,几个叔叔除了顾哲的爷爷留下一个孩子,也就是顾哲的父亲外,剩下的几个都没有孩子。

  母亲身体不好,生下二弟后没多久就去世了,老爷子不愿再娶惹出家庭内部矛盾,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的拉扯着他们兄弟,后来又加了顾哲的父亲,他们的三弟,三兄弟是老爷子手把手养大的。

  孩子长大了就像学会飞的幼鸟一样离巢,他们也不例外,成亲生子有了自己的事业,对年纪一天天大起来的老爷子难免有些忽视。

  等孩子们一天天长大成人,做了父亲,孙子又长大成人后,他们终于能抛下事业好好陪老爷子孝顺他老人家,可他老人家却去了。

  人啊,不管年纪多大,有长辈撑着,就有主心骨,万事不怕,可长辈一旦没了,任你多大的人物,也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有这种想法的又何止是大伯呢,二叔二婶大哥二哥夏暖他们,和龙龙小汤包他们这些孩子也有着同样的感觉。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哭泣听得人心里直发酸,眼泪顺着脸颊流。

  老爷子的丧事办得极为体面,以顾家的今时今日的地位,甭管是交情好的,还是交情不好的,都来了,可以说是海外内都有。

  老爷子下葬的那天,随行的队伍队伍排了上千米。

  这天,所有的娱乐场所停业,娱乐节目停播,老爷子走的很风光。

  丧事办完后,外人的日子恢复正常,但顾家人却还没有走出悲痛。

  具体表现在——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时,会不自觉的在老爷子的位置摆上碗筷。

  晚上要休息时,大伯会喊:爸,您该洗澡睡觉了。

  给双胞胎做辅食时,夏暖会下意识的问:爷爷,您想加点什么料啊?

  龙龙小汤包他们会在进入茶室时,看着没舍得收起来的棋局想到太爷爷,然后红了眼眶。

  顾哲大哥他们也会在看见老爷子的拐杖和轮椅时,暗自伤神。

  甜宝嘟嘟和怡宝三个受尽老爷子疼宠的姑娘,一想到老爷子就会无声流泪。

  所有人中,唯独不懂事的双胞胎每天照常笑呵呵。

  当双胞胎满一周岁时,一家人终于从伤痛中走出来,高高兴兴的聚在一起,商量着给双胞胎举行周岁礼。

  正说得高兴,龙龙突然身子一僵,而后跳了起来,往门口跑去。

  他的动作太突然,突然到大家伙都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后,立刻起身跟了出去。

  见他看着天空神色凝重,夏暖他们也跟着仰起头看向天空,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天上有什么?”顾哲问。

  “天上什么都没有。”龙龙沉声道,他收回视线,看着明显松了一口气的众人,道,“蓝星外面却有。”

  没等一众人想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他突然朝着夏暖他们双膝一跪,撕心裂肺的道,“爸妈,大爷爷小爷爷小奶奶···大伯大伯娘二伯二伯娘···龙龙不孝!”

  他趴在夏暖他们身前,一个头急着一个头的磕,鲜血顺着额头往下流,嘴里一句一句说着对不起,一声一声喊着儿子不孝。

  嘟嘟陪在他身边,他磕一个,她也磕一个,小汤包他们拉都拉不住。

  两人闹出的动静太大,大到和他们家相隔甚远的盛家、莫家、周家、夙家以及另外几家也听到动静跑过来查看情况。

  夏暖他们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他的护卫队来了,哪怕现在还没到蓝星,肯定也已经进入了银河系或是太阳系,不然他不可能感应到。

  一早就知道蓝星不是这个孩子的归宿,他迟早有一天会离开,也做好了他离开的准备,可千算万算,他们却没算到这天会来得这么快。

  快到他们刚失去老爷子没多久,家里就要再失去一个人。

  养了这么多年的孩子,疼着宠着护着爱了这么多年,他的离开,于他们而言不亚于锥心之痛。

  可痛又如何?

  这颗星球不是他的归宿,他有更广阔的未来,有漫长的生命,有无数的风景等着他追寻,他们做不到自私的阻绑他的脚步。

  夏暖扑过去抱住他,哭着问,“还有多久到?你告诉妈,你还能留多久?”

  从来不哭的孩子此时哭成了泪人,他抱着夏暖,边哭边道,“···两个月。”

  至多两个月,也有可能不到两个月。

  他舍不得走,可他留不下,护卫队不可能让他留下来,历思瀚他们也不会愿意他留下。

  两个月?

  所有人都愣住了。

  小汤包他们闻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们的哥哥只能陪他们两个月,两个月后他就会离开,这一走,有生之年都不会再见。

  甜宝和怡宝最先忍不住,两个姑娘扑到夏暖和龙龙身上,哭着喊着哥哥别走,她们不要哥哥走。

  已经会说话,也能听懂大人话的双胞胎一听姐姐的话,也凑了过去抱着大哥哥的胳膊,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喊着和姐姐一样的话。

  而听完对话的夙嘉泽和安楠,面色大变的带着两个儿子,拉起嘟嘟跟她讲道理,摆事实的不让她跟着龙龙一起离开。

  他们不年轻了,哪怕异能者衰老的速度比普通人缓慢,也无法否认他们已经进入中年朝着老年靠拢这个事实,他们就这一个女儿,从小千般宠万般爱的养大,放女儿独自一人去陌生的宇宙,去面对那些陌生的族群、文化和科技,他们只是想想,就心疼害怕的无法呼吸。

  嘟嘟不说话,只是无声的流泪,知女莫若母,一看她的表情,夙嘉泽和安楠夫妻就知道,女儿是铁了心的要跟着龙龙离开。

  瞬间,阻拦的话再也说不出口,夫妻俩给人的感觉一下子就不一样了。

  眼睛亮的惊人,盯着龙龙的目光像是要生吃了他。

  正抱着双胎哄啊亲啊的龙龙察觉到两人的目光,转头,对上两人的眼睛,他将双胎往地面一放,轻声说了句你们乖点,哥哥等下陪你们玩后,就着跪地的姿势,用膝盖一步一步挪到了夫妻俩的身前,开始磕头。

  “爸妈,你们放心,我和嘟嘟签订了共享生命的契约,只要我活一天,嘟嘟就能活一天。”

  夙嘉泽皱眉道,“共享生命?对你没影响?”

  “没有。”龙龙笑了笑,看了眼跪在自己身边的嘟嘟,伸手握住她的手,“龙血一族是个长寿又长情的种族,失去伴侣的龙血一族不会自杀,只会在无垠的宇宙中四处流浪,消耗完自己的生命力后去追寻伴侣的脚步。”

  对上龙龙的眼睛,夙嘉泽和安楠身上的怒气慢慢的消散了,然后朝着顾哲和夏暖看了一眼。

  两人微微点头,夫妻俩这才看向女儿,扯着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起来吧,趁着还没离开,我们开开心心的过好剩下的时间。”

  嘟嘟闪烁着泪光的眼睛看了看父母,又看了看公婆和大爷爷他们,最后扭脸看向龙龙,“我很幸福!”

  有疼她娇宠她爱她的父母,有知情达理和父母一样态度对她的公婆爷奶叔伯婶子,有喜欢她姐姐长姐姐短的弟弟妹妹们,还有一个愿意和她共享生命,将她捧在手心里疼宠的丈夫,这一生,她很圆满也很幸福。

  “我也是!”龙龙笑着点头,拉了她起身,看向父母。

  夏暖和顾哲微微一笑,眼里有难过,有不舍,有很多很多让他们心里发酸发胀的东西,却唯独没有怨言,没有不满与阻拦。

  很多很多年后,四处探险,去了无数个宇宙位面,期望找到新人类所在的位面,看能不能遇见顾家夙家后人的夫妻俩,终于找到了人类的后代,星际时代人类居住、占领、驻扎的宇宙星系,在旅游星上结识了一对和记忆中父母近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夫妻,很凑巧,那对夫妻男的姓顾,女的姓夏。

  有意相交的情况下,他们没费多少工夫,就获得了那对夫妻的友谊,被邀请去他家做客。

  也是那个时候,他们才知道,顾家居然是帝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第一大家族,顾家人遍布军政商三界,子孙个个有出息。

  而在上顾家做客的那天,他们在顾家那巨大的令人心惊的庄园主屋大厅内,发现了一张用特殊方法保存起来的全家福。

  透着历史韵味的全家福熟悉的令两人怀念落泪。

  两人的面容和全家福里面的青年时期相比,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所以夫妻俩并没有发现,他们俩也那张全家福中的一员,而是很骄傲的告诉他们,照片中的人是他们的老祖宗,是他们的深谋远虑,奠定了顾家的长盛不衰。

  看着和父母有着一样姓氏和长相的两人,夫妻俩相视一笑,真好,他们不用在依靠那古老的记忆来回忆曾经的亲人和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