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芮文学 > 科幻小说 > 英雄联盟之第四防御塔 > 章0004 断其节奏

英雄联盟之第四防御塔 章0004 断其节奏 (1/1)

    这就是祖安人打招呼的方式。
    感受到对面诺手的热情之后,彦林的操作顿了一下,差点漏掉一只远程兵。
    他没时间跟这个憨憨互动,因为饰品眼已经监测到蓝buff动了。
    彦林看到了一个光头一闪而没,跟着蓝爸爸一起消失在了饰品眼的监测范围之内。
    临走插眼的习惯是好的,这次就逮到了一个打法激进的瞎子。
    钢憨憨丶(德玛西亚之力)正在请求协助。
    钢憨憨丶(德玛西亚之力)正在路上。
    发了两个信号之后,彦林把最后一只远程兵给补了,就顺着兵线朝自家蓝爸爸赶。
    朱嘉伟正在打三狼,刚打掉了一只小的,半血,见状立马停止对狼的殴打,怕瞎子有眼,没有直接往蓝爸爸走,而是先绕着三狼坑走了一圈,走到接近防御塔的草丛里,嗑药等状态。
    “我先过去看一看。”彦林的盖伦已经走到了蛤蟆处,冲进草丛的时候,蓝爸爸血量已经被光头打掉了一半,而光头的血量还有三分之二。
    没什么好说的,直接光速AQ,迎头痛击。
    “嘉伟,你先别过来,就在那里等着。”盖伦还是满血,虽然还是一级,但是因为有蓝爸爸跟他一起揍瞎子,他倒也不怕。
    诺手……还在补刀,不过在升到二级的一瞬间也放弃了肥美的小兵,往蓝爸爸这边赶来。
    中单丽桑卓怕不是个真瞎子,野区都这么热闹了,他还在压着线跟劫一起拼补刀,彦林给他狂点了几个信号,他才不情不愿地往野区走。
    蓝爸爸已经只剩五六百血了,瞎子看到了敌方中路的动向,并不想放弃这个蓝,就把蓝爸爸朝它的出生点拉了一下,打算等下惩戒收走它就W眼走人。
    这个时候,皇子往蓝爸爸的墙靠了过去。彦林一个Q沉默五分之二血的瞎子,皇子后手就EQ二连挑飞了光头跟蓝爸爸,惩戒收走蓝爸爸,再对着大光头拍一下。
    “啪!”
    皇子的战争律动拍人是真的疼,EQ的伤害加上平A,触发电刑,盖伦跟上一记平A,皇子再A一下,一血到手。
    盖伦拿到助攻,将近两百块钱,升到了二级还打断了瞎子的第一波节奏,代价仅仅是亏几个小兵,赚大了。
    瞎子也是没看到皇子,没有反应过来提前惩戒,不然还不至于挂在这里。
    朱嘉伟收下光头的一血之后顺便嘲讽一波:就这?带师?
    诺手灰溜溜地走回线上,光头挂了是没错,但是输什么也不能输了气势,先把狠话给放出去:
    【所有人】翔翔爱吃翔(诺克萨斯之手):怕游戏太顺送你们几个头怎么了?你还觉得你们能赢?小废物,还跟爹装起来了?
    既然要追求装逼刺激,那就贯彻到底咯。
    诺手素质感人,彦林微微一笑,已经能够想象到,再过几分钟,他被自己单杀之后所表现出来的气急败坏的样子了。
    他就喜欢看这种人原地爆炸的样子。
    诺手在前面装,泉水里刚复活的带他上分的瞎子光秃秃的脑袋都大了一圈。
    二级反野把自己小命给交代了有多伤,这个没脑子的诺手不玩打野,没有概念。
    他的节奏断了,而且是大节奏。
    如果这波入侵成功了,皇子打完三狼,不交惩戒的话也就半血左右,没有防备的情况之下走进草丛,十有**要死,野区节奏他可以做到碾压,他差不多可以接管比赛了。
    瞎子是对自己有自信才敢这么做,但是他太不把这个分段的玩家当人看了,看到盖伦和丽桑卓靠过来,已经知道自己被看到了,但是还想着贪蓝再走,秀一波,结果就是送了人头,buff还没抢到,元气大伤。
    而且这把拖不得啊,己方菜刀队,上单还是个菜,而通过打红时观察对方盖伦一级时的耗血操作,瞎子可以判断,诺手绝对要被碾压了。
    把盖伦养起来了是什么后果?
    也许一个劫一个轮子妈加一个他都不够盖伦锤的,毕竟这英雄专治花里胡哨,肉的一逼的同时伤害还高,在他面前秀不起来。
    抓盖伦还是抓对面下路?瞎子突然觉得有点头痛。
    出门的时候,他还是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抓下!
    上路炸了就炸了,只要能尽快把下路养起来就行,就看是自己杀得快还是诺手送得快了。
    朱嘉伟拿了一血之后吃三狼,吃完三狼吃蛤蟆,吃完蛤蟆再日河蟹,日完河蟹再去对面F6撸一波。
    他不怕瞎子会过来,除非对方真的蠢到刷完F6再去自家下半野区。
    开局顺利得过分,吃完六鸟之后,朱嘉伟的皇子升到了四级。
    他在草丛里面插了个眼,原地回城。
    跟彦林这种老稳比双排就是舒服,黄金局,如果是单排的话,估计路人上单都懒得过去草丛蹲一下,直接就上线了。
    再看看上路的对线情况,彦林的盖伦真的是压着诺手在打的,双方都是三级,但是彦林还是四分之三血,血药都没嗑,诺手只剩三分之一了。
    彦林的拉扯做得是真的好,也多亏对面诺手菜得真实,多次被彦林回头骗Q。
    彦林来个闪现QE点燃这诺手就没了,但是对面诺手却没有丝毫撤退的意思,甚至还有往前走的倾向。
    彦林先后退两步,警惕一下。
    防一下瞎子,他不想给对面任何机会。
    让彦林看不懂的是,诺手紧接着又走到了兵线后面,一动不动。他又看了一秒,就开了个Q朝诺手冲去,敲在对方脑袋上,两道绿色的气息从对方身上飘出,伴随着不灭之握悦耳动听的声音。
    点燃。
    转圈圈。
    诺手的公屏消息跳了出来:德玛我******dddddddd
    他的闪现几乎也同一时间交了出来,闪进了自己的塔下,丝血,脑袋上还挂着点燃的标志。
    他原地转了个圈助兴,然后就当场去世了。
    彦林不由得笑出声。
    对线期进了别人的击杀线还有心情打字喷对面,发现自己被打了,慌乱之下在输入框之内狂按闪现,发现闪不出来,好不容易发出去,闪现也用出来了,结果还死了……
    诺手的那六个星星到底是什么内容,彦林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观猴,并不需要理解它的动作到底有什么含义,能被它逗笑就足够了,那就说明它的表演是有价值的。